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五百四十二章 埋伏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8 08:34: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石将军韩霸先会收聂东流为徒,这件事情曾经让整个北燕的武者都感觉很奇异。

  因为韩霸先跟聂东流明显就是两个性格的人,这样的人也能成为师徒?

  其实韩霸先收聂东流为徒倒是没那么多复杂的理由。

  韩霸先这辈子先入朝廷,再出走江湖,行事简单直接,但却也被人坑过无数次。

  所以他这次找传人,只是想要找一个脑子灵活点的,别让人轻易坑死那种就好了。

  聂东流的天赋不错,脑子也够用,很符合韩霸先的要求。

  当然像是符合这两点条件的,江湖数不胜数,聂东流能被韩霸先看重成为弟子,还是因为他身上另外一种特制,那就是不服输。

  虽然在楚休等聂东流的敌人看来,聂东流为人算计太多,有些令人厌恶,甚至都没有多少属于武者的锐气。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聂东流的心志却也是极其的坚韧,他这辈子从小到大被人击败过无数次,其中在楚休手中吃亏就已经有数次了,结果聂东流却是没有丝毫的丧气,仍旧能够重新站起来,不像是那剑王城的林开云一样,被打击了一次心境便彻底废掉了。

  聂东流的这种特质跟韩霸先很像,想他韩霸先早年时,也不是靠天赋打天下的,一样是屡败屡战,这才有了现在的实力地位。

  聂东流能成为韩霸先的弟子,主要便是因为这一点。

  此时韩霸先揉了揉自己的拳头,嘿然道:“还等什么呢?直接动手就是了,我倒是想要跟那庞虎再交手一次。

  昔日剿灭北地三十六巨寇时我还在北燕军方,不过那时候却没轮到我出手,我却是没想到,这在北地三十六巨寇内名声也并不算怎么大的庞虎,实力竟然这般强。

  上次措不及防之下让他逃了,这一次他可没那么容易再溜走了!”

  上次韩霸先跟庞虎一战,可以说是两个人都挺猝不及防的。

  庞虎没想到韩霸先会出手,韩霸先也没想到庞虎的实力竟然这般强。

  不过这庞虎倒是激起了韩霸先的战意,他倒是有些迫不及待的再次出手了。

  聂东流皱着眉头,没发现什么不对,他将目光看向聂仁龙,等到聂仁龙点头之后,聂东流这才沉声道:“动手吧,遮掩气息,不要让祁连寨的人发现我们,这次争取不放过祁连寨一人!”

  在场的众人都是点了点头,按照苗春茂所指的方向潜伏过去。

  苗春茂所指的地方乃是雪连城内的一座大宅,足够容纳数百人,祁连寨的精锐便都埋伏在这里低调的修养着生息。

  不过等到众人即将潜伏到那大宅前面时,聂仁龙却是停下了脚步,面色骤然间变得极其难看。

  一旁的聂东流先是愣了一下,不过随后他的面色却也是一变,同样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在其中。

  这座大宅周围的长街上很安静,安静到了极致,周围空空落落,根本就连一个行人都没有,显得很怪异。

  当然这也可以理解成祁连寨为了保证自己的隐匿性,所以把一整条街都给买下来,防止外人认出他们来,但实际上这种行为却是更加的掩耳盗铃。

  闲着没事买下来一条街隐藏的,还有比这更显眼,更白痴的事情吗?

  祁连寨的人不是白痴,他们做不出来这种白痴的事情,所以唯一的解释便是,这其中有问题!

  无论是聂仁龙还是聂东流,他们都下意识的都望向了苗春茂,因为这地方是苗春茂最先发现的。

  不过他们此时却发现,一直以来都表现的积极无比的苗春茂此时却是低调的很,他竟然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聂仁龙和聂东流的神色纷纷都是一沉,两个人刚想要让众人撤离,不过就在此时,长街之上却是闪耀着冰蓝色的阵法光辉,无数天地元气凝聚,化作长枪一般的冰凌向着聚义庄联盟的众人刺去!

  “有埋伏!小心!”

  聂仁龙怒吼一声,不过此时却是已经晚了。

  那些冰凌犹如长枪一般,瞬间便贯穿了在场几乎三成的武者。

  冰凌内部在阵法的加持之下不仅变得锋锐无比,更是有着可以撕裂真气的功效,一个不留神被斩杀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就在那阵法启动的一瞬间,从长街周围直接冒出了密密麻麻的武者,向着聚义庄众人袭来。

  庞虎手持一柄赤红色的巨大长枪对着韩霸先当头落下,威势犹若碎山,赤红色的罡气带着灼热的气息,那一枪落下,竟然有着几分陨石坠落的神韵。

  韩霸先周身金黄色罡气凝聚,随着他双手合十结印,宛若巨锤一般,轰然砸落,使得天地元气都出发了一声爆响来。

  双方全力一击,罡气消散,势均力敌!

