拦在白潜身前,其实现在方七少也是很纠结的。

  他的朋友不算多,楚休算是一个,所以方七少是真的不想楚休跟剑王城起冲突的。

  若是一般的小宗门能有方七少这种实力的弟子,那肯定是方七少说什么是什么,这点小恩怨完全可以揭过。

  但剑王城什么级别的宗门?五大剑派之一,独霸西漠之地上千年,甚至有着争夺五大剑派之首的实力,宗门内高手强者无数,对于剑王城这种级别的宗门来说,面子,很重要。

  在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情上,剑王城可以尽量依着方七少,但是在这种关乎到剑王城脸面的事情上,方七少说话却是并没有多大用处。

  剑王城关方七少禁闭,其实也是怕他陷入两难的境地当中,结果没想到方七少却还是来了。

  看着白潜,方七少摇摇头道:“首座,是非曲直这种事情我便不说了,你现在对楚兄动手,万一这次楚兄没死,将来必然是我剑王城的大敌。

  我很不理解一件事情,为了所谓的面子,便结下未来的一个大敌,值得吗?

  楚兄的实力和潜力你也都看到了,无论是作为朋友还是敌人,我都敢说,他未来的成就,怕是不会弱于张承祯。”

  白潜冷冷道:“那又怎样?方才若不是你拦着,他楚休早就已经死了,还哪里有什么未来!”

  方七少苦笑了一声道:“楚兄不会死的,首座,你收手吧,就当给我一个面子,可好?”

  别人不知道天子望气术,但同修因果剑道的方七少却是知道的。

  方才白潜那一剑就算他没有出手拦截,楚休也一样能够凭借他那奇异的因果之道功法闪躲过去。

  方七少之前主动出手拦截,只是因为想要打一个圆场而已,他帮楚休拦住白潜,这件事情也就算过去了,剑王城未来也能少一个大敌。

  虽然方七少平常有些不着调,但却并不代表他真的不懂人情世故。

  只不过现在看来,白潜似乎没看出来他的潜台词,还以为他是在维护楚休,其实方七少维护的,同样也是剑王城!

  修炼因果剑道这么长时间,方七少虽然不懂天机卜算这种东西,不过对于因果,他却是有些模模糊糊的感悟,或者说是一种很奇异的感觉。

  他能够感觉出来,若是剑王城真的跟楚休接下了死仇,那么未来剑王城的后果,貌似不会那么好的。

  白潜一摆手,冷声道:“七少,平常的事情我都可以依着你,哪怕你偷了形剑堂的剑胚去换酒喝,我都没惩罚你。

  但这件事情关乎到整个剑王城的脸面,已经不是你能够插手的事情了。

  无论是我还是剑王城其他的长辈,我们可都没有逼你去跟楚休动手,就是为了顾全你的面子,不让你陷入两难的局面当中,但你自己,却莫要不知好歹!”

  白潜这话说的已经足够重了,起码这么多年来,剑王城的师门长辈训斥方七少,也只是气他胡闹而已,但却没说过这种重话。

  楚休这时候也是摇摇头道:“方兄,让开吧,宗门是宗门,你是你,我跟剑王城的因果仇怨自然有我去跟剑王城解决,你不用在其中插手。

  况且情况你也都看到了,眼下想杀我的这么多,倒也不差白潜一个。”

  说实话方七少能够做到这种程度,楚休还是很感动的。

  这个江湖上大部分的人朋友很多,兄弟也很多,但实际上,除了散修武者,大部分的人都是以宗门或者是家族为重的。

  方七少夹在他跟宗门之间,并没有选择站在宗门这边跟他为敌,其实就已经算是不错了,现在他能够站在这里为他说话,也是做到仁至义尽了。

  方七少摇了摇头,并没有对楚休说什么,而是深吸一口气,对白潜道:“首座,既然你想替剑王城找回面子,那好,这个面子由我来找回。

  楚兄杀的是我剑王城年轻一代的弟子,你这位剑王城的长辈出手,还跟其他人围攻楚兄,这少不得会让其他江湖人说我剑王城以大欺小,不讲规矩。”

  说着,方七少还撇了王双君等人一眼道:“其他人不要脸面,我剑王城却还是要的。”

  王双君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怒容来,就连脸上一直都挂着笑容的痴见,此时笑容也是渐渐消失,只不过他却不敢多说什么。

