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名同级别的先天武者联手围杀,还是战斗经验都很丰富,正值壮年的那种,楚休虽然成功干掉了三人,但自身也是受到了一些损伤。

  不过不要紧,距离吕阳山的遗迹开启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这点小伤他完全可以在遗迹开始之前养好。

  看着客栈外,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冷芒。

  杀了三人,可还剩下一个人!

  此时的客栈外已经围了一堆人,大部分都是底层的江湖人。

  混江湖的,动手什么的都是很常见的,走镖的抢生意,开武馆的砸场子,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真正的生死搏杀对于他们来说还算是比较少见的,特别还是涉及到先天境界武者的生死搏杀。

  而且动手的这几人在林中郡周围这片地域,还当真都不算是无名之辈。

  有后来人奇怪的问道:“诸位,里面是什么情况?”

  其中有目睹了全过程的武者啧啧叹道:“打的真惨啊!林中郡巍山府的‘寒山剑’李青锋,一个照面就被人剁下了脑袋。

  那李青锋得到四转宝兵寒山重剑,闯下名头可还没多长时间,结果就这么死了,也是倒霉催的。

  还有那乐平郡的‘夺命双枪’张余,幼时只跟武馆的拳师学了一点拳脚功夫便出来闯荡江湖,两把短枪正奇兼备,可惜却死的更惨,脑袋直接被人拧了下来,鲜血喷出一尺来高。

  那用快剑的武者实力倒是最强,有点像是大门派出身,具体的老子到是看不出来,而且最后也被人一刀捅了个通透。

  只剩下一个福威镖局的总镖头刘元海在最后关头退步了,没有冲上去一起拼命,那老狐狸一向鬼的很,走镖时若是遇到强敌,肯定是第一时间就把雇主的货物扔出去保命,现在干出这种事情倒也正常。

  至于那杀人的,啧啧,实力是真强,手段也是真狠,不过还真不认识,咱们林中郡什么时候出了这般猛人?”

  那名武者给后来人普及着情况,这时他身边一个温和的声音忽然传来:“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用剑的武者所用的应该是巴山剑派秘传八字剑诀当中的紫电青光剑,对方是七宗八派之一,西楚巴山剑派的弟子。”

  那武者转过头去,一名身穿白衣,容貌俊美无比,脸上带着一丝浅浅笑意的年轻人不知道何时站在了他的身旁。

  最引人注意的是白衣年轻人身后竟然背着一杆银色长戟,造型狰狞巨大,跟他那如玉般的英俊外貌和气质十分的不相配。

  那名武者刚想说些什么,便看到刘元海慌张的跑出来向着四周望着,感觉到身后的杀机袭来,刘元海也顾不得这么多,周围全都是看热闹的人,将客栈都给围住了,刘元海随意找了一个方向,一刀向着前方斩来,怒吼道:“都给老子滚开!”

  刘元海所找的方向正是方才那名多嘴八卦武者的方向。

  这名武者嘴巴倒是利索的很,但眼下看着刘元海持刀斩来,竟然吓的忘记了躲闪,直愣愣的站在了那里。

  就在他很有可能被刘元海一刀砍翻的时候,他身旁那白衣年轻人却是忽然间竖起了手中的长戟,戟身之上的月牙刃闪烁着骇人的冷芒,只是轻轻一挑,但却有着大力袭来,刘元海手中的腰刀顷刻间便已经碎裂,他本人更是一口鲜血喷出,倒飞了出去。

  不过这时楚休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红袖刀直接从刘元海的后心刺出,将他直接给捅了一个通透。

  之前那名大难不死的武者目瞪口呆的看着身旁那名容貌俊美年轻人,他,竟然也是一名先天武者!

  楚休将红袖刀从刘元海的尸体上拔出来,看着对面那名手持方天画戟,容貌俊美到简直让女子都嫉妒的年轻人,他忽然感觉对方有些眼熟。

  “多谢出手。”楚休对着那人拱了拱手道。

  那年轻人笑了笑道:“不用谢我,以你的实力,没有我,他也是跑不掉的。我只是不屑此人不敢去跟你拼命,却敢对着围观的路人如此嚣张,对了,他们为何要杀你?”

