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月教九大神巫祭名动江湖,云中君的实力在九大神巫祭当中足以排得上是前三,恐怕距离真火炼神境也是不远了。

  在场一些武者倒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看着云中君跟真阳子。

  一位是魔道巨枭,另一位则是嫉恶如仇的道门真人,这两位对上,恐怕还没进小凡天内,便要打的头破血流了。

  而楚休此时的目光却是放在云中君身后的几人那里。

  由拜月教圣女带头,她身后赫然是九名拜月教的年轻弟子,和一些已经达到天人合一境,但年龄却并不算大的精英弟子。

  这样算来,拜月教可是有着足足十一枚钥匙,这积累底蕴可当真是恐怖。

  而且楚休还发现一个问题,像是拜月教和纯阳道门这些大派,他们并非是将钥匙全部交给武道宗师级别的高手,而是只派一位实力镇得住场面的强者,其余钥匙都交给年轻一代的弟子。

  当然这并不代表这些大派便会谦让,而是他们底蕴深厚的一种表现。

  在关思羽给楚休的册子中便有关于小凡天内灵气的描述,那里面灵气充裕,各种天地奇珍无数,但因为跟外面的规则不同,所以你第一次进入其中就会被灵气洗练身躯,从其中得到的灵药机缘等东西也跟外界不同,对于第一次服用的效果也是最大。

  但第二次进入其中效果便要少一倍,任何可以增强自身修为的机缘其效果也是要大打折扣,第三次去则又是要在原有的基础上消弱一倍。

  所以进入小凡天的次数多了,其实也是有些浪费的,因为你能得到的东西将会越来越少。

  在察觉到这点之后,那些大派摸准了规律,这才制定出了这种规则来,将大部分的机会让给年轻一代的武者,这些年轻一代的武者若是在其中得到的机缘,踏入了武道宗师境界,那等到将来还有带队再进入小凡天的机会。

  所以对于这些大派出身的武者来说,只要他们能够踏入武道宗师,那几乎人人都有两次进入小凡天的机会,虽然会竞争,但却不会争抢。

  像关中刑堂有三枚钥匙,虽然不至于像拜月教那般阔绰,不过却也不算少了,结果还是要靠着内斗这才决定出了谁去谁不去,这底蕴的确是差了不是一点半点的。

  而此时场中,真阳子看到云中君在那里口出狂言,他的面色顿时便是一黑,二话没说,手中的纯阳道剑之上闪耀出了无边的耀目光辉来,纯阳罡气宛如大日降临,一剑出,

  万法破,直接便向着云中君斩来!

  “来得好!”

  云中君长笑了一声,宽大的袖袍舞动,瞬间天地被魔气所浸染,无边的魔气黑云如同龙卷一般的袭来,将真阳子那纯阳剑罡所包裹,袖袍一甩,轰然一声声刺耳的炸裂之声响起,那纯阳剑罡直接便被绞杀!

  真阳子冷哼一声,手中的拂尘一甩,好像一丝丝罡气浸染在其中,天地之力被那拂尘拉扯,绵延百丈,直接向着云中君缠绕而来。

  而云中君却是冷笑一声,直接一拳轰出,魔威浩荡,将那拂尘撕裂轰碎,真阳子的身形也忍不住向后退去。

  云中君大笑着手捏印决,魔云压顶,化作一尊头生双角的魔神虚影向着真阳子直接笼罩而来,竟然也直接下了杀手!

  就在这时,一声震耳欲聋的雷音轰然响起,紫霄雷霆轰然炸裂开来,那魔神虚影直接就被轰碎。

  “紫霄神雷!”

  云中君悚然一惊,身形向后退去,其他人也是仰望着半空。

  龙虎山天师府,御雷法世无双!

  这天下间能够掌控如此雷法的人,除了龙虎山天师府,还会有谁?

  果然,一名身穿白色道袍,气质如沐春风的中年人从后方走出来,摇着头道:“真阳子道兄,小凡天还没进呢,你在这里浪费什么力气?”

  真阳子冷哼道:“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张曦灵,你们龙虎山天师府就在西楚,结果却是坐看拜月教成长到了这种地步,你们天师府张家难道就不愧疚吗?”

  张曦灵一阵无语,自己是来劝架的,这怎么还带上自己了?

  云中君怪笑了一声道:“原来是‘紫霄神君’张曦灵啊,有些人就是不识好歹,你劝也是没用的。”

  张曦灵淡淡道:“什么紫霄神君,在下只不过是金光阁一个抄书的道士而已。”

  云中君嘿嘿笑道:“下笔如霹雳,武韵如雷音,有资格在金光阁内以雷霆之力抄写雷法的,整个天师府可都没有几个。”

  一旁的真阳子看到这两个人竟然还闲聊上了,真阳子不禁怒道:“张曦灵,你还是不是我道门一脉的人?你若是我道门一脉的人,那就跟我联手,一起将这邪魔诛杀!”