  王双君只是散修出身,就算他现在是太子的人,但却不代表他是东齐朝廷的人。

  痴见本身的实力或许不错,但他那大般若寺却也一样比不过剑王城,甚至连剑王城四大剑堂中的一个都比不了。

  就算方七少当着他们的面讥讽他们,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反而是沈白感觉无所谓的很。

  自从沈白出关之后,见到了世态炎凉,见到了自己师父的死,他的心态已经改变了许多。

  若是换成以前的沈白,出关之后必将去找楚休报仇,跟其一对一公平一战,将其斩杀洗刷耻辱。

  而现在沈白却只看结果,不管过程了,只要能杀楚休,能帮沧澜剑宗扬威,他并不介意去围攻楚休。

  白潜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方七少沉声道:“我去跟楚兄单独一战,无论胜败,这件事情都算是彻底了结!”

  白潜皱眉道:“你想要放水?”

  方七少面色严肃道:“首座你放心,我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放水的,我若是有一丝一毫的留手,首座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

  看到方七少这幅模样,白潜只得点了点头道:“行,那便依你。”

  其实白潜还是更愿意直接出手,斩杀楚休的。

  不是他不在乎以大欺小的名声,而是在这种情况下,没人会把楚休当成是小辈武者的。

  不过看现在方七少的意思,自己若是非要坚持出手,他说不定还会闹出什么事情来,就依着他算了。

  在剑王城内,白潜可是看着方七少长大的,他知道方七少是什么性格。

  虽然表面上看,方七少整日里嘻嘻哈哈,没什么正形,甚至在剑王城内都没有大师兄的威严,但他一旦严肃起来,却是倔强到了极致,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王双君等人皱了皱眉头,方七少要跟楚休一对一?不过这样倒也无所谓,他们的目标是杀楚休,覆灭关中刑堂,楚休暂时杀不成,那杀别人去就好了。

  所以王双君等人下意识的看向了褚无忌等人的方向,准备援手。

  不过这时候方七少却是忽然道:“首座,帮我拦着他们几个。

  说要公平,就一定要公平,我在这里拖住楚兄一对一,他们若是再去对付别人,导致楚兄分神,我岂不是就成了帮凶?那可就不公平了。”

  白潜无所谓的点了点头。

  剑王城的立场可没那么坚决,从一开始剑王城就不是为什么诛杀邪魔啊,这类的事情而来的,纯粹就是想要解决私人恩怨而已。

  其他隐魔一脉中人的死活,跟关中刑堂是否存在,剑王城并不关心。

  王双君怒声道:“你们剑王城未免也太过霸道了一些,你们不去杀楚休,还不允许我们诛杀其他魔道凶徒吗?”

  白潜冷笑道:“我剑王城霸道,你们是第一天才知道的吗?诸位若是认为自己有实力跟剑王城叫板,那好,我奉陪。

  方才楚休以一敌三,我倒是也想要尝试一下以一敌三是什么感觉!”

  王双君和痴见都是气的面色发红。

  白潜身为剑王城首座,实力自然不弱,但他们却也不是无名之辈,未必就打不过。

  但对方却是把剑王城抬出来压人,那可就有些太不要脸了一些,偏偏他们还真不敢去跟剑王城叫板。

  转过身来,方七少看着楚休,叹息了一声,不过随后脸上却是又露出了一丝笑容:“楚兄,你可知道,我其实很早便想跟你交手了,毕竟江湖上修炼因果之道到了你我这个境界的,其实就那么几个。

  我跟李飞廉那个家伙不熟,而且他的飞刀出鞘可就是奔着要人命去的。

  但我跟你呢,又太熟了一些,平时都不好意思动手,现在总算是有机会了。”

  方七少拔出自己的长剑,神色严肃的看着楚休道:“楚兄,这次,我可是不会留手的。”

  天魔舞被楚休拿在手中,他沉声道:“我也是一样。”

  争强好胜之心谁都有,楚休跟方七少的确是朋友,但却并不代表朋友之间便没有这种争强好胜之心了。

  像是莫天临谢小楼这种实力跟楚休相差太多的朋友,倒是对楚休真的服气了,但方七少却不一样。

  楚休能够有现在实力,方七少为他高兴,但同样,方七少却也并不认为自己就要比楚休弱。

  长剑刺出,方七少的剑势看似轻飘飘的,但每一次颤动,却都好似符合这天地之间的某种规律。

  长剑轻点,刹那之间,楚休便感觉自己周身都被锁定,天地之间,万物为剑,无论自己从哪个方向出手,剑势都必将犹如倾盆暴雨一般的落下。

  这么长时间不见,方七少的剑道,已经又进了一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