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六百七十五章 一剑惊人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7 08:32:3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平心而论,沈白在江湖上的名声其实并不算大。

  沧澜剑宗已经衰败这么久了,也就只有柳公元还在江湖上残留着一些名声,剩下其他的嘛,不论是沈白还是其他人,其实都只能算是无名之辈而已。

  看到这么一个穿着孝服,还只有天人合一境的武者上台挑战,程庭山顿时一皱眉,呵斥道:“哪家的小辈来这里捣乱?你家长辈没教过你上下尊卑吗?弟子不懂事,师父难道还不懂事吗?下去,不要胡闹!”

  听到程庭山竟然说他师父,沈白的眼中顿时露出了一抹寒芒来。

  不过他脸上的表情还是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持剑沉声道:“之前诸位貌似没说天人合一境不能参加比试,难道程前辈连面对一个小辈的挑战都不敢吗?

  在下沧澜剑宗……新任掌门,沈白,请藏剑山庄,程庄主赐教!”

  这一刻沈白可不是以后进小辈的身份来挑战程庭山的,而是以沧澜剑宗掌门的身份。

  程庭山一皱眉道:“你是沧澜剑宗的新任掌门?胡闹什么!柳公元在哪里?”

  沈白沉声道:“家师已经逝世,所以我便是沧澜剑宗的新任掌门,这个资格,难道还不够挑战程庄主你吗?”

  听到柳公元已死了,在场的众人顿时哗然,程庭山的眼中却是露出了一抹不屑之色来。

  平心而论,柳公元是个人物,他巅峰之时,就算是程庭山都不敢跟其动手。

  但现在柳公元已经死了,沧澜剑宗甚至没落到了把一个天人合一境的武者推出来当掌门的地步,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嘛。

  眼下沧澜剑宗还能位列七宗八派之一,完全就是因为柳公元的存在,结果现在柳公元一死,估计很快沧澜剑宗就要被江湖歌诀中除名了。

  这沧澜剑宗的新掌门或许天赋不错,但却还是太年轻了一些,没有经验。

  这种时候不赶快隐瞒柳公元已死的消息,低调闭关苦修到武道真丹境,他竟然还跑出来到处浪,主动散播柳公元已死的消息,这简直就是自己坑自己嘛。

  程庭山冷哼道:“柳公元若是还活着,他是不会让你干这种傻事的。

  念在你只是一个小辈的份上,我给你一个机会,退走吧。”

  沈白摇摇头道:“抱歉,这个机会,我不想要。”

  程庭山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怒容道:“给脸不要脸!”

  话音落下,程庭山手中一柄长剑已经出鞘,闪耀着耀目的光辉,剑出星光四散,每一抹星辉,都带着惊人的剑意!

  程庭山手中这柄长剑,赫然是一柄神兵,位列江湖名剑谱第四十五位的星陨,品级要比沈白手中的白虹强多了。

  天下名剑百零八,其中有一小半都可都是在藏剑山庄内收藏着呢。

  沈白微闭着眼睛,这是他代表沧澜剑宗踏足江湖的第一战,纵然要面对的是位列风云榜的强者,藏剑山庄的庄主程庭山,他也不能败!

  楚休能斩杀聂仁龙,那他也一样能够击败程庭山!

  带着这种决然的心情,沈白手中的白虹剑已然出鞘。

  那是如此轻描淡写的一剑,但却包涵着沈白极致的心血凝聚,让他的面色都隐隐透露出一丝病态的苍白来。

  随着那一剑的刺出,在场众多持剑的武者发现自己手中腰间的长剑竟然在颤抖着,不受自己掌控,向着擂台的方向飞去。

  除了武道宗师境界的存在能够压制的住自己的兵器外,其余持剑的武者都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手中的长剑脱手而飞,围绕着沈白盘旋着。

  无数剑鸣之声响彻天地,千百柄长剑临空,密密麻麻的旋转舞动着,随着沈白那一剑落下,无数长剑夹杂着万道剑气,连绵不绝的向着程庭山袭来,那股威势简直骇人无比,看得人头皮发麻。

  程庭山也是惊惧无比,这些都是什么东西?

  他手中的剑势从之前的进攻快速的改成了回防,但却被那无数长剑跟剑气冲击,使得他步步后撤。

  程庭山的实力还算是强的,之前那徐北归在万剑归宗的强大剑气之下,甚至连抵抗都做不到,直接就被秒杀。

  沈白手持长剑,猛然间向前一步,无数柄长剑在虚无剑气的集合下,凝聚成了一柄百丈大小的巨剑,向着程庭山轰然砸落!

  一声巨响传来,擂台直接被轰碎,程庭山的身形后退几十丈才停下脚步,面色已经是白里透红,显得很不对劲。

  程庭山的星陨剑之上,赫然出现了一丝丝细微的裂痕,方才沈白那一击,竟然将他的神兵星陨剑都差点轰碎!

