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老祖其实是一个很能隐忍的人。

  江湖上到了凝神三境,基本上就已经算是站在巅峰的大人物了。

  武道真丹被称之为是宗师,乃是最长出现在江湖人眼前的强者。

  而达到天地通玄境界的存在几乎是屈指可数,几乎都是位列至尊榜的顶尖人物,大部分也不常出现在江湖当中,所以真火炼神境绝对是可以搅动一方风云的高手强者。

  但皇甫老祖明明有这种境界,也还没有衰老到濒死的之际,他却仍旧在皇甫氏内闭关十余年,不是因为他贪生怕死,而是他想要用自己最后这段时间,护送皇甫氏走完这最后一程。

  皇甫氏虽然还有他这位真火炼神境的强者坐镇,但实际上下一代却很平庸,年轻一代也没有什么出彩的人物。

  所以为了皇甫氏,他只能选择镇守家族当中,保护皇甫氏度过这段衰弱的时期。

  但低调隐忍却并不代表着皇甫老祖是一个软弱之人。

  项武一个小辈,却敢在他面前如此嚣张,甚至还敢主动出手,这让皇甫老祖怎么忍?

  在这刹那间,一柄漆黑色的盘龙长枪被他从黑龙辇中抽出来,拿在手中。

  一枪刺下,简简单单的一枪,但却牵动半空当中阴云汇聚,竟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风暴气旋,带着龙吟嘶吼之声,向着皇甫老祖轰然落下!

  那盘龙枪之上的龙头眼中闪烁着猩红色的杀机锋芒,简直犹如活物一般,项武手中这盘龙枪,赫然也是一柄神兵!

  皇甫老祖猛然的一抬头,双目当中神光汇聚,所过之处,一切罡气尽皆消散,就连项武这一枪所凝聚出的异象都是随之崩溃。

  不过项武这一枪本身却是仍旧顶着那股强大的力量向着皇甫老祖直接落下,直刺他的胸口,所过之处,大地崩裂,音爆绽放,威势极其的刚猛。

  皇甫老祖冷哼一声,他竟然直接伸出手来,在千钧一发之际,握住了项武的枪身,金色的罡气轰然爆发,另外一只手直接轰到了枪身之上,连带着项武本人都被这一拳轰飞了出去,脚步落在地上,瞬间炸裂出了一个数丈大小的坑洞来。

  项武哈哈大笑道:“这便是皇甫氏的秘技,湮元神目?号称可以湮灭任何罡气元气的秘法?有意思,比之极北飘雪城的冰魄神目倒是强多了。”

  虽然才刚刚交手一招,项武便已经落入下风,但别忘了,两者可是相差着一个境界呢,项武现在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足够骇人了。

  项武大笑着继续持枪冲来,对于平日里懒散无比的他来说,唯有到了这种时候才能真正兴奋起来。

  整个北燕大部分的地方都在交手,有些势力已经察觉到了,不过却没人敢出手打破局面。

  之前他们原本以为在这种局面之下,那楚休只能选择在关中刑堂想对策防御,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的大胆,还敢主动出手。

  而且主动出手也就罢了,这其中竟然还有朝廷的参与,事情越发的复杂了起来。

  所以察觉到一些动静的势力都在等,等聚义庄那边传来结果。

  如果聚义庄那边是楚休赢了,他们便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诛魔联盟之类的东西,跟他们也不发生关系。

  但如果是聚义庄赢了,他们倒是可以顺势去攻打关中刑堂,赢得一些名声和好处。

  所以现在的一切都要看聚义庄那一战究竟结果如何,当然同时也要看魏书涯等人能否拦得住其他势力。

  若是拦不住,让其他人前来支援聂仁龙,楚休可就危险了。

  此时聚义庄内,聂仁龙在知道极北飘雪城等势力竟然都被楚休拦住之后,他冷声道:“他们不来便不来,就算没有那些人,顶天也只会放跑一些魔道余孽而已,你楚休却是别想活着离开聚义庄!

  还有,你的底牌就这么多,东齐那边的速度虽然慢一些,不过距离出手也是不远了。

  你一直都想要保住的关中刑堂也必然覆灭!

  你若是躲在地下当你的地老鼠,一时半刻我还真杀不了你,但你却舍不得关中刑堂的基业,主动送上门来,这简直就是在找死!

  楚休,你的七魔刀能够引动人的七情六欲,你有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你会死在这贪心之上?”

  “贪心?世人若是不贪,恐怕早就天下太平了,不过想要我死在这里,聂庄主,你怕是想多了!”

