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场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关思羽,现在关思羽的一句话,便可以决定关中刑堂未来的走向。

  其实在场的这些人,萧熠等关中刑堂的掌刑官才是最为倒霉的。

  他们依附于关中刑堂生存,没人想要关中刑堂出事,但看现在这幅场景,明显是不能善了了。

  所以他们都是紧张的看着关思羽,看关思羽到底如何选择,是仍旧坚守关中刑堂的地位,还是答应杨公度,加入吕隆基的麾下,加入东齐。

  关思羽看着杨公度,面无表情道:“杨公度,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你我曾经见过一面,那时候你正在北燕担当参谋将军,为北燕军方做事。”

  杨公度点点头道:“当然记得,那时候我还没有现在的名声,而关堂主你,也是才刚刚接手关中刑堂,四面楚歌之际。”

  关思羽沉声道:“你既然记得我,那你便应该知道我的性格,在当初那种环境之下,我都没有妥协,更别说是现在了,我关某人从来都不受人威胁!

  你杨公度,你知道你最大的弱点是什么吗?不是你的谋算有问题,而是你本身就是一个极其自我,刚愎自用之人!

  你天资聪颖,二十岁便满腹的阴谋阳断,帝王权术烂熟于心,那些儒家典籍对于你来说根本就不成问题,哪怕是装,你都能装成一个满腹经纶的儒家大师,结果你却连看都懒得看,导致你科举落地二十多年。

  你的武道天赋出色,资质上佳,哪怕是中年开始习武,并且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仍旧能够修炼到武道宗师境界,但你却依旧看不起江湖武夫,认为权术谋略才最重要,但你自己却是被拜月教跟天师府强大的武力所逼出西楚。

  到了现在,这个习惯你仍旧没有改,没有绝对的实力,你便想要来威逼我,你这,依旧是找死!

  太子想要将这一切都说出去,那便说出去吧,杀了你之后,我会给正道江湖一个完整的交代的。”

  杨公度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他面色微变道:“什么交代?”

  关思羽眯着眼睛道:“一个我关中刑堂内乱的交代!魔道凶徒林烨冒充楚休,潜伏于我关中刑堂内,勾结你这位太子殿下的谋士心腹,想要颠覆我关中刑堂,将关中刑堂分裂给东齐太子和魔道,我出手拨乱反正,将你们全都镇杀,这一切,不是很好解释吗?

  其他人信与不信不要紧,正道宗门要的是结果,是交代,杀了你们,一切交代都有了!”

  随着关思羽话音落下,楚休身形一动,直接转身便逃。

  低调了十多年,关思羽这位铁面判官就算是在关中刑堂内给人的印象也仅仅只是铁面无私而已。

  但要知道,昔日关思羽接管关中刑堂时,内忧外患齐在,能够在这种风雨飘摇之时只用了几年便迅速稳定了形势,关思羽靠的绝对不仅仅是铁面无私。

  眼下的情况乱成了一团糟,但关思羽这种解决方式无疑是最简单省力的,把所有人都杀了,到时候任由关思羽来解释,其他正道宗门要什么理由,那都好说。

  看着楚休的身影,关思羽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冷芒,手捏印决,磅礴的真气好似化成了无边的瀚海巨浪,凝聚成海眼不断旋转着,一股极强的吸力吞噬一切,竟然拉扯着楚休的身形向后而来。

  神通九变·搅海!

  “楚休,你太让我失望了!你若不是隐魔一脉的人,我可是真准备把你当成是关中刑堂下一代的继承人来培养的。”

  关思羽的眼中露出了浓浓的失望之色,他这不是虚伪的放马后炮,而是事实。

  之前关思羽没想过楚休乃是隐魔一脉的人,所以在楚休踏入龙虎榜第一之后,关思羽是真的准备让楚休接手关中刑堂的。

  虽然楚休所展露出的缺点很多,比如私心谋算太大,手段狠辣甚至到了胆大包天的程度,不过这些在关思羽看来都不算是问题。

  关中刑堂地位敏感,若真是交到了一个性格犹犹豫豫,优柔寡断的庸碌之辈手中,关中刑堂也就彻底完了。

  楚休要实力有实力,要能力有能力,接手这个位置,正合适。

  但谁知道,楚休竟然也是隐魔一脉的人,他想做的并不是关中刑堂的继承人,而是想要阴谋吞并关中刑堂,这绝对是关思羽不能容忍的!

