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这章是为了盟主景风的打赏补更的。

  独孤唯我所留下的影像几乎是他巅峰之时,使用最强两门武技时的影像,不得不说,这是大机缘,大造化。

  只不过楚休一想到之前在魔天境中所发生的种种异样事情,还有关乎于自己的种种隐秘,就算是得到了这种大造化,楚休其实也高兴不起来。

  反倒是魏书涯神情兴奋道:“灭三连城箭也就罢了,这门武功虽然是独孤教主创造出来的,不过其根源却是在那教派之上。

  不过红尘飘渺斩却是独孤教主的秘传武技之一,你得到了红尘飘渺斩,从今以后你便是独孤教主的正统传人了,地位甚至要比现在更高一层。”

  不过随后魏书涯便摇摇头道:“不过你最好暂时不要用红尘飘渺斩,暴露出你在魔天境中所得到的这些东西。

  隐魔一脉内部人心已经变了,就算你得到了这些东西,整个隐魔也不可能纳头便拜,把你当成是真正的昆仑魔教继承人的。

  所以眼下你最重要的还是积蓄实力,只要实力足够,有了这层身份是锦上添花,名正言顺,而没了这层身份其实也不要紧,反正也没有人跟你竞争。”

  魏书涯为楚休考虑的很清楚,不过他自己却是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谋夺红尘飘渺斩或者是灭三连城箭,包括褚无忌也是如此。

  这两个都不是那种鼠目寸光之辈,而且这东西既然是独孤唯我给楚休留下的,那影像一旦消散,便无人可以看到那其中的神韵,所以就算楚休想要把东西交给他们都没法交。

  再者说,他们两人其实也都进入过魔天境,但却并没有看到这些东西,只有楚休看到了,那便证明楚休才是独孤唯我选定的人,有些东西不属于他们,他们却强行夺取,后果可能不会太好。

  楚休苦笑道:“我距离昔日独孤教主的境界相差太远了,就算是看到了影像,但也仅仅只是记住几个形似而已,暂时根本就施展不出来。”

  魏书涯一摆手道:“即使是形似,那也足够用了,独孤教主传下来的武功,哪怕只有一成功力,威能也是惊人。”

  楚休这时候忽然问道:“对了魏前辈,隐魔一脉内可有独孤教主昔日的画像在?或者你们可知道独孤教主长什么模样?”

  一旁的褚无忌奇怪道:“你不是都见过独孤教主所留下的影像了嘛,你难道还不知道独孤教主的长相?还有你问这个干什么?”

  楚休摇摇头道:“影像当中,独孤教主的模样模糊的很,根本就看不清面容。

  我现在怎么说也是传承了独孤教主一部分的武技,自然也是对独孤教主有些好奇了。”

  魏书涯想了想,摇摇头道:“独孤教主昔日虽然是号令整个魔道一脉的魔主,不过他却也不喜欢把自己塑造成神,自然不会有什么画像之类的东西留下,就算是有,五百年过去了,恐怕也早就丢失了。

  而且五百年的时间太长了,跟独孤教主同一个时代的人也差不多都死绝了,起码隐魔一脉当中是没有人见过独孤教主的模样。

  或许江湖上会有一些那个时代的强者用各种稀奇古怪的方式保存寿元,不过隐魔一脉中,并没有这样的人。”

  楚休点了点头,不过心中却还是有一些失望的。

  本来他还想看看,独孤唯我到底跟他像不像,自己当初看到的那一幕,到底是不是幻觉和眼花。

  这时褚无忌道:“对了,你上次不是让公输元帮你炼制人傀儡的嘛,正好他已经炼制完成了,还让陆晋那小子去通知你,不过那时候你正在执行任务,所以这消息便被我给拦下来了,正好现在你跟我去见公输虞,让他帮你把人傀儡彻底完成。”

  楚休点了点头,没想到这公输元的动作竟然还蛮快的。

  剩下的事情就用不到魏书涯这位老前辈出手了,褚无忌便带着楚休来到公输元的居所。

  公输元其实也没有一个固定的居所,通常哪里出现了什么好材料,公输元便在哪里。

  之前公输元便在西楚这边晃悠,此时为了等待楚休,他也依旧留在西楚隐魔一脉的一座密地当中。

  带着楚休走了几天,褚无忌跟楚休来到一座小镇的大宅中,公输元便隐藏这大宅的地下。

  进入暗道,扑面而来的便是一股血腥味儿。

  褚无忌黑着脸进入地下的密地,只见大堂中点燃着昏暗的灯火,到处都是残肢断臂,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材料等等,好似一座碎尸现场一般。

  看着原本整齐的大堂被公输元搞成这幅模样,褚无忌不由得黑着脸道:“公输元!我说什么来着?你要弄这些东西,自己找一个僻静一些的地方,你爱怎么弄怎么弄,这里可是我隐魔一脉用来集会的密地,你弄的跟屠宰场一般,以后还让别人怎么用?”

