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浮玉山正魔大战之后,魔道已经有了隐隐崛起的态势,不过隐魔一脉却是依旧低调无比。

  这是隐魔一脉的策略,出风头的事情就让拜月教等明魔一脉来就好了,他们隐魔一脉还是低调的积蓄实力最为重要。

  不过随着林烨这个身份传遍整个江湖,隐魔一脉倒也跟着出了不少的风头,而且风满楼甚至还将林烨这个身份排到了龙虎榜之上,位列龙虎榜第七位,甚至还要在吕凤仙跟颜非烟之上。

  楚休斩杀聂东流那一战其实并不会为他在龙虎榜之上增添多少战绩,毕竟那时候聂东流已经排在龙虎榜前十开外了。

  但是最后楚休竟然能逃脱聂仁龙的拼死追击,甚至让聂仁龙直接受到重创,这就很惊人了。

  虽然聂仁龙的伤势主要是他走火入魔,自己反噬造成的,不过能在聂仁龙这种状态下逃生,并且还差点把聂仁龙给耗死,风满楼将其排到龙虎榜第七倒也算是说得过去。

  其实风满楼龙虎榜之上的魔道俊杰没有几个,这也是风满楼故意打压的结果。

  就比如邪极宗的叶天邪,对方炼化了血蛟内丹,并且以人身修炼成了血蛟心经,风满楼应该可以轻易推算出来,叶天邪就算是没到龙虎榜前五,起码也是能够位列前十的,但结果风满楼却是视而不见。

  还有拜月教的圣女,那位在浮玉山正魔大战之上虽然没有单独对敌的经历,不过她的蛊虫也是造成了不小的伤亡,并且凡是拜月教的圣女,几乎就没有一个简单之辈。

  这些东西风满楼都知道,但风满楼却并没有将他们都排到龙虎榜之上,这并不是风满楼不公平,而是形势使然。

  眼下正道势大,龙虎榜之上若全都是一些魔道妖人,那像什么话?所以一些刻意打压是免不了的。

  不过像现在楚休以林烨的身份所做出的这一切,再加上聂仁龙都已经把悬赏传遍整个江湖了,这样一位性命值聚义庄庄主之位的魔道俊杰若是还无法位列龙虎榜的话,那可就太说不过去了。

  不过此时这些楚休却都不知道,他此时正隐藏在燕南之地一处荒山内修养疗伤。

  跟聂仁龙交手的那两招,楚休只是被震伤了一些而已,只能算是轻伤,修养几天就没事了。

  楚休身上真正棘手的乃是他精神力上的损耗。

  在精神力已经几乎消耗光的前提下楚休又透支了精神力使用心魔轮转大法,这对于楚休的精神来说根本就是雪上加霜,甚至现在的楚休已经伤及到了自己的元神根基了,如果一个弄不好,很可能会留下永久性的伤害。

  所以在修养了一个月之后,楚休便直接出关,准备回关中去。

  这种元神上的伤势他再怎么修补也是无用的,还不如先回到关中之后再想办法。

  不过因为眼下元神根基上的伤势牵连,楚休不光无法动用精神力,就连感知甚至都被压制到了跟普通人差不多的地步,对于现在的楚休来说有些危险。

  武者的感知力无疑是非常重要的,否则的话,有人在背后偷袭,你根本就察觉不到,若是等到攻击已经到了眼前你才想起来防御或者是出手硬抗,那时候早就已经来不及了。

  楚休并不知道聂仁龙为了杀了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来,不过楚休隐约能够猜得到,聚义庄多半会在北燕通缉他的。

  楚休现在只是废了精神力跟感知,又不是废了武功,他其实并不害怕聚义庄的人出手,楚休只是嫌麻烦而已。

  聚义庄若是通缉他,杀了一批肯定又要来一批。

  自己被缠住倒是小事,楚休害怕的是自己本来的身份暴露。

  而楚休现在若是摘下面具,以自己本来的面貌回到关中刑堂貌似也不妥,同样会引人怀疑的。

  要知道楚休现在可是在被罚面壁,整个关中刑堂的人都知道,自然也是瞒不过外界的人。

  结果现在楚休却是忽然出现在北燕,有心人若是推敲起来,保不齐就会推测出什么蛛丝马迹来。

  当然楚休也不是没有办法,其实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不用林烨这个身份,也不用楚休这个身份,而是隐姓埋名,回到关中刑堂。

  所以楚休这边直接在夜晚隐匿气息潜入一间小镇当中,偷了一身寻常的粗布麻衣,稍微修改了一下自己的容貌,又带上了面巾和斗笠,随便找了一柄寻常的长剑背在身后,这幅模样虽然奇怪了点,不过却也并不引人注目。

  毕竟行走江湖什么样的人都有,有些人可能因为自身相貌奇怪,或者是与人争斗时破了相,所以遮掩一下容貌,这也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打扮成这番模样,楚休这才光明正大的赶路,准备回到关中。

  此时在聚义庄内,聂仁龙面色惨白,气息低迷到了极致,不过他却并没有去闭关养伤,而是紧盯着眼前的一名道装老者,用嘶哑的声音道:“袁吉大师,当真算不出那魔头的下落吗?”

