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六百零八章 杀!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8 08:34: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窦广臣不是白痴,他是跟楚休有仇,他们整个沧澜剑宗都跟楚休有仇,但这却并不代表他会盲目送死。

  林开云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冷色道:“我们这点实力当然不够,不过我是剑王城的嫡传弟子,这次来小凡天,我身上怎么可能没有一丁点准备?

  我带着剑王城的秘宝滴血剑来,此物见血夺魂,乃是一等一的凶兵,除了动用时要耗费大量的精血,只能当作底牌用,几乎没有缺点。

  我的实力不够,动用滴血剑难以发挥出真正的力量,窦兄,你是天人合一境的武者,气血之力全部催发之下,足以发挥这滴血剑八成的威能,甚至都能够威胁到弱一些的武道宗师!

  楚休全盛时期,这滴血剑对他没什么效果,但现在他力量已经耗尽,由你提供气血之力,我来操控滴血剑,运使剑诀,绝对能够杀了楚休!”

  看到窦广臣还有些犹豫,林开云连忙劝道:“窦兄!你想好了,这可是你唯一的机会了!失去了这次机会,别说是你想要杀楚休,就算是你们沧澜剑宗的宗主柳公元来了,也是杀不了楚休的。

  楚休的潜力惊人,他只会越来越强,越来越让你绝望!

  如果窦兄你当真不顾沧澜剑宗日后的安危,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我自己去对付他便是!

  你也不用担心我坑你,若是没有一定的把握,你认为我会出手吗?”

  林开云说了这么多,窦广臣都没有反应。

  真正让窦广臣心中悸动的,是林开云那句关于沧澜剑宗的安危。

  窦广臣是被柳公玄给养大的,他从小便在沧澜剑宗内成长,对于他来说,沧澜剑宗就好像是他的家一样。

  当初柳公玄决定全力培养沈白,而不是他这个大弟子,窦广臣若是心中没有丝毫的嫉妒和不甘,那是假的。

  不过为了沧澜剑宗的未来,沧澜剑宗的利益,他窦广臣心甘情愿受委屈,心甘情愿在沈白面前装作坏人,带给他压力。

  他死不要紧,但窦广臣真正忧心的却是沧澜剑宗的未来!

  虽然柳公玄说了,沈白还没有废,他还在闭关,只要能够顺利出关,必将一飞冲天。

  关于沧澜剑宗后山的一些传说,窦广臣自然也是听说过一些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压根就没听说过哪位沧澜剑宗的先祖去后山闭生死关之后能够成功出关,一飞冲天的。

  不是窦广臣不相信沈白,而是这个概率实在是太低了。

  此时窦广臣眼睁睁的看着楚休在众多高手面前扬威,甚至还胜过了宗玄,这一切都让窦广臣感觉到了威胁。

  这时候的楚休便有这种实力,等到哪天他晋升武道宗师,而他们沧澜剑宗却是逐渐衰败,万一楚休想起了这段仇怨,他沧澜剑宗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不过窦广臣刚想要答应下来,他却猛然间一顿,凝视着林开云,沉声道:“你是剑王城的弟子,你可以杀楚休,因为你身后有着剑王城的庇护。

  但我现在若是杀了楚休,关中刑堂势必不会放过我沧澜剑宗的!

  我师父年轻之时虽然不怕那关思羽,但现在我师父却是已经老迈,这个时候我去对付楚休,虽然能够扼杀一个未来的麻烦,但却会将我沧澜剑宗陷入死地的!”

  眼看楚休距离门口越来越近,林开云已经顾不得其他了。

  他低喝道:“有我剑王城保你,你怕什么!?关中刑堂再强,还能强的过我剑王城不成?

  窦兄,你再不做好准备,便来不及了,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信我,和不信我!以我在剑王城的地位,你难道还不放心吗?”

  关于剑王城内部的一些事情,窦广臣的确是不知道,甚至大部分的外人其实也都不太清楚。

  反正在他们看来,林开云乃是仅次于方七少的存在,在剑王城内定然也是有着不弱的地位,倒也有可能保下他沧澜剑宗,所以事已至此,窦广臣便只能赌一局了,反正对于他来说,结果也都是一样的。

  现在杀了楚休,要面临关中刑堂的报复,不过剑王城有一定的几率护住他沧澜剑宗。

  而若是拖到未来,楚休则是有可能亲自来他们沧澜剑宗了结这段恩怨,而以楚休那狠辣的性格,他们沧澜剑宗,多半是会被破家灭门的!

  反正都是赌,窦广臣选择了前者,他咬着牙低喝道:“现在我应该怎么做?”

