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流年的五法剑汇聚五行之力,其威能之强大,甚至有些超乎了楚休的预料。

  人傀儡毕竟只是傀儡,公输元说人傀儡能够保留生前的实力,其实指的只是基础的力量。

  但武者的战斗力跟不光跟力量有关,还有自身的意志,战斗经验等等有关,而这些却是人傀儡所缺失的。

  所以在跟安流年的战斗中,人傀儡几乎是全方位被碾压,最后它抽身后撤,用嘶哑的嗓音厉喝道:“安流年!你们关中刑堂好大的胆子!这件事情我记下了,这笔帐来日再算!”

  说完之后,人傀儡直接转身便逃,但在后面的楚休却是暗骂了一句,这公输元是炼制傀儡炼制的脑袋僵住了吗?竟然还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关中刑堂在江湖上很低调,而安流年则是更为低调。

  正常大部分的江湖人虽然知道关中刑堂有着缉刑司这么一个部门,但却连最常出面的方杀跟司铭都不知道,更别说大部分时间都在闭关的安流年了。

  所以现在公输元操纵人傀儡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其实疑点是很多的。

  但所幸的是安流年并没有察觉出来有什么不对。

  其实在关思羽刚刚继承堂主之位时,安流年在江湖上的名气还是很大的,毕竟那个时候大部分的江湖人都认为会继承关中刑堂堂主位置的人是安流年,而不是关思羽,所以那时候安流年的名气其实要比关思羽都要大。

  再加上安流年这么多年没踏入江湖,他却是忽略了,江湖人都是很健忘的,除了昔日跟关中刑堂比较密切的一些势力,大部分人其实早就已经将他给遗忘了。

  看着楚休,安流年冷冷道:“那个遗迹在哪里?”

  楚休道:“就在前面,大首领请跟我来。”

  安流年冷哼了一声道:“别想耍花样!不要以为你是关思羽的心腹,还击败了方杀便以为自己可以跟我等平起平坐了,昔日楚狂歌为堂主时,我率领缉刑司在江湖中厮杀,那时候别说你这个小辈,就连他关思羽,还都在关中刑堂内当一个小小的江湖捕头,没有出头呢!”

  楚休低着头,点头应是,做出了一副想要反驳,但却暂时隐忍的模样,这倒是让安流年没感觉出不对来。

  这楚休若是当真一点反应都没有,直接服软,那才叫奇怪呢。

  不过不要紧,他也不需要这楚休心服口服,他只需要这楚休把他带到那遗迹中去。

  能让隐魔一脉的一位武道宗师来追杀他,想必那遗迹中应该是有着不少好东西才是。

  楚休一路带着安流年走到了一座偏僻的山谷当中,这让安流年有些微微皱眉。

  小凡天内的灵气充裕,但其实也是有着强弱之分的,大部分的遗迹其实都是在灵气充裕的地方。

  而这座山谷的灵气则是稀薄的很,还有人在这地方建造宗门?

  楚休打头进入山谷当中,看到楚休先进去,安流年也是没想那么多,直接便踏入了其中。

  不过就在这时,楚休却是大叫了一声:“遭了!让其他人捷足先登了!”

  安流年立刻走过去道:“怎么回事?”

  楚休指着谷口前,围成一圈,躺在地上的黑色尸体道:“这些人便是之前隐魔一脉负责看守遗迹的那些武者,现在他们却都死在了这里,多半是我被追杀的时候,被人给捷足先登了!”

  安流年狐疑的望着楚休:“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你莫不是在诓骗我,这里面压根就没有什么遗迹。”

  楚休连忙道:“我怎么敢去诓骗首领大人你?这些尸体可还都是新鲜的,显然是刚被人所斩杀。”

  安流年闻言还是有些疑惑,这楚休在关中刑堂内的口碑便不怎么样,所以他一直怀疑遗迹是有的,不过却是在另外一个地方,这地方只是楚休之前来过的一个地方,但却已经被他搜刮空了,人也是他所杀的,然后诓骗自己被人捷足先登。

  安流年不愧是关中刑堂出身的武者,虽然他早就不当江湖捕头了,不过这专业素质也是很过硬的,短短的一瞬间他便脑补推演出来了这么多的东西。

  所以在怀疑之下,安流年便准备亲自去检查一下那些尸体,看看他们究竟是不是死在楚休手中的。

  不过就在安流年刚刚走向那些尸体的一瞬间,瞬间那些尸体竟然‘腾’的一下站起来,手中一根根丝线连接,阵法流光注入其中,好似天罗地网一般,向着安流年笼罩而来!

  直到此时安流年才注意到,这些尸体压根就不是什么死人,而是一具具面目可憎,披着人皮的傀儡!

  “滚开!”

