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六百六十四章 阻拦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8 08:34: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在虚云的禅堂内,虚行本来以为等自己跟虚云汇报完毕之后,虚云会让他跟着自己一起去聚义庄,结果虚云听完之后,却是叫来了一名弟子道:“去找虚渡,让他跟我一起去一趟聚义庄。”

  虚行连忙道:“师兄,那我……”

  虚云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你继续在大光明寺内闭关,不在一年之内将你心中的嗔念彻底压制住,别说出大光明寺,就连这个达摩院首座,你也不用当了。”

  六大武院的首座任命或者是赦免本来应该是由方丈做主的,不过在大光明寺内,虚云却是有这个权力和能力。

  听到虚云这么说,虚行根本就连一丝反驳都不敢,只得灰溜溜的回到达摩院内继续闭关。

  过了片刻,虚渡懒洋洋的来到虚云的禅堂内,他仍旧拎着一个酒葫芦,不过这一次,酒葫芦里面装的,可真是糖水。

  “跟我去一趟聚义庄。”虚云沉声道。

  这一次虚渡倒是没继续扯蛋,乖乖的跟着虚云一起离开大光明寺。

  他虽然大部分的时候都有些不靠谱和不正经,不过事关大光明寺的正事,他还是不会耽误的。

  不过一边走虚渡还是一边道:“我说师兄,隐魔一脉那小子是得了失心疯了?这种时候不好好守着他的关中刑堂,还敢跑来北燕浪,这是嫌弃自己死的不够快?”

  虚云淡淡道:“不要把别人都当场白痴,有些事情一旦发生了,那就自有其道理。

  说不定我们不用到聚义庄,便会有人主动来找我们的。”

  虚渡摸着自己的光头,刚想要说些什么,便听一个声音忽然传来:“虚云大师果然料事如神,许久未见,看来你的《妄念天大自在经》又有所精进了。”

  魏书涯一身黑衣,眯着眼睛站在路旁,跟晒太阳的寻常老人一般,褚无忌则是站在他的身后,目光锐利,一言不发。

  虚云看向魏书涯,口诵的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原来是魏老,这么多年来,除了浮玉山正魔大战,这是你第二次出手,看来那楚休果真是你所看重的人,竟然能够让你亲自出手。”

  虚渡诧异的看向虚云,他可是知道自己这位师兄的性格,他虽然是和尚,但却很不喜欢说‘阿弥陀佛’这四个字,唯有见到他真正重视的人,虚云才会说这四个字。

  这看似快入土的老家伙竟然这般恐怖,值得师兄如此去重视?

  魏书涯随便一挥手道:“隐魔一脉没落了这么长时间,找到一个好苗子不容易。

  换成是你大光明寺的宗玄被人如此针对,你大光明寺难道不会出手吗?

  虚云,回去吧,我们魔道被你们正道武林压了这么多年,现在也该走出来晒晒太阳了。

  东齐北燕西楚,我们隐魔一脉都不占,只是在关中刑堂这么一块中立之地露个头,你还要阻止?

  做人留一线,可莫要太过分。”

  虚云淡淡道:“既然隐魔一脉已经没落,那为何不继续没落下去?魏老,你是昔日九天山之战唯一的幸存者,你应该知道那一战的残酷。

  你们九天山五大天魔死了四个,其余魔道武者死伤无数。

  当初你们若是选择继续隐忍,而不是公然举旗复辟昆仑魔教,也不会死这么多人。

  隐藏在地下,能活,露头,便会死。

  你放任楚休这么做,不是在帮他,而是在害他。

  等到他真正触及到正道江湖的底线,动手的,便不止我一个了。”

  魏书涯眯着的眼睛缓缓睁开,神色锐利无比,身上的气势也是逐渐攀升着,从一个看似风烛残年的老家伙,变成了昔日搅动天下风云的魔道巨枭!

  “为什么不隐忍?这么多年来,我们隐魔一脉总是被人叫做是地老鼠,我怕地老鼠当久了,那可就真成了一群贪生怕死的无胆鼠辈了!

  趁着我这个老家伙还活着,给年轻人留下一点心气儿,做个榜样,我这种老家伙若是都怕死的话,那隐魔一脉,可就真的没有希望了,就算是独孤教主复生,怕是都看不上我们这些废物。

  虚云,大光明寺内,我没有把握对付的便只有两人,一个上你们方丈,另一个便是你。

  都说《妄念天大自在经》融汇禅密两宗精华,老头子我今天,也想要领教一番!”

  话音落下,魏书涯周身魔焰滔天,他那看似苍老的肉身当中却是爆发出了一股骇然的力量来,一步踏出,天昏地暗,一拳轰出,魔神惊怒!

