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清殿的大门开启,不过在场却是连一个先动的都没有。

  最前排那些武道宗师不动,后面那些武者自然是不敢动的。

  虽然谁都知道,抢占先机虽然有危险,但好处却是更大,但在一众武道宗师的面前,还当真没有几人敢去抢占这种先机,找死不成?

  云中君等人对视一眼,缓缓向着敞开的门口走去,里面漆黑无比,用感知力根本就什么都察觉不到。

  等到众人都走入其中之后,整间青铜大殿顿时灯火辉煌,烛火在青铜灯里面突兀的闪亮,顿时吓了一众人一大跳。

  不过借着那灯光,众人也看到了这青铜大殿内的景象。

  跟之前楚休去过的灵宝观或者是黑魔塔相比,这三清殿的分殿实在是有些太整齐了。

  周围一根根青铜柱上刻满了道纹,悬挂着青铜灯,周围还摆着蒲团,显然经常有人在这里讲道。

  而大殿的正前方则是三具天尊塑像,不过奇怪的是,那三尊天尊塑像竟然没有脸,准确点来说,它们的脸部都被烟雾所遮掩,根本就看不清其中的模样。

  就在众人打量着大殿的时候,一个声音却是突兀的响起。

  “后来者,欢迎你们。”

  在场的众人顿时悚然而惊,就连那几位武道宗师都是紧紧盯着发出声音的方向。

  以他们的实力都没有发现这大殿内有着任何生机在,那这到底是谁在说话?

  就在他们的眼前,那三具天尊像之下,点点的光华凝聚,一个身穿月白色,点缀着点点星纹道袍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那身影是一名留着三缕长须,面容方正,脸上带着平和笑容的中年道士,单单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有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

  不过有些奇异的是,那道士虽然是看向他们的,不过众人却有一种感觉,他好像并没有看到他们,而是在看向一团空气。

  云中君沉声道:“不是人!”

  后面那些武者有些摸不准头脑,不是人还能是什么?是妖还是鬼?

  一旁的张曦灵也是点点头道:“的确不是人,这应该是那位三清殿的强者用阵法所留下的影像印记。”

  就在这时,那中年道士也是忽然道:“你们猜对了,我的确不是人。”

  此话一出,就连云中君都被吓了一大跳,不是影像印记,是活物?

  不过接下来那中年道士便道:“我只是一段提前准备好的影像而已,所以我不是人,我也同样也不知道你们究竟是不是人。

  既然你们能看到我这一段影像,那就证明三清殿分殿并没有在大劫当中损坏,不过我也一样不知道现在已经过去多少年了,百年?千年,还是万年。

  甚至我连你们究竟是人还是一群猴子,或者是什么其他的东西,能否听懂我说的话,这些也一概不知道。

  不过既然殿主让我留下这些东西,那我说,你们听着便是。

  我叫陆九,一二三四的那个九,我原名不叫陆九,但因为我喜欢九这个字,所以才改名为九的。

  这世间没有任何的东西是十全十美的,九便是极致,不过我叫陆九,但却还没有达到极致。”

  说到这里,陆九露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道:“抱歉,废话有些多了,该说正事了。”

  看到这陆九的做派,楚休等人下意识的看向方七少。

  这位上古强者的脾气,怎么跟方七少那么像,在这种场合还如此的话痨。

  被楚休等人盯着,方七少不自在的耸了耸肩道:“看我干嘛?我虽然话多,但我比这老牛鼻子可英俊多了。”

  此言一出,立刻便有不少道门的弟子怒视方七少,你丫说谁是牛鼻子呢?

  白潜恶狠狠的瞪了方七少一眼:“闭嘴!安静!别说话!”

  方七少捂上嘴,连连点头。

  这时候那陆九继续道:“殿主说了,虽然大劫降至,但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这遁去的一,便是一线生机。

  我道门一脉也愿意为了这一线生机,留下一些东西,作为传承。”

  一听这话,在场的众人呼吸都沉重了一些,他们忽然有种感觉,这看似最难三清殿,其实才是最简单的遗迹。

  外面那座阵法不是攻击类的,只是守护阵法,防止三清殿不在上古大劫中损坏,所以破阵除了难一些,几乎没有丝毫危险。

  而进入其中之后,没有陷阱,没有杀阵,甚至人家都把传承准备好了想要送给你,天底下上哪找那么多的好事去?