  公输元不屑的撇撇嘴道:“穷讲究!你们这帮家伙杀人杀了不少,现在还嫌弃起尸体来了?放心,等我走的时候我会给你们打扫干净的。”

  说着,公输元又看向楚休,报怨道:“可是等了你好长时间了,人傀儡炼制好了,过来看看吧。”

  楚休跟着公输元来到里面,公输元一挥手,一个浑身都笼罩在黑袍当中的身影走了过来,解开头上的黑帽,正是安流年的模样。

  不过此时安流年却是面无表情,神色呆滞,身上没有任何的生机。

  公输虞得意道:“武道宗师级别的傀儡我炼制了可不止一个了,质量你完全可以放心。

  等下我会将操控人傀儡的方式告诉你,人傀儡必须要用精神力来操控,不过消耗并不大,以你的精神力,应该没问题。

  如果你对精神力的把控比较深,更是可以让人傀儡做出各种细微的动作表情来,足以以假乱真。

  现在把你那饿鬼道化身弄出来就行了,将其融入人傀儡中,这便是容器了。

  不过你要注意一下,你那饿鬼道化身的真灵可是凶的很,别让它吞噬太多的东西,否则撑破了人傀儡,你那饿鬼道化身倒也不会反噬你,但却可能直接逃离,摆脱你的控制。”

  楚休点了点头,将自己那饿鬼道化身释放而出,瞬间那邪异的饿鬼出现在大堂当中,散发出了一股可以吞噬一切,无比邪异的气息来,就连褚无忌都是啧啧称奇。

  这东西乃是世间邪异之物所凝聚到了极致的化身,甚至已经不能称之为魔了,根本就是一个邪物。

  公输元点了点头,立刻开始拿出一大堆阵法,进行了一大堆楚休连看都看不懂的操纵,只用了不长时间,便成功将饿鬼道化身给封入了人傀儡当中。

  擦了擦头顶的汗,公输元点点头道:“完工,楚休小子,事先说好了,我这里可不提供售后服务,出了什么问题,再来找我可是要加钱的。”

  楚休也没有动怒,只是点点头道:“没问题。”

  像是公输元这种作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其实还蛮不错的。

  当然就他这种性格注定是在江湖上混不开的,哪怕就算是隐魔一脉也是一样。

  大家都喜欢谈人情,论因果,今日你帮我,来日我帮你,来回还人情债,看似便利,实则麻烦。

  其实还不如像公输元这般,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来得好。

  拿到人傀儡之后,楚休便跟褚无忌分别,暂时先回到关中刑堂。

  他明面上毕竟是关中刑堂的人,暂时离开虽然没什么问题,但就怕关思羽忽然来找他。

  当然偶尔找一次也不要紧,关中刑堂那边还有梅轻怜帮他撑着,反正她有信心搞定关思羽。

  楚休回到关中刑堂之后,并没有立刻出现在众人的眼前,而是又好好探查了一下自己体内,不过却始终并没有什么发现。

  他实力大进,战力大增,状态好的简直不能再好了,此时就算让他去单挑没有踏入武道宗师境界的张承祯,楚休都敢出手。

  但魔天境内发生的事情,却始终像是一片阴云一样笼罩在楚休的心头,无法消散。

  特别是刚刚踏入魔天境之时,一股奇异的情绪侵蚀着楚休的心志,若不是那写有天命不败的石板忽然碎裂,护住了楚休的心志,说不定接下来还会发生一些什么呢。

  不过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自己这具身体跟独孤唯我,百分百是有着一定联系的,但这其中究竟有什么隐秘,楚休看不见,却也摸不着,但他唯一肯定的是,自己跟独孤唯我之间的联系,绝对不是单纯的传承者那么简单。

  摸着下巴,楚休喃喃道:“或许自己应该去找一位卜算大师,好好给自己算一算?”

  卜算之道历来都很玄奥,能够将此道修炼到极致,很少很少。

  例如大光明寺那位因果禅堂的首座,还有天师府张家一位跟老天师同辈的高手,都擅长此道。

  当然那种级别的存在别说不会帮楚休不算,就算他们会,楚休也不敢,谁知道他们会算出自己什么隐秘来?

  不过他倒是听说,北燕有个叫袁吉的卜算大师貌似挺有名的,但最近不知道为何跑到西楚来了,要不然自己哪天去找他算一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