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这章是为了盟主Brainli的打赏补更的。

  观看强者出手,从而有着一些感悟,这种事情对于江湖上的武者来说很正常。

  楚休就曾经通过观摩陈青帝出手,从而悟出了几分神似陈青帝的拳意来。

  眼下魔天境的一切楚休都有些搞不清楚,不过他唯一知道的是,自己若是能够学会这一刀一箭,绝对有着天大的好处。

  所以在这一刹那,楚休的天子望气术施展到了极致,因果变幻,脑海中不断的回放着之前独孤唯我用出的那一刀跟一箭,开始逐个将其力量本质一个一个的分解,不管有没有用,能否看懂,反正楚休只能动用天子望气术强行将其烙印在脑海当中。

  精神力几乎是如流水一般疯狂的消耗着,但看不懂就是看不懂,境界差距实在是太过巨大了。

  就在这时,之前楚休一直都没有进行炼化的道蕴却是猛然间开始分解,化作一股股奇异的韵律,跟天子望气术相结合。

  天子望气术乃是标准的道家功法,观天地,望因果。

  之前那道蕴的力量绽放而出,融入了天子望气术内,弥补了楚休精神力上的消耗。

  之前那原本看不懂的两式武技却是在天子望气术的分解之下,让楚休有了一种十分奇异的感觉。

  当然楚休依旧还是看不懂,天子望气术就算是再强,也不可能直接将高出楚休几个等级的武道分析透彻。

  但有着道蕴的加持之后,天子望气术却好像是一幅画般,让那一刀一箭的痕迹彻底烙印在了楚休的心底,不会遗忘。

  道蕴之力如同流水一般的倾泻而出,楚休整个人都沉浸在那奇异的感觉当中,他此时却是不知道,周围的一切都开始逐渐崩塌,如同浸了水的画布一般,失去颜色。

  独孤唯我漂浮在在半空中,看向楚休,模糊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表情,唯有两点光芒闪耀,好似目光一般,但到了最后,却化为了一个黑点最终消散于无形当中。

  周围的一切都消散在虚空当中,楚休自身也是沉浸在那天子望气术和道蕴相结合的奇异韵律当中,无法自拔。

  天子望气术的修炼很困难,虽然驱动天子望气术需要强大的精神力,但精神力的强大却并不代表天子望气术的强大,唯有顿悟才能够使得天子望气术进步。

  这么长时间以来,楚休大部分的功法其实都已经修炼到巅峰境界了,甚至就连快慢九字诀都已经九印合一,但天子望气术的修为却仍旧停滞不前。

  这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天子望气术消耗了道蕴,同样也使得楚休在天子望气术的修为上更近了一步。

  此时外界,褚无忌站在魏书涯身后,传音道:“魏前辈,你说楚休那小子究竟能在里面获得多少造化?”

  魏书涯道:“你也曾今进入过魔天境内,对比一下你天人合一境时跟楚休那娃娃的差距,不就知道了?”

  褚无忌摇摇头道:“若是这么比的话,那可就有些打击人了,昔日我少年狂妄,对于武道的理解和为人处事等等都显得幼稚肤浅,远非现在可比。

  当初我只是观摩了教主大人留下的一些字体,对于魔气的应用有了一些粗浅的领悟而已,现在想想,却是有些亏了。

  若是等我踏入武道宗师境界之后再进入魔天境,估计我能领悟出来更多的东西。”

  昔日褚无忌乃是龙虎榜第五,加入隐魔一脉后,他也是为了隐魔一脉做了许多的事情,这才在魏书涯的支持下,换来了进入魔天境呆三个时辰的机会。

  而现在他若是还想要进入魔天境,那可是难之又难了,看看楚休便知道了,排队想要进入魔天境内的人可不少,其他那些隐魔一脉的大佬是不会允许他一个人进入两次魔天境的。

  “时间到了,该让那林烨出来了。”有人开口道。

  魏书涯也是点了点头,众人一起驱动阵法,门户再次出现,将楚休甩了出来,阵法光辉也是随之消散。

  站在中央,楚休摇了摇脑袋。

  此时楚休还处于懵逼状态当中,他已经对时间没有概念了,六个时辰这么快就已经到了?

  魏书涯走下高台,拍了拍楚休道:“想什么呢?走了。”

  魏书涯并没有着急问楚休在魔天境内得到了什么,这里人多嘴杂,隐魔一脉也不是都一条心的,有些事情还是暗中说来得稳妥。

  离开这处秘境,魏书涯带着褚无忌和楚休进入单独的一个秘密庄园内,支开了其他人,这才对楚休问道:“楚休小子,你在里面的收获可大?”

