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流年的确是死不瞑,因为直到最后他才发现,自己猜错了。

  他之前以为楚休只是跟魔道勾结,等到楚休最后亮出贪刀的那一刻,他才知倒楚休的真正身份。

  楚休之前以林烨的身份重创虚行和斩杀真阳子,这两件事情目击者很多,林烨在小凡天内得到了一套共七柄魔刀,威势惊人的消息也是传了出去,被许多人得知,安流年自然也听说了。

  所以直到临死之前他才明白,楚休就是林烨,林烨就是楚休!

  原来楚休从来都没有勾结过魔道,他从一开始就是魔道中人!

  这是一个很大的秘密,只不过安流年再也没有把秘密说出去的机会了。

  公输元走过来,看着安流年尸体上的狰狞刀痕,有些嫌弃道:“让你们把尸体弄的完好一些,结果你们还弄成了这个样子。”

  陆先生没好气道:“这就算不错了,你自己弄来的那些宗师傀儡,别说只有一个伤痕,都差点被你大卸八块了!”

  公输元哼了一声,没有答话,只是把安流年尸体收起来,对楚休道:“炼制人傀儡需要一些时日,等到这边我完成了,会让人通知你的。”

  陆先生点点头道:“我们也是该走了,之前我碰到一名隐魔一脉的武者,他说龙虎山天师府、拜月教、须菩提禅院等势力发现了三清殿的一座分殿遗迹,保持的极其完整。

  此时龙虎山张曦灵,拜月教云中君等人已经放下成见,正在联手破阵,预计需要两三天才能够将阵法破开,我们赶过去正好来得及。”

  楚休心中一动道:“三清殿?”

  在进入小凡天之后,楚休才算是真正接触到了一些上古时的隐秘,包括上古时期那种波澜壮阔的武道盛世也是展现在了楚休的眼前。

  单凭小凡天里面这些遗迹看来,上古时期的武道未必就比现在更强,也没有现在的武道系统化,不过上古时期的武道优势便是其天马行空,各种各样奇异的手段层出不穷,超乎你的想象。

  就好比现在公输元那人傀儡的炼制方法,若是在上古时期那叫创新,而放在现在,那就是有违人伦,邪道手段。

  陆先生还以为楚休不知道三清殿,他解释道:“三清殿乃是上古道门领袖,至尊大派,三千道门皆以三清殿为尊,甚至现在天师府、真武教还有纯阳道门加起来,都没有三清殿昔日在上古时期的威势大。

  三清殿真正的遗迹存在究竟在哪儿,这么多年来没人发现,外界没有,小凡天内暂时也没有,不过这次发现的即使是一座分殿,其中宝物也是不可限量,要不然道佛魔也不可能联合在一起。”

  楚休点了点头,陆先生将目光转向公输元道:“三清殿开启,你准不准备去?”

  公输元挠了挠蓬乱的头发道:“算了,我还是不去了,那种地方不适合我,到时候抢不到东西,傀儡又废了几具,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其实公输元本身力量并不算弱,他出身玄武门,本身在傀儡术上便是天才人物,各种武功阵法什么的也都精通,不过他的战斗力却不算太强,因为他并不擅长战斗。

  比如之前那宗师级别的傀儡若是让楚休操纵,其威能跟公输元来操纵根本就是两个概念。

  虽然说公输元如果手段尽出,在同阶武者中实力也不弱,不过他却是心疼他的那些傀儡,舍不得出现损失,像是三清殿分殿这种级别的遗迹,定然会引来道佛魔三脉的强者全都来此,这种激烈的情况可不适合他发挥,所以公输元索性便不去了。

