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到原本方大通的位置上,沈飞鹰到现在还有一些迷茫的感觉。

  自己这就成为巨灵帮的帮主了?

  这时一直都处于震惊当中的巨灵帮大长老冯天翼却是站出来指着沈飞鹰怒喝道:“你一个吃里爬外的叛徒有什么资格来当我巨灵帮的帮主?沈飞鹰,你勾结外敌,杀害帮主,有何脸面去见我巨灵帮历代祖师?”

  楚休略微诧异的看了冯天翼一样,他能够看出来,冯天翼很害怕。

  他指着沈飞鹰的手在颤抖着,一半是气的,另一半则是怕的。

  方大通都如此轻易的死在了楚休的手中,他如今却是站出来反对沈飞鹰,怕是一样凶多吉少。

  但即使知道这样,冯天翼却仍旧站了出来。

  或许是因为上代帮主的培养让他无法在这种关头坐视巨灵帮落入奸人之手,或许也是因为他不甘在楚休等人的淫威之下俯首称臣。

  沈飞鹰还没有说话,楚休便看着冯天翼淡淡道:“冯长老,我给你一个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把你这番话收回去。

  方大通已经死了,但巨灵帮还在,你之前便跟方大通不合,现在又何必为了他找死?”

  冯天翼冷声道:“你就算让我说一百遍,我也是一样的话!

  方大通这个帮主就算是做的再失败,他也是上代帮主亲自选出来的继承人。

  而他沈飞鹰得位不正,想让我承认他是帮主,不可能!”

  说实话,冯天翼此时的态度让楚休都十分的诧异。

  沈飞鹰是方大通的结拜兄弟,结果他却是在暗地里恨不得让方大通快点死。

  而冯天翼这个一直以来都跟方大通唱反调的大长老却是在方大通死后仍旧倔强的不想承认沈飞鹰的地位。

  若是方大通此时能看到这一幕,不知道他会如何做想。

  像是冯天翼这种在死亡的威胁之下还能够的坚持原则的人的确不多,楚休很欣赏他。

  所以楚休直接淡淡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送你去见方大通好了,相信方大通会很乐意看到巨灵帮内仍旧有人愿意陪他的。”

  话音落下,楚休的双目中猛然间绽放出了一道幽黑色的光芒,天绝地灭移魂大法的威能被他施展到了极致,几乎是瞬息之间便以霸道的精神力入侵到冯天翼的体内,彻底搅碎了他的元神。

  刹那间冯天翼便七窍流血,身形倒在地上不断的抽搐着,最后彻底没了生机。

  欣赏归欣赏,但现在巨灵帮不需要冯天翼这种有骨气的人,楚休需要的,只是听话的狗而已。

  其他屋内的张老看到这一幕,纷纷心神剧震,连忙躬身道:“属下参见楚大人,参见帮主!”

  有骨气的人始终都是少数,在生死威胁之下,当狗,其实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楚休拍了拍沈飞鹰的肩膀道:“接下来的事情我相信你会处理好的,对于巨灵帮,你了解的不比方大通要少。”

  说着,楚休扔给了沈飞鹰一卷纸道:“代表巨灵帮,把这东西签了。”

  沈飞鹰好奇的拿过那东西,仔细翻看了起来,但是越看,他的面色就越难看。

  梅轻怜也有些好奇的瞥了一眼道:“这什么东西?”

  楚休道:“镇武堂协议条约,签了这东西,便相当于同意了镇武堂的管束,一切都要按照镇武堂的规矩来行事,但同样,镇武堂也会对其进行庇护的。”

  看着沈飞鹰那难看至极的脸上,梅轻怜可以肯定,这东西上面的内容绝对没有楚休说的那般简单。

  实际上也的确是如此,楚休那条约上的东西别说是苛刻,简直可以算得上是过分了。

  其实这所谓的条约综合起来就是两个字,那就是听话,听镇武堂的话,听楚休的话。

  签了这份条约,那巨灵帮一切的大小事务都要报备给镇武堂才能够动手,不能再像以前那般,想要打谁便打谁,想要杀谁便杀谁了。

  但同样,镇武堂也会庇护这些签了协议的势力,保证他们的安全。

  后面的许诺是真是假暂且不知道,但签了之后,那巨灵帮几乎就相当于是镇武堂的傀儡,麾下的一条走狗了。

  不过最后沈飞鹰还是落笔了。

  因为不签,他也只是楚休的一个傀儡而已,就像之前楚休说的,他自从坐上这个帮主之位开始,便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楚休拍了拍沈飞鹰的肩膀,满意道:“不错,我就是喜欢识时务的人。

  这段时间我会呆在巨灵帮为你坐镇,唐牙和赵承平会跟在你身边,帮你清除一些不听话的家伙。

  对了,还有巨灵帮的商路,将其分出八成的份额给西陵军大将军项武,他会派人过来接收的。

  不要觉得委屈,那些金银之物你们巨灵帮不缺,把商路拿出来交给项武,他随便漏一点修炼资源出来,便足够你受用的了。”

  沈飞鹰无奈的点了点头,现在只能是楚休说什么,他便干什么。

  不过等真正掌控巨灵帮开始,沈飞鹰对于楚休的不满便渐渐消失了,转而成为兴奋,真正成为一帮之主的兴奋!

