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六百四十九章 罗神君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8 08:34: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谁都没想到,罗神君出手竟然这般干脆,真的一巴掌就扇死了杨公度,而原因仅仅只是因为他看杨公度不顺眼。

  就像罗神君自己说的这般,别说是杨公度,就算是东齐的皇帝老儿来了,天门也不需要给他面子。

  这么多年来,天门好似与世隔绝一般,大部分的时间都呆在西昆仑山上,又不会做侵占地盘之类的事情,只守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自然是谁都不惧。

  庙堂跟江湖始终对立,但双方却也互有合作,在东齐,哪怕是纯阳道门跟真武教也是要给东齐朝廷一些面子的,但天门却是不用。

  有本事,你就派兵绕过西楚,进入西极荒原,再上昆仑山来攻打我天门。

  哪怕是昔日昆仑魔教最为巅峰之时,都没能把天门从昆仑山上赶下来,更别说是东齐朝廷了。

  只是杨公度死的却是很讽刺。

  他这一辈子都在谋算这些阴谋诡计之类的东西,虽然大部分都以失败收场,但起码声势却是不弱,而且他也多次化险为夷,作死了这么久都没真正出事。

  所以杨公度自己也觉得,他只是时运不济而已,并不是自己的问题。

  直到身死之际,杨公度才真正明白,没有实力,再强的计谋也是施展不出来。

  像是罗神君这样的人,根本就连说话的机会都不会给他。

  只可惜等到杨公度真正明白这一点时,却是已经晚了。

  随手跟拍苍蝇一样拍死杨公度的罗神君将目光转向关思羽,淡淡道:“你便是这代关中刑堂的堂主?方才那家伙虽然很讨厌,不过他倒是把当初的事情还原的八九不离十,他说的没错,某是来拿东西,拿回本来就属于我的东西。

  你也不用担我会因为昔日楚狂歌的事情而迁怒你关中刑堂,楚狂歌那家伙虽然有些死心眼,但实力还当真不弱,未到真火炼神境便敢与某硬撼,竟然拼到了两败俱伤的境界,逼得我回到天门养伤数年才恢复过来,是个人物。

  当然那家伙也是有些傻,为了一个不识时务的垃圾小家族便搭上自己的性命,值得吗?”

  听到这话,在场的众人都是心中一惊。

  之前他们还以为楚狂歌跟罗神君一战时,罗神君还没到真火炼神境,合着他几十年就是真火炼神境的强者了,楚狂歌竟然越级跟其拼个两败俱伤,这实力简直超乎他们的想象。

  关思羽的面色没有变化,他只是沉声道:“不知道天门究竟想要什么东西?楚狂歌大人临死之前,没有什么东西留下来。”

  关思羽虽然是楚狂歌的继承人,但他却并不是楚狂歌。

  昔日楚狂歌只是因为罗神君要杀人夺宝,便跟罗神君拼个两败俱伤,这在很多人看来都不值当,但在楚狂歌看来,人命大过天,以他一个人的性命换得几十个的人性命,这就是值得的。

  但在关思羽看来,这显然不值得。

  眼下罗神君所展现出来的力量近乎于碾压一般,虽然罗神君嘴上说,不会迁怒于关中刑堂,但看罗神君之前随手一巴掌将杨公度拍死的做派,显然对方乃是那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霸道性格。

  自己若是不交东西,那罗神君会干出什么来,那可就当真不一定了。

  只不过关思羽是真的不知道罗神君要的是什么东西,他拿什么给?楚狂歌临死之前可不仅仅只有他一个人在场,那么多人都看着呢,楚狂歌可是真没给他们留下什么东西。

  出人意料的是,罗神君听到关思羽这么说,他也没有动怒,只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倒也对,就算是楚狂歌自己,他应该都不知道那东西是用来干什么的。

  还真是一个傻子,从某手里把东西抢来,结果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抢来的是什么,他还当真只是为了那些垃圾白痴的性命?”

  嘟囔了两句,罗神君一挥手道:“你不知道没关系,某自己来找,楚狂歌的尸体埋在哪里?把他的陪葬品,空间秘匣等拿出来,看看在没在那里。”

  一听这话,在场所有隶属于关中刑堂的武者面色都变了。

  甚至其中有一些关中刑堂的老人,都想不顾性命的冲上去对罗神君破口大骂。

  罗神君竟然想挖开楚狂歌的陵寝,这简直就是对他们关中刑堂的羞辱,是他们绝对无法忍受的事情。

  不是关中刑堂的老人,是不会明白昔日楚狂歌在关中刑堂的威信和地位的,那绝对是信仰一般的存在。

  如果说关思羽现在是靠着法纪来维持着关中刑堂,那楚狂歌便只是靠自己的个人魅力。

  在那个时期的关中刑堂武者眼中,楚狂歌绝对是神一样的存在,容不得任何人侮辱亵渎。

  所以在楚狂歌临死之前,非常突兀的选择了让关思羽接任堂主之位,虽然不满的人有很多,不理解的人也有很多,但他们还是选择听从了楚狂歌的意思,认同关思羽来接任堂主之位,要不然关思羽这个堂主的位置,怕是也坐不踏实。