  张曦灵闻言顿时一皱眉,这老家伙怎么拎不清呢?

  这里是斩杀魔道的地方吗?况且天师府若是能够覆灭拜月教,也不用去跟拜月教做这么长时间的邻居了。

  自己方才是念及同为道门一脉的面子上,这才出手的,早知道如此,他方才就不多管闲事,直接进入小凡天了。

  这时一个温润的男声忽然道:“真阳子前辈,诛杀邪魔什么时候来得及,不过对于纯阳道门来说,现在的任务应该是带着纯阳道门的几位师弟进入小凡天。

  诛杀邪魔,不将自身的实力提升起来怎么杀?您有实力,但其他几位师弟可还没有呢。”

  随着那声音传来,一名穿着跟张曦灵同样白色道袍,但却披散着头发,容貌俊朗的青年缓缓走来。

  那青年人论及英俊程度是不如吕温侯和赢白鹿那种让人惊艳的程度的,但他的双目都好似隐隐带着神光,他周身那股气势却是飘渺无形,犹如仙人一般,总的来说,这是一个让人一眼便无法忘记的男人。

  “‘小天师’张承祯!”

  在场顿时传来了一阵惊呼之声,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张承祯。

  楚休也是看向张承祯,目光中略带着好奇之色。

  不怪众人大惊小怪,实在是张承祯名声太大了一些。

  作为天师府张家千年才出一个的天才人物,张承祯出生时掌心便自带雷纹,传说中他甚至是道君转世,反正传的神乎其神。

  从踏入江湖以来,张承祯未尝一败,这个战绩不光是对于年轻一代的武者,就算是面对那些老一辈武道宗师时也是一样。

  楚休昔日斩杀乔莲东,是年轻一代当中少有斩杀武道宗师获得战绩的人。

  但楚休斩杀乔莲东时却是并没有看到,而那一战楚休也是打的十分的艰难,有着炎赤霄在一旁辅助,楚休手段尽出这才斩杀了乔莲东。

  但张承祯斩杀武道宗师的那一幕却是众目睽睽之下完成的,而且见过那一战的人都说,张承祯甚至都没有出全力,其过程简直就是轻描淡写一般。

  所以从那一战之后便有人说,张承祯甚至随时都可以踏入武道宗师境界,只不过他因为修炼秘法或者是积累根基,强行压制着自己的境界这才没突破。

  眼下张承祯虽然名义上是年轻一代的武者,但谁却都没把他当成是小辈武者来看待,因为张承祯,要比大多数的武道宗师都要恐怖!

  眼见张承祯开口,从另外一个角度劝说真阳子,想到自己还带着门中的任务来的,真阳子这才冷哼了一声道:“今日就暂且放过你这魔头一次,小凡天若是再让老道我遇上你们,定斩不饶!”

  说完之后,真阳子这才带着纯阳道门的弟子进入了小凡天内。

  云中君看着张承祯嘿嘿笑道:“小天师张承祯果然名不虚传,气度无双,可惜有些人却是死脑筋,不听劝啊。”

  张曦灵和张承祯都没有说话,纯阳道门就是这幅德性,他们也没有办法。

  谁都能看出来,云中君的实力是要远超真阳子的,换成另外一个人,暂时作罢也就算了,结果真阳子竟然还死硬到底,也不知道是应该说他死脑筋还是应该说他不知道好歹。

  这时云中君又道:“以小天师你的实力,进不进小凡天貌似没什么区别了,甚至小凡天内的那些灵气机缘对于你来说也只是锦上添花而已,我却没想到你这次竟然会来,我还以为你会将机会让给天师府其他弟子呢。”

  云中君的语气不乏挑拨之意,但张承祯只是淡淡道:“小凡天这种奇异秘境,我长这么大可还没见过呢,这次就当是来见见世面。

  我在天师府内的人缘还算是不错,就算我没有机会,只要我想进入其中,其他师兄师弟也会把机会让给我的。”

  话音落下,张承祯身后的密林中竟然走出来了足有十一名天师府的弟子,站在张承祯的身后,这一幕看得其他人是眼红不已。

  换成其他宗门,那仅有的一两枚钥匙都要交给武道宗师,小辈武者根本就没有使用的资格,结果在天师府这里,进入小凡天的这种珍贵机会,竟然还可以让来让去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