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绝望中看到希望,这是人生一大幸事,柳公元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竟然也能够体会到这一幕。

  看着那无边的剑气粉碎了徐北归的刀势,在徐北归惊恐的目光中,仿若连绵不绝一般的彻底将他击溃。

  徐北归手中的斩马刀碎裂,剑气入体,让他猛然间一口鲜血喷出,眼中闪过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这人到底是谁?沧澜剑宗这么多年来,明明只有柳公元一个高手在,又冒出来的这家伙是谁?

  不过此时已经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了,徐北归现在只想要逃!

  在这一瞬间,徐北归果断至极的选择了燃烧气血,动用最快的速度向着山下逃离,甚至都不去管他怒江帮的那些帮众了。

  不过随着那身影轻轻一挥手,无数长剑跟剑气凝聚成了几十丈大小的巨剑,轰然间横斩而下,虽然其动用的力量并不是柳公元的沉江一剑,但威能却是不输于柳公元巅峰时期那一剑斩断沧澜江的强大威能!

  “不!”

  徐北归怒吼一声,他还没有成为魏郡第一高手,他才刚刚踏入武道宗师这个境界,他还不想去死!

  无尽的血气杀机凝聚成巨刃斩下,但在那足以断江的一剑面前,一切却都已经轰然碎裂!

  漫天的血雾飘散,徐北归直接被那一剑斩的死无全尸,凄惨至极。

  那身影走到柳公元的身边,搀扶起他来,低声道:“师父,徒儿来晚了。”

  柳公元张开嘴,无声的大笑了起来,但下一刻,一口鲜血却是猛然间从他口中喷出!

  “师父!”

  沈白焦急的看着柳公元,立刻将手放在柳公元的后心,一股温润磅礴的真气灌注到他的体内。

  柳公元摆了摆手,虚弱道:“不用费力了,我大限将至,神仙也是救不了的。

  不过我很高兴,真的高兴,无数代沧澜剑宗祖师都没有做成的事情,竟然真被你给办到了,天不绝我沧澜剑宗!

  现在,你已经踏入到真丹境了?”

  沈白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悲痛之色,摇摇头道:“没有,只差一丝,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凝聚武道真丹,我想要自己摸索,但却察觉到了外界的动静,所以提前出关。”

  闻言柳公元却是愣了愣,脸上露出了似哭似笑的神色来,不知道他该怎么说好了,只能说是时也命也。

  武者前几个境界其实并没有什么危险,但唯有到了凝聚武道真丹这一步才会出现一些意外,虽然概率也不大,但却也时常有人在这一步出现问题。

  所以像是沧澜剑宗这种级别的宗门,对于凝练武道真丹几乎都有非常详细的记载,以及前辈的各种经验才是。

  甚至像是龙虎道门这种顶尖的大宗门,还会留下一些特殊真丹的凝练方式,比如张承祯的雷鸣真丹一般。

  但沈白进入闭关当中时,他连天人合一境都没到,根本就是死马当成活马医,还谈什么武道真丹?所以才出现这种尴尬的事情。

  而在察觉到外面有徐北归出手时,沈白也顾不得其他了,只得先行出关。

  不过随后柳公元便摇头道:“是我贪心了,你能做到这一步已经算是不易了,以天人合一境轻易便斩杀武道宗师,如今江湖上能够做到你这一步的,年轻一代中除了已经踏入武道宗师境界的张承祯以外,便只有那个差点成为正道公敌,甚至才刚刚斩杀了聂仁龙的楚休了。”

  沈白心神颤动了一下,默然了片刻道:“张承祯已经踏入武道宗师境界了?楚休竟然还杀了聂仁龙?”

  之前沈白刚刚走出沧澜剑宗时,他便是以张承祯为目标的。

  那时候的沈白不是狂妄,只能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有这个心气儿。

  但结果现实却是给了他残酷的一击,他甚至还没有见到张承祯,自身便已经被楚休给废掉了。

  而那个作为他曾经敌人的楚休,此时甚至已经斩杀了位列风云榜的强者,聚义庄庄主聂仁龙,挑动了整个江湖的风云,沈白顿时觉得,自己好像是错过了许多东西。

  柳公元叹息了一声,他也知道,沈白错过了江湖上最为精彩的一段时光。

  特别是小凡天内,张承祯力战一众年轻强者,凝聚雷鸣真丹,当众踏入武道宗师境界,这件事情足够天师府吹几百年的。

  若是沈白不出现意外,以他的天赋和心性,虽然成不了张承祯,但起码可以成为楚休那样的,昔日被张承祯挑战的一员之一。

  不过老天爷是公平的,沈白厚积薄发,如今万剑归宗,虽然没到真丹境,不过其实力已经完全可以媲美大部分的真丹境武者了。

  沈白将柳公元搀扶到宗门内坐下,柳公元将这段时间内,江湖上所发生的事情都给沈白说了一遍,听得沈白神色有些复杂。

  他跟楚休有大仇,楚休可是差点便废了他。

  结果自己这个大仇人,此时却是已经搅动了整个江湖的风云变幻,而他沈白,仍旧是籍籍无名。

  说完之后,柳公元叹息了一声,对沈白道:“现在你准备怎么办?你的万剑归宗已经练成,想要去关中刑堂,找楚休报仇?”

