白寒天跟庞虎在很久之前便已经认识了,甚至双方还曾经交手过数次。

  那时候整个北燕大部分的武林势力都联手绞杀北地三十六巨寇,极北飘雪城更是主力之一,两个人当然不陌生了。

  不过再一次见面,庞虎却也对白寒天没什么敌意了。

  其中一个原因是当初剿灭北地三十六巨寇主要是朝廷牵头,第二则是庞虎也想明白了,实在是当初他们北地三十六巨寇做的太过高调了,换成他站在其他北燕宗门的位置,他也是忍不住要出手的。

  不过庞虎虽然可以不计较当初的那些仇怨,但却并不代表庞虎会给白寒天好脸色看。

  一看到白寒天,庞虎不禁冷笑道:“白寒天,当初你们不是还在叫嚣着要绞杀我们这些盗匪流寇吗?怎么,现在还上赶着要合作了?”

  白寒天也是冷笑道:“上赶着合作的是你们祁连寨好不好?到底是谁被聚义庄被逼的差点被灭门,你自己心理还没数吗?”

  眼看着两个人又要吵起来,楚休连忙道:“二位,冷静一些,咱们既然想要联手,那便暂时放下之前的恩怨,否则敌人还没看到,自己先打起来,这可就丢人了。”

  白寒天和庞虎同时冷哼了一声,庞虎指着楚休道:“我祁连寨这边都交给林烨公子一个人来指挥,你直接跟林公子谈便好了。”

  听到庞虎这么说,白寒天当真有些诧异,他还真没想到,祁连寨的一切竟然都是由这个魔道的小子来指挥的,他原来还以为这小子只是一个说客。

  不过这时白寒天忽然想起了什么,他猛然看向楚休道:“你是林烨,那个隐魔一脉的林烨,曾经斩杀过夏侯氏夏侯无江的林烨?”

  楚休点了点头道:“正是。”

  庞虎奇怪道:“林公子在江湖上很有名气?”

  白寒天略微无语的看着庞虎,这家伙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自己请来的人,把指挥祁连寨的权力都给交出去了,结果庞虎对于这林烨的了解甚至还不如自己,这家伙是搞笑来着?

  其实这些庞虎是真的不知道,祁连寨毕竟只是盗匪组织,也没有那么多的灵通消息,当然打探不到关于魔道的一些隐秘。

  反正他只知道这林烨是梅轻怜派来的,而梅轻怜又不会害他,庞虎只要知道这一点,那便足够了。

  而白寒天身为极北飘雪城城主,上次浮玉山正魔大战他虽然没有参与,不过魔道重新崛起,江湖上可也是有着不少的消息传来的,林烨这个身份也是进入了众多正道宗门的眼中。

  看着林烨,白寒天眼中带着一丝讶然之色道:“之前我还当真是怠慢了林公子,林公子在隐魔一脉的身份可是相当不凡啊。

  隐魔一脉的大宗阴魔宗和无相魔宗都对你青眼有加,就连昔日的魔道巨枭,‘玉面天魔’魏书涯都对你极其看好。

  浮玉山正魔大战中,你更是轻易便斩杀了夏侯氏这一代最为杰出的弟子夏侯无江,恐怕你的实力足以位列龙虎榜前十了。”

  庞虎看了白寒天一眼没有出声。

  梅轻怜可是说过,这林烨的实力都足以位列龙虎榜前五了。

  楚休笑了笑道:“都是一些虚名而已,白城主不用抬举我,跟诸位比,我也依旧是小辈。”

  白寒天没有说话,如果资料没有错的话,这位可是隐魔一脉重点培养的年轻俊杰,现在他虽然是小辈,但等到一段时间之后,他可能便跟自己平起平坐了。

  白寒天一挥手道:“既然祁连寨把一切都交给了林公子你来布局,那林公子你就说说你的计划吧。”

  楚休眯着眼睛道:“有着白城主你的加入,我的计划其实也简单,无非就是诱敌和绞杀这两步。

  不过聂仁龙父子为人谨慎,这诱敌嘛,则是必须要加上一个有分量的诱饵才行,这个诱饵便麻烦庞寨主你来当了。

  聚义庄的人知道,祁连寨都是以庞寨主你为尊的,所以现在聚义庄最想杀的便是庞寨主你。

  上次你跟‘石将军’韩霸先一战,自身受了一些伤势,现在你的伤势虽然好了,但你也找个机会,装做伤势没好,在一个地方养伤,引得聚义庄全力出动,我们只需要埋伏在周围便可。”

  白寒天皱了皱眉头,这种简单的招数谁都能想得出来,不过关键的是,聚义庄会上当吗?无论是聂仁龙还是聂东流,他们两个可都是人精一样的家伙,是不会这么轻易上当的。

  看出了白寒天心中所想,楚休只是淡淡道:“白城主不用担心,聚义庄那边,有我的人。”

  听到楚休这么一说,白寒天的心中顿时一动。

  明明处于弱势一方,这家伙竟然还在聚义庄那边安插了卧底?

