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战从最开始的时候就是错误的,崔乐等人低估了楚休,也高估了自己。

  一步错,步步错,崔乐等人已经半只脚踏入了鬼门关了。

  一开始是他们想要埋伏楚休,结果现在,成了楚休收割他们的性命。

  楚休回头望去,众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却只能看到那猩红色的双目。

  随着楚休踏步而来,一缕缕魔气飘散,纵然那些武者想要逃离,不过一旦被那魔气缠身,却都是浑身一震,被魔气吸干了鲜血。

  那些鲜血和魔气就缭绕在楚休周围,使得他周身那股恐怖的气息越来越盛,好似魔神降临一般。

  在场那些武者终于忍受不住了,立刻向着周围四散逃去,不过楚休却是直奔崔乐而来。

  这厮乃是主谋,其他人可以走,他却要留在这里!

  崔乐咬了咬牙,他周身罡气闪耀,手中快速的结印,千朵奇花绽放,每一朵罡气之花当中都带着强大的罡气波动,一股脑的全都涌向了楚休!

  面对这种攻势,楚休身后那些无边的血气凝聚成了一尊镇狱明王的法相,一印落下,一切归于虚无!

  强大的力量碾压而来,崔乐猛然间一口鲜血喷出,脸上带着骇然之色。

  就在这时,那孟刚周身却是闪耀着刺目的金芒,同时一缕缕血气燃烧,他整个人好似巨灵神化身一般,向着楚休冲来,一边冲他还一边大吼道:“崔兄!快走!”

  而且与此同时,周围还有几名同样没逃的武者跟着孟刚一起攻向楚休,所有人都动用了底牌。

  崔乐不是聂仁龙这样的伪君子,他是一个真小人,不过小人,也是会有几个真朋友的。

  孟刚脾气臭,他只会得罪人,所以他没有朋友,只有仇人跟那些厌恶他的人。

  崔乐是少有能够忍受他的臭脾气,跟他做朋友的人,而且在孟刚得罪了其他人之后,也是崔乐靠着自己的人脉来帮他解决的。

  不管崔乐有没有当他是朋友,但对于孟刚来说,崔乐就是他的朋友,唯一的朋友。

  仁义道德,孟刚缺了三个。

  他不是什么好人,也从来没有行侠仗义救过人,相反他还当过盗匪杀过不少过路的商人。

  这辈子他就只剩下了一个义字未曾辜负,起码他在军方时,从来都没有背叛过自己的袍泽,他在当盗匪时,也没有出卖过自己的兄弟。

  现在自己的朋友陷入险境,他孟刚也同样可以为了一个义字去拼命!

  楚休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冷色,镇狱明王一印落下,连带着周围那些被楚休以魔血大法所收集来的气血之力,这一印的威势磅礴无比,竟然直接将孟刚的双臂轰碎,其他那些没到天人合一境的武者更是直接被这势大力沉的一印直接轰杀!

  看到这一幕,崔乐不禁目眦欲裂。

  这些人都是他真正的至交好友,之前崔乐说要跟他们共同掌管聚义庄可不是在诓骗他们,崔乐可真是这么想的。

  浪荡半生,崔乐也想要有自己的基业,为他的后代,为他的这些好友博一个前程,可惜他算错了,这一错,便全都成空!

  有着孟刚拦在身前,自己可以逃,也有一定的几率逃生。

  但崔乐这最后一步却始终都没有迈出去,他反而是怒吼一声,竟然直接将手插入自己的心脉当中,瞬间大股的鲜血流淌而出。

  那些鲜血流淌到地面之上,却是演化出了一朵奇异的血红色巨花来,足有一人多高,猩红色的花瓣瑰丽无比,闪耀着狰狞的血色光辉。

  这种花若是佛门的人来了,很容易就会认出它来。

  它叫曼珠沙华,也叫彼岸花,盛开在黄泉路之上,为亡魂送葬!

  彼岸花盛开,向着楚休笼罩而去,那是代表着死亡的力量,是崔乐以自己的性命为力量,所牵引来的地狱之力。

  在那盛开的彼岸花之下,血气消融,魔气消散,那股力量就算是让楚休都感觉到一阵心悸!

  这已经不是搏命的秘法了,简直就是同归于尽的招数。

  在这一刹那间,楚休身后那镇狱明王的法相忽然有了些许的改变。

  无边的血气跟魔气都融入了其中,将明王相转化成了佛陀相,不过那佛陀相周身却是血色的,猩红的让人心中发寒。

  而无边的魔气则是化作了佛陀手中的一柄魔刀,看其模样,竟然跟楚休的天魔舞有些相似。

  血色佛陀手持魔刀,这是独属于楚休自己的法相,杀生魔佛相!

