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五百八十六章 日记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7 08:32:3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昏暗的大殿内只有无头的天尊像,整个场景略显诡异,不过楚休却没有在意。

  最恐怖的永远都是活人,而不是那些邪崇鬼物。

  楚休在道观的大殿里面来回翻找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或许之前有,但现在却都已经彻底被尘埃所遮掩了。

  关于小凡天的来历没人清楚,只不过最近这千年来,小凡天才开始频繁出现,当然以前也有可能出现,不过却没有人注意而已。

  只是到了最近这千年左右,小凡天内的各种规律才被众人所摸透,开始有组织的进入其中。

  小凡天内的各种遗迹都是上古流传下来的,其中最为珍贵的自然就是其中的一些上古功法,就好像是楚休的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一般。

  只不过这间道观的大殿被毁坏的有些厉害,其中并没有什么好东西。

  绕开大殿,楚休进入道观的后宅,这里面被毁坏的更严重,楚休挖开那些坍塌的院落,也是一无所有。

  挑了挑眉毛,楚休暗道自己不会这么倒霉吧?

  按照历来的经验,小凡天内的遗迹中收藏还是比较丰厚的,几乎不会出现让人空手而归的局面,怎么自己就这么倒霉,杀了这么多人,第一个遗迹便一无所获?

  就在这时,楚休推开了后宅内最后一间屋子,此处倒是没有损坏,好像是这道观内一名弟子的居所,在其书桌上有一本册子,保存的倒是比较完好。

  楚休看了一下其材质,虽然只是寻常的纸张,不过却好像浸润了什么奇花异草的汁液,所以能够保持万年不朽。

  拿起那册子翻看了一下,这并不是武功秘籍,竟然是一本日记。

  江湖上的武者很少有去记日记的习惯,因为大部分宗门和世家出身的武者生活都比较枯燥,整日里除了修炼就是修炼,也并没有什么可记录的。

  而写出这本日记的人貌似有些话痨,什么琐碎的事情都写在里面,楚休看的倒是颇有些兴趣。

  通过这日记楚休也了解到,这道观名为灵宝观,写下日记的人乃是灵宝观内的一名嫡传弟子,日记中记录的也大部分都是道观内的一些趣事。

  “今天二师兄去偷看村东的王寡妇洗澡被师父发现,被罚抄了一千遍《灵宝经》,师兄真笨,偷看谁都要被罚抄一千遍《灵宝经》,为什么不去偷看村子里最好看的小花姑娘?师兄还说什么大人看身材,小孩子才看脸,反正我就是感觉小花姑娘最好看。”

  “今天师父抓来了一头灵兽白虎,说要剥了皮送给凌霄宗的掌门当礼物,中午的伙房的崔文师叔做的虎肉真难吃,二师兄还偷偷的管崔文师叔要来了虎鞭,哼,我就知道二师兄又要吃独食,白虎身上最好吃的肯定是虎鞭!”

  “哈哈!今天三师兄教了我乙木长春诀,我一上午就学会了,还在小花姑娘面前用种子催生出一朵狗尾巴花,小花姑娘可开心了,我想亲她,但小花姑娘却生气的走了,还说我坏。不应该啊,二师兄送了王寡妇一朵花,就开始亲王寡妇,王寡妇更开心了,为什么小花姑娘却生气了?难道是狗尾巴花不好看?唉,女人真难懂。”

  “大师兄今日踏入了真丹境,凝聚出了三十六道灵宝霞光,师父说他武功已经小成,有了行走江湖的资格,好羡慕大师兄啊,我什么时候才能凝聚真丹呢?估计要很久吧,毕竟观里大师兄是最刻苦的,我们在玩时大师兄在修炼,二师兄在偷看王寡妇洗澡时,大师兄还在修炼。”

  原本这日记楚休还看的很欢乐,不过在看到这一篇时,楚休却是猛的一惊。

  这日记中的大师兄应该是年轻一脉的弟子,但他竟然踏入了真丹境,成就了武道宗师,即使是这样他师父才说他武功小成,有资格行走江湖,到底是这道观在上古之时便威名赫赫,还是上古之时的武道水平当真是如此恐怖,武道宗师才算是小成?

