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五十七章 聚义庄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8 08:34: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聚义庄的所在地就在紧挨着林中郡的乐平郡,一路上张百涛马不停蹄,直接来到聚义庄门前。

  聚义庄的前身只是荒野小路上的一间破庙,所以并没有建造在州府当中。

  但三十多年前此地虽然只是一间小破庙,而此时却是一座数千丈的巨大山庄,不似那些富豪之家弄的那般装潢华丽,但却也彰显出了一股沉稳威严的模样。

  聚义庄门口,有着数名聚义庄的弟子在那里等着,来往的江湖人几乎都络绎不绝。

  有的江湖人拎着匣子包袱,里面装的都是一些凶贼恶徒的人头,这样的人会立刻被聚义庄的弟子带进去,核实成功后,立刻就会发放各种金银甚至是修炼资源等东西。

  就算是一些江湖人都是空手而来的,也会有聚义庄的弟子引领,被安排到聚义庄内,酒肉管够,想呆几天便呆几天。

  当然那些空手而来的江湖人也没几个真有脸面一直在聚义庄内蹭吃蹭喝,就算真有那种不要脸的,根本就不用聚义庄的人出手,其他来往聚义庄的人就会教训教训这种不要面皮的‘江湖败类’。

  看到聚义庄这幅繁华的模样,张百涛不禁摇了摇头。

  他们巴山剑派的景象可是跟聚义庄差得多了。

  整个巴山剑派正式弟子也才只有三千人左右,就算是加上一些记名弟子和下人等等,也只有不到万人。

  平日里大家都在巴山之上练剑修行,清静的很,很少能见到这种人声鼎沸的场景。

  张百涛走到聚义庄大门前,立刻便有一名聚义庄的弟子走过来,恭敬的拱拱手问道:“不知道这位公子来我聚义庄所为何事?有什么地方需要在下帮忙?”

  负责在聚义庄门前迎宾的弟子都是那种十分机灵的,寻常的江湖人来了,他们只会带着对方去吃饭休息,那些带着凶贼恶徒人头的肯定都是有一定实力的,领完了聚义庄的赏金之后,安排的酒菜也是更高一个级别。

  而像张百涛这种年纪轻轻便有先天境界实力,一看便气势不凡的武者,那肯定是要好好招待了。

  张百涛拱拱手道:“在下想要求见贵庄少庄主聂东流公子。”

  那名弟子闻言顿时有些迟疑道:“这位公子还请见谅,我家少庄主的事情有点多,聚义庄有着各路好汉往来,少庄主肯定也是要帮忙招待的。”

  其实聂东流倒也没那么忙,只不过他身为聚义庄的少庄主,江湖年轻一代有名的人物,若是谁来求见他都见的话,那他才是真正忙不过来了,都容易耽误到修行。

  张百涛拱拱手道:“在下是真的有急事想要求见少庄主,还请这位小哥帮忙通传一下,就说巴山剑派张百涛求见。”

  那名弟子一听张百涛竟然是七宗八派之一巴山剑派的人,他立刻便点点头道:“公子还请去会客厅内稍等,我这就去通知少庄主。”

  说着,这名弟子便安排人带着张百涛去会客厅,他自己则是去通知聂东流。

  若是其他小势力出身的武者聂东流未必会见,但对方可是七宗八派之一巴山剑派的弟子,那他肯定要通知一下聂东流才能做决定。

  聚义庄的一间书房内,一名身穿蓝色锦袍的英俊年轻人正在捧着一部拳经默默钻研着。

  这年轻人只有二十多岁,相貌英俊,脸上的线条仿若刀削斧凿一般,十分的锐利。

  只不过他的嘴角却是时刻都带着一丝笑意,好似一张面具一般,将他那锐利的气势给中和掩盖,给人一种十分温和的气息。

  这年轻人便是聚义庄少庄主,‘凌云布雨’聂东流!

  聂东流的绰号是‘凌云布雨’,江湖上的武者给人起绰号,同样要比名字都靠谱,只有叫错的名字,而没有喊错的绰号。

  聂东流的绰号当中,凌云指的是他的武功,年纪轻轻便已经将他父亲聂仁龙的乾坤凌云手修炼到小成的境界,布雨指的则是聂东流的行事方式,有两个含义。

  其中一个指的的是行云布雨,泽被苍生。

  江湖上人人都称赞聂东流有乃父的义气之风,在关键时刻犹如及时雨一般,出手相帮。

  第二个便是指的聂东流本身的能力,他曾经带领自己结交的一众江湖好友,围杀作恶多段的黑云十八寨,他居中指挥,布局一环接着一环,犹如行云布雨般严谨流畅,只用了一百多人便绞杀了足有数千人的黑云十八寨,扬名江湖。