  安流年手中的金剑出鞘,庾金的锋锐之气被他施展到了极致,那些实力只有天人合一境的傀儡直接被轰飞,但那丝线却是纹丝不动,继续向着安流年绞杀而来!

  公输元的身形从山谷上方跃下,大笑道:“别白费功夫了,没用的,这是我用雪域冰蚕、北海水蚕、南疆金丝蚕等无数异虫的蚕丝所编织出的捆神网,神兵都斩不断的。”

  不过此时安流年的注意力却并没有在公输元的身上,而是在他的身后!

  在被埋伏的一瞬间安流年便想到了,既然这是一个陷阱,那引他过来的楚休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所以在这一瞬间,安流年直接回身,身后那四柄长剑齐齐出鞘,五行之力轮转爆发,安流年一剑刺出,五色剑罡接引天地之力,他虽然只有一个人,但却布置出了一坐强大无比的剑阵来!

  而在他身后,楚休并没有动用饿鬼道化身或者是七魔刀这样的底牌。

  这东西消耗太大,而且公输元说了,最好是抓活的,所以楚休直接手中结印,周身佛光绽放,换日大法施展而出,大日如来虚影在那无边的佛光当中,好似遮掩日月一般,换日偷天!

  大日如来之威一掌落下,跟那五行剑阵对撞,猛然间爆发出了一股强大无比的波动来,让安流年步步后撤,眼中露出了一抹骇然之色。

  失算了!这才是那楚休的真正实力!

  安流年只看到过楚休出手一次,就是对战方杀的那一次。

  但那一次方杀并没有动用他压箱底的秘法,楚休也是没有动用全力,之所以楚休能够轻易胜过方杀,一个是因为方杀有些轻敌,第二便是楚休的战斗节奏把握的太出色了,甚至跟他们这些武道宗师比也是毫不逊色。

  所以那一战安流年只是看出来楚休的实力不错,但却没感觉他能强到哪里去,甚至是强到可以威胁到自己的程度。

  而现在换日大法一出,感受到其中的力量,别的不说,这楚休单论爆发力就已经能够跟他媲美了。

  如果他知道楚休的实力,那从最开始他就不会上当了。

  那个追杀楚休的魔道宗师,他的实力虽然不错,但却算不得强,以楚休的实力别说被他追杀,他甚至都能够反追杀对方!

  但现在一切都已经晚了,安流年想的便只是逃出这包围。

  这时公输元心疼的大喊道:“出手给我注意一些!别把我的捆神网给弄坏了!”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便看到那边安流年手捏剑诀,一瞬间其余四柄长剑都紧随在金剑身后,随着他一剑斩出,金色的锋锐剑芒好似铺天盖地一般的斩出,撕裂一切,那捆神网瞬间便被斩开!

  五行之力相生相克,其他四柄剑的力量在生克之后都将力量给了金剑,将这股锋锐的威势发挥到了极致。

  捆神网只是理论上能够防御神兵,但神兵加上武者的武技,所能够发挥出的威能那可就不一定了。

  看到这一幕,公输元心疼的直哆嗦,大喊着亏了亏了,早知道如此的话,他就不帮忙出手了。

  金剑锋锐,水剑至柔。

  安流年手中的水剑之上爆发出了一阵透明的波纹,一剑斩出,眼前的空气都在波动着,安流年的身形也是跟着那股律动,仿若游鱼一般,迅速的向着谷外逃去。

  不过这时候他却骇然的发现,自己距离山谷的出口明明只有不到百丈的距离,数息就能够逃出去,但结果这么长时间,他竟然好似在原地踏步一般,出口还是那么的远。

  向着周围一看,哪里还有什么山谷,周围竟然是一片漆黑,地面上黄泉河水流淌,无数恶鬼向着他咆哮而来,天空之上,还有着不着寸缕的妖媚魔女舞动身姿,勾动着他的欲望心防。

  “给我碎!”

  安流年周身五剑盘绕,最后都变成了赤红炙热的模样,五剑齐齐斩出,炙热如火的剑罡焚尽邪魔污秽,露出了他面前陆先生的身影。

  “无相魔宗!”

  安流年的眼睛顿时瞪大。

  公输元他并不认识,但无相魔宗的天魔无相妙法名气还是很大的。

  猛的将头转向楚休,安流年咬牙切齿道:“楚休!原来你竟然跟魔道有勾结,该死!你当真该死!”

  安流年这一刻所想到的竟然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关中刑堂的未来。

  一个跟魔道有勾结的家伙打入了关中刑堂内部,还成为了四大掌刑官之一,关思羽的心腹。

  有着这么一个心怀不轨的家伙在,关中刑堂的未来究竟会如何,安流年根本就不敢想象。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