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仁龙这么一跪,顿时将虚行等人都吓了一大跳,他们也没想到聂仁龙竟然会来这么一出。

  大光明寺虽然实力强大,但武道宗师毕竟是武道宗师,聂仁龙身为聚义庄庄主,也是位列风云榜的人物,结果却在他们面前直接跪下,包括虚渡都是愣了愣。

  虚言连忙扶起聂仁龙道:“聂庄主,不必如此,除魔卫道本来就是我大光明寺的职责,你这般我们可当不起。”

  聂仁龙并没有站起来,而且摇摇头道:“这次在下来不光是为了整个江湖,其实也是为了自己而来的。

  我那可怜的孩子东流惨死在楚休手中,我这个当父亲的却是连报仇都找不到真正的对象,何其的可悲讽刺!

  这一次那楚休身份暴露,惹得天怒人怨,此子行事大胆,手段狠辣,将来也必定会成为魔道一脉的巨枭,祸乱江湖。

  现在若是不杀他,恐怕我这辈子也是报不了仇了!

  只不过我聚义庄的实力低微,而那楚休却是隐魔一脉的新秀俊杰,必将得到隐魔一脉的庇护,我想杀他,难之又难!”

  虚言皱眉道:“所以聂庄主你的意思是,想要请我大光明寺出手为你报仇?”

  聂仁龙摇摇头道:“在下并非此意,我自己的仇怨,自然也是应该由我自己来报,我想请大光明寺出面主持公道,是想要借助大光明寺的威名,在北燕组建诛魔联盟,共同诛杀楚休那恶贼!

  楚休此子在江湖上行事狠辣无比,此时若是不将其扼杀,将来必是我正道武林的心腹大患。

  但我聚义庄实力太弱,贸然说出什么组建联盟之类的事情,怕是会引人嗤笑,所以我才来求助大光明寺。

  在下愿意奉大光明寺为盟主,号令整个北燕武林的正道强者一齐出手,攻打关中刑堂,覆灭那凶徒!”

  虚言等人都是一皱眉,他们也没想到,聂仁龙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说实话,楚休这件事情一出,大光明寺肯定是要跟楚休之间的恩怨做一个了结的。

  毕竟死在那楚休手中的大光明寺武者可不是一个两个了。

  只不过无论是想要找楚休报仇的虚行还是虚言等人,他们却都没想过像聂仁龙所说的,竟然准备把事情闹的这般大。

  虚言想了想沉声道:“聂庄主,你的要求恕我暂时不能答应。

  这件事情兹事重大,方丈此时正在闭关,我需要去请示一下妄念禅堂的首座虚云师兄之后,才能够做决定。

  聂庄主可以先行去等候,我们去去就回。”

  聂仁龙点了点头,这才站起来,跟着一名大光明寺的弟子前往会客厅。

  等到聂仁龙走后,虚言这才道:“走吧,去跟虚云师兄说一说这件事情。”

  几人点了点头,刚准备离去,虚渡却是在后面忽然笑了一声道:“那聂仁龙却不是一个简单的家伙,他口口声声说着诛魔,但他心理,却是有着一个心魔。”

  对于虚渡的话,虚言等人都没有在意。

  在大光明寺内,虚渡整天都是一副没有正行,疯疯癫癫,神神叨叨的模样,时间久了,众人也都没有把他的话当成是正经话,一般有正经事情,众人也不会去找虚渡商量。

  几人来到虚云的禅院外后,都是恭敬的敲了敲门,得到允许之后这才进入禅院内,其态度简直跟对方丈一般的恭敬。

  此时禅院之下,虚云正捧着一本经书,一边看着,一边在菩提树下饮茶,看到众人全都前来,虚云淡淡道:“难得你们来了这么多人,可是出了什么大事了?

  还有虚渡,把你葫芦里的酒倒掉,再让我看到你在寺内公然犯戒,你便去打扫一个月的茅厕。”

  虚渡面色一变,连忙道:“虚云师兄你误会了,我这哪里是酒,糖水而已,佛曰……”

  虚渡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虚云给抬手打断:“佛有没有曰过,你酒葫芦里的糖水为什么味道跟桂花酒一模一样?”

  虚言闻言顿时怒视着虚渡,他之前还真以为虚渡酒葫芦里面装的是糖水来着。

  虚渡讪笑着把酒葫芦的桂花酒都给倒了出来,不过随后他便摸着自己的光头,感觉貌似有些不对头。

  虚云师兄要是没喝过酒,他怎么能闻出来,自己这酒葫芦里面装的是桂花酒?

  不过此时虚言那边已经顾不得去管这些乱七八糟的小事了,他把聂仁龙的事情都给虚云说了一遍。

  虚云没有表态,而是对虚言问道:“你觉得,这件事情我大光明寺应该怎样做?”

