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五十四章 让路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7 08:32:3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PS:从第四十四章楚家灭门到北燕的几章剧情有很多读者提出来两个地方不合理,一个是主角离开楚家出没有对尸体进行细致的处理,还有就是张家出手时过于突兀,有些生硬勉强。

  作者君审查了一遍,有些细节的确有问题,所以这几章作者君进行了一些删减和修改,不会影响后续的阅读,起点这边已经修改完成了,QQ阅读那边可能同步的时间有些慢,想要重看读者请耐心等几天,还请大家见谅。

  ————————

  张松龄不是楚宗光,可以为了宝物而不顾自己亲儿子的性命。

  看着楚休,张松龄颓然的放下剑,他低声道:“楚休,这一次是你赢了,我早就应该想到的,能被沧澜剑宗通缉,可想而知你究竟干了多大的事情。

  秘匣我会给你的,买秘匣的钱我也由我来出,放了我儿子,今天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

  楚休摇摇头,淡淡道:“张家主,你还是没看明白啊,做人最重要的是要有自知者明。

  你之前没有自知者明的来杀我,现在也是一样没有自知者明的来求我。

  我生平最讨厌的就是有人来抢我的东西,虽然你抢的只是一些莫须有的玩意,但你却还是动手了。

  这世间没有后悔药,既然决定动手,那就是没有回头的余地。

  就像我现在杀了你们张家这么多人,你嘴上说认输,恐怕心理都很不甘吧?

  所以今天,就请你们都去死好了。”

  轻描淡写的话说出,楚休手中刀也是轻描淡写的从张百晨的脖子上划过,好似丢垃圾一般的将其扔到了一旁。

  有些事情,要么不做,要么就直接做绝,这不是楚休前世的习惯,而是他这一世悟出的道理。

  这张家从上到下压根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楚休早就知道,所以他也做好了两手准备。

  如果对方老实,那他也不会闲得无聊去杀人,但如果对方不老实嘛,楚休也不介意把自己在拍卖会当中拿出的钱再赚回来。

  而此时对面的张松龄眼看着楚休杀掉了自己的儿子,他的双目瞬间变得赤红一片,怒吼着持剑向着楚休杀来。

  “楚休!我杀了你!”

  乱披风剑法施展而出,纷乱的剑势当中蕴含着狂暴无比的杀机,但却被楚休一刀破尽,绯红色的红袖刀荡开那松纹古剑,细雨绯红,杀机落幕。

  张松龄慌乱的闪躲,但却仍旧被这一刀斩在了肋下,瞬间鲜血流淌。

  “感觉自己白发人送黑发人很愤怒?可惜啊,这世间可没有后悔药可以买。”

  楚休的身形直接一动,刀锋落下,逼得张松龄连连闪躲。

  但就在此时,楚休的却是只用左手施展出大弃子擒拿手,一片衣角被楚休拿在手中,瞬息之间,张松龄整个左臂都被楚休拿住,用力一撕,张松龄一整条手臂竟然被楚休硬生生的撕裂!

  就在张松龄想要发出哀嚎声之时,他的眼前却是浮现出了一抹绯红色的刀光来,瞬息之间,人头落地。

  红袖刀上,鲜血滑落,没有一滴鲜血沾染到刀锋之上。

  果然高级货就是不一样,五转的宝兵可是要比寻常的凡兵好用多了。

  只不过楚休却是摇了摇头,说实话,这张松龄的实力太弱了,对方是先天没错,但楚休敢肯定,对方已经能有数年没跟人死战过了,修为没有退步,但战斗力却是已经退步的不成样子了。

  再反观楚休,自从穿越之后每一战几乎都是死战,输了要么被杀,要么被废,所以对战之时楚休的神经都是崩的紧紧的,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此时张家的那些下人都已经逃走了,其实在楚休疯狂杀戮的时候,张家便已经有人逃了。

  这种情况对于张家这种底蕴不强的小世家来说很正常,大部分的门客下人都是用金钱招揽来的,忠诚度也只能说是一般。

  而换成那种有着数百年底蕴的大世家,嫡系旁系泾渭分明,哪怕是下人,那也都是跟随了主家好几代的忠仆后裔,基本上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楚休从张松龄的尸体上找出那秘匣,其中竟然还有他之前付给张松龄的那块紫金,只不过现在又回到了楚休的手中。