  也正是因为这一战,聂东流直接登上风满楼的龙虎榜,位列龙虎榜第六位。

  风满楼作为江湖上最大的风媒组织,不光是排列了江湖上各大顶尖势力,更是列出了三个榜单,分别为龙虎榜、风云榜、至尊榜,也被人合称为龙虎风云至尊榜。

  其中龙虎榜的规矩是四十岁以下年轻武者皆可上榜,但榜单只有前一百名,其意为年轻一代的上榜俊杰皆有龙虎之相。

  风云榜取义为天下风云出我辈之意,不限年龄,不限武功,只要你能在江湖当中有着足够的名气,可以影响天下风云,便可上榜。所以其中有魔道巨擘,有正道高手,也有炼器大师,甚至还有皇族的普通人,排名只根据名声大小来算,不论实力,榜单只有前五十名。

  至尊榜只有十人,顾名思义,能上榜者皆为天下至尊,是有着影响一代江湖格局实力的至强者,其排名风满楼没有资格来排,需要由整个江湖公认的存在才有资格上榜。

  只不过现在至尊榜上只有八人,第一和第二乃是千年前的昆仑魔教教主独孤唯我和三清道门当中真武教掌教‘仙人’宁玄机。

  二人在大战之后不知所踪,就连生死都无法确定,所以这第一还是第二也在江湖上争论了这么多年,也没有个结果。

  聚义庄人声鼎沸,此时聂东流的书房却是安静的很。

  不论是名扬江湖的聚义庄少庄主也好,还是龙虎榜第六的年轻俊杰也罢,聂东流对自己的认知很清楚,这些都是建立在他有实力的前提下,没了实力,他就算空有聚义庄少庄主名声也是无用。

  外人不知道,聂东流自己可是知道,聚义庄可不是他聂家一个人的聚义庄,昔日跟他父亲结义的那四人虽然都已经死了,但他们可是都有着子嗣在的,若是自己不争气,按照江湖规矩,那些人,可也是一样有着接管聚义庄的资格。

  敲门声响起,聂东流淡淡道:“进来。”

  聚义庄的人都知道聂东流的规矩,没有足够分量的人来找他,他们是绝对不敢来打扰聂东流的。

  那名聚义庄的弟子推门而入,道:“少庄主,外面有个自称是巴山剑派张百涛的人求见,要不要见他?”

  “张百涛?”

  聂东流在脑子里面寻找着这个名字,这不是他记性不好,而是江湖上跟他相识的年轻俊杰实在是太多了。

  聚义庄广聚天下江湖英豪,聂东流从小就知道这一点,他也是一直都这么做的,长袖善舞,广交人脉。

  昔日他带领上百江湖上年轻一代的俊杰去覆灭黑云十八寨,这些人可都不是他通过聚义庄联络的,而是他自己的好友人脉。

  片刻之后,聂东流恍然道:“是他啊,有些印象,巴山剑派长老‘悲秋赋’岑夫子的弟子,虽然在巴山剑派当中不算是顶尖,但怎么也算是内门弟子了。

  当初我替父亲为巴山剑派掌门贺寿,曾经跟这张百涛聊过两句,倒是个沉稳的人。”

  那聚义庄的弟子连忙道:“我已经将人安排到了会客厅内了。”

  聂东流放下手中的拳经道:“那好,我这就过去。”

  会客厅内,张百涛连碰都没碰桌边的茶,脸上没有表情,但心中却是有些忐忑。

  他跟聂东流是认识,但只不过是在聂东流代表聚义庄为巴山剑派掌门贺寿时跟他说过几句话,双方算不上是朋友。

  虽然他也听闻聂东流为人义气,只要有江湖同道求到他的头上,聂东流都是能帮就帮,但他现在毕竟是要借用聚义庄的力量杀人,他也不知道聂东流能否答应。

  过了一会,聂东流从门外走进来,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拱了拱手道:“张兄,昔日巴山剑派一别,我们也有好几年没见了,令师岑长老可好?”

  张百涛勉强笑了笑道:“家师安好。”

  说完这句话之后,张百涛忽然一咬牙,直接对着聂东流行了一个大礼,沉声道:“少庄主!这次我本是不愿意来麻烦你的,但眼下整个北燕能帮上我的也就只有少庄主你了,只要少庄主帮我这次,我张百涛必然感激不尽,原为少庄主鞍前马后!”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