  这时候白寒天也是心中怀疑,聚义庄入侵他北地一事,是不是也是那个卧底干的?

  不过这个想法只是在白寒天脑中出现了一瞬便被白寒天抛在脑后了,这个时候去思考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白寒天已经出现在了这里。

  况且真正让白寒天决定出手的还是聚义庄本身的威胁。

  哪怕聚义庄没有入侵他北地,但聚义庄若是成了极北飘雪城的邻居,白寒天可不敢保证聂仁龙就一定会安安稳稳的发展,双方和平共处。

  正如那林烨说的那样,将危险提前扼杀,如此才是最简单直接的。

  数日之后,聚义庄的临时据点内,聂东流又一次听到联盟麾下的那些人不听指挥,擅自前往北地一事。

  这帮人一犯再犯,聂东流已经到了隐忍的极限了,所以聂东流直接找到聂仁龙,怒声道:“父亲,对于那帮人也真应该下一次重手了,再这么下去,联盟的规矩何在?”

  聂仁龙也是神色阴沉的点了点头道:“是不能继续这么下去了,去,把那些人都找来!”

  等到聂仁龙将苗春茂等人都找来之后,他还没有开口训斥,苗春茂便激动的开口道:“庄主,我们找到了那庞虎的踪迹!甚至大部分祁连寨的余孽都在那里!”

  聂仁龙闻言顿时一愣,他连忙问道:“你们说的可是真的?”

  苗春茂连忙道:“当然是真的!怪不得咱们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发现那帮祁连寨余孽的踪迹,原来他们竟然躲到了北地那里。

  而且上次韩前辈跟那庞虎一战,将庞虎重创,那庞虎正在北地搜集一些奇珍灵药疗伤呢。

  怪不得上次他们祁连寨如此匆忙的退避,原来是因为那庞虎重伤未愈。

  庄主,正好趁此时机,将那厮一网打尽!”

  聂仁龙点了点头,怪不得庞虎会退,原来庞虎伤势也是不轻。

  不过庞虎竟然在北地之内,这还当真是有些棘手。

  不久之前白寒天可是刚刚来找过他,结果现在自己若是再去一次北地,而且还是带着这么多人亲自前去,难免会引起一些误会的。

  一旁聂东流也是道:“父亲,先谨慎处理吧,派人去盯着那边,等到摸透对方的实力之后再行出手。”

  听到聂东流这么说,苗春茂却是心中焦急了起来。

  那林烨让他把聚义庄的人都引到埋伏的位置,只要他成功了,他和苗家便不会有事。

  但林烨可没有仔细的教过他怎么做,完全靠自己自由发挥。

  这次的任务他若是失败了,那自己这段时间的潜伏可就白费了,苗家可也是凶险了。

  苗春茂灵机一动,忽然道:“庄主,等不得了!

  我们回来的时候留下了几名武者在那里看守着,不过我却是疏忽了,留下看守的人实力太低,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那庞虎发现。

  万一他们嘴不严,泄漏了消息,那庞虎等人肯定都已经转移了。

  聂仁龙皱眉道:“你既然知道对方是祁连寨的人,为何不派一些实力足够的武者在那里蹲守?”

  苗春茂做出一副羞愧的神色道:“是我想的不周到,等我们回来之后,我才反应过来自己做的貌似有些不妥。”

  聂仁龙皱着眉头道:“既然这样,那就立刻集结人手准备动手,对了东流,你去把韩兄请来,这次还要麻烦韩兄再次出手。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那庞虎虽然还在重伤,不过我们也还是谨慎一些为好。”

  聂东流点了点头,前去请韩霸先也过来。

  平心而论,他这个师父对他还是很不错的,聚义庄有事情相邀,韩霸先也是二话不说,立刻前来帮忙。

  不过不知道为何,聂东流心中还是有着一丝阴霾在,让他总感觉有些心绪不宁的。

  此时北地小城雪连城外,聚义庄跟联盟中几十个势力的武者全都已经到了,将整个雪连城包围。

  雪连城很小,只是一座寻常的土城,一眼就能从城南望到城北的那种。

  聚义庄联盟总共也只出动了不到一万人,不过这一万人却都是聚义庄以及联盟各大势力中的精锐,实力最弱的也有先天境界,想要绞杀祁连寨那些人,简单的很。

  此时在聂仁龙的身边,还站着一名身材高大,穿着一身黑色战甲的魁梧中年人。

  那魁梧中年人身上的气势雄浑狂暴,其威势甚至要比聂仁龙更强,此人便是聂东流的师父,北燕武林大豪,‘石将军’韩霸先!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