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六百二十二章 入魔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8 08:34: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柳渐鸿捂着阵痛的胸口,绝望的看着楚休。

  他才踏入武道宗师境界刚刚一年,正志得意满,筹划着怎么把红叶山庄变成东齐的聚义庄,让他红叶山庄彻底崛起,位列江湖歌诀中的大派之一。

  结果谁承想,这一切却是在今天就被打碎了!

  甚至柳渐鸿还在心中怨恨着他那位都未曾见过一面的先祖,为何当初要去参加剿灭什么九天山魔道联盟。

  就凭自己的实力潜力,哪怕没有先祖留下的家底支撑,自己也一样能够修炼到武道宗师境界!

  眼看着楚休一步步走来,柳渐鸿手中的长剑已碎,不过他毕竟是武道宗师,还有着一搏之力。

  身为武者,大多数人也都是有一些骨气的,面对绝境,跪地求饶想寻求苟活者始终是少数,大部分人还是会拼死一搏的。

  就在柳渐鸿也准备拼死一搏时,楚休却是走到他面前停下,淡淡道:“柳大侠,你拼搏了这么多年,才有着现在的实力地位,就这么死了,你不感觉可惜吗?”

  柳渐鸿听到楚休的话心中顿时一动,他挣扎着站起来道:“你想怎样?”

  眼前这林烨若只是想要杀他报仇,那根本就不用多废话,再来一刀就可以了。

  不过现在听这林烨的意思,这事情莫非还有什么转机?

  楚休道:“我想的,之前我便已经跟柳大侠你说了。

  柳大侠你要名声有名声,要实力有实力,你大可以召集其他要被隐魔一脉所报复的势力,组成联盟,一起来抵挡隐魔一脉。”

  柳渐鸿的声音微微颤抖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这林烨的主意很好,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绝佳的破局好方法,但他为什么要自己说出来?他到底是哪一边的人?

  柳渐鸿心底隐隐有了一个猜测,但他却没敢说出来。

  楚休低着头,凝望着柳渐鸿,声音低沉道:“干什么?以柳大侠你的心智手段,难道还猜不出来吗?

  昔日参与九天山那一战的势力分部在整个江湖当中,一个一个去找,太费力了一些,也太耽误时间了,不如把他们全部都集中在一起,这样比较好杀,不是吗?”

  “不可能!”

  柳渐鸿怒喝一声,大吼道:“你就算是杀了我,我也不会去当你这些魔道的走狗,做出这等卑鄙无耻的事情来,你这是陷我于万劫不复之地,让我柳渐鸿被整个江湖所唾弃!”

  柳渐鸿都能想象得到,自己若是答应这林烨,事情到底会变成什么模样。

  他这位在东齐都有着不小名气的豪侠将会彻底身败名裂,被整个江湖所唾弃。

  成为魔道走狗,帮助隐魔一脉坑杀这么多的同僚,从此以后,他就算是不死,江湖上也没有他的容身之地了!

  柳渐鸿为人是贪心,是功利没错,但他为人却还是有一些底线的。

  几十个势力,哪怕他们只派精锐过来,也有上千人,他这么做,相当于帮林烨坑杀了上千人,恐怕他这辈子杀的人都没有这么多。

  楚休眯着眼睛看着柳渐鸿,这位‘柳大侠’做人其实挺失败的,他不是真大侠,但却也算不上是伪君子。

  这种事情若是换成聂仁龙来,在别人死和自己死之间,聂仁龙是绝对会选择别人死的。

  但很显然,现在柳渐鸿还过不去自己心中那一关。

  楚休看着柳渐鸿,摇头叹息道:“柳庄主,你还是有些想不开啊,做人还是自私一些为好,你保住了那些人的性命,你能得到什么?你以为你慷慨就义能够得到侠义的名声吗?别做梦了,你什么都得不到!”

  最后一句话楚休爆喝而出,同时天绝地灭移魂大法跟心魔轮转大法都在悄无声息的运转着,细微的精神力没有强行去操控柳渐鸿的思想,而是营造着一种氛围,引导着柳渐鸿的思想。

  “这次我对你红叶山庄出手的目的,除了你我双方以外没人知晓,你不答应,我杀了你,外人只会以为这是我魔道一脉的偷袭之策,你死了也是白死,灭了也是白灭。

  甚至还会有人幸灾乐祸的想着,你红叶山庄因为三百年前的好处风光到了此时,现在终于倒霉了。

  柳庄主,永远不要低估江湖上一些人的恶意,你死了,红叶山庄被灭,我敢说,拍手叫好的人,要比同情你红叶山庄的人多得多!”