  看到公输元这么说,陆先生也没有勉强,而是直接带着楚休前往三清殿所在的位置。

  不过这一次楚休却并没有用林烨的身份,而是用了自己本来的身份。

  出现在小凡天内这么久,楚休也该用自己身份行事了,况且三清殿的争夺肯定无比激烈,眼下是道佛魔三脉联手,不过等到打起来,魔道肯定是最为吃亏的一个。

  况且自己重创了虚行,还杀了真阳子,肯定会成为道佛两脉的眼中钉,肉中刺,目标太大,这时候还是用楚休这个身份比较保险。

  跟陆先生分别之后,楚休一路东行。

  小凡天内没有黑夜,只有白昼,但却看不到天上有太阳,不过越是往东去,光芒便越盛。

  一直走了将近一天,前面传来了阵阵力量波动,楚休走过去一看,竟然有二、三百人都集中在哪里,怕是进入小凡天内的武者,有一多半都已经来了。

  而那三清殿分殿的模样也是出现在了楚休的眼前,若不是陆先生说了,这地方只是一个分殿,楚休还以为这就是真正的三清殿呢,无他,这座遗迹实在是太过雄伟了一些。

  从外观上看,整个分殿就是一座巨大的青铜殿宇,除了门窗之外,没有丝毫的缝隙,最主要的是这殿宇很大,足有方圆十多里,简直不像是一座宫殿,说它是一座小城还差不多。

  宫殿的青铜墙壁之上铭刻着各种玄奥的道纹,有些已经随着时间的磨灭显得有些模糊不轻,不过却给人一种古朴苍凉的感觉。

  而在那宫殿的大门口还摆放着一座足有三丈来高的巨型玄武鼎,昔日三清殿强盛之时,这里定然是香火缭绕,道蕴绕梁,只不过现在却变成了苍凉寂静。

  此时在那三清殿的大门前,足有超过十名武道宗师在哪里研究着破阵,楚休认识的竟然还不到一半。

  道门里面有龙虎山天师府的‘紫宵神君’张曦灵,还有真武教的广宁道人。

  佛门的有须菩提禅院的一位高僧在,那位高僧名为净禅空度,法号有些怪异,而且看其相貌,不像是中原人,反而带着西域之人的色彩。

  除了净禅空度,还有一名肥头大耳,身材肥硕的胖大和尚也在破解着阵法,他并不是佛门两宗出身,而是其他佛宗寺庙的高手。

  除了这两个人外,楚休还在人群中看到了虚行。

  此时虚行已经把贪刀造成的伤势给修复完了,不过他却是没参与破阵。

  虚行乃是达摩院的首座,对于阵法这种东西,他也不擅长。

  至于魔道那边,参与破阵的有两人,其中一个自然是云中君,但还有一个人楚休则是没有见过。

  那人乃是一名身穿黑色饕餮纹长袍,相貌英俊,留着两撇小胡子,气势不凡的中年人。

  这名中年人楚休虽然没见过,不过之前陆先生却是给楚休介绍过此人,此人也是隐魔一脉的魔道强者,‘妙月法尊’褚无忌,而且此人的来历也是极为传奇。

  褚无忌乃是皇族出身,但他可不是北燕、东齐和西楚的皇族,而是魏国皇族,就是那个依附东齐,被北燕所灭的魏国,现在则是成了北燕的魏郡,也是楚休的老家。

  褚无忌昔日乃是魏国皇子,不过他却是心向江湖,无意皇位,所以他的那些哥哥都没有将他视作威胁,反而尽力给他各种资源帮助,让他安心在江湖上厮混,别跟自己来争皇位,而魏国最后一代皇帝也是最为疼爱他这个小儿子,要什么给什么。

  所以褚无忌在人生前二十年,都是春天,堪称是顺风顺水,二十岁便踏入了天人合一境界,巅峰时曾经位列过那一代龙虎榜第五位,并且为人豪爽大方,喜好结交大派弟子,江湖豪侠,三教九流等好友,江湖上人脉甚广,好评颇多,被称之为是‘魏公子’褚无忌。

  结果后来魏国被北燕所灭,魏国皇室全部被诛,褚无忌陷入疯狂当中,去求助昔日他的那些好友,那些有权有势的大派弟子帮忙报仇,结果那些大派弟子好一些的出言安慰,有些则是虚伪敷衍甚至是直接不见。

  江湖厮杀跟庙堂攻伐有关系,但却又没有关系,双方藕断丝连,若即若离,不过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在没有跟自己利益相关的情况下,尽量少参与朝廷庙堂的事情,就凭他们跟褚无忌那点交情,是不可能让他们为此损害宗门利益的。

  后来看透了人间冷暖的褚无忌找了一堆跟自己交情极深的草莽散修,这帮人虽然实力出身都不如前者,但却当真有一部分人愿意陪着褚无忌拼命。

  但后果嘛,很凄惨。

  一群人连武道宗师都没有,还妄图去找北燕的麻烦,结果被北燕军方给剿灭,除了褚无忌重伤逃离,其他人都死在了那里。

  间接害死了自己这么多的好友,褚无忌当初的心境如何无人得知,不过事后褚无忌失踪十余年,等他再次出现时,他就已经是隐魔一脉的武道宗师,开始出手疯狂屠戮昔日攻破他魏国的北燕军方高手,为他魏国报仇。

  昔日北燕军方驻扎在魏郡的上将军‘横山霸剑’方龙泉被人斩断了一条胳膊,江湖传说就是这褚无忌干的。

  这些都是江湖传说中的东西,而且按照陆先生所说,隐魔一脉内部对褚无忌的评价甚至更高,这一代的人中,褚无忌是最有希望踏入真火炼神境的宗师之一,当然前提是他能解决自己心境上的漏洞。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