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不平所提出的这三点在吕凤仙看来都有些不靠谱。

  可以修复元神的秘法难寻,九转级别的元神灵药更难寻,至于两年内踏入武道宗师,估计整个江湖都没人敢夸下海口这么说。

  武道宗师不同于其他境界,那是需要去悟的。

  一朝顿悟,融天地,凝真丹,入宗师之境。

  但你若是悟不出来,那就算是在天人合一境卡一辈子都是很有可能的。

  江湖上可是有不少的武者早早便到了天人合一境的巅峰,只差半步就能够成就武道宗师,结果那半步却是迈了一辈子都没能迈出去。

  吕凤仙虽然对楚休有信心,认为楚休将来必定能够成为武道宗师,不过两年的时间,也未免太快了一些。

  不过楚休此时却是显得很无所谓,他直接一挥手道:“风神医,就按照你说的来医治吧,隐患什么的,以后再说。”

  能否两年内踏入武道宗师先不说,这次进入小凡天,说不定能够碰到什么机缘,与其在这里发愁到底应该怎么消除元神上的隐患,不如先向前看再说。

  风不平点了点头,拿出阵盘、金针等东西开始修复楚休的元神。

  江湖神医跟寻常的医生最大的差别就是他们能够动用的手段更多,甚至能够动用各种你想都想不到的招数来医治你的伤势。

  风不平的名声不是吹出来的,楚休的伤势若是只靠自己痊愈,估计一年半载也恢复不到巅峰。

  不过在风不平这里,楚休却是只用了不到十天的时间,他便已经把精神力恢复到了巅峰的状态,只不过隐患依旧还在,现在的楚休若是不把隐患消除,那他在精神上的造诣就只能永远都停留在这个程度上。

  如此二十多天后,楚休这边依旧还在闭关修养,而尉迟则是亲自前来通知他去总堂议事。

  这一次就连尉迟都十分奇怪,因为他师父并没有说找楚休来议事是干什么。

  在尉迟看来,这段时间楚休一直都在闭关,貌似也并没有惹出什么事情来,这次议事,难不成是什么关于关中刑堂的大事不成,竟然还要瞒着他。

  楚休倒是差不多猜到了,应该是梅轻怜那边成功说服关思羽了。

  否则关中刑堂只有三个进入小凡天的名额,直接三位武道宗师全部都去便好了,还用找他楚休干什么?

  踏入刑堂总部之后,萧熠等其他三名掌刑官都在,除了殷伯通以外,萧熠跟楚思摩都是主动跟楚休打了一声招呼。

  其实现在萧熠他们几人也是有些纳闷,不知道关思羽把他们找来干什么。

  他们几人都是关中刑堂的高层,也知道关于小凡天的一些事情,但他们压根就没幻象过自己也能够进入其中。

  关中刑堂是有多余的钥匙不假,但那是给三位武道宗师留着的。

  像是一些底蕴传承深厚的大派倒是可以把钥匙给一些年轻一辈的武者,让他们进入其中自己去寻找机缘,但显然他们关中刑堂可没有阔绰到这种程度。

  过了片刻之后,缉刑司的三位头领一齐走进大堂内,这一次三首领司铭没有跟在关思羽的身后,而是跟着其他两位首领一起进来的。

  楚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缉刑司的大首领安流年。

  安流年乃是一名看上去高高瘦瘦的中年人,皮肤白暂,那是一种病态的苍白,眼窝深陷,带着一丝阴翳。

  他全身都笼罩在黑袍当中,唯有身后背着五柄长剑,但却都用寻常的剑鞘所包裹,看不出底细来。

  安流年此人十分的低调,低调到了不光外界很少有人听说过他的名字,甚至就连关中刑堂内都有人不知道他。

  甚至在缉刑司内,负责大部分事务的人也是二首领方杀跟三首领司铭,他这位大首领却经常神龙见首不见尾,谁也不知道他究竟再搞什么东西。

  楚休之前对安流年没什么了解,不过他也是在梅轻怜那里得到了关于这安流年的资料。

  也不怪以关思羽现在的实力都无法让缉刑司完全听从他的命令,实在是这安流年的辈份实在是太大了,理论上来说,他甚至要比关思羽都大上一辈。

  昔日楚狂歌还在时,安流年便跟楚狂歌乃是同僚,双方争夺过关中刑堂堂主的位置。

  不过那时候楚狂歌的优势实在是太明显了,只要不是瞎子,谁都知道这个堂主之位应该交给谁,所以安流年就算是想要去争,也是争不过的,他最后也是主动放弃了这个位置。

  而后来楚狂歌意外早亡,按理来说这个位置也该轮到他安流年了。

  但结果楚狂歌认为安流年性格有些偏激阴沉,做事容易走极端,让他掌管缉刑司可以,让他掌管整个关中刑堂怕是有些不妥,所以便将这个位置交给了关思羽。

  安流年早期倒是对关思羽有些不服气和不配合,毕竟那时候关思羽在他面前完全就是后辈,踏入武道宗师境界也要比他晚,凭什么要让他俯首称臣?