  此时罗神君竟然开口要挖楚狂歌的陵寝,这对于在场的大部分的关中刑堂武者,简直就是无法忍受的事情。

  关思羽的面色也是一变,他沉声道:“楚狂歌大人已经入土为安,谁也不能去打扰他,哪怕是天门也是如此!

  我关中刑堂无意与天门为敌,天门想要东西,我也能尽量去帮你们找,但是,侮辱楚狂歌大人,便相当于侮辱我关中刑堂,这点,我关中刑堂绝对无法容忍!”

  对于关思羽来说,他这辈子有两个最重要的人,和一个最重要的事情。

  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发展关中刑堂,起码在自己卸任堂主时,能够理直气壮的说自己,自己没有辜负关中刑堂的培养。

  而那两个人嘛,其中一个自然是梅轻怜,还有一个,便是楚狂歌。

  关思羽青年加入关中刑堂,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便视楚狂歌为自己的偶像,自己的领路人。

  虽然他不是楚狂歌的弟子,但在关中刑堂时,楚狂歌却是教了他不少的东西,没有丝毫的藏私,可以说楚狂歌对于他来说,也是亦师亦父的存在。

  这些年来他兢兢业业,呕心沥血的把关中刑堂发展到这种程度,其中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他不想辜负昔日楚狂歌的期望。

  既然楚狂歌在临死之前将这个位置交给他,那他若是做不到,还有何脸面去九泉之下面对楚狂歌大人?

  而现在竟然有人想要动楚狂歌大人的陵寝,这更是关思羽无法接受的事情。

  深深看了关思羽一眼,罗神君又看了一眼其他那些脸带愤怒,甚至敢于对他这位真火炼神境强者怒目而视的关中刑堂老人,他不禁摇摇头道:“奇怪,当真是奇怪的很,你们都知道我的实力,为什么还要反抗,难道你们就不怕死吗?还是你们真以为,某很好说话?

  一个死人而已,身死道消,除了骨头渣子,剩下的全都没了,你们为何要这么执着呢?你们知不知道,这样,会死的。”

  最后那个死字吐出,看似轻描淡写,但在场的众人却是不由得从心底浮现出了一丝凉意。

  那不是杀机,而是一种蔑视。

  在罗神君看来,在场的这些人跟蝼蚁一样,随便一脚便可以踩死。

  只不过是因为自己好不容易可以再出天门,所以他的心情很好,很不错,便跟这些蝼蚁多说几句话,只要他们识时务一些,自己是可以放过他们一条生路的。

  但这帮蝼蚁为什么就看不清呢?为什么要为了一件在他看来,无关重要的事情而拿自己的性命来反抗?

  罗神君很不理解,就跟当初他不理解楚狂歌为什么要为了一群垃圾蝼蚁的性命跟他拼死拼活一样。

  所以现在,罗神君有些生气了。

  关思羽长出了一口气,沉声道:“因为有些东西,哪怕是死,也要拼命维护!

  楚狂歌大人,代表着关中刑堂最后的尊严,无人可以将其亵渎,哪怕是天门,也不行!”

  罗神君摇摇头道:“冥顽不灵,伤脑筋啊,你们为什么,就不能让我省一些力气呢?”

  话音落下,关思羽顿时感觉到一股极致的危险气息传来,他手捏印决,周围的天地元气都开始如同海眼一般疯狂的旋转着,汇聚成了一个巨大的罡气漩涡。

  搅海施展而出,不过却并不是攻向罗神君,而是挡在自己身前。

  下一刻,一股无形的力量便已经奖励,好似一只无形的大手在其面前狠狠紧握,刹那之间,元气漩涡轰然崩裂。

  关思羽赖以成名的神通九变,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瞬间被破去!

  罗神君的脸上的露出了一抹失望之色道:“弱,很弱啊,你比楚狂歌要弱得多。

  楚狂歌阻拦我,是因为他有实力,你的实力这么弱,为什么也要拦我?”

  话音落下,罗神君在身前竖掌为刀,虚斩了一下。

  但下一刻,虚空中无尽的罡风元气凝聚,化作无形的刀刃落下。

  关思羽看不到任何东西,但在他的感知中,这方天地,都好似化成了刀锋地狱一般,锋锐杀机,无处不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