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张承祯以一敌五,凝聚雷鸣金丹,已经足够让江湖人震惊了。

  而如今楚休也是以一敌五,不过其中四个却是武道宗师,这可是更加惊人。

  最重要的是,楚休最后竟然是硬抗天门真火炼神境强者罗神君一击而踏入武道真丹境的,这可是更加惊人了。

  而此时楚休的状态则是更为奇异。

  他的丹田虽然凝聚成了不灭魔丹,但却仍旧是一个大洞,此时在魔气的修补之下,那大洞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简直堪称神异。

  但对面的罗神君却是异常的愤怒。

  在他的眼中,关思羽是蝼蚁,是强壮的蝼蚁,楚休也是蝼蚁,是很弱的蝼蚁。

  结果现在,这个蝼蚁竟然敢抵抗他,竟然敢去利用他,这简直就是不可饶恕!

  就在罗神君准备多用一些力气,将楚休这个蝼蚁彻底抹杀的时候,楚休却是忽然笑了一声。

  “呵呵。”

  这个声音像是楚休发出来的,又好像不是楚休发出来的,甚至此时楚休自己都处于一个混沌的状态当中。

  自从不灭魔丹凝聚开始,楚休的脑海中便是一片混沌。

  他好像来到了一处地方,四周都是模糊的混沌,虽然看上去无边无际,但这地方却是给楚休一个感觉,好像并不大,只是一个监狱一样。

  而且楚休还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有人在看着他!

  有人在那无边无际的混沌当中,用一种说不清,到不名的奇异目光在看着他!

  这种感觉异常的惊悚,而且那‘呵呵’声楚休也听到了,虽然他看不到自己的身体,但他却能感受到他身体的存在和动作。

  这呵呵声的确是他发出来的,但音调语气却是跟他平常一点都不一样。

  并且在那声音当中,还蕴含着一股奇特的意境。

  如果说,罗神君看在场的其他人如同蝼蚁一般,那这个声音所携带的感觉就是: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包括你罗神君,连蝼蚁都不如!

  楚休虽然有时候有些狂妄,但他就算是狂妄到上天了,也不敢对罗神君这种真火炼神境的强者用这种语气说话。

  实际上楚休之前便已经计划好了,在他利用罗神君突破武道真丹境之后,七七四十九次重铸完成,不灭魔丹重新凝聚,在那凝聚的一瞬间,会爆发出一股极致的力量来,只有短短那么一瞬,但却能让楚休借着这股力量逃离。

  跟正道武林这一战他已经胜了,所以逃也没什么,至于罗神君的出现,纯属意外。

  天门武者外出时间有限,只要他能逃离,罗神君可没时间追杀他。

  至于下次罗神君出天门会不会找他,这点楚休丝毫不担心。

  说不定到了那个时候,就轮到楚休看罗神君像看蝼蚁了。

  计划是没问题的,谁承想不灭魔丹真正凝聚之后,楚休的确是感觉到了那股强大的力量,结果他精神却是陷入了混沌当中,根本就无法操纵肉身,导致那股力量竟然只是给他修补了自己受伤的地方,完全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来。

  而此时罗神君那边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首先并没有愤怒,而是疑惑。

  疑惑为什么一个蝼蚁一般的人物,竟然敢用这种语气对他说话。

  这时楚休却是轻轻的抬起了手中的天魔舞,摆出了一个红尘飘渺斩的起手式来,跟之前楚休那一刀很像,准确点来说,应该是楚休之前那一刀像这一刀才对。

  只是一个轻飘飘的起手式,没有一丝力量溢散而出,但在罗神君的眼中,楚休的身体里面,却好像是有着另外一个影子在凝视着他,好像随着那一刀斩落,即将出现在他的眼前!

  罗神君猛然间想到了什么,他的眼中,竟然流露出了一丝惊恐之色!

  这丝惊恐之色没有人察觉,甚至没人会相信,这位一出场便秒杀了关思羽,自带一种俾睨众生气场的罗神君竟然还会恐惧。

  但事实上他的确是怕了,怕到身形一动,速度爆发到了极致,身形几乎是瞬间便消失不见,甚至等他离开一息后,空气中才出现了一阵音爆之声。

  楚休的精神力从那混沌的空间中离开,彻底掌控住了自己的身体,但他却是拿着刀,看着自己的双手,眼中露出了一丝迷茫之色。

  突破武道真丹,凝聚不灭魔丹所带来的兴奋都被迷茫所充斥着,他搞不清楚之前到底是怎么回事。

  关于突破武道真丹境的典籍楚休看过很多,有关中刑堂的,也有隐魔一脉的,但却没一部典籍中说过,突破武道真丹境会变成他这幅模样的,这很奇怪,楚休敢保证,自己的身体,绝对有问题!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之前他发现自己前世的记忆在不断模糊的时候,他就感觉不对,而这次更清晰,他甚至怀疑,自己体内是不是还有着其他东西存在?