  沈白刚想脱口点头,不过随后他便想到了什么,沉声道:“报仇什么时候都可以,但我沧澜剑宗衰败至今,甚至就连徐北归这种阿猫阿狗都敢打上门来挑衅,我沧澜剑宗,也该重新在江湖上扬名了。

  北燕联盟既然已经覆灭,那我便去东齐,去找南仓夏侯氏,我魏郡,毕竟也曾经是东齐的属国。”

  柳公元欣慰的看着沈白,能够想得到宗门,足以证明沈白已经成长了,他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若是换成之前的沈白,对方肯定会冲动的第一时间便去找那楚休报仇,而现在的沈白,则是会压制住自己心中的恨意情绪,学会去先为了宗门考虑,自己也能够放心将沧澜剑宗交给他了。

  “扶我起来,召集所有弟子前来。”

  沈白迟疑了一下,他隐隐猜到了什么,但还是把所有沧澜剑宗的弟子都给找来。

  看着下方的众人,柳公元沉声道:“我老了,拿不动剑了,临老竟然还让徐北归这么一个得志小人打上门来,我柳公元愧对先祖。

  沧澜剑宗更是在我的手中走向衰弱,我柳公元更是愧对列祖列宗!

  但是!如今幸得沈白参悟透了先祖留下的神功秘法,斩杀来敌,足以带领我沧澜剑宗再次傲立魏郡。

  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便传位于沈白,不再担当沧澜掌门!”

  下方的众多弟子有些没反应过来,掌门竟然要让位?

  沈白虽然隐约猜到了一些东西,但他还是忍不住道:“师父……”

  柳公元虚弱的摆了摆手,用坚定的语气道:“接剑!”

  沈白迟疑了一下,但还是跪了下来,接过柳公元手中的佩剑。

  “这柄剑是白虹,位列江湖名剑谱第八十七位,乃是昔日我沧澜剑宗六代祖师亲手所锻造,白虹破浪,一往无前。

  昔日白虹乃是神兵,但却因为意外而损坏了一部分灵性,导致其并不算是完整的神兵。

  不过江湖上的兵器,从来都不是因为兵器本身而闻名,而是因为他的主人。

  就如同剑王城的惊鲵,只为了剑王城之主准备,龙虎山的胜邪,则是天师佩剑。

  白虹在我手中籍籍无名,我只希望你将来能让它,与你一起扬名江湖!”

  沈白点了点头,但就在他接过白虹剑的一瞬间,柳公元却是猛然间握紧了沈白的手,一股股精纯至极的真气涌入沈白的体内。

  “师父!”

  沈白大喊了一声,但柳公元却是不为所动。

  其实现在的沈白的实力要比柳公元更强,但柳公元毕竟也是武道宗师,又是沈白的师父,猛然间来这么一下,沈白一下竟然没挣脱开。

  就是这么一瞬间的迟疑,柳公元已经将自己最后一丝力量全部灌注到了沈白的体内,虽然不能让他成为武道宗师,但却也帮他洗练了一下体内的力量,使其纯净了一大截。

  但也正因为如此,柳公元的容貌迅速的衰老着,几乎是瞬间,他的脸上就已经遍布皱纹,犹如枯树皮一般,身上弥漫着一股死气。

  “师父!”

  沈白不敢置信的看着柳公元,不知道他为何要这么做。

  以柳公元的状态,只要养一段时间伤势,还是能够活一段时间的。

  柳公元摆了摆手,用虚弱的语气道:“身为武者,苟活老死于床榻之间,那是一种悲哀!

  我已经不行了,就连保你最后一程的力量都没有了。

  这是我最后送你的礼物,带着它,踏入江湖,扬名天下,重振我沧澜剑宗威名,也算我柳公元,

  没有愧对历代祖师!”

  话音落下,柳公元抓着沈白的手落了下来,整个人已经彻底没了生息。

  “师父!”

  一直以来情绪都显得很淡然沈白第一次眼角多了一丝泪痕,其他沧澜剑宗的弟子也都是悲哭着大喊着掌门。

  平心而论,柳公元一生行事,早年张扬无忌,中年霸道强势,晚年低调隐忍。

  但直到临死之际,他为沧澜剑宗做作的一切,倒也对得起他临终说的那句话,无愧先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