  不过等到后期关思羽展现出了自己的实力,并且还带领着关中刑堂走到了现在这种地位,关思羽在关中刑堂的威望越来越大,安流年就算是不服气也不行。

  不过虽然安流年息了要去跟关思羽继续争夺堂主之位的心思,但这缉刑司仍旧是他的一亩三分地。

  只要他安流年还在一天,缉刑司便必须要掌控在他的手中,他可以不管事,但同样关思羽也别想绕开他对缉刑司做什么。

  楚休眯着眼睛看着安流年,心中暗想,关思羽还是比较顾虑大局的,生怕造成关中刑堂的损失,所以并没有选择去跟安流年斗到底。

  不过这也就是关思羽,换成他楚休,楚休可无法忍受自己的麾下还有这么一位不听自己号令的强者高手在。

  攘外必先安内,就连自己的拳头都握不紧,拿什么去跟外人斗?

  人差不多都来齐之后,过了片刻,关思羽也是带着梅轻怜走了进来。

  按理来说这是关中刑堂内部的议事,梅轻怜虽然是关思羽的夫人,不过她却始终是外人,他出现在这种场合并不合适。

  不过萧熠等人却仿佛都没看到一般,并没有多说什么。

  这种事情关思羽都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他们也都已经习惯了,这个时候开口只能得罪关思羽,他们才不会傻到去多嘴呢。

  不过这时候安流年却是用略微嘶哑的嗓音道:“关思羽,刑堂议事,你带一个女人来做什么?当几年的堂主,被人恭维惯了,就膨胀了,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

  在场的众人顿时心中一凛,空气中都好像充满了浓重的火药味。

  这些年关思羽和安流年很少碰在一起,就是因为他们两个只要碰在一起,难免会出现这种情况。

  关思羽倒是够隐忍,够为了大局考虑,但安流年却是十分不忿关思羽成为堂主,所以这些年来他可没开口叫过关思羽一声堂主大人。

  拉着梅轻怜坐下,关思羽冷声道:“刑堂议事又如何?刑堂的规矩也没有规定不允许女人参加,若是规矩当真不允许,那我便改了规矩,现在,我才是堂主!”

  楚休诧异的看了关思羽一眼,关堂主可是少有这般霸气的时候,这次难道是因为自己的女人就在旁边,所以难得硬气了一次?

  当然关思羽也是有硬气的资格,别的先不说,起码上次关思羽跟夏侯镇一战,神通九变直接碾压夏侯镇,从这点就能够看出来,关思羽的修为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

  他虽然还没到真火炼神境,但在武道真丹境当中却绝对算得上是翘楚了。

  安流年冷哼了一声道:“你把大家找来究竟是有什么事情?”

  关思羽沉声道:“当然是要来商量一下谁可以进入小凡天的事情。”

  安流年闻言皱眉道:“这种事情还需要商量什么?我关中刑堂历代所留下的钥匙一共三把,正好我们三人全都能进去。”

  关思羽道:“我知道只有三把,不过我却并不准备让我们三人全都进入其中,而是需要留一个人守护关中刑堂。

  小凡天三十年才开启一次,上一次开启我们关中刑堂还只有一把钥匙,乃是楚狂歌大人年轻时进入其中的,关中刑堂则是由老堂主镇守。

  现在我们关中刑堂虽然不如当初四面楚歌的混乱局面,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要留一个人镇守比较保险。”

  一听这话,安流年和方杀的面色都有些微微变化。

  关思羽是堂主,他肯定是要去的,所以安流年和方杀之间便有一个人去不成。

  但小凡天三十年开启一次,这可以说是他们唯一的机会了。

  上一个三十年,方杀还是年轻一代的武者,没有资格进入,安流年那时候也不是武道宗师,而且还不如楚狂歌,所以也是没有资格。

  这一次若是没有进入小凡天,那等到下一个三十年,安流年和方杀都已经不在壮年,就算是进入其中,得到了什么机缘宝物,效果也要大打折扣了。

  PS:祝大家七夕快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