  楚休收刀入鞘,漫不经心道:“我杀那巴山剑派武者的全家,他现在自然也想杀我,就这么简单。”

  那年轻人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异色,江湖仇杀,甚至是灭门之类的事情很常见,但正常人被人问到这种事情,肯定要辩解自己跟人有多大的仇怨,自己杀人是如何被逼无奈等等,像是眼前这人如此轻描淡写,如此理所当然的说出自己就是杀了他全家,如此的坦率自然,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这时楚休看到那客栈的掌柜还躲在人群中,看着被打烂的客栈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楚休扔给他一锭银子道:“打坏了你的客栈,银子算我的,对了,晚上弄点好菜送到房里来,大战一场,我得补一补。”

  捧着手中的银子,那客栈的掌柜这次是真的想哭了,您还想住在这里?估计再来几次,他这客栈就不是被打坏了,而是直接被拆了。

  不过他可不敢拒绝,江湖人他见过不少,但像楚休这般狠辣的,杀人如此果决的,那掌柜可还真是第一次见。

  对面那年轻人饶有兴趣的看着楚休,他自从踏入江湖以来,看到的人也不少了,有善人,也有恶人,更多的还是那种在善恶之间徘徊的伪君子和真小人。

  眼前这人你若是说他恶,他能面不改色的说出自己杀了人全家,方才出手时也是狠辣无比。

  但方才他却还能想着那客栈掌柜一个普通人的损失,要知道就算是一些成名已久的江湖侠客,他们也会下意识的不将这些普通人放在眼里的。

  那年轻对着楚休拱拱手道:“在下燕西渔阳吕凤仙,当然不是上古魔神吕温侯的那个奉先,而是凤仙花的凤仙。”

  在听到这年轻人的自我介绍之后,楚休的眼睛猛然一缩,他终于想到对方是谁了!

  压下自己心中的震惊,楚休也是拱拱手道:“在下楚休,万事皆休的那个休。”

  吕凤仙拎着自己的长戟,笑了笑道:“楚兄,我还要去吕阳山上凑凑热闹,有时间再聊。”

  说完之后,那吕凤仙便直接干脆利落的离去,楚休看着他的背影,眼中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穿越重生之后这一年多的时间,楚休也见到了不少人,但真正能称得上是原版剧情中的大人物,可以说是一个都没有。

  能让楚休铭记的名字,一定是在原版的剧情当中足以搅动天下风云的大人物,甚至是推动整个江湖历史前进的存在。

  就比如那方才被他所杀张百涛,对方乃是巴山剑派的内门弟子,出身七宗八派,也算是正道武林中的年轻俊杰。

  如果没有楚休的插手,按照正常剧情来走的话,那对方多半会成为巴山剑派的执事或者是长老之类的位置,也算是巴山剑派的高层了,放在巴山剑派是个人物,但放在整个江湖上却是不够看。

  而眼前这俊美到让女子都忍不住嫉妒的吕凤仙却是在原版剧情当中足以影响整个江湖风云变幻的一代人杰。

  吕凤仙的名字很有意思,跟上古传说中的一位强者,被尊为‘魔神’的吕温侯同音不同字,甚至因为名为凤仙,还有点女性化的意思。

  但吕凤仙却是从不避讳这一点,他甚至还跟其他人介绍过,因为自己父母目不识丁,生他的时候出门便见到凤仙花开,所以便给他取名为吕凤仙。

  吕凤仙不是大门派出身,他的武功只是跟着幼时村中一名北燕军方出身的残疾老兵所学,不算高深,但走的却是极致杀伐之路。

  闯荡江湖之后,吕凤仙在燕西几个郡也是小有名气,不过却不是因为他的武功,而是因为他为人义气,待人温和,结交了不少的江湖同道,有人还给他起了一绰号叫做‘小温侯’。

  当然这个绰号是调侃他名字的味道居多,只不过谁都没想到,十余年后,吕凤仙却是得到了上古‘魔神’吕温侯传承下来的至尊功法,《九霄炼魔金身》与《魔神无双戟》,成为了名扬江湖的魔神传人,‘玉面温侯’吕凤仙。

  只不过从那时候开始,吕凤仙便一直都带着一副狰狞的魔神面具,很少会露出真容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