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合一境有着力敌武道宗师战绩的俊杰武者本来就没几个。

  之前这林烨跟聂仁龙一战便已经弄的天下皆知,林烨这个身份也得以登上龙虎榜前十。

  而现在这林烨竟然还重创了大光明寺达摩院首座虚行大师,这可当真是了不得的事情,足以引起大部分的注意了。

  虽然传言说那林烨之所以能够重创虚行只是因为外物的原因,不过就算是外物,那也是一种实力的表现,眼下这林烨身背七刀出现在这里,给人的忌惮程度不逊于前面那三名武道宗师。

  下面洛飞鸿捏着下巴道:“我怎么总感觉这林烨有些熟悉呢?我在什么地方见到过这家伙?”

  吕凤仙看了洛飞鸿一眼,心中暗道女人的直觉都是这么恐怖的吗?

  不过吕凤仙还是咳嗽了一声道:“错觉吧,这帮魔道出身的家伙打扮都差不多,都是弄的神神秘秘的。”

  而这时那三位武道宗师也是下意识的望向了楚休。

  若是其他天人合一境的武者,他们自然不会放在眼中。

  不过此人却是位列龙虎榜前十的俊杰,并且之前还重创了虚行,在他们的眼中,楚休已经跟同等级的武道宗师无异了。

  尉迟锋看着楚休,对广宁道人道:“我说老道,这小子可是隐魔一脉的俊杰人物,你一会不准备管管?”

  广宁道人一边破解着阵法,一边慢吞吞道:“天下魔道这么多,我真武教却只有一个,管得过来嘛,老道我都这把年纪了,除魔卫道的事情嘛,就交给年轻人好了。”

  尉迟锋嘿嘿笑道:“你们真武教的宁玄机前辈昔日为了整个武林出手对战魔教教主独孤唯我,那是何等的豪迈?

  我说广宁老道,你可是没继承你们祖师的传统啊,看到如此厉害的一个魔道小辈在这里,你都不动手。”

  广宁道人继续慢吞吞道:“正是因为祖师他老人家都已经把最大的魔头给解决了,所以剩下这些小魔头嘛,就交给其他人来解决喽。

  我真武教出的风头已经足够了,也要给其他门派一些机会嘛。

  尉迟锋,你们白虎堂早年间也是没少造杀孽,要不然你去出手,解决这林烨,也算是积累一些功德了。”

  尉迟锋只是嘿嘿笑着,并没有接话,他又不是白痴,怎么会去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白虎堂不算正道,也不算魔道,应该说整个四灵宗门,都是亦正亦邪的存在。

  所以除魔卫道这种事情,尉迟锋没有兴趣。

  况且这一次进入小凡天的魔道宗门虽然不多,但却不算少,隐魔一脉也是来了一些人的。

  白虎堂跟隐魔一脉又没仇没怨的,此时去招惹他们干什么。

  一旁的皇甫唯明皱眉道:“尉迟锋,你别老是去打扰广宁道长,什么正魔,眼下开启遗迹最为重要。”

  皇甫唯明的态度其实也跟尉迟锋差不多,除魔卫道这种事情他们皇甫氏巅峰时期或许会做的,不过现在却是懒得去做了。

  只要那林烨别去动他们的利益,他们也是懒得去招惹那林烨的。

  而且现在看来那林烨还算是比较懂规矩的,就站在一旁没有动作,虽然他有着重创武道宗师的实力,不过却并没有膨胀到真把自己当成是武道宗师。

  只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楚休若是真有随意重创武道宗师的这种实力,他还能留下这几个竞争对手在?

  七魔刀的消耗太大,之前楚休一刀重创虚行,也是因为他已经跟虚行缠斗许久,并且还是在灭魂箭重创了虚行的元神后,这才突兀之间一击得手的。

  若是面对面出手,一旦七魔刀被对手所挡住,楚休又没有再出第二刀的实力,那他接下来便只能准备逃了。

  所以别看楚休背着七柄刀,看摸样倒是很唬人,但实际上也的确是唬人用的,这七魔刀,哪怕是楚休把握最大的恨刀,他都不会轻易动用。

  就在那广宁道人即将把山谷的禁制打开时,三名纯阳道门的年轻道士联手而来。

  在这小凡天内,大部分都是天人合一境的武者在争夺,五气朝元境实力已经有些偏低了。

  虽然像是洛飞鸿、颜非烟等人也是五气朝元境,不过她们都是位列龙虎榜的年轻俊杰,实力甚至要比寻常的天人合一境还要强一些,显然这纯阳道门的年轻道士虽然实力也不弱,但却别想去跟颜非烟跟洛飞鸿等人比肩。

  不过这三个年轻道士虽然实力不强,但心气却是大的很。

  看到楚休明晃晃的站在那里,其中一人当即便冷哼道:“似这等魔道凶徒,诸位竟然能够坐视他在此逍遥这么久,难不成进入了小凡天之后,诸位连除魔卫道之心都没有了,只顾着捞取好处?”

