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歌诀里面的宗门,有些数千年来都没有变过,有些甚至只能在榜上十几年便会被淘汰,这些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江山代有人才出,除了大光明寺这种级别的宗门,很少有宗门敢说自己能够永世长流。

  沧澜剑宗流传的时间不算短了,已经有了千年的历史,昔日魏国还在时,沧澜剑宗便是跟魏国休戚与共的。

  现在魏国亡了,成为了魏郡,沧澜剑宗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败了下来,此时甚至已经沦落到被人欺辱打上门来的地步了。

  这中年人乃是怒江帮帮主‘七杀刀’徐北归,也算是魏郡之人。

  只不过之前那几年,徐北归此人并没有什么名气,他麾下的怒江帮在整个魏郡也是属于二流势力,虽然不弱,但却也不强。

  而如今这徐北归却是不知道得到了什么机缘,竟然在短短的半年时间便踏入了武道宗师境界,并且将怒江帮重新整合,在魏郡内到处厮杀吞并,已经成为整个魏郡的第一大帮了。

  若是说在整个魏郡谁还能比怒江帮更强的,那肯定就是魏郡的沧澜剑宗了。

  多番打听,甚至是多番试探验证之后,徐北归终于可以确认,沧澜剑宗已经衰败了,柳公元怕是已经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这次徐北归打上门来,是因为在沧澜剑宗的弟子在魏郡一个集市上买东西时,意外发现竟然是一件宝物,便跟怒江帮起了冲突。

  东西乃是怒江帮先行发现的,结果沧澜剑宗却是仗着自己的实力嚣张到不将怒江帮放在眼里,还开口扬言要废掉他们。

  闹到了最后,众人动起手来,是怒江帮的人吃了亏,结果徐北归却是正好趁此时机,带着人来找沧澜剑宗的麻烦。

  踏入武道宗师境界以来,徐北归在魏郡大刀阔斧的发展怒江帮的势力,别的不说,还当真将怒江帮给发展的不错,但始终有一件事情让他很不爽,那就是沧澜剑宗的存在。

  沧澜剑宗雄霸魏郡这么多年,甚至魏国还在时,沧澜剑宗便是魏国的第一宗门,当地的武者和势力都习惯了沧澜剑宗的存在,哪怕就算是沧澜剑宗此时没落了,众人也都下意识的认为沧澜剑宗仍旧是魏郡第一宗门,对于沧澜剑宗的敬畏已经沉浸到了骨子里。

  徐北归的怒江帮再强,但在众人眼中却是也不如沧澜剑宗。

  所以这段时间以来,徐北归一直都在想着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直到出了这么一场事情之后徐北归才反应过来,貌似自己并不需要麻烦的算计来算计去的。

  沧澜剑宗的衰败已经成了事实,自己既然有把握对付沧澜剑宗,还弄那些虚的干什么?直接打上沧澜剑宗,当众掀开沧澜剑宗那虚弱衰败的真相就好了,让魏郡的人都知道,到底谁才是魏郡第一宗门!

  正是抱着这种想法,徐北归才将这件事情给彻底弄大,率领整个怒江帮打上门来。

  一众沧澜剑宗的弟子脸上都是露出了怒容来。

  多少年了,他们沧澜剑宗何时被人打上门来过?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众人都在下意识的向着宗门内望去,掌门呢?为何掌门还没有出来?

  就在这时,人群分开,柳宗元手持长剑,一步步的从宗门内走出来,每踏出一步,他身上的气势都凝练一分,等走到了徐北归等人的眼前时,柳宗元身上的气势已经凝练到了极致,甚至都牵动着半空中的天象,让空气都变得凝滞沉重,十分的骇人。

  徐北归看向柳宗元的目光带着一丝忌惮之色,没有了之前的狂妄和嚣张。

  徐北归是见过柳宗元的。

  那时候柳宗元便已经是沧澜剑宗的掌门,一剑沉江,震动整个江湖,别说是在魏郡,就算是在整个江湖上都算是有名有姓的高手,位列风云榜,风光至极。

  而那时候的徐北归是什么人?只是一个在魏郡武林底层讨生活的散修武者而已,在见到柳公元之后,他甚至都没有生出什么彼可取而代之的心思,只能仰望。

  别看之前他态度如此狂妄和嚣张,但真正看到了柳公元,徐北归的心中还是下意识的有着一丝敬畏在。

  柳公元凝视徐北归,淡淡道:“看来我真是闭关的时间太长了,导致有些阿猫阿狗都不知道魏郡到底是谁的天下!

  打上我沧澜剑宗?徐北归,你好大的狗胆!