  听到窦广臣的话,林开云的嘴角顿时便露出了一抹阴沉的笑意来。

  其实在剑王城内,林开云的待遇是仅次于方七少这没错,林开云也没有说谎。

  但他却没有告诉窦广臣,如果说十分的东西,那方七少能得到九分,他只能得到半分,而其他剑王城的弟子,才会分到最后那半分。

  虽然他仅次于方七少,不过这待遇嘛,却是天差地别。

  但林开云敢保证,就算他真杀了楚休,关思羽打上门来找麻烦,但剑王城也是不会把他交出去的。

  这其实才是剑王城的真正作风,霸道至极。

  不问对错,反正不会是我错了。

  当然剑王城能保得住他,但能否保得住沧澜剑宗,这点就连林开云自己都拿不准。

  眼看着楚休的身形已经临近,林开云从空间秘匣当中拿出一柄通体血红的长剑来,对窦广臣沉声道:“燃烧精血灌注到滴血剑当中,越多越好,越快越好!”

  窦广臣没有耽搁,他立刻选择燃烧精血,大股的血雾精纯至极,全都涌入了林开云的滴血剑当中。

  被那气血之力一刺激,滴血剑上顿时便绽放出了一股血芒,杀机颤动,甚至就连林开云都有着掌握不住的感觉。

  这滴血剑昔日乃是一位魔道巨枭手中的神兵,但那位魔道巨枭被剑王城的人斩杀之后,神兵受创,剑灵受损,已经不能正常使用了,况且此物消耗太大,而且凶厉无比,大部分剑王城武者也不会去用这种东西,便交给了林开云,作为保命之物。

  随着林开云手捏剑诀,滴血剑之上的杀机彻底被释放,血芒光辉照耀十余丈,向着楚休快速的斩来!

  在林开云那滴血剑绽放出血芒,并且瞄准他的那一刻开始,其实楚休便已经察觉到了杀机。

  只不过楚休还在纳闷,这种时候谁还想着要杀他?但仔细一想,他的仇人貌似还当真不算少。

  但等到楚休看到出手的人是林开云和窦广臣时,楚休还真没有想到。

  这两个家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在这个时候对他出手?

  林开云这种角色楚休早就已经不放在眼中了,窦广臣也差不多是如此,甚至就连窦广臣身后的沧澜剑宗楚休都没怎么放在眼中。

  沧澜剑宗的实力衰败严重,早就已经是昨日黄花了,就算楚休不去找沧澜剑宗的麻烦,沧澜剑宗在柳公元死后也会自己逐渐衰弱的。

  结果现在这两个家伙竟然还敢对他出手,当真是活腻歪了?

  不过楚休忽然想到了什么,他这才反应了过来,这两个家伙不是活腻了,而是想要落井下石而已。

  方才他击败宗玄之后自己的力量和体力已经消耗的极其严重了,现在楚休虽然看不到自己的面色,但估计也应该是极其的难看。

  正因为这样,林开云和窦广臣这才好像有了些许的勇气,敢于对他出手。

  只可惜这两个人并不知道,哪怕就算是飞不起来的巨龙,也不会被野狗分食的!

  血色的剑芒斩来,威势倒也足够惊人,哪怕是楚休全盛时期,也要动用七分的力量来抵挡。

  但问题是,现在楚休并不需要挡。

  在那血芒斩来的瞬间,楚休的天子望气术已经施展而出,看似简简单单的一步,却是正好躲过了那血芒的斩击。

  这血芒的实力的确不弱,但强大的是滴血剑本身,而不是林开云。

  就凭他那点可怜的剑道修为所施展出来的剑诀,楚休的天子望气术轻易便可以将其看穿。

  甚至只要林开云一抬手,楚休便已经能够看破他想要出招的轨迹。

  于是乎林开云只能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眼前的一幕,他那滴血剑上的血芒虽然威势冲霄,但却连楚休的边都没有碰到,好似他在故意放水一样,剑芒都落在楚休周身不远的空处,精准的避过了楚休身体。

  燃烧气血所带来的力量是有限的,窦广臣此时面色已经煞白,他怒吼道:“林开云!你到底在搞什么鬼?你究竟是想要杀楚休,还是要坑我?我坚持不住了,你自己玩吧!”

  话音落下,窦广臣直接停止了燃烧气血,滴血剑之上的血芒却是立刻开始黯淡了下来。

  林开云一咬牙,自己周身的气血也是开始疯狂的燃烧着,但那血芒却是依旧是跟楚休擦肩而过,他只能看着楚休轻描淡写的走到他跟窦广臣的身前来。

  看着楚休,窦广臣想到之前楚休出手击败宗玄时的威势,他身体不禁颤了颤。

  就在窦广臣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楚休一步踏出,一拳落下,拳已经到了窦广臣身前,空气中才有着一声剧烈的音爆之声传来!

  伴随着那音爆之声,还有一个细微的声音也同时传来,好似什么东西碎裂了一般。

  空气当中一片寂静,或许只有那漫天纷飞的鲜血和碎肉才能证明,之前窦广臣的存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