  眼前这名道装老者乃是北燕之地颇有名望的相士,散人袁吉,绰号‘三日无遗’,据说袁吉为人看相,能够算出对方三日之内所发生的任何事情,绝无遗漏,所以便得了这么一个绰号。

  此时那袁吉却是一脸的苦相道:“聂庄主,您让老道我凭空算出一个人的下落,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嘛,掐指一算尽知天下事的,那是神仙,不是相士。

  况且您想要推算的那位可是天人合一境的大高手,武者到了天人合一境,自身已经能够借用一丝的天地之力,虽然只有一丝,但也代表着他有着一丝的力量跟天地相合,推演这种境界的武者就跟推演天地一样,其难度甚至是五气朝元境武者的百倍以上。

  还有老道我可是听说那林烨精神力十分强大,就连您都已经中招了,我辈修炼卜算一道的相士,最怕遇到的就是精神力强大的武者,一个不小心,别说是卜算到对方的消息,都有可能被直接反噬的。

  那林烨既然都能让您在精神力上吃亏,卜算他的难度,恐怕不比卜算一位武道宗师来的少,老道我实在是做不到啊。”

  聂仁龙沉声道:“袁吉大师不必担心,那林烨的精神力的确是很强,不过在跟我交手时,他的精神力已经耗尽,甚至是受到了重创,跟巅峰时期根本没法比,你去卜算他,绝对安全。

  全盛时期的林烨你没办法卜算,现在一个精神力受创,自身也重伤的林烨,大师难道还无法卜算吗?”

  袁吉连忙诉苦道:“可是庄主,现在什么东西都没有,我拿什么卜算啊,而且……”

  袁吉的话还没有说完,便直接被聂仁龙所打断。

  聂仁龙语气幽幽道:“袁吉大师,你知道失去儿子的痛苦吗?你知道自己穷尽半生去培养的希望,结果却夭折的痛苦吗?”

  袁吉大师没有说话,不过他却是在心中暗道,我又没儿子,我当然不知道。

  他倒是想有儿子,不过修卜算一道算是窥探天机,强行插手因果,必遭天罚,所以这相士一脉,注定命犯五弊三缺。

  袁吉大师自己是命中注定无儿无女,孤独终老一生的,所以就算他暗地里养了十几个年轻小妾,现在却也过的如同和尚一般,既然命中注定没有子嗣,其他那些东西,他也懒得想,懒得做了。

  聂仁龙语气平淡道:“这种绝望和痛苦是你们无法理解的,现在我只是想要报仇而已,为此,我情愿拿出聚义庄庄主的位置来,袁吉大师,你说,我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袁吉大师你不愿意给我算也可以,那你不如给你自己算一卦,算一算,你今天能否走出我聚!义!庄!”

  聂仁龙的双目中没有杀气,只是那么直勾勾的盯着袁吉大师,但却看得他浑身发冷,心中寒意顿生。

  直到此时袁吉大师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位已经不是那位平日里和蔼无比,礼贤下士的聚义庄聂庄主了,他只是一个想要为儿子报仇,想到疯狂的父亲。

  为了给儿子报仇,聂仁龙可以让出聚义庄庄主的位置,此时他自然也可以不顾名声,让自己走不出这聚义庄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袁吉大师连忙道:“聂庄主莫急,正好老道我最近修为大进,就算是没有生辰八字,没有相关的东西,光推演名字也是能够推演出一些蛛丝马迹来的,不过肯定会有些不清晰,还请庄主莫怪。”

  聂仁龙点了点头,一挥手,立刻有人将大堆的紫金、丹药等等东西给搬到袁吉大师的身边。

  不过看到了这些东西,袁吉大师的压力却是更大了一些。

  很显然自己若是推算不出什么东西来,那这些东西可就是他的买命钱了!

  所以袁吉大师可不敢马虎,拿出罗盘、阵图,又点燃了三根珍贵无比的凝神香,凝神聚气,开始结印推演。

  整个室内的气氛压抑至极,除了聂仁龙外,其他那些聚义庄的武者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

  半晌之后,袁吉大师忽然睁开眼睛,诧异道:“聂庄主,你确定那魔头名叫林烨?按照我推演的结果,那林烨根本就是一个死了数年的家伙!”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