  而此时楚休的感觉倒是跟其他人不同,他只是感觉到了三清殿的强大和从容。

  进入小凡天以后,楚休也见过不少的遗迹了。

  灵宝观这种位列顶尖的道门大派为了抵抗大劫几乎全军覆没,只剩下一个重伤的大师兄和小师弟。

  那黑魔塔看其模样也是顶尖的魔道大派,结果走的匆匆忙忙,还遗落下好多的东西。

  极乐魔宫虽然稍微好了一些,不过也没好到哪里去,那些饿鬼乃是极乐魔宫培养出来的,结果好像也因为匆忙之下无法携带,所以便将它们和玉轩都留在了那里。

  而这三清殿的分殿却是整整齐齐的,就连地上蒲团的摆放都是错落有致,这陆九还有闲心在影像印记当中开玩笑,根本就没有丝毫大劫降至,大家都要赶快逃命的紧迫感。

  而且楚休还记得,那灵宝观小师弟的日记当中好像还写过,是三清殿给了灵宝观两个名额,可以让他们离去。

  再联想现在这种情况,貌似三清殿有躲避上古大劫的方法,甚至还可以让其他道门的人也一起躲避,所以他们才显得如此从容?

  陆九的脸上带着微笑道:“如果你们修的也是武道一脉,那你们肯定以为我们留下的会是功法,是秘匣,是各种丹药宝物对不对?”

  在场的人都是一愣,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是其他的东西?

  陆九一挥手,大殿上方也是变得灯火通明,与此同时,九个奇异的东西分部在大殿顶部当中。

  那是一个透明球形的东西,被笼罩在阵盘当中保护着,而阵盘中则是有着一只异兽的虚影在嘶吼舞动着。

  仔细一看,那球形的东西中竟然还有着一道看似透明,但却在不断扭曲着的力量。

  陆九道:“这是道蕴,属于我道家一脉的道蕴,共有九道,每一道的道蕴都不相同。

  功法丹药这些东西太俗,道蕴乃是我道家至理底蕴所凝聚,内涵无数乾坤,岂不是要比功法什么的强大许多?

  若是把这道蕴给悟透了,甚至你还能创造出来无数功法,当然,前提是你能把这道蕴给悟透。”

  最后一句话说出来时,这陆九的语气中竟然还带着一丝笑意,而在场除了道门一脉的武者,其他人的面色却是都已经黑了。

  对于道门一脉的武者来说,这道蕴的确是好东西没错,只要将其参悟透彻,所得的好处的确是要比功法丹药更强。

  但对于魔佛一脉,或者是修炼剑道等其他功法的武者来说,参悟透道蕴这种东西却是难之又难的,起码要比道门一脉的武者难得多,这可没有功法或者是丹药兵器等实惠。

  如果是丹药兵器的话可以直接使用,就算是功法也可以拿来参考,而这道蕴却是必须要悟透才有效果,不然就是废物一个,简直是神坑。

  之前他们还认为这三清殿的人还当真是厚道的很,主动把好东西给留下来,结果现在他们才知道,这三清殿的确是厚道,不过却只是对他们道门一脉的人厚道!

  陆九大笑了一声道:“好了,东西也给你们了,不过我猜测,你们其中若是有不是我道门一脉的人在,此时肯定在心中骂我三清殿。

  人皆是有私心的,我三清殿留下的东西,自然是要优先考虑我道门一脉。

  不过你们也不用气馁,那阵盘之上还封禁着一些凶兽精魂,吞了他们可是大补之物,对于精神力的增长是很有效果的。

  相见便是有缘,也送你们一些东西,不过这些凶兽精魂也不光是补品,同样也是用来剔除一些浑水摸鱼之辈的。

  实力不够的,就暂且退下吧,省得没吞到凶兽精魂,反倒是让精魂把自己给吞了。

  诸位,我的话说完了,有缘,说不定我们会再见的。”

  话音落下,那陆九的影像消失,大殿之上阵道光辉闪耀,那些凶兽精魂直接爆发而出了骇人的力量波动来,显化出身形,将那道蕴隐藏在自己的体内,看着下方的众人发出了一声声的嘶吼来。

  这些精魂的实力光看威势就已经介乎于武道宗师跟天人合一境之间了,可以说有资格争夺这东西的,最起码也要有天人合一境的实力,其他人嘛,看个热闹就好了。

  整个大殿当中忽然陷入了一片寂静,但下一刻,无数罡气爆发而出,无论是武道宗师还是那些天人合一境的武者,都是一跃而起,向着那九道精魂所冲去!

  虽然说这道蕴对于的道门一脉的武者来说效果最大,不过这怎么说也是至宝,哪怕自己用不上,但也不能全都让道门的人得了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