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六百三十章 有点方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7 08:32:3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佛说,诸烦恼生,必由痴故。

  当然这个‘痴’,并不是白痴的痴。

  痴者愚昧,故而看不清自己,看不清世界,心中有妄念,便会将自己囚困在自己的世界当中。

  在楚休看来,陈剑空此人便符合一个‘痴’字。

  巴山剑派的实力并不弱,但跟其他江湖上那些真正的大派相比,和跟自己巅峰时期相比,巴山剑派这个‘不弱’便显得有些底气不足了。

  陈剑空痴就痴在他没有意识到巴山剑派这种弱,行事仍旧是按照昔日巴山剑派强盛时的思维去思考。

  简单点来说,这陈剑空其实就是一个很没有逼数的人。

  什么样的人有逼数?很简单,像沧澜剑宗柳公元那样的人,才是真的有逼数。

  沧澜剑宗已经没落到了一定的程度,所以对于柳公元来说,只要能保存沧澜剑宗任何一丁点的力量,他都可以放下脸面名声等一切一切的东西。

  所以沈白被楚休废掉,柳公元没有任何表示。

  他的大弟子窦广臣被楚休所杀,门下弟子也有一部分陨落在了楚休手中,他却是连个屁都没放。

  虽然也有一部分的人说沧澜剑宗表现的太怂了一些,没有大派的威势,但柳公元知道,没有实力,一切都是空谈。

  而这陈剑空则是不然,他还没有认识到巴山剑派的实力其实在整个江湖歌诀中的大派里,已经排得上是倒数了。

  他还在考虑着所谓的大派的名声面子等等用不着的东西。

  巴山剑派会卷入到这次的事情当中来,其罪魁祸首,可就是这位陈剑空,陈掌门!

  痴刀上面那犹如丝线一般的魔气缠绕着陈剑空,将其仿佛是一个蝉蛹一般包裹了起来。

  魔气禁锁陈剑空,更是遮掩了他的双目,直到那痴刀临身,陈剑空这才好似反应过来了一般,猛然间一口鲜血喷出,周身剑气冲霄,挣脱了那魔气的困锁,手中的长剑、罡气化成的长剑,同时用出了紫电青光剑、神霄御雷剑、锦绣山河剑等八字剑诀。

  同时施展巴山剑派的八字剑诀,这其实便是陈剑空成名江湖的手段。

  只不过这八剑出的有些太过仓促了,剑势还没有完全施展,便已经被楚休那痴刀一个一个的击溃。

  陈剑空持剑的手还在颤抖着,最后终于忍受不住,双剑直接断裂,口吐鲜血,身形倒飞了出去。

  楚休收回痴刀,镇压下了痴刀的反噬,同时他精神凝箭,摄魂大九式中的灭魂箭施展而出,并且还是同时爆射出了三箭!

  其实这三箭的威能还不如楚休之前全力施展灭魂箭一箭的威能强,但楚休这一招可没打算斩杀陈剑空。

  被那三箭锁定,手中兵器已经碎裂的陈剑空只能选择逃离。

  以罡气化剑虽然还能再战,但经历过方才那一刀,陈剑空的胆气都好似被彻底斩没了一般,不敢再去跟楚休硬撼。

  不过等他回身准备逃跑的时候他才发现,那灭魂箭封锁了他的三个方位,而那唯一的生机之地便是那护山大阵的方向,上面还爆发出强大的紫霄雷霆剑气,击退着罗三聪等人。

  阵法可不是人,是不会认主的。

  眼下他被逼入到阵法哪里,要么就选择在外界硬抗楚休,要么就选择踏入阵法的范围内,一起承受那阵法的攻击。

  陈剑空周身气血暴涨,化作三道血色剑气拦截下灭魂箭,但他本人也彻底被逼入了阵法当中,承受着那紫霄雷霆剑气的洗礼。

  楚休踏步而来,周身魔气冲霄,随着他手捏印决,滔天的魔气在其身后凝聚成了一尊邪异的黑色佛陀,手持血色长刀,一刀斩下,魔气汹涌,同时也是牵动着陈剑空周身的气血。

  八字剑诀齐出,陈剑空艰难的抵挡着楚休的杀生魔佛相,但却几乎瞬间便被逼入了下风当中,形势极其的危险。

  巴山剑派内部的岑夫子看到这一幕面色骤然一变,他连忙道:“快打开阵法!放掌门进去!”

  周围其他巴山剑派的长老都有些迟疑。

  不是他们想要害死陈剑空,而是一旦打开阵法,他们拿什么来抵挡罗三聪那些实力强大的魔道凶徒?那楚休的手下,实力强悍者可不仅仅只有他一个!

  岑夫子焦急道:“白痴!不打开阵法,掌门死在了外面,我巴山剑派可就彻底完了!你们谁能力敌武道宗师?谁有把握撑起巴山剑派?”