  沈白面色苍白的收起长剑,沉声道:“程庄主,承让了。”

  在场的众人看到这一幕都是目瞪口呆。

  一招,这沈白竟然一招便将程庭山击败,这实力也未免太过骇人了一些,沧澜剑宗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个人物?此人怕是能够媲美龙虎榜前三位的存在了!

  一旁的赢白鹿也是好奇的看着沈白,说实话,爆发力能够达到沈白这种境界的,他就只见过两个人,一个是张承祯,一个是楚休,就连宗玄都要差一些。

  沧澜剑宗既然有这么一个天才,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这沈白若是在小凡天时便出现在江湖当中,估计此时也肯定是能够位列龙虎榜前三的强者了。

  赢白鹿这次纯粹就是被派出来当吉祥物了,他压根也就没打算出手,但没想到却是还有这么一个意外收获。

  这沈白,可是有意思多了。

  当然此时被轰飞的程庭山可丝毫都没有感觉有意思。

  他将手中的星陨剑扔回到空间秘匣当中,又拿出一柄长剑来,竟然也是神兵,看得在场的众人是眼红不已。

  甚至有人还在想着,自己若是把程庭山给干掉,是不是便能够得到程庭山空间秘匣内所有的东西了。

  其实方才程庭山的失败只是一个失误而已,他没想到沈白的实力竟然会这般强大。

  所以一个不查之下,他竟然还率先出手,回防的时候根本就来不及了,这才会如此狼狈的。

  就在程庭山准备再次出手找回场子时,夏侯镇却是冷笑了一声道:“程庭山,愿赌服输,这一局可是你败了。

  一次没赢便再打一次,你这是什么都不顾也要在这里耍无赖了?

  你藏剑山庄可以不要脸面,但这次我东齐联盟却是耽搁不起时间!”

  虽然之前比试的时候没说被轰出擂台算不算输,但众目睽睽之下,程庭山被沈白一剑轰飞,跌落到了擂台之下,这样若是还不算输的,那的确是有一些胡搅蛮缠了。

  程庭山的面色涨得通红,他是藏剑山庄庄主,又是江湖前辈,结果今天却是当众败给了沈白一个小辈,这脸可是丢大了。

  在场的众人可不管你程庭山是不是轻敌,是不是还有底牌没使出来,反正在他们眼里,你程庭山就是败了。

  重重的冷哼了一声,程庭山走到一旁,面色漆黑的坐下。

  夏侯镇大笑着道:“没想到沧澜剑宗竟然还会出现沈白小友这样的俊杰人物,柳掌门虽然逝世,但在天之灵也是会欣慰的。

  沈小友这一局赢了,下一局谁来?”

  这时候沈白忽然道:“在下并不是来争夺盟主的,以我的辈份和经验,也没有资格担任盟主这个位置。

  夏侯家主既然是这个联盟的发起者,废了这么多的力气,于情于理也应该当这个盟主。”

  若是柳公元看到沈白今天的表现,柳公元的在天之灵一定会很欣慰的。

  以前的沈白少言寡语,行事简单粗暴,通常不考虑后果,但现在的沈白则是学会用真正一宗掌门的心态去做事了。

  沧澜剑宗本身衰弱,沈白又是一个小辈,虽然实力够强,但真正打起来,在场的众人未必会输给他,程庭山也只是输在了轻敌之上而已。

  所以执意争夺这盟主之位,沈白未必会有好下场。

  相反像现在这样,自己一露面便用最强的实力击败了程庭山,获得了在场众人的任何,也为沧澜剑宗打出了名声,而退让一步,自己也获得了夏侯镇的好感,何乐而不为呢?

  果然,一听沈白此言,夏侯镇顿时便露出了一丝喜色来。

  陆家家主本身就是站在夏侯镇那边的,闻听此言也是立马站出来附和:“沈掌门说的没错,夏侯兄为了联盟一事跑东跑西,这才将我等都聚集在这里,论及对联盟的了解程度,在场的诸位可都不如夏侯兄,此时让别人来当这个盟主,的确是有些过分了。”

  随着程庭山丢脸被重创,众人倒也没人站出来反对什么,在场心思比较多的,本来就是程庭山。

  剩下要么是立场不定,准备看热闹的,要么就是真跟楚休有仇怨,谁当盟主无所谓,他们只想要杀楚休的。

  所以这样一来,倒是没人站出来反对什么,只有程庭山依旧黑着脸。

  夏侯镇露出了一抹笑容,站在中央拱手道:“幸得诸位抬爱,成为这盟主,某必将带领诸位,斩杀楚休那魔道妖人,覆灭关中刑堂,还江湖一个清明!”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