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六百零九章 仇怨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7 08:32:3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人要杀我,我便杀人,面对窦广臣,楚休可不想说什么废话。

  只不过看到这一幕的人却是猛的哆嗦了一下,这楚休下手可当真是够狠,一名天人合一境的武者竟然直接被他一拳就给轰成了碎肉。

  纵然这里面有之前窦广臣燃烧精血,已经透支了体力的原因,但现在楚休也一样是没剩多少力量了,结果楚休还能造成这种结果,可想而知双方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而这时眼看着窦广臣被杀,其余那些沧澜剑宗的弟子虽然有一部分人眼中露出了怯懦之色,但大部分的弟子却是悲痛的大骂着楚休。

  大派弟子怎么也要有大派弟子的心气和底蕴的,沧澜剑宗现在虽然不算是顶尖大派了,但这底蕴也还是有的,不会因为被杀了一人,便好似乌合之众一般,哭嚎着四下奔逃。

  楚休忽然叹息了一声道:“沧澜剑宗,我给过你们机会,可惜,你们却始终都没有去珍惜啊。”

  楚休说的是真话,他是真给过沧澜剑宗机会的。

  当初在神兵大会之上沈白主动向楚休挑战,结果却被楚休给废掉,刚开始的时候楚休的确是想要解决沧澜剑宗,最后一劳永逸的。

  但那时候楚休的事情有些多,而且沧澜剑宗毕竟还有一个柳公元在,楚休想要算计死一位武道宗师,那并非易事,再加上沧澜剑宗也一直都没有再来找他的麻烦,楚休便将这件事情给忘了,直到后来楚休实力大进,其实他也都从来都没想过要去找沧澜剑宗的麻烦。

  只不过没想到,他不去找别人麻烦,有些人却是主动来找自己的麻烦,那就别怪自己心狠手辣了。

  楚休的手指轻轻的弹动着,看样子好似印决,但却又好像不是。

  只不过在楚休手指弹动之下,却是有着一声雷霆炸裂般的爆响自一名沧澜剑宗弟子的耳边响起,力量震动,瞬间便震碎了他的心脉,使得那名有着三花聚顶境的武者当场便七窍流血,倒在了地上。

  随着楚休的手指不断的弹动着,沧澜剑宗的那些武者一个接着一个的心脉炸裂,哭嚎着想要逃走,但却最终却连一个逃出去百丈之地的都没有。

  如此轻描淡写的杀人,楚休这份实力顿时又让在场的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其实这倒不是什么高深的武功,而是楚休以外狮子印结合精神力所临时创造出来的一种手段,甚至不算是功法,只能算是一种力量的运用方式而已。

  对于同阶甚至比自己强的对手没什么用,但用来杀这些实力远远不如自己的武者,却是摧枯拉朽一般,对方几乎没有任何防抗之力。

  这时楚休又将目光望向了林开云。

  林开云的手一抖,滴血剑甚至都差点掉落在了地上。

  他的面色苍白,一半是方才燃烧精血的后果,另一半就是被吓的。

  看着楚休,林开云表现的更为不堪,他甚至都没有反抗,只是用色厉内荏的语气低喝道:“楚休!你不能杀我!杀了我,我剑王城必将与你不死不休!”

  这时其他人也都是看到这一幕,远在后方白潜面色顿时一变,他也是连忙大声道:“楚休!住手!”

  方才是林开云先动手的没错,但林开云怎么说也是他剑王城的弟子,他可以惩罚,但却不能让楚休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这么杀了林开云。

  方七少也是在后面大喊道:“楚兄!冷静点!别冲动啊!”

  林开云虽然才是自己人,但方七少却很厌恶林开云,以他跟楚休的关系,方七少自然是不会为了一个林开云跟楚休翻脸的,他让楚休冷静一下,其实也是为了楚休好。

  这件事情是林开云不对,忽然发神经自作主张的要去杀楚休。

  现在没杀成,事后楚休想要补偿都好说,方七少甚至都可以在其中帮忙周旋一下。

  他倒是没有剑王城那股帮亲不帮理的习惯,做错事就要认罚,这很正常。

  但现在楚休若是真的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了林开云,那事情可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剑王城绝对不会容忍有人在大庭广众杀了自家的弟子而忍气吞声,特别这个人还是林开云,是剑王城仅次于方七少,位列龙虎榜的俊杰人物。

  所以只要人不死,一切都好说。

  但楚休却只是望了方七少跟白潜一眼,他的手指轻轻弹动着,没有杀意,但却给人一种极致的绝望之感。

  林开云察觉到了这种绝望,所以他疯狂的将自己最后的一丝气血都灌注到滴血剑当中,想要抵挡,但却是在楚休的弹指之间,直接被那股强大的力量震碎了心脉,七窍流血,轰然倒地,再也没了生息。

  他怨恨宗门怨恨了十多年,怨恨宗门师长偏心方七少。

  结果到临死之前,他却只能选择依靠师门的威名来保命,但只不过碰到有人不把这份威名当回事的时候,等待他的便只有死亡。

  白潜和方七少还是晚了一步。

  看着地上林开云的尸体,方七少不由得苦笑道:“楚兄,你这又是何苦呢?”