  而庞虎出手的一瞬间,白寒天也出手了。

  白寒天不用兵器,但随着他一掌接着一掌的落下,周围的天地之间,雪花飘落,那些雪花密密麻麻,竟然犹如剑锋一般,撕裂着人的罡气,消弱着人的气血,十分神异。

  聂仁龙手中乾坤流转,天地之力在他的操控下挡住那些雪花,看着白寒天,聂仁龙怒喝道:“白寒天!你疯了不成?竟然跟祁连寨这帮盗匪联手对付我聚义庄?”

  其实之前那阵法出现的一瞬间,聂仁龙就已经怀疑是极北飘雪城出手了。

  因为那阵法乃是极北飘雪城的招牌阵法冰杀阵。

  不过聂仁龙始终想不明白,若是因为之前那些事情,极北飘雪城应该没有理由对他聚义庄出手才是,因为不值得。

  结果现在聂仁龙却是猜错了,极北飘雪城不仅出手了,而且这一出手,就是奔着要他命来的!

  白寒天面无表情道:“正因为我没有疯,所以我才会出手的。

  聂仁龙,你若是安安稳稳呆在你的燕东之地,发展你的聚义庄,我自然也懒得去跟你作对。

  但这一次你却是入侵被我北地,这件事情,我总归是要给我北地的那些宗门一个交代的!”

  虽然实际上极北飘雪城出手完全就是在忌惮聚义庄扩张的行为,不过表面上极北飘雪城可不能这么说。

  暗中极北飘雪城乃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但名义上极北飘雪城可是为了自己麾下的势力讨要公道去的,刷名声这种东西,可不光只有聚义庄会,他们极北飘雪城也是一样会。

  聂仁龙一边出手抵挡,一边眉头紧皱,他可不相信白寒天那些鬼话。

  极北飘雪城还没有大气到这种地步,肯为了自己地盘上的那些武林势力便来硬撼聚义庄。

  最重要的是聂仁龙怎么都不明白,极北飘雪城到底跟庞虎是怎么勾搭上的,要知道两者根本就没有任何联系,甚至之前还有仇怨。

  聂仁龙的乾坤凌云手被他施展到了极致,攻少防多,不是他真的就敌不过白寒天,而是聂仁龙此时的精神力都放在战场上其他地方。

  极北飘雪城加上祁连寨的力量,他们聚义庄联盟已经处于下风,更别说之前他们还被阵法偷袭死了一大片人。

  现在聂仁龙已经不用想去绞杀祁连寨一事了,他想的应该是怎么才能够脱身。

  “白寒天,你极北飘雪城当真是要跟我聚义庄不死不休吗?”聂仁龙低声怒喝道。

  白寒天淡然的摇摇头道:“当然不是,就算是有心算无心,我也杀不了你,也灭不了你聚义庄,不过你想要这般轻松的离开,却也没那么容易。”

  若是白寒天能够覆灭聚义庄,他倒也不介意下个狠手。

  但现在他若是真想跟聂仁龙拼个不死不休,他能否做到还是一个未知数,极北飘雪城这边也会受到一些损失的。

  所以眼下最保险的就是重创聚义庄,使得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内,聚义庄都不敢再打什么北进的主意!

  聂仁龙长出了一口气,沉声道:“白寒天,这次我认栽了,不过我想知道,这一次我到底是输在了谁的手中!

  从祁连寨忽然退让开始便有些不对劲,这其中绝对有人在暗中布局,到底是谁?这种暗中的算计不是你的风格,庞虎一个莽夫,也没有这个脑子,到底是谁在算计我聚义庄?”

  出手算计他们聚义庄的人手段简单,但却抓住了他们聚义庄现在最大的漏洞,那便是联盟的脆弱性。

  极北飘雪城显然是被人拉进来的,而祁连寨内之前可没有这样的人,要不然祁连寨也不会坐视他们数个分寨被聚义庄联盟所绞杀了。

  白寒天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异色,现在他虽然是在跟祁连寨联手,不过他对于庞虎可没什么好感。

  所以此时聂仁龙一问,白寒天便将目光望向了另外一边,嘿嘿笑道:“就是那一位,隐魔一脉的魔道俊杰林烨,你应该听说过他的名字。

  这次庞虎求到了隐魔一脉的头上去,隐魔一脉便派出了这位来。

  这段时间在跟你聚义庄斗法的人可一直都不是祁连寨,而是这一位。”

  白寒天只是打算重创聚义庄,扼杀其野心,其他的嘛,他可管不着,反之白寒天还乐于看见聚义庄联盟跟祁连寨拼个两败俱伤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