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凡天内的场景大部分都是破旧无比的,就好像之前楚休去过的灵宝观,还有那黑魔塔,都已经破败的不成样子。

  而眼下山谷内却是保存的极其完好,入眼小桥流水,鸟语花香,根本就是一派仙境模样。

  不过这山谷内却是有着一层层薄雾在,让众人有些看不清前方的东西,不过还是能够看到远处的那些亭台楼阁。

  在场的众人顿时精神一振,如此完整的遗迹在小凡天内可是极其稀少的,保存的越完整,那就证明其中的好处就越多,他们这次算是捡到宝了。

  众人如此想着,也是向着山谷内走去,映入眼帘的乃是一座小桥跟一座只有几丈宽的小河。

  不过和河水却是有些浑浊,看不清其中的东西。

  那小桥极其的精致,上面还布满着各种各样的符文,桥边还有一座大石头。

  走在最前方的广宁道人盯着那桥上的符文紧皱着眉头,没有继续向前走动。

  尉迟锋和皇甫唯明知道广宁道人肯定是发现了什么,所以两个人也并没有催促。

  不过那小桥有些精致的过分,只能容纳一个人通过,两个人便有些挤了,所以后方的武者虽然着急,但却也不敢让前面那三个人让开,自己先过。

  楚休倒是有这个实力,他暗中施展天子望气术,向着那小桥跟河水一望,他的眼中顿时充满异色,身形没有动,只是老老实实的站在三人的身后。

  不过在场的众人却是有一些等不了了,这小河只有几丈宽,对于天人合一境的高手来说,一跃就可以跨过去。

  所以在场一名武者有些忍不住了,身形一动,直接就向着河对岸跨过去。

  不过就在他的身形刚刚来到河中央时,却是变故忽起。

  原本就显得有些浑浊的河水此时却是变成了邪异的黄褐色,油腻如浆液一般,散发出一股股令人作呕的气味。

  在场一些人闻过这股味道,这是尸臭!

  带着尸臭的黄褐色河水到底是什么东西,这点众人已经不敢想象了,真正让人感觉到惊恐的是,河水当中忽然升起了一个个漩涡,十多只恶灵一般的东西从河水当中涌出。

  这些东西面貌灰白,好像被饿了几百年,只剩下一层皮贴在骷髅上一般。

  而他们的身躯却是略显透明,身上沾满了那黄褐色的尸水,内里还能通过那透明的身躯看到那漆黑的骨头!

  被这些邪异的东西贴上,任凭那名天人合一境的武者如何释放自身的罡气都没有用,不到一息的时间,他就被这些邪异的东西给缠住,然后硬生生的被拖进了那黄褐色的尸河当中。

  尸水翻涌,在那名武者的惨嚎声当中,他的身躯被那尸水腐蚀融化,也变成了透明状,只不过内里的骨骼还没有变黑,但他的相貌却是已经跟那些恶灵一模一样了。

  片刻之后,那名武者彻底被同化,跟那些恶灵一样等东西一起再次沉入水中,黄褐色的尸水隐于河面之下,整个河面又变得像之前一样,略显浑浊,但却宁静无比。

  但是在场的众人却是齐齐后退了一步,眼中露出了无比的惊恐之色。

  看似宁静河面之下,隐藏的却是这等邪异的冤魂恶灵!

  在场的众人九成都是出身大世家和大派,也都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什么灵兽凶兽,各种邪异无比的东西他们也都见识过。

  不过像眼前这条河一样,里面都是一些冤魂恶灵,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楚休在一旁默不作声,其实他方才以天子望气术查看,便已经发现这其中的不对了。

  这河水当中有阵法禁制阻挡,就算楚休动用天子望气术也是看不到这其中的详细场景。

  不过楚休却是能看出来,这河水中隐藏着十分强大的负面情绪和极其浓郁的精神力,所以他也是谨慎的并没有出手。

  尉迟锋神色凝重道:“老道,这些都是一些什么鬼魅东西?”

  方才那副场景就算是让尉迟锋都忌惮不已,他根本就看不透那些冤魂恶灵的底细,不过其中一些冤魂恶灵所露出的精神波动,却是不逊于武道宗师!

  广宁道人沉声道:“你可曾听说过,黄泉水,奈何桥?”

  尉迟锋猛的一惊,声音都有些变了。

  “你说什么!?这河水是黄泉水,这桥是奈何桥?我们难不成是在地府吗?”

  在场的众人听了之后也是浑身一冷。

  这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忽然出现在你的眼前,就算是尉迟锋这位武道宗师都无法保持镇定。

  广宁道人白了他一眼道:“别一惊一乍的,我只是问你听没听说过,谁告诉你这就是黄泉水,奈何桥了?”

  尉迟锋气道:“不是你问什么?”