  就算是昔日北燕镇守魏郡的上将军方龙泉都不敢做的事情如今却是让你做了,徐北归,你很好,很好。”

  在柳公元的气势之下,徐北归额头上有着一丝冷汗滑落。

  沧澜剑宗在魏郡积威已久,眼前这位更是曾经与一众江湖巨擘并列的高手强者,现在虽然老了,这气势却也不是徐北归能够轻易抵挡的。

  柳公元随手将手中的长剑拔出来,插在两个人身前的地上,冷声道:“都是魏郡出身的势力,你我一样代表着魏郡的脸面,所以在你怒江帮崛起之时,我沧澜剑宗并没有横加阻拦,那是因为我沧澜剑宗容得了人。

  没想到我沧澜剑宗的包容却是被你视作软弱,当真可笑!

  念在你年轻气盛的份上,我给你一个机会,要么接我一剑,你若不死,事情就这么算了。

  要么现在自掌耳光,给我滚出沧澜剑宗!”

  在柳公元那强大目光的逼视之下,徐北归的手在微微的颤抖着。

  柳公元的沉江一剑究竟有多强,从他的绰号中便知道了。

  虽然同是武道宗师,但正因为如此,徐北归才知道这个境界当中,差距究竟有多么的巨大。

  柳公元的沉江一剑可以暂时劈开沧澜江,这一剑若是斩在他的身上呢?自己会不会死?恐怕就算是不死,人也要废了。

  自掌两个巴掌虽然丢脸,但起码对于自己和怒江帮本身却没什么损失。

  就在徐北归真准备自掌耳光,咬牙退走的时候,他却是猛的一抬头,忽然想到了什么,握住自己手中的斩马刀,看着柳公元,哈哈大笑道:“老东西!你在诓我!

  别忘了,昔日我可也是魏郡出身,你柳公元是什么做派,你沧澜剑宗是什么做派我可是清楚的很!

  这么多年来,你沧澜剑宗独霸魏郡,什么时候有过容人之量了?你柳公元行事强势果断,什么时候又给过人机会了?

  你沧澜剑宗若不是外强中干,又怎么会坐视我怒江帮崛起?你柳公元若不是衰老到已经打不动了,又怎么会给我机会,让我自掌耳光便轻松离去?”

  冷笑一声,徐北归手中的斩马刀之上绽放出了一丝凶厉的血芒来,无边杀机汇聚,一刀斩下,血色杀机凝聚成魔影嘶吼,带着无边的凶厉向着柳公元斩来!

  柳公元在魏郡的积威实在是太强了,强到让徐北归一见到真人,立刻便处于弱势当中,连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不过徐北归既然能够建立起怒江帮这么大的家业来,自然也不算是笨人,在关键时刻,他终于反应了过来,柳公元,可能是在虚张声势!

  当然他也不敢百分百肯定柳公元是在那里装模作样,但人生在世,总需要一搏,赌对了,揭开沧澜剑宗跟柳公元衰弱的真相,这魏郡,便是他徐北跟怒江帮的!

  眼看着徐北归那一刀斩来,柳公元握住自己身前的剑,脸上流露出了一丝疲惫和老态。

  汇聚周身罡气,一剑刺出,沉江的剑意还在,汇聚八方风云,但那力量却是小到可怜,已经没有了沉江之力。

  刀剑相交,柳公元被这一刀直接轰的后退了十余步,一口鲜血猛然间喷出,瞬间委顿到了极致。

  “掌门!”

  在场一众沧澜剑宗的弟子纷纷惊呼出声,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柳公元竟然被徐北归一刀就斩的吐血,这是什么情况?

  柳公元无奈的露出了一丝苦笑,持剑的手还在微微颤抖着。

  原本以他的年龄,还是可以支撑一段时间的。

  但在小凡天内,窦广臣身死,沧澜剑宗所有的重担都压在了柳公元的身上,一众乱七八糟的忧心事情更是导致柳公元的心境低迷,修炼时气息不稳,导致经脉受创,犯了这么一个就连先天境界武者都很少犯的错误。

  他方才的确是在诈徐北归,可惜失败了,还是被他看出了底细来。

  徐北归大笑了一声,持刀再次斩下,从今以后,魏郡将不会再有沧澜剑宗,而是以他怒江帮唯我独尊!

  但就在此时,沧澜剑宗的后山内却是忽然涌现出了一股惊人的剑气来,那股剑气直冲云霄,气势之下,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侧目。

  柳公元猛然间想到了什么,原本已经露出绝望之色的眼中忽然绽放出了光芒来。

  在那剑气爆发的一刹那间,一个身穿白衣的身影被剑气裹挟而来,随着他的动作,在场无论是沧澜剑宗还是怒江帮的持剑武者,他们手中的长剑都在颤抖着,好似见到了主人一般,根本就不受他们的控制,被剑气裹挟到了那人的周身,随着他一挥手,无数长剑带着冲霄的剑气向着徐北归斩来。

  气凌九霄,万剑归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