  不过按照楚休想来,应该是前者,因为水无相等人说过,上古之时的天气元气浓厚,武者的平均水平的确是要比现在强一些,但却也强不到这种离谱的程度,起码水无相等人在巅峰之时应该是介乎于真丹境跟真火炼神境之间的存在。

  上古之时的武道等级跟现在有些差别,起码在上古之时,真丹境就只是真丹境,可没有人会把真丹境的武者称之为是武道宗师。

  楚休继续看下去,接下来的内容却是让他更感兴趣了。

  “大师兄踏入了真丹境好像刺激到了其他几位师兄,二师兄不去偷偷找王寡妇了,晚上也开始修炼。三师兄也不去研究那些乱七八糟的武功阵法了,专心开始修炼。他们都这么刻苦,我也应该努力了!”

  “今天师父讲了天人合一,说要认清楚天地,先要认清自己。三花聚顶本是幻,脚下腾云亦非真。修行本就是修自己,看不透自己,怎么能看清楚天地……”

  这一段写的很长,也幸亏这日记的主人乃是话痨,所以将他师父说的话几乎是一字不落的都写在了日记之上,让楚休看的几乎入神。

  一直以来楚休都是野路子出身,没有师父指点,他所追求的武道只是斗战之道,但在武道的核心本源上却是稍弱。

  楚休道佛魔三家同修,能够符合他本身心性根基的,便只有魔功一脉,这点楚休不用人教。

  佛门武功上的一些东西,楚休在接受了昙渊大师传承的时候也是补全了一些,唯有这道门一脉的武功,楚休学的少,领悟的却是更少。

  唯一一次让楚休有所领悟的,还是他去参加神兵大会时路过水云观,听水云观的玄诚道长讲五气朝元境之道,这才有所领悟的。

  而这日记主人的师父,也是这灵宝观的观主,显然是一位道家高人,对于道家一脉的理解已经到了返璞归真的地步。

  这日记中所记录的只是他师父关于一些道家至理的感悟,不是功法,但对于楚休来说却是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让楚休周身的气势都开始极具的沸腾着,一缕缕真气飘荡鼓动,楚休全身都陷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当中。

  飘渺的气息缭绕在楚休的周身,天子望气术不自觉的使出,不过却不是看别人,而是看自己。

  三花聚顶本是幻,脚下腾云亦非真。

  大梦一场终须醒,无根无极本归尘。

  大道至理,飘渺虚无,唯有自身才是最为真实的存在。

  从三花聚顶境到五气朝元境,楚休重新审视了一遍这对自身来说最为重要的两个境界。

  楚休身上的气势也是从天人合一跌落到了五气朝元,又跌落到了三花聚顶,最后又开始重新攀升到了天人合一境,不过气势却是要比之前更加的凝实深厚,而且他元神之上的隐患,赫然已经补全!

  神医风不平说楚休要么突破武道宗师,要么靠灵药和功法,结果现在楚休却是不用这三种方式也将隐患修复,这不得不说也是一种造化了。

  这本日记带给楚休暂时的实力提升简直要比一部功法都强。

  日记已经快被楚休给翻完,不过那日记最后所记录的几篇却是让楚休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上古大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师兄回来了,带来了三清殿的消息,师父的面色很难看,其他几位师兄也都很慌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地龙翻身,青岗镇彻底毁掉了,还有天外火石砸向村子,但被师父的灵宝霞光击溃了,村子里的人都来拜谢师父,说师父是活神仙,但师父的脸色还是很难看。”

  “师父说,‘劫’已经开始了,灵宝观受一方香火庇护,劫难开始,就要庇护其他人,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四师兄……他们都去了,我也想去,但师父说我还小,去了只能添乱。”

  “死了!二师兄死了,临死前还让我把遗物交给王寡妇。”

  “三师兄也死了,死前说把他最后研究出来的五行阵法总纲给我,但我不想学阵法!三师兄你能不能活过来,亲自教我?”

  “爱吃肉的四师兄死了,总喜欢偷喝酒的五师兄也死了,你们为什么都死了!?”

  “师父……死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大师兄回来了,没了胳膊,他说我们要走了,因为灵宝观庇护一方,因为师父死了,所以三清殿给了灵宝观两个离开的名额,但为什么只有两个名额?为什么我们死了这么多人,才只有两个名额?我不想走!”

  “我还是要走了,大师兄问我要不要留下秘匣,给灵宝观留下一丝香火,我拒绝了。灵宝观的香火在大师兄身上,在我身上,不在那些功法身上。”

  “我走了……再见了,小花姑娘……”

  合上那日记,楚休长出了一口气。

  这本日记里的细节太多了,上古大劫到底是怎么劫?灵宝观要去的地方究竟是哪里?这些东西可都是一个迷,关于上古的谜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