  在场的众人神色怪异的对视一眼,纯阳道门这道士怎么感觉有点缺心眼儿呢?哪家进入小凡天不是捞好处的,在这种地方除魔卫道才是不正常的好吧?

  况且那林烨若是实力不怎么样,他们也不介意除魔卫道一下,给自己积累一下名声,也能够少一个竞争对手。

  但问题是的他们想要‘除魔卫道’的那一位,他可是才刚刚重创了大光明寺达摩院的首座虚行,其人本身也是隐魔一脉的俊杰,去找这种人除魔卫道,活的不耐烦了?

  这三名纯阳道门的武者看到在场的众人没有反应,他们倒是感觉有些奇怪。

  正邪应当誓不两立才对,怎么这帮人的态度如此的淡然?

  其中一名纯阳道门的弟子开口对广宁道人道:“广宁前辈……”

  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一直都显得慢吞吞的广宁道人此时却是抢先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们几个小辈能够修炼到出来闯荡江湖不容易,别把真阳子那老家伙的做派给带到江湖上来。

  除魔卫道的事情现在轮不到你们来操心,老老实实的看着就行。”

  那名纯阳道门的弟子梗着脖子道:“可是若是谁人都不操心,这偌大的江湖谁来主持公道正义?

  昔日真武教宁玄机前辈在江湖魔焰滔天时挺身而出,如此方是我辈楷模,现在真武教难道已经忘记了宁玄机前辈昔日的教导了?”

  被一个小辈武者当着面这么说,广宁道人就算是脾气再好,此时他的面色也是黑了下来。

  看在同为道门三宗的份上,他这才主动提点,没想到这小辈武者竟然还不领情。

  一旁的尉迟锋嘿嘿怪笑道:“老道,你说了这么多,人家不光不领你的情,还在教训你呢。

  纯阳道门这行事硬气的很啊,都跟大光明寺有着一拼了,不,甚至比大光明寺都要硬气。”

  广宁道人黑着脸道:“纯阳道门一脉其实才是我道门传承最为悠久的一脉,昔日我道门祖师吕纯阳传下纯阳道门一脉,其宗旨本来是传道度人,随性逍遥。

  但后世接连数位掌教都是性格偏执之人,掌控着精纯的纯阳罡气,但却眼睛里揉不得半点沙子,强势偏激,这才让纯阳道门变成了现在这般模样。”

  当世三大道门中,其实开始的时候最强的应该是纯阳道门。

  作为道门祖师之一吕纯阳的传承宗门,纯阳道门最为强盛之时真可以说是正道魁首。

  不过连续数代掌教的偏执举动让纯阳道门的风格彻底改变,在江湖上树敌无数,现在虽然依旧强盛,但却跟巅峰之时无法相比了。

  而真武教强盛的时候不用说了,就是在真武教出了宁玄机之时。

  包括宁玄机跟独孤唯我失踪之后,真武教依旧强盛了很长一段时间,那时候就算是大光明寺,都直接承认真武教正道魁首的位置。

  不过宁玄机的光环也只是存在了百年左右,真武教没了宁玄机这么一位至强者,没落是必然的事情,所以到了现在,三大道门之中真正称尊的便是龙虎山天师府了。

  天师府到不是因为一个人而强盛,而是天师府厚积薄发到了现在才有的成果。

  而且在看看张承祯,如果没有意外,天师府下一代也将会继续强盛下去。

  三大道门之间并没有特别激烈的道统之争,互相之间也算是有几分香火情的,所以广宁道人才好心开口提点。

  但小辈武者既然不领情,那广宁道人也没有办法,他也不可能真去跟小辈一般见识。

  不过广宁道人不想见识,有人却是很有意见,比如楚休。

  他老老实实的站在这里没招谁也没惹谁,已经足够低调了,没想到还有人跑过来主动招惹他

  楚休将森然的目光望向那三名纯阳道门的年轻弟子,冷声道:“除魔卫道?三个不知所谓的小角色也配来说这四个字?

  今日我就在这里,我倒是要看看,你们究竟要怎么除掉我这个魔,又怎么来卫你们的道!”

  话音落下,楚休一身浓重的杀机轰然降临,那股森然的杀意顿时让那三名纯阳道门的弟子如坠冰窟,浑身发寒。

  一路走来,楚休手中有多少条人命,直接间接死在他手中人就连楚休自己都数不清了。

  这种级别的杀机,根本就不是三个初出茅庐的家伙能够承受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