  虚云叹息了一声,他口经文,呢喃般的梵音唱响从天地当中隐约传来,金色的佛光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其中,随着虚云一步步踏出,竟然演化成了一个领域。

  虚云所过之处,尽皆化作领域,一步一佛土,一步一重天!

  这两个人,一个是昔日九天山五大天魔唯一的幸存者,曾经以微弱之力搅动江湖风云,力敌整个正道武林的存在。

  而另外一个则是大光明寺近些年来少有的惊才绝艳之辈,身为妄念禅堂首座,但却是将方丈的风头都给压了下去,这两个人交手之间的威势,堪称是惊天动地一般。

  虚渡收起酒葫芦,冲着褚无忌嘿嘿笑道:“别愣着了,我们也抓紧动手吧,早打完早省心。”

  话音落下,虚渡周身佛光笼罩,原本显得有些不正经的他此时却是法相庄严,手捏降魔印,一印落下,佛陀降魔,镇压万界,那股威势刚猛大气无比,十分的骇人。

  褚无忌也是冷笑了一声,一轮血月隐现在他的身后,他手中无刀,但却以这血月为刃,撕裂了天地!

  两名真火炼神境强者跟两名武道真丹境巅峰的高手交手,威势撼天动地,哪怕打碎了一座小山其实也是不奇怪的。

  此时在距离两个人交手百里之外的地方,极北飘雪城城主白寒天也是准备带着人前往聚义庄,不过他却是被人所拦住了,出手的人,正是庞虎跟他麾下的祁连铁骑。

  上次聚义庄联手燕东武林剿灭祁连铁骑,最后楚休设计让极北飘雪城插手,结果最后是聚义庄、祁连寨通通被重创,唯一得利的,便是极北飘雪城了。

  白寒天看着庞虎冷声道:“庞虎,以你祁连寨的这点力量竟然还敢插手北燕武林跟隐魔一脉的事情,你这是找死不成?”

  庞虎冷笑了一声道:“找死?就凭你极北飘雪城,怕是还没有让我去死的资格!

  上次是那林烨,不对,应该是楚休帮了某,我姓庞的是个粗人,北地三十六巨寇说白了也就是一群盗匪。

  但就算是盗匪,也是要讲道义的。

  人家上次帮了我,我这次若是视而不见,怕是我这帮兄弟门都瞧不起我,你们说,是不是?”

  “是!”

  庞虎身后一众祁连寨的盗匪纷纷大喝出声,气势也是十分不凡。

  白寒天皱了皱眉头,冷哼道:“不知所谓!想要找死,成全你们!”

  随着白寒天一挥手,一众极北飘雪城武者直接便冲杀上来。

  极北飘雪城怎么说也是位列七宗八派的江湖大派,跟祁连寨这种盗匪出身的势力相比,优势还是很大的。

  北地打成了一团,而此时燕西之地,皇甫氏的大门外,数千身穿黑甲的北燕士兵却将皇甫氏的大宅都给围了起来。

  那些士兵当中,一座极其华丽的黑龙辇,上面躺着一名身穿黑色蟒袍的中年武者,姿态雍容,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慢吞吞的剥着一根香蕉。

  身处北燕之地却还能吃到只有西楚南蛮一些地方才会盛产的香蕉,这等奢侈的行为,已经堪比帝王了。

  实际上这人也的确是皇族出身,他坐着的黑龙辇准确点来说,应该只有皇帝才能用,只不过现在北燕不以黑龙为尊了,所以他坐着黑龙辇,倒也没人会多嘴说什么,因为北燕很多人都知道,皇族当中,谁造反,他都不会造反的,这家伙只是懒而已。

  此人乃是北燕皇族出身,名为项武,不过却是旁系皇族,血脉很淡,并不受重视的那种,甚至就连项武的爵位也只是一个侯爵而已,因为其封地在北燕临平府,所以他的封号便是临平侯。

  项武此人幼年时便展露出了极其惊人的武道天赋,不过因为他这一脉并没有受到过太多的重视,所以竟然被北燕宗室所忽略,导致让项武流落到江湖当中去厮混,直到他在江湖中闯荡出了些许的名气之后,这才被北燕皇室所发觉,立刻将其召回到皇室之内。

  项隆也不愧是一代雄主,发现自己的疏忽之后,对待项武足够礼贤下士,亲自找皇族一脉的老祖强者教导项武,认其为皇弟,将镇国五军中的西陵军交给其统领,加封大军将之位,甚至还要将其爵位提升成王位。

  不过项武却是拒绝了,用他的话说,这是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可不能丢。

  也不知道他那位老祖知道自己的子孙后代不要王位,却仍旧捧着一个侯爵之位当宝贝,会不会气的掀自己的棺材板儿。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