  他此时顾不得跟楚休扯淡开玩笑了,因为事情大条了。

  以前楚休只是跟剑王城有些恩怨,但现在,这恩怨却是演变成了仇怨,甚至是至死方休的那种。

  楚休淡淡道:“我只是不习惯把简单的事情弄的复杂而已。

  江湖仇怨那么多,无非就是我杀人,人杀我。

  现在既然有人要杀我,还是在我最为虚弱的时候落井下石,我自然也要杀他,这还用问为什么吗?”

  方七少有些无语,不过这也正是楚休的行事风格,有时候,简单粗暴到了极致。

  剑王城本身的行事风格便是霸道的很,帮亲不帮理。

  哪怕林开云当着众人的面对他出手,难不成剑王城还会把林开云废掉给楚休出气不成?不存在的。

  反而林开云跟他之间的仇怨会越来越深,最后直到解不开的那种程度,自己早晚都要再杀他一次。

  所以早杀晚杀都是杀,为何不现在就把事情解决?

  就像楚休所说的那样,人要杀我,我便杀人,很简单的事情,不用把它复杂化。

  白潜紧盯着楚休,咬着牙道:“好好好!你楚休是够威风,刚刚战败了宗玄,便又杀了我剑王城的弟子,真以为这江湖上没人能治得了你了?”

  虽然白潜也是暗恨林开云自作主张去对楚休动手,但楚休当着众人的面杀了林开云,这根本就是在打剑王城的脸,这件事情剑王城若是忍气吞声,那剑王城的脸面往哪里放?

  方七少在一旁皱着眉头,叫了一声道:“首座!”

  白潜回头过头去,神色肃然道:“七少,我知道你跟楚休的关系不错,但这件事情关乎我剑王城的威名,不是你个人的情绪能够左右的,在这件事情上,由不得你任性!”

  以往剑王城的师长的确是很溺爱方七少,不为别的,就因为方七少的实力和潜力,所以哪怕方七少干出再荒唐的事情来,也是值得原谅的。

  但在这种关乎于剑王城威名的事情上,却是由不得方七少胡来。

  看到白潜这种态度,方七少也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他平时的确是有些不着调,不过却不代表方七少是真傻,宗门利益,威名关系这些东西他全都懂,只不过以往方七少懒得去想而已。

  现在事情闹到了这种地步,哪怕他是剑王城年轻一代最为杰出的弟子,他也无法插手,因为他只是年轻一代的杰出弟子,却还不是剑王城的执掌者。

  眼看白潜的手已经握在了长剑之上,关思羽从后方赶来,沉声道:“白堂主,小辈之间的江湖厮杀,你难道忍不住要亲自下场了?”

  关中刑堂是不如剑王城没错,但现在大庭广众之下,别说楚休已经展现出了自己那恐怖的实力跟潜力,哪怕就算楚休只是寻常的关中刑堂武者,关思羽也不可能让白潜动他。

  看着眼前的关思羽,白潜冷哼了一声,松开了握剑的手,拉着方七少转身便走。

  身为剑王城形剑堂首座,白潜的实力在众多武道宗师里面也算是上层了,不过他对上关思羽,白潜还当真没有多少底气跟把握。

  一直以来其实关思羽都被人给小看了,包括这次关思羽进入小凡天内,敢于对他出手的可不少。

  就在楚休在三清殿见到关思羽之前,其实关思羽便已经跟不少人交过手了,其中不乏一些名气比之关思羽要大许多的高手,而结果却是,关思羽未曾一败!

  包括这一次抢夺道蕴,关思羽本身也是成功抢夺到了一个,甚至敢跟他去争夺的都没几个。

  白潜见过关思羽出手,他没有把握胜出,甚至保持不败都没有多少把握。

  剑王城弟子被关中刑堂的楚休轻易斩杀这也就罢了,如果他这个剑王城形剑堂的首座若是再败给了关思羽,那他剑王城的脸无疑会丢的更大的。

  不过白潜临走时虽然没说什么狠话,但他却也给了关思羽跟楚休一个阴沉的目光,显然是在说,这件事情剑王城记下了,绝对不会这么轻易了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