  虚言想了想道:“应该答应聂仁龙,我大光明寺本身就跟那楚休有仇怨,隐魔一脉怕是也要借机冒头,趁着这个机会,杀一杀隐魔一脉的锐气也是好的。”

  虚云淡淡道:“答应倒是没错,聂仁龙想要组建联盟也可以,但这个所谓的盟主,我大光明寺不当。”

  虚言诧异道:“为何?整个北燕江湖,除了我大光明寺,谁还有资格来当这个联盟的盟主?

  况且这件事情也可以增加我大光明寺在北燕江湖的威名,何乐而不为?”

  虚云摇摇头道:“我大光明寺就算不当这个盟主,也一样是北燕佛宗魁首,这会影响我们的名声吗?

  相反若是这次的事情出现了偏差,那才会影响我大光明寺的威名。

  所以我大光明寺加入联盟,聂仁龙想要利用我大光明寺的名声来增加联盟声势,可以,但这个盟主,我们不当。”

  虚言疑惑道:“出现偏差?那楚休身份暴露,已经惹的是天怒人怨,此事还会出现什么偏差?”

  虚云淡淡道:“这世间没有任何事情是绝对的,未胜先虑败,总是没错的,况且不要把隐魔一脉想象的太弱了,隐魔一脉若是真的很弱,他们也留不到现在。

  这次的事情由你带着一部分六大武院的精英弟子前去,虚行留在大光明寺内闭关。”

  “为什么!?”

  虚行忍不住开口问道。

  他跟楚休的仇怨最大,接连被重创两次,他可是恨不得去生吞了楚休,结果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正大光明的机会,虚云竟然不让他出手。

  虚云看了虚行一眼,一句话都没说,但那幽深的目光却好似能够看透虚行的心底一样,让虚行顿时从头凉到脚,一句话都不敢再多说。

  半晌之后,虚云这才淡淡道:“你心中的嗔念已经被楚休的魔刀所彻底引动,你的心境甚至都在入魔的边缘徘徊着,这种情况,你怎么去?

  你自己想要找死不要紧,但却不要带着我大光明寺的弟子去找死!”

  虚行被虚云一番话说低下了头,不敢再多说一句废话。

  等到虚行、虚言和虚洪三人离开后,虚渡这才难得神色严肃道:“师兄,你为什么要答应聂仁龙那家伙?此人心中有鬼,他口口声声说要为了江湖除害,说要为了自己的儿子报仇,但实际上,只要联盟成功,无论是我大光明寺来当这个盟主,还是他聂仁龙来当这个盟主,作为组织者和发起者,他聚义庄获得的名声都是最大的。”

  虚云靠在身后的菩提树上,淡淡道:“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只恶鬼,或贪或嗔或执念。

  与其去管其他人心中有没有鬼,不如去降服自己的心魔。

  聂仁龙想干什么,跟我大光明寺无关,他得到什么东西,也跟我大光明寺无关,我大光明寺关心的,只是在这件事情上,我大光明寺有没有吃亏,就是这么简单。”

  虚渡摇了摇头,直接转身走出虚云的禅院,一边走一边道:“跟你们这帮人玩心眼儿,实在是太累,佛曰,做人能不能简单点?”

  身后的虚云闭着眼睛道:“红尘浊世方能炼心,我等可以简单,可以单纯,但后果却是,连给我佛镀金身的银钱都没有,连给弟子的斋饭都吃不饱。”

  而此时会客厅内,当聂仁龙得到了大光明寺的回复之后,他的眼中顿时露出了狂喜之色,但却被他给强行压制住了。

  虚渡猜测的没错,聂仁龙来大光明寺,当然不是单纯的为了江湖除害,他还没那么高尚。

  为了自己的儿子报仇是一个理由,但更多的理由却是,他想要让聚义庄,重新辉煌于江湖。

  在聂东流死的那段时间,聂仁龙经历了入魔被重创,差点心灰意冷。

  不过他毕竟是枭雄人物,用了一年的时间,便逐渐走出了消沉当中。

  没了儿子,但他还有聚义庄!

  将来聚义庄名流江湖青史,他这位聚义庄的初代庄主,也是一样能够名传江湖万载。

  所以这一次他组建联盟,三分是为了杀楚休报仇,七分则是为了能够让聚义庄的名声再提升一个台阶。

  在得到大光明寺的答复之后,聂仁龙立刻开始在北燕武林散布联盟的消息,一时之间应者如云。

  而且几乎是同时,在东齐那边,也有人想到了跟聂仁龙一样的办法,组建联盟去诛杀楚休,为报仇,也是为了名声,那个势力则是夏侯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