  眼下巴山剑派其实已经很衰弱了,下一代后继无人,甚至连个拿得出手的年轻弟子都找不出来。

  不过年轻弟子没了还可以慢慢去发现,慢慢去培养,的而陈剑空这位武道宗师若是死了,巴山剑派没有武道宗师坐镇,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被踢出七宗八派的。

  岑夫子恨恨道:“老夫早就跟你们说了,不能包庇向家,不能包庇向家,这次好了吧?直接引火烧身了!”

  此时就连彭冲都不说话了。

  虽然他跟向家的关系不错,甚至向家家主还是他的结拜兄弟,但他却是巴山剑派的长老,一旦巴山剑派出了什么事情,那对于他来说可是无法想象的损失。

  这些巴山剑派的长老对视一眼,只能操纵着打开了阵法。

  被楚休压制到了极致的陈剑空身形急退,逃入了后方,但与此同时,因为阵法的开启,罗三聪等人也是冲入了巴山剑派的人群中。

  之前罗三聪等人还以为这肯定又是一场恶战,巴山剑派这边的人定然是要阻拦他们的。

  不过没想到的是巴山剑派这边的人竟然主动后退,将躲在他们身后的向家人让了出来。

  大难临头各自飞,夫妻都是如此,更别说是巴山剑派跟向家之间了。

  那向家家主还算是有些骨气,眼看着自己等人已经陷入了绝境当中,他也并没有选择后退,而且爆发出了自己全部的真气血气,拼命一般想要拉几个人垫背。

  不过这向家家主的实力有点弱,直接被罗三聪几刀就给斩成了两截,就连向家那帮人也都被屠戮一空。

  此时无论是陈剑空,还是其他巴山剑派的武者,他们都是一脸的羞愤之色。

  被其他人在自家的底盘上大杀特杀,还是杀的自己的姻亲跟盟友,这简直就是羞辱。

  不过此时陈剑空却是已经不敢再多说什么了,其他巴山剑派的武者也是一片鸦雀无声。

  这林烨的实力他们都见到了,十多招下来直接打的他们掌门陈剑空没脾气。

  其他那些隐魔一脉的武者实力也是够强,真打起来,眼下他们巴山剑派没有阵法守护,说不定真会被灭门的!

  楚休这时候也是眯着眼睛看着陈剑空,目光中隐含恶意。

  这陈剑空到底是杀呢?还是不杀呢?

  巴山剑派自己究竟是灭呢?还不是不灭呢?

  这是一个问题。

  今天他重创了陈剑空,还在巴山剑派的宗门内大开杀戒,这已经算是跟巴山剑派结下死仇了,所以一并将其全部解决,貌似也不成问题吧?

  就怕巴山剑派还有什么底蕴在,这样很容易惹来一些麻烦。

  毕竟像是巴山剑派这种级别的大派,肯定是有一些压箱底的宝物在的。

  陈剑空此时也好像是感受到了楚休那带着恶意的目光,他不禁浑身一颤,就在这时,山下忽然传来了一声爆喝:“魔头!住手!”

  磅礴的佛宗罡气轰然爆发,一个身影包裹在金色的罡气当中登上巴山之顶,看着那已经被屠戮的差不多的向家之人,虚行的面色一阵一沉。

  又是晚来了一步!

  其实虚行若是自己赶路的话,他是可以追上楚休,提前来到巴山剑派的。

  不过他却是带了几个拖油瓶,跟着那个几个家伙一起赶路,所以才被拖累了速度。

  在山脚下,虚行听其他路过的武者说之前便有一大堆魔道中人已经上山,虚行这才暗道一声不好,紧赶慢赶,终于还是慢了一步,等到他上山时,人基本上都已经被杀光了。

  楚休看了虚影一眼,随便的打了一声招呼道:“虚行大师,别来无恙啊。”

  一边说着,楚休负手而立,摆出了一副很淡然的姿态来。

  不过现在楚休虽然表面上看着很稳,但他心中却也是有点方。

  虚行会出现在这里,他是真的没想到。

  因为按照正常人的逻辑,楚休已经在红枫谷把人都给杀了,谁又会闲着无聊来找他报仇?

  所以楚休从一开始就准备杀完人之后就撤。

  谁承想这次大光明寺来的竟然是跟他有旧怨的虚行,明明已经没有意义,但却仍旧紧跟着他来到巴山剑派。

  若是全盛时期,楚休其实是不惧虚行的,他能够重创虚行一次,便有把握重创虚行第二次。

  但那一次楚休是因为有着七魔刀在手,可以说七魔刀作为底牌对于楚休的作用可是相当大的。

  但方才楚休在对战陈剑空时,却是用了一次七魔刀,再次动用七魔刀,楚休怕是有些压制不住七魔刀的反噬。

  早知道如此的话,楚休便不动用七魔刀这种杀器了,反正陈剑空的实力也是弱鸡的很,楚休费一些力气,也照样可以将其解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