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五百六十二章 地位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8 08:34: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楚休战败方杀,其实这点众人之前已经有了些许的猜测了。

  毕竟楚休有着斩杀武道宗师的战绩,万一他手中还有什么底牌呢?

  但众人没料到的是楚休竟然如同摧枯拉朽一般的就将方杀击败,这楚休的实力到底强大到了什么境界?

  方杀的脖子上还贴着楚休的天魔舞,森冷的气息让方杀感觉到了现实的残酷,他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没能说出口。

  方杀其实是有些不服气的,甚至就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竟然输的如此莫名其妙。

  他还有底牌没用呢,结果便输了,这算是怎么回事?

  不过此时众目睽睽之下,他还是武道宗师,是关中刑堂的前辈,他若是反悔,说要再比一次,他的脸还要不要了?

  方杀不知道他是怎么输的,关思羽和梅轻怜却是都看明白了,他们两个人看向楚休的眼神也是带着一丝异色。

  楚休对于战局节奏的把控,简直恐怖!

  这一战楚休能赢,不光是因为他的力量强悍,也不是因为他化血神刀的诡异和他那最后一刀的强大,而是楚休对于战局节奏的掌控。

  从一开始方杀就陷入了楚休的节奏当中,一步一步,完全在楚休的预料当中,等到最后楚休那一刀斩出之时,胜负便已经见了分晓。

  这其中或许有不是生死之战,方杀并没有拿出生死搏杀底牌的原因,但同样楚休也是一样有底牌未出,再战一场,楚休也可以临场再次变幻战术,其结果都是说不定的事情。

  这种对于战局节奏的把控不是人能教出来的,只能说是楚休天赋异禀,对于战局异常的敏感,换成是其他人,他们在如此激烈的对战中想不到这些,他不敢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方杀一脸愤恨的拨开楚休的天魔舞,直接转身便走。

  无论是什么原因,他都已经输了,再打一次也不可能,反正他这次的脸面可以说是丢大了。

  关思羽站起来沉声道:“打也打了,比也比了,这次的事情就这么定了,等到小凡天开启之时,便由我、安流年、方杀等三人进入其中。”

  大局已定,萧熠和楚思摩此时都是在惊诧楚休的实力,而殷伯通却是偷偷摸摸的离开了。

  昔日殷伯通敢去挑衅楚休,他一是仰仗自己在关中刑堂内的资历,二便是他跟方杀之间的关系了。

  结果现在就连方杀这么一位武道宗师都败给了楚休,这让殷伯通简直不敢置信,同时心中也是升起了一股危机感。

  此次之后,楚休若是想要报复他,他又要拿什么来抵挡?

  只不过殷伯通却是小瞧楚休了,现在的楚休一心都扑在小凡天上,哪里还有闲心去报复他?

  事情结束之后,关思羽找来安流年跟楚休,将小凡天的钥匙各自交给了二人一把。

  安流年拿到钥匙之后黑着脸走人,关思羽也并不以为意。

  等到安流年离去,楚休看着安流年的背影沉声道:“堂主,缉刑司作为我们关中刑堂的底牌战力,刑堂内大部分的资源都供给了缉刑司,结果大首领却是对堂主您连一丁点的尊敬意思都没有,这可是有些过分了。

  攘外必先安内,在属下看来,我关中刑堂现在的问题可不在于外部,而是内部啊。”

  关思羽叹息了一声道:“这些我当然知道,不过关中刑堂不能乱。

  安流年乃是跟楚狂歌堂主一个时代的人,他在缉刑司内有着一众心腹,自身的威望也不小。

  最重要的是他本身便是我关中刑堂的底牌之一,我若是出事或者是不在刑堂内,能够独挡一面的就只有安流年一人。

  这次的事情你不用放在心上,安流年针对的也不是你,等到小凡天开启之后,你只管进入其中便是。”

  听到关思羽这么多,楚休也没有再多挑拨,只是行了一礼之后便转身离去。

  有些话说一次就足够了,说多了,那可就有些引人厌恶了。

  等楚休离开关思羽那里,他却是被梅轻怜给暗中喊了过去。

  刑堂后宅内,梅轻怜看着楚休皱眉道:“今日你有些冲动了,就算你不去挑战方杀,我也有把握将小凡天的资格给你要来的。

  结果你现在出言挑衅,一旦你败了,事情可就再也圆不回来了。”

  楚休淡淡道:“正是因为我有必胜的信心我才会去挑战的,让某些人心服口服不是更好吗?