  张家在山阳府怎么也算是有名号的一个势力,张家的积累肯定也是要比楚家深厚。

  杀人抢劫放火,楚休也不介意在需要的时候客串一把盗匪。

  只不过还没等他动手,便听见外边一阵喧哗声传来,楚休一皱眉,其中气息强大的存在竟然还不少。

  几十名武者踏进张家的宅院内,他们都是这山阳府内其他势力的当家人,被之前张家的人喊来的。

  楚休并不知道张松龄为了怕他逃走,竟然还通知了山阳府的其他实力,他还以为是自己这边闹的动静太大,把人给引来了。

  那几个势力的人刚踏入张家的宅院内,看到那满是尸体的场景顿时便吓了一大跳。

  方才张家的下人告诉他们张松龄要对付一个人,让他们帮忙围堵,时候会分他们一杯羹的。

  这种事情在山阳府很常见,也算是他们山阳府的默认规矩了,他们也不怕张松龄诓他们,所以在接到消息后,他们便立刻赶来,但结果这才多长时间,张家竟然就死了这么多人?

  在场的众人对视一眼,眼前这人的来路他们有些看不清,但就凭张家这么多人都死在了他的手中,就足以证明这年轻人并不简单。

  不管张松龄说的好处是什么,但他人都死了这里,那就足以证明这好处不好拿,但就这么放眼前这人走了,也不是那么回事。

  对视一眼之后,这些人当中,一名四十多岁,手持一柄斩马刀的武者站出来厉喝道:“大胆狂徒,竟然敢在我山阳府如此行凶,当真以为我山阳府无人了不成?”

  楚休眯着眼睛道:“阁下是?”

  那名武者沉声道:“山阳府陶家,‘劈山刀’陶宗望!”

  楚休撇了一眼张松龄等人的尸体,淡淡道:“我跟张家纯粹是私人恩怨,我也无意跟山阳府的诸位结仇。”

  陶宗望摇摇头道:“但张家怎么说也是我山阳府的一员,阁下杀了人就这么走了,什么交代都不留下,放在哪儿都说不过去。”

  楚休看了一眼其他家族那些没动的人,还有单独站出来的陶宗望,楚休好像明白了什么,他一步踏出,手中的红袖刀斩出,绯红色的刀光艳红如电,带着凄美的杀机斩下,顿时让陶宗望汗毛树立!

  陶宗望用的是刀,他接触过的刀客也不少,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瑰丽的一刀,在那瑰丽当中,却是蕴含着无尽的杀机!

  陶宗望手中斩马刀轰然扬起,劈山斩敌,气势无双。

  一边是瑰丽无比的红袖刀,一边是势大力沉的斩马刀,二者一个重在锋锐轻盈,一个则是势大力沉,以力压人。

  两刀相撞,顿时爆发出了一声铿锵巨响来,楚休后退了三步,红袖刀上丝毫无损,陶宗望也是后退了三步,但他的斩马刀上竟然出现了一个米粒大小的缺口!

  楚休没有继续出手,而是直接收刀入鞘,淡淡道:“这个交代,可曾够了?”

  陶宗望看着楚休,虽然尽力在保持着平静,但眼中却是难掩惊骇之色。

  双方对拼一刀,看似平手,但要知道楚休用的可是锋锐无比的长刀,而他用的则是势大力沉的斩马刀。

  楚休用己之短,攻他之长,双方却是势均力敌,若是生死搏杀,那会是什么模样便可想而知了。

  他实在想不通,这楚休年纪轻轻,究竟是如何积累的这一身堪称深厚的内力,力量根基之大,就连他都在心中骇然。

  叹息了一声,陶宗望拎着刀让开了出路,随着他这个动作,其他世家的人也是如此,直接让开道路,放楚休离去。

  方才其他人没动,只有这陶宗望站出来,其实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试探楚休。

  如果这楚休实力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般强,那好,直接留下楚休就是了。

  但像现在这般,这楚休的的实力竟然深不可测,让众人当中实力最强的陶宗望都没有把握拿下来,那事情就算了吧。

  虽然他们一起上,数名先天联手还是有把握擒下对手的,但谁保证自己能够完好无损?

  而且还有一重原因,眼前这人身上有什么好处他们不知道,但其他好处却就在眼前。

  张家的人现在都已经死绝了,张家本来就是张松龄白手起家还建立的,所谓的嫡系也就只有张松龄和他两个儿子而已,其他的都是下人和远亲。

  张家这么大的产业,山阳府的众人能看着他们落到那些张家的旁系远亲手里?当然是应该由他们瓜分才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