  楚休迟疑了一下,他不知道该不该跟魏书涯如实说这件事情,毕竟这也有些太异于常人了。

  不过想了想,楚休还是准备把那异象都说出来,但其中却是要隐藏一些东西。

  比如自己看花眼,把独孤唯我看成前世的自己那一幕,甚至楚休都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看花眼了。

  还有关于独孤唯我的影像跟自己有着某种异样联系,和那魔主不死的石板,这些东西事关楚休本身的隐秘,他并不打算说出来。

  其实楚休对魏书涯还算是很信任的,这位在魔道内资格算是最老一批的老人家,其实才是真心为了整个魔道一脉所考虑的,而不是像其他魔道大佬那般,或多或少都有些一些私心。

  只要楚休没有表露出对于隐魔一脉的恶意,魏书涯必将会全心全力的支持他。

  这样的前辈除了魏书涯以外,那位昙渊大师其实也算是一个,只不过最后楚休还是骗了他。

  当然楚休只是会微微愧疚,他的良心可不会痛。

  在他看来,昙渊大师的传承给了李元那种家伙,还不如给自己呢。

  只不过有些东西关乎楚休最深处的秘密,别说这些关系不错的前辈,就算是至亲之人,楚休也没打算说,当然现在楚休也没有至亲之人。

  整理了一下语言,楚休沉声道:“您跟我说的那些东西,我都没有看到,我只看到了独孤教主的一段影像。

  在那段影响当中,独孤教主在跟一个名为铁皇堡的势力交战,一刀斩了一名铁皇堡的高手,之后凝聚弓箭,一箭射破了铁皇堡。

  这两式武技太强,所以看了之后,我只有一些粗浅的领悟,甚至暂时根本就无法使用。

  对了魏前辈,这段景象可是曾经真实存在过的?”

  一项淡定的魏书涯跟褚无忌都被楚休的话给吓了一大跳。

  “你说什么!?你竟然还看到了独孤教主所留下的影像?”

  历来进入魔天境的武者,虽然心中是冲着独孤唯我的传承去的,不过他们也都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他们只希望着能够从魔天境内有着一些粗浅的领悟而已。

  结果楚休倒好,他进入魔天境,竟然连独孤唯我所留下的影像都见到了,难道传说是真的?之前的人进入魔天境没有反应,纯粹是因为他的潜力或者是机缘不够?

  魏书涯平复了一下心情,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楚休道:“造化,大造化啊!

  独孤教主亲自所留下来的影像,这几乎就跟传承无异了,而且你所见到的,应该就是独孤教主的独门武功,红尘飘渺斩跟灭三连城箭,也叫毁灭之箭或者湿婆之箭。

  你所见到的一幕是真实的,乃是发生在我昆仑魔教初期的事情。

  铁皇堡昔日也是江湖上的顶尖大势力,擅长机括阵法,兵刃锻造和炼体功法,实力非常强大,铁皇堡更是号称百万大军也无法陷落。

  你可以将铁皇堡看成是玄武门、神兵阁和半个大光明寺的合体。

  当初铁皇堡杀我昆仑魔教一位魔使,并且还对我昆仑魔教口出狂言,独孤教主亲自上门,一刀斩杀铁皇堡堡主铁千军,一箭覆灭号称永不陷落的铁皇堡,震动整个江湖。

  教主所用的兵刃乃是我昆仑魔教的至尊魔兵,名为小楼一夜听春雨,配合上独孤教主的红尘飘渺斩,便是:小楼一夜听春雨,魔刀飘渺斩红尘。

  据说天下间除了宁玄机,没人能够挡得住独孤教主魔刀跟飘渺斩齐出,一句诗,便是当初整个江湖中最强的杀招!

  而灭三连城箭则是独孤教主从域外一个教派中所得到的。

  那个教派据说跟佛宗还有一些关系,实力也一样强大无比,不逊于道佛两脉。

  那教派自外域而来,想要进入中原传道,但还没等道佛两脉有所反应,那教派便因为得罪了昆仑魔教,被教主大人打上门去,斩尽教派中所有高手。

  这灭三连城箭便是从那教派当中得到的,传说中为那教派供奉的三大主神之一,毁灭之神湿婆的弓箭,曾经一箭射破阿修罗一族所建造的三连城,所以被称之为是灭三连城之箭。

  昔日那教派必须要以血气祭祀供奉湿婆,如此才能够换取主神之力,使出这一箭来。

  但对于教主大人来说,就算是昔日的魔道先祖都没有资格让他供奉,所以换成教主大人来,他直接便可以身化湿婆,用出这一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