  况且我这也不是冲动,只不过有些时候,该隐忍自然是要隐忍的,但却不能失了锐气。

  圣女大人,恕我直言,现在隐魔一脉便已经有些失去锐气了,像是无相魔宗那样仍旧活跃在江湖上的宗门还好说,但有些人在暗中隐藏的时间长了,便认为隐藏自己才是主要目的,却是已经忘了他们为何要隐藏。”

  梅轻怜闻言面色顿时冷了下来,她柳眉倒竖,一股森寒的气息随之缓缓的散开,她冷声道:“你这是在说我失去了锐气?”

  楚休淡淡道:“忠言逆耳,圣女大人可不要对号入座,我这只是建议而已,圣女大人如果不想听,我收回去便是。”

  楚休不是故意在挑衅梅轻怜,他说的确是实话。

  隐魔隐魔,若是隐了一辈子都只能隐藏在暗中当地老鼠,那这隐魔一脉可就真的要完了。

  而且楚休当着梅轻怜的面说出这番话来,他可不是耿直,而是楚休觉得,自己也是时候改变一下自己的地位了。

  之前的楚休需要借助梅轻怜在关中刑堂内立足,更是需要隐魔一脉的暗中支援。

  而现在楚休已经有了正面对敌武道宗师的实力,他虽然不会过河拆桥,但起码这待遇也是该变一变了。

  看到楚休那淡然的表情,梅轻怜也是忽然明白了什么。

  她收起周身那股气势,轻哼了一声道:“若是实力足够,没有人愿意呆在暗中当地老鼠。

  今天安流年那般模样你也看到了,老娘都恨不得当场宰了他,现在不也是一样要暂时隐忍?

  楚休,你既然是我隐魔一脉的人,那就应该知道我隐魔一脉的处境是什么。

  隐魔一脉缺的不是实力,而是时机。”

  换成是之前的楚休,若是楚休敢对梅轻怜用这种口气说话,梅轻怜定要让他见识一下什么叫规矩。

  不过一想到方才楚休击败方杀时的威势,现在的楚休倒是足够梅轻怜用平等的身份跟他对话,跟他心平气和的解释了。

  魔道出身的人要比正道出身的人现实的多,只要有实力,那一切都好说。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英雄造时势,时势造英雄,时机这种东西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来的。”

  继续跟梅轻怜寒暄了两句之后,楚休直接回到关西之地等消息了。

  进入小凡天之前,楚休起码要将自身的状态给调节到巅峰才行。

  看着楚休离去的背影,梅轻怜的眼中露出了一抹不明之色来。

  半晌之后,梅轻怜这才轻声喃喃道:“陆晋,你到底拉来了一个什么样的家伙进入了隐魔一脉?”

  原本梅轻怜以为她能看透楚休,直到此时梅轻怜才发现,原来她一直都未曾看透过楚休。

  楚休此人,绝对是那种不甘屈居于人之下之辈。

  鹰视狼顾,楚休的野心已经写在了他的脸上,渗入到了他的骨子里!

  一开始梅轻怜刚刚接触到楚休时,那时候的楚休还很听话,甚至被梅轻怜和无相魔宗都认为是值得培养的对象。

  但不知道何时,楚休却是已经成长到了这般境界,甚至都足以跟她平等对话,也敢去跟她平等对话了。

  这种事情若是放在一些名门i正派,那就是目无尊长,放肆胡来,不过在魔道一脉,无论是明魔还是隐魔一脉,其实大家首先看重的,还是实力,那些虚名之类的,几乎没几个人会在意的。

  所以对于方才楚休这种态度,梅轻怜也并没有太愤怒,因为这些都是楚休应得的。

  但是这楚休的转变如此之快,足可以证明其心机之深沉,甚至现在就连梅轻怜都看不懂楚休再想些什么,这样的人绝非是易与之辈,楚休的存在对于现在的隐魔一脉来说究竟是好是坏,梅轻怜也不知道。

  摇了摇头,梅轻怜也暂时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隐魔一脉本来就是龙蛇混杂,甚至说句不好听的,整个隐魔一脉中就没有几个好相与的惧色,现在多一个野心勃勃的楚休,貌似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况且她阴魔宗一脉都已经没落到只有她一个人的程度了,梅轻怜也懒得去管这些。

  楚休是陆晋给带入到隐魔一脉当中的,将来出了事情,也是有无相魔宗扛着。

  此时的楚休并不知道梅轻怜在想些什么,他也并不在意,今天他这番态度本来就是故意做给梅轻怜看的。

  在回到关西分部后,楚休便立刻打开那装有小凡天钥匙的匣子,不过其中那所谓的‘钥匙’,却是让楚休有些微微一愣,那竟然是一个奇异的,形状不规则的石块,好像是从什么东西上敲下来的一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