  沈飞鹰掌握巨灵帮的过程其实很顺利。

  之前虽然方大通是帮主,但实际上方大通却是懒得去管那些小事,整个巨灵帮大大小小的事务大部分都是沈飞鹰去管的。

  所以他对巨灵帮甚至要比方大通更加的熟悉。

  而且方大通身为帮主,他需要的是强势威严的印象,而沈飞鹰则是需要笼络人心,所以他给大部分人的印象都是和善无比的,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虽然有些人仍旧对沈飞鹰勾结外人来夺得帮主之位颇有微词,但大部分人却没有多抗拒。

  况且抗拒也没有用。

  沈飞鹰的那些心腹手下实力并不怎么样,所以楚休才把赵承平跟唐牙派出去帮他。

  赵承平做事沉稳,唐牙为人机敏,有他们两个人在,足以帮沈飞鹰在短时间内稳固局势。

  而数日过后,巨灵帮的事情这才传了出去。

  虽然巨灵帮身为人和六帮之一,但实际上巨灵帮除了人多,貌似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优势,所以存在感略低。

  而且这次楚休并没有覆灭巨灵帮,他只是杀了一个方大通而已,巨灵帮还在沈飞鹰的掌握之中,虽然名义上来说,巨灵帮已经成了楚休麾下的走狗。

  此事一出,顿时引起整个北燕江湖风声鹤唳,楚休,到底还是出手了!

  只不过对于这件事情,北燕的正道武林也是有些纠结。

  楚休又没有大张旗鼓的攻破巨灵帮,这件事情严格来说,还算是巨灵帮内部的权力倾轧,他们纵然想要插手,也找不到太好的理由。

  当然最重要的是,眼下北燕武林这边找不到一个领头的人来,楚休又没有触及到他们的底线,他们也犯不着为了这点事情而去大张旗鼓的再来一次诛魔联盟对付楚休。

  当然以现在北燕武林这幅情况,他们也组成不了太大的联盟,就连大光明寺这边,目光都没有放在北燕武林之上。

  不得不说,夜韶南的确是为了楚休,或者说是隐魔一脉分担了相当大的注意力和压力。

  对于大光明寺这种级别的宗门来说,拜月教和夜韶南才是魔道大敌,现在的楚休嘛,顶天就是癣疥之疾。

  虽然在一些有识之士看来,楚休未来潜力无穷,放任他如此嚣张下去,将来隐魔一脉也会发展成正道大敌,但这样的人始终是少数,整个正道武林的目光,还是放在了拜月教之上。

  不过话虽如此,但还是有着不少宗门世家在知道了巨灵帮的事情后,都警惕不已,仔细盘查试探着自己身边的心腹甚至是兄弟。

  毕竟谁都不想在关键时刻被自己人插上两刀。

  巨灵帮的总堂内,楚休正悠闲的查看着最近江湖上的动静。

  不出他所料,大部分北燕宗门都没站出来管巨灵帮的事情。

  各家自扫门前雪,连最喜欢管闲事的大光明寺都没有出面,其他势力更是懒得出手了。

  就在这时,沈飞鹰和赵承平还有唐牙敲门进来,沈飞鹰的脸上还带着一丝惶恐之色。

  看到他的表情,楚休皱眉道:“出了什么事情?”

  沈飞鹰一脸懊悔道:“大人,方大通的独子被巨灵帮的一个长老给带走了,属下一时不查,没有拦住。”

  楚休将询问的目光看向赵承平和唐牙,唐牙一摊手道:“这件事情倒也不能怪沈帮主,实在是那老小子的演的太好了,的甚至连我都骗过去了。

  沈帮主接手巨灵帮时,那老小子是第一个站出来投靠的,那副跪舔的模样就连我都看不下去了。

  沈帮主准备对方大通抄家时,也是他第一个站出来,主动请缨,一副跟方大通有夺妻之恨的模样。

  结果谁承想那家伙却是骗了所有人,直接带着方大通的积蓄遗产和他的独子逃离,等到我们疑惑他还没有回来时,已经过去好几个时辰了,那家伙估计早就已经逃出齐水郡了。”

  赵承平沉声道:“此事是我们疏忽了,还请大人下令,全力搜捕这两人,以免他们被其他宗门所得到,借题发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