  轻轻一掌推出,罡气漩涡急速的旋转,最终轰然爆裂,极致的拉扯之力轰然传来,好似要将身处其中的楚休给彻底撕碎。

  手捏佛印,楚休周身佛光轰然爆发,但那幽深的佛光当中,却是充斥着一股骇人的魔气,佛魔之力同时镇压自身,强行抵抗着搅海的那股拉扯之力,这才勉强让楚休的身形在那罡气漩涡的爆裂中保持完整,不过这对于楚休的消耗也是极其惊人的。

  关思羽这一招搅海针对肉身弱一些武者绝对是一个大杀招,若不是楚休同修九霄炼魔金身跟大金刚神力这么一魔一佛两种不弱的炼体功法,恐怕早就被这一招给撕裂成碎片了。

  就在关思羽还想出手的时候,梅轻怜拦在关思羽的身前,皱眉道:“你不能杀楚休!”

  关思羽的眼神变得柔和了一些,他轻声道:“夫人,让开!你放心,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程度。

  楚休以魔道的身份杀戮无数,此时他身份暴露,耍了无数人,那帮正道宗门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他必须要死,他死了,我才能给江湖人一个交代。

  但你不同,阴魔宗早已经灭亡,特别是你,并没有牵连太大的因果。

  等杀了楚休,再宰了杨公度他们,我有把握保下你,并且让你彻底脱离隐魔一脉,有我在,无人能动得了你。”

  梅轻怜低喝道:“你疯了!你只想到正道一脉,但你可知道楚休在隐魔一脉中的地位?你杀了他,拿什么去给隐魔一脉一个交代?”

  关思羽淡淡道:“我不需要去给隐魔一脉交代,眼下这种情况,正魔之间我必须要站在一个立场之上。

  眼下江湖上正魔对立,隐魔明魔加在一起都不如正道武林,更别说单单一个隐魔一脉了。

  孰强孰弱一目了然,我不可能站在弱者这边,那就只能去给强者一个交代,我没得选。

  夫人,你不用再说了,我说过,会保下你的,站到一旁去吧。”

  梅轻怜没有退走,而是周身魔气萦绕在周围,好似隐约有些天女起舞一般,不似阴邪魔道,但却另有一种神异的感觉。

  关思羽对她动了情,但其实梅轻怜却没对关思羽动情,她对关思羽只是有一种复杂的感觉。

  是愧疚,是感动,或者是其他,这些梅轻怜自己也说不清楚。

  不过对于自己的立场梅轻怜看的还是很清楚的,她是隐魔一脉的人,跟魏书涯的关系亲近,也算是魏书涯这一系的人。

  而楚休是魏书涯所看重的人,是隐魔一脉的继承人,虽然隐魔一脉可能还有很多人不这么认为,但在上次议事之后,楚休进入魔天境内,起码名分上,楚休就是隐魔一脉的继承人。

  所以无论如何,梅轻怜也只会站在楚休这边。

  关思羽摇摇头道:“夫人,你太天真了,我说过,姹女大法对我起不到效果的,楚狂歌大人留下了许多功法,都被我融入了神通九变当中,精神秘法,对我无用!”

  话音落下,关思羽手捏印决,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来:“驱神!”

  一个瘦弱细小的神影凝聚而出,三面六臂,看似微弱,但所过之处,梅轻怜周身的魔气却是尽皆消散,她本人都感觉到了自己的精神力在被压制着。

  另一边楚休体内心魔轮转大法疯狂的运转着,手中无形长弓凝聚,灭神箭施展而出,强大的精神力爆射而来,但却被那神影的六臂给握在了手中,硬生生折断!

  昔日夏侯镇打上门来时,关思羽便动用这驱神,硬生生破去了夏侯氏的御神术。

  没有人跟关思羽对战过的人是体会不到他的恐怖的,实际上关思羽的武道跟楚休很像,无论在哪方面都很擅长,没有明显的短板。

  神通九变乃是几十种甚至是上百种武功凝聚在一起的杰作,叠加在一起,威能无限。

  关思羽手中一面奇异的阵盘扔出,同时他周身罡气爆发,手中无刀,但却有着无数罡风刀气爆发而出,将梅轻怜包裹在其中。

  神通九变中的呼风施展而出,不过关思羽却没有真对梅轻怜下死手,呼风只是将梅轻怜给逼到阵盘的范围之内,那阵盘一落地,顿时机括之声响起,一面面蓝色光晕浮现在其中,不断的消弱着梅轻怜的精神力和罡气。

  她想要打破那层蓝色的光晕,但那上面的力量却是忽然凝实,竟然让梅轻怜都没有办法将其击溃,只能被囚禁在其中。

  关思羽淡淡道:“夫人,不用白费力气了,那是玄武门的囚神牢,专门用来暂时禁锢羁押一些宗师级强者用的,等我杀光他们,就放你出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