  楚休手中的天魔舞之上魔气汹涌炙热,那阵法所散发出来的魔气被天魔舞吸纳到其中,竟然凝聚成了一个魔影漂浮在楚休的身后。

  楚休现在虽然还不是武道宗师,不过他的实力却是已经能够媲美武道宗师了,起码在对于力量运用这方面,甚至就连大部分的武道宗师都敌不过楚休。

  其实聂仁龙有一点倒是说对了,楚休的确是很贪心。

  这一次他若是放弃关中刑堂,老老实实去隐魔一脉的一些密地蛰伏一段时间,也就是几年的时间,等到风波过去也就算了,毕竟江湖人是健忘的,几年过后,就算是还有人想要找他的麻烦,但也无法汇聚成这种规模的联盟了。

  但正如聂仁龙所说的那样,楚休放不下关中刑堂,那可是他费尽心机才谋算过来的,若是没有身份忽然暴露,罗神君出手等意外,只要能再给楚休一些时间,楚休甚至有把握完全吞下关中刑堂。

  楚休心中的贪念的确是重,而且准确点说,楚休也不是贪,他只是没有安全感,想要继续向上爬而已。

  以楚休如今的身份地位和实力,只要他肯离开隐魔一脉,无论是去投奔朝廷还是去投奔拜月教,他都能活的很滋润,没必要过的如此凶险和辛苦。

  如此选择,不是楚休对隐魔一脉多么忠心,也不是他有什么受虐倾向,只是楚休想要得到更多的东西而已,而这些东西无论是加入朝廷还是加入拜月教,他都无法得到。

  其实这种心态很多人都有,包括那些成名已久的武道宗师,还有项隆这种北燕帝王,他们或多或少都会有这种感觉。

  那些武道宗师明明已经站在了江湖顶层,修为实力超越了九成九的江湖武者,为什么他们还要闭关苦修,追求那更强的力量?无非就是他们没有安全感,虽然他们够强,但等他们抬头,却是仍旧能够看到巅峰处的那些强者。

  能够修炼到武道宗师境界的,没有几个是庸碌之辈,也没有想被人一辈子踩在脚下,自己却只能抬头仰望!

  甚至包括天下第一的自在天天主钟神秀,说不定他此时也是在仰视着,仰视昔日独孤唯我跟宁玄机所达到的境界。

  聂仁龙不懂楚休的心境,他以为楚休很贪,实际上,楚休所贪的,却是要比他想象的更多!

  天魔舞斩下,无边的魔气轰然爆发,这一刀所过之处,无数天地元气都被吞噬。

  聂仁龙的乾坤凌云手施展而出,搅动天地,但那力量却仍旧是被楚休这一刀所吞噬!

  这是贪刀的力量!

  经常动用七魔刀,除了恨刀以外,楚休甚至也慢慢领悟了贪刀的真谛。

  七魔刀本质上来说就是人情绪极致的演化,只要楚休能够彻底掌控这其中情绪,哪怕楚休手中没有七魔刀,甚至他手中无刀,都能够操控这情绪的力量。

  贪刀吞噬一切,甚至好似要吞天噬地一般,这股贪念不属于聂仁龙,而是他楚休的贪念!

  贪嗔痴恨爱恶欲,是心魔,更是力量的源泉!

  聂仁龙怒吼一声,单手向前一撕,乾坤阴阳倒转,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不断的扭曲着,一个是天地间的至纯罡气,还有一个则是周围那邪异的魔气。

  随着两股力量交织,将楚休那一刀给笼罩在其中,罡气绞杀爆裂之间,将楚休的身形不断向后轰去,就连贪刀一时之间都无法吞噬这股强大的力量。

  不过就在这时,聂仁龙的身后却是传来了一股极其强大的吞噬之力来。

  他身后一名身穿黑衣的中年武者站在那里,他的口中,一只头生双角的邪异饿鬼从其中挣脱而出,咆哮着冲着聂仁龙吞噬而来,所过之处,就连天地元气都已经被吞噬一空!

  这东西正是楚休的饿鬼道化身!

  其实楚休早就已经把饿鬼道化身给放在这里了,不过他却一直都没有操控人傀儡出手。

  人傀儡毕竟只是一个死物而已,自身在没有动的时候是不会流露出气息来的,所以聂仁龙还以为这只是一个寻常的魔道武者而已。

  结果等到饿鬼道化身这么一动聂仁龙才反应过来,这里面竟然还藏着这种大凶之物,自己竟然已经离这东西这么近了。

  聂仁龙顾不得再去攻楚休,他脚步踏出,看似纷乱,但却好像踏出了一个奇怪的阵势一样,同时双手结印轰出,乾坤阴阳倒转,方圆十余丈之内的天地元气都好像是被分割一般,犹如囚笼一样,将那饿鬼道化身困在其中绞杀着。

  但就在这时,已经脱身的楚休手捏无色定大手印向着聂仁龙轰然落下,芥子须弥,乾坤逆转!

  PS:这章很吉利,666,纪念一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