  一刀斩下,无边无际魔气凝聚成锋刃,将那血色彼岸花直接斩碎,化作无数的血色星芒消散在夜空当中。

  崔乐此时还没死,他强撑着看着孟刚,张了张嘴,但却没有声音。

  但孟刚能从他的口型中看出一个字来,那就是:逃!

  吐出这一个字后,崔乐的身体轰然倒地没了生息。

  彼岸花是死亡之花,唯有以自己的死亡,才能引动彼岸花盛开。

  这朵花崔乐修了半辈子,但等到自己用到它时,那便是他的死期了。

  孟刚没有逃,他只是呆呆的看着崔乐的尸体。

  楚休舍后的杀生魔佛相消散,他一步踏出,已经出现在了孟刚的眼前,淡淡道:“对于讲义气的人,我是十分佩服的。”

  正常人说出这种话来,下一句肯定是:因为你讲义气,所以我不杀你。

  不过接下来楚休却是道:“既然你这么讲义气,那我就送你上路好了,既然你们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那就去同年同月同日死好了。”

  话音落下,楚休便直接震碎了孟刚的心脉,而且孟刚也并没有反抗,或许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反抗也已经没有意义了。

  看着那一地的尸体,楚休面色没有任何改变,而是抓紧时间,赶快离去。

  对于楚休来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能杀的人和不能杀的人。

  虽然他是很佩服这些讲义气的家伙,但你跟我为敌,那不好意思,我还是要杀你。

  在没有感知力的情况下以一敌众,现在的楚休也不好受,消耗颇大,所以他必须先要恢复到巅峰之时才行。

  而且楚休也没想到,他身上这么多的功法,竟然是大金刚神力最先被他修炼到大成,凝聚出了属于自己的法相来。

  原本楚休还以为自己需要到武道宗师境界时,才能够有所领悟,凝聚出法相,但没想到这次他福至心灵,竟然领悟出了这杀生魔佛相来。

  大金刚神力的基础在于肉身修行,但其真正的精髓才是自己凝练出的这法相。

  不过估计现在就算是昔日那位大金刚神力的创造者出现都已经认不出楚休的大金刚神力了,好好的一门佛门正统功法,结果却是被楚休练的邪异无比,乱七八糟。

  就在楚休正躲起来恢复实力的时候,崔乐等人的死引了轩然大波。

  之前死的那批人也就罢了,大部分都是无名之辈而已,但崔乐等人可不是无名之辈。

  ‘留花公子’崔乐,妙玉观主妙玄真人,‘巨灵将’孟刚,这三位可都是北燕之地能叫得出名字来的高手。

  天人合一境的武者都是有名有姓的存在,这三位就算是在众多天人合一境的武者当中可都算是高手了,结果还是死了楚休的手中,还搭上了十余条其他人的性命。

  这就好像是一盆冷水一般,直接浇在了众人的头顶,也让那些准备来杀林烨换取前程的人都冷静了下来。

  直到此时他们才认真思考了一下,这林烨若是当真那么好杀的话,聂仁龙又怎么会拿出聚义庄庄主的位置悬赏?

  哪怕就算是聂仁龙被气糊涂了,他也不可能这么草率的。

  崔乐等人死了,不过他们也算是功德无量了。

  正因为他们的死,所以倒是挽救了一堆即将准备送死的家伙。

  此时聚义庄内,聂仁龙正疯狂扔砸花瓶、桌椅,一切他眼前能看到的东西。

  失败了,又失败了,这林烨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他究竟有几条命,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杀不了他?

  周围那些聚义庄的弟子都是一脸心悸的看着聂仁龙。

  自从聂东流死后,这位以往冷静无比,总是喜怒不形于色的庄主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脾气变得暴躁无比,也是异常的恐怖。

  半晌之后,聂仁龙怒吼道:“我就不信倾尽我聚义庄之力还杀不了一个魔道小辈!

  去把袁吉找来,让他继续推算那林烨的位置,再去找青龙会,出大价钱让他们去杀那林烨!”

  这时一名聚义庄的弟子苦笑道:“庄主,还请您冷静一些,袁吉大师已经走了,此时他恐怕都已经要离开北燕了。

  而青龙会的规矩您也是知道的,若是在这之前我们就请青龙会的人刺杀林烨倒还有可能,不过现在嘛,林烨的名声已经传出去,请青龙会出手的话,其价格恐怕不会比刺杀武道宗师低多少的。

  而且青龙会的规矩您是知道的,一旦情况有变,导致青龙会出了死伤,那帐可是要算在我们聚义庄头上的,庄主,还请您三思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