  楚休在这里迷茫着,下面却是已经打不下去了。

  罗神君霸气无比的高调出场,结果却是莫名其妙的就这么跑了,简直就跟神经病一样,那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就为了成全楚休凝聚不灭魔丹吗?

  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不清楚,但这一战,他们的确是败了。

  洛久年和沈白身死,痴见程庭山重伤,参与围攻楚休的,只有一个王双君比较识趣,最先逃离。

  莫天临对着莫家老祖莫成名苦笑道:“老祖,我说什么来着,楚兄会胜的,现在我莫家就算是连雪中送炭的机会都没有了,甚至连锦上添花都来不及了。”

  莫成名紧皱着眉头,这一战打的简直就是莫名其妙,谁承想都到了这种地步,这楚休竟然还能翻盘?

  一旁的方七少也是对着白潜挤眉弄眼道:“我说什么来着?我的直觉可是很准的,现在首座你信了吧?”

  白潜的面色有些阴沉,楚休毕竟是跟他们剑王城有仇怨的,楚休胜了,这对于剑王城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而且方七少作为他们剑王城的继承人,白潜也是真心不希望方七少跟楚休走的太近。

  眼下正道魔道之间的关系还没到太激烈的程度,不像五百年前那样,正魔两道几乎就是你死我活。

  但现在是现在,将来是将来,随着魔道一脉的实力越来越强,正魔两道之间的关系究竟会变成什么模样,谁也说不准。

  赢白鹿此时也是在看着楚休,不过他却没有嫉妒羡慕等情绪。

  对于他们这种位列龙虎榜前十的俊杰来说,突破武道真丹,真不是什么难事,区别只是如何突破而已。

  张承祯凝聚了雷鸣金丹,如今楚休的场面更大,竟然借助一位真火炼神境强者凝聚了不灭魔丹,那下一个突破真丹境的又会是谁?是宗玄还是方七少,或者是他赢白鹿?

  其实一直以来赢白鹿的好胜心都不算太重,但接连被张承祯跟楚休超越,他若是再落于人后,那可就有些丢脸了。

  此时下方,就在众人想着要怎么离去时,齐元礼的面色忽然一变,他伸手从怀中拿出了一面阵盘,上面无数符文闪烁着。

  这是风满楼特制的传讯阵盘,可以将消息于万里之外迅速的传递出去,不过消耗极大,而且炼制困难,只有齐元礼等一些风满楼的高层才有,而且若是没有万分紧急的信息也是不会动用的。

  齐元礼的精神力探入其中,读完了其中的消息之后,齐元礼的神色更加凝重了起来。

  他转身对在场的众人道:“诸位,我想你们应该走了,出大事情了!

  一个时辰之前,拜月教主夜韶南出关,补天心经大成,孤身上龙虎山天师府,破天师府九天神霄御雷大阵,逼得老天师出手,交手十招,胜得一招半,使得老天师亲自下令,天师府封闭山门一年。

  随后夜韶南转战南蛮之地,挑战须菩提禅院方丈,‘神僧’罗摩,碎裂须菩提禅院的七宝菩提妙树,逼得罗摩画地为牢,一年之内,须菩提禅院的武者,不许踏出南蛮一步!”

  在场的众人面色纷纷变了数变,这的确是大事,惊天的大事!

  自从昆仑魔教覆灭以来,正道武林一直都在压制着魔道,而且还是那种绝对实力的压制。

  若不是因为正道武林怕魔道狗急跳墙,并且明魔和隐魔一脉也的确还有几个底牌,再加上正道宗门也不团结,否则的话,在魔道最为式微的时候,彻底覆灭魔道一脉也并不算太难。

  但随着夜韶南这两次出手,正魔两道之间的平衡怕是要被打破了。

  眼下天师府乃是道门三宗当之无愧的魁首,老天师更是位列至尊榜第五位,仅次于天门门主君无神之后,结果却是败给夜韶南一招半。

  罗摩更是须菩提禅院的神僧,据说其出生便有祥云佛光,被上代须菩提禅院方丈亲自收养,三岁便可口吐经文,七岁与寺内高僧论佛,十三岁行走南蛮之地,渡人生疾苦,甚至被南蛮之地的一些土著供奉,成为万家生佛一般的存在,历经千百劫难,三十岁便接任须菩提禅院方丈之位,之前更是位列风云榜第六。

  结果现在这两位却是都败在了夜韶南的手中,并且被迫封山一年,足可见夜韶南魔焰滔天。

  这江湖,怕是要变天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