  楚休这一番话直指人心,柳渐鸿不是初出茅庐的江湖新人,他当然知道,江湖上最多的不是扶危济困的侠士,也不是杀人如麻的魔头,而是那些表面上道貌岸然,暗地里男盗女娼的伪君子,和那些见不得人好,见不得人高明的真小人。

  楚休在柳渐鸿耳边低声道:“柳庄主,正道和魔道,当真就那么重要吗?你想要将红叶山庄变成聚义庄,想要名声,加入魔道,你也一样有威名!威名是靠实力打出来的,而不是靠算计出来的。”

  柳渐鸿看了楚休一眼,用嘶哑的嗓音低声道:“加入了魔道,获得的不是威名,那是恶名!”

  楚休一挥手,冷哼道:“恶名?只要你的实力够强,不论是正是魔,你得到的都是威名!”

  楚休指向另外一边,在罗三聪等人的出手之下,柳家其余人都是已经被制服了,在二百余名魔道精锐面前,他们根本就没有丝毫还手的余地。

  这也就是楚休之前吩咐罗三聪莫要杀人,否则的话,这帮人早就被屠戮一空了。

  “柳庄主,好好看着吧,这些都是你柳家的族人,身上流淌着你柳家的血脉。

  那位是你弟弟吧?柳庄主,你有一个好弟弟,他虽然比你小不了多少,但却从小就听你的话,从来都没有想要跟你争抢过家主的位置,这样一个至亲,你忍心让他去死?

  那个年轻人就是你儿子吧?令公子天赋不错,刚到二十岁便已经踏入了内罡境,假以时日,好好培养,说不定也有位列龙虎榜的机会。

  你想要将红叶山庄发扬光大,为的不就是你的儿子,你的传承吗?现在儿子若是死了,柳庄主你就算是得到了名声,你又该留给谁?”

  楚休指着那一帮面露惊恐之色的柳家之人,低声对柳渐鸿道:“柳庄主,机会只有一次,想好了再说,你究竟想不想为我做事,为我隐魔一脉做事。

  到底是让别人流血别家哭,还是想要让自家流血自家哭,选择权在你的手中。

  看看这些人,都是你的至亲之人,你只要说一个不字,我就送你和他们去下面团聚。

  放心,我下手会很利索的,虽然有些人喜欢抹黑我们魔道中人,说我们手段残酷,喜欢以折磨人为乐。

  其实喜欢折磨人的,那是变、态,不是魔道中人。

  枫舞剑侠,呵呵,为了这么一个侠字,柳庄主你付出的可是不少,但其实仔细想想,把侠换成魔,也不错,不是吗?”

  柳渐鸿的脸上露出了扭曲一般的挣扎之色,他双目赤红,周身绯红色的罡气开始有些不稳,甚至绽放出了些许的黑红之色,这,赫然是已经有些入魔的征召!

  楚休没用贪刀,但他精神力却是在不知不觉之间,挖掘出了柳渐鸿内心最深处的恶意,这是心魔,是属于柳渐鸿自己的魔。

  半晌之后,柳渐鸿身上的气息平稳了下来,他看着楚休,赤红色的双目中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嗓音嘶哑:“你是魔鬼吗?”

  楚休摇摇头道:“是魔不是鬼,而是你心中有鬼,柳庄主,其实你已经做出了选择不是吗?”

  柳渐鸿的脸上露出了颓然之色,他看了自己的家人一眼,看到他们听不到自己说话后,他才对楚休低声道:“你给过选择吗?这根本就没得选!

  好,我答应你,帮你布局引其他人前来,不过我要假死!

  事成之后,你假装杀了我,从此之后,江湖上便没有柳渐鸿这个人了。”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非要多此一举干什么?你死了就不会有人骂你了?”

  柳渐鸿面无表情道:“我死了,他们只会骂我一时,而不会骂我一世,我只是不想要先祖太过蒙羞而已。”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柳庄主这点小要求,我当然会满足你喽,当然前提是柳庄主你要把这场戏给我演好,如果演砸了,那后果是大家都不想看到的。”

  柳渐鸿面无表情道:“放心,现在我一家老小的性命都在你的掌控之下,我还有退路吗?”

  楚休走过去,拍了拍柳渐鸿的肩膀道:“柳庄主不用这么悲观,红叶山庄转移到暗处也依旧是红叶山庄,你加入我隐魔一脉,说不定还有更多的出路呢。

  其实柳庄主你应该感觉到庆幸才对,因为你有选择的权力。

  在所有名单上的势力当中,你红叶山庄虽然不算是最强的,但你的名气却是最大的,所以我才选你作为目标。

  你再想一想其他人,他们的命运,可是从你点头答应开始,便已经注定了,连选都没得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