  广宁道人沉声道:“这地方虽然不是黄泉水和奈何桥,但却是按照传说中的黄泉水和奈何桥仿造的。

  这河水当中凝聚了无数的阴邪尸气,并且还布下了阵法,只要有人堕入这河水当中,立刻就会被这充满了尸气的黄泉水抽干所有的生机,同时精神力却并不会消散,而是会依附在残余的身躯之上,被同化成这恶灵中的一员。

  这种邪异的阵法我简直闻所未闻,整个河水当中,只有那座小桥上刻画上了解咒的符文,乃是安全的。”

  尉迟锋恍然大悟,他忽然指着那石头道:“那这块石头就是三生石喽?”

  广宁道人点点头道:“按理来说应该是,不过这应该是一件异宝,乃是一位炼器大师结合卜算大师的一些奇异手段炼制出来的,结合奈何桥上的符文力量,能够算出人的前世本源,但未来这种东西应该是不可能算出来的。

  就算是实力再强的卜算大师去推演未来,哪怕是一件小事,消耗的都是自己的心血跟寿元。

  这只是一件人为炼制出的法器而已,只能看个大概热闹,不用当真。”

  说着,广宁道人主动走过去,手放在那三生石,顿时一阵微光将其笼罩,片刻后却又消失。

  尉迟锋疑惑道:“老道,你看到了什么东西?”

  广宁道人笑着摇摇头道:“果然是看不到未来的,不过我看到了一个和尚,难不成我前世是和尚?”

  道佛两脉虽然都是正道宗门,不过道佛不两立,就算是广宁道人这种老好人的性格在见到了大光明寺的和尚之后都没有好脸色,甚至态度要比对楚休这个魔道武者都差,可想而知道佛之间的仇怨大到了什么地步。

  在没有魔道的威胁之后,道佛两脉的冲突可是最多的。

  所以这广宁道人前世若真是和尚的话,那可是有趣了。

  只不过广宁道人说了,这种东西只是法器,当不得真的,毕竟谁都不敢说自己完全相信前世未来,轮回这种东西。

  尉迟锋也凑过去摸了一下那石头,不过随后他便摇了摇头道:“这东西果真不准,老子前世怎么可能是一个书生嘛。”

  说完之后,他也是跟着广宁道人踏上了奈何桥,走到了河对面去。

  后面的人也是一个跟着一个的踏入其中,也都顺便去摸了摸那三生石。

  别管这东西准不准,看一个乐呵总是可以的。

  轮到吕凤仙时,他的面色有些古怪。

  洛飞鸿奇怪道:“吕兄,你看到谁了?”

  吕凤仙挠了挠头道:“我看到了我自己,我拿着神兵无双,穿着战甲站在这里,不过却有些看不清面容。”

  洛飞鸿眼睛一转道:“不对,我倒是感觉你看到的应该是吕温侯。

  大家不是都说你是温候转世嘛,说不定你前世真的是吕温侯呢?”

  吕凤仙耸了耸肩,他也不知道。

  要知道他可是亲眼看到吕温侯的真灵破碎,最后融入自己体内的,如果说自己的前世乃是吕温侯,那融入自己体内的真灵碎片又是谁?

  对于这种事情吕凤仙也没有较真,不过等到洛飞鸿摸完那三生石之后,她的面色却是有些发红。

  吕凤仙奇怪道:“你的前世又是谁?”

  洛飞鸿没有说,只是推了吕凤仙一下,略带恼怒道:“问那么多干什么?不知道女人有些秘密是不能说的吗?快走啦,别耽误时间。”

  看到洛飞鸿这幅模样,吕凤仙却是更好奇了,不过他性格淡然,洛飞鸿既然不说,他也就没有去追问。

  楚休是跟在吕凤仙后面一队人的位置踏上奈何桥的。

  其他人都对那三生石很感兴趣,楚休倒是感觉有些无所谓。

  别人不知道他们的前世是谁,但楚休知道啊。

  不过等走到三生石那里时,楚休也是下意识的摸了那三生石一下,瞬间微光将楚休笼罩,不过出现在他眼前的,却是并不是他所想的那样,乃是他前世林烨的模样,也不是其他东西的模样,而是什么都没有!

  出现在楚休眼前的只是空荡荡的一片,完全就是虚无。

  这也让楚休感觉有些奇怪,不论真假,为何别人触碰三生石便会出现各种人物,而自己则是一片虚无?难道是因为自己穿越的原因?

  不过楚休也没有太过在意这件事情,但后方其他人看到楚休停留的时间有些长了,便颇为有些微词,在暗中议论当然他们也只敢在暗中议论了。

  楚休也不以为意,直接转身便要离开,不过等他刚刚转身的时候,那三生石上却是出现了一道裂痕,瞬间灵气全无!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