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险恶,人心难测。

  方云第一次知道了这句话的含义。

  昔日方大通在时,这周天一对方大通卑躬屈膝,一副愿为帮主赴汤蹈火的模样,对他这个少帮主也是客气的很,甚至还经常送一些东西巴结。

  而陈虎则是他父亲口中经常痛骂的顽固老不死。

  结果现在倒好,那个被他父亲痛骂的老不死拼尽性命救他,昔日对他父子卑躬屈膝的周天一则是换了一副嘴脸,要杀他,这种改变让方云无所适从,更是感觉悲哀无比。

  而大战当中,陈虎一直都把方云护在身后,一场激战过后,在斩杀了数人后,这才带着方云杀出重围。

  虽然同为天人合一境,但周天一的实力只能说是平常,他突破天人合一境的时间也不算太长。

  而陈虎则是巨灵帮的长老,比周天一都要大上一个辈份,所能够接触的武功也是更多,自身也还没有到气血衰败的时候,所以一番激战之下,周天一竟然被陈虎打伤,让陈虎带着人突围而出。

  捂着被轰的气血沸腾的胸口,周天一冷声道:“没想到这老家伙的实力竟然这般强!”

  就在周天一还想带着人去追时,沈飞鹰跟唐牙还有赵承平忽然带着人出现。

  周天一顿时一惊,连忙道:“参见帮主,还有唐大人和赵大人。”

  此时周天一也是在心中疑惑,这几位就在不远处,怎么方才不出手?

  沈飞鹰挥了挥手道:“行了,接下来便不用你了,你可以退下了。”

  听到沈飞鹰这么说,周天一虽然心中疑惑,但他也只得道:“是,属下遵命。”

  周天一走后,沈飞鹰对唐牙和赵承平问道:“二位,现在我们是否该追的紧一些了?出了齐水郡可就不是我巨灵帮的势力范围了,到时候想要找到这二人,怕不是那么容易的。”

  唐牙懒洋洋道:“放心,别忘了了我家大人现在是什么身份,他可是镇武堂的大都督,是朝廷的人,有权力让其他北燕朝廷的人配合。

  只要这两个人还在北燕的地界上,他们就逃不掉的。

  引蛇出洞,现在可还没看到蛇的影子呢,可不能着急。”

  此时陈虎那一边,突围之后,他其实也是受了一些轻伤,不过却不重。

  但身后的危机让陈虎产生了一股危机感,他丝毫都不停留,径直带着方云前往燕东乐平郡的沈家庄而去。

  沈家庄在燕东之地也算是名气比较大的势力,沈家那位家主沈长平为人和善厚道,并且沈长平的实力出众,可以说是众多燕东小势力的执掌者中,最有希望踏入武道宗师境界的人。

  虽然说就算你成为武道宗师,但名声和积累不够,也是成不了江湖歌诀上的顶尖势力的,但有武道宗师的势力跟没有武道宗师的势力已经是两个阶层了。

  方大通生前跟沈长平便有过联系,沈家一些生意也是通过巨灵帮的商路来运输,所以陈虎第一时间便找上了沈家庄。

  此时沈家庄内,沈长平一身华服,相貌方正,听着下方陈虎的描述和方云那可怜兮兮的模样,他那方正平和的相貌都逐渐被愤怒扭曲了起来。

  “过分!简直太过分了!那楚休何其嚣张,沈飞鹰更是一个为了权势便出卖兄弟的无耻小人!方兄死的当真是冤枉!”

  沈长平为人的确是很厚道,心中也是有着一些正义感的。

  所以此时他也是十分愤怒楚休的狠辣手段跟沈飞鹰的无耻行径。

  陈虎无奈的叹息道:“那楚休本就是江湖上凶威滔天的魔头,诛魔联盟没能绞杀他,反倒是让他反杀,如今帮主落得如此下场,也是昔日的因果。

  但楚休勾结沈飞鹰那叛徒谋夺我巨灵帮,这点却是我等无法容忍的,老夫拼死才将少帮主带出来,还请沈庄主看在昔日的情分上,救我等一命!”

  沈长平一挥手道:“放心,别说我跟方兄乃是好友,就算是陌生人,我也不能坐视楚休等人在我北燕武林如此肆无忌惮的乱来。

  你们暂且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我跟皇甫氏的皇甫维明有一些交情,到时候我会去找皇甫氏来主持公道的。”

  沈长平也知道,对付楚休这种魔头,光是有着一腔正气是无用的,还需要有实力。

  他的实力肯定是不行的,但身为九大世家之一的皇甫氏却是可以。

  等到陈虎等人一走,其余沈家之人却是连忙站出来劝解道:“家主,不能收留他们啊!

  那楚休的名声你也不是不知道,对方本来就是魔道中人,心狠手辣,如今更是跟朝廷狼狈为奸成立镇武堂,摆明了就是冲着我等北燕的武林势力而来的。

  眼下这种情况,我们躲都躲不及,您还把麻烦还往家里面招,这怎么能行啊!”

  沈长平皱眉道:“你们怎么能这般想?今日巨灵帮落难,我不管,他不管,谁都坐视不理。

  等到我沈家落难之时岂不是也一样?我正道武林若都是一些贪生怕死之辈,那还叫什么正道武林?”

  在场的沈家武者都是一副无奈的模样。

  他们这位家主其实哪都好,有实力有潜力,并且为人和善,处理家族中的事务也算是公正,但就是这点不好,有些死心眼儿。

  他在其他地方死心眼儿也就罢了,但在这种时候却还在死心眼儿,这可是很容易把整个沈家都给带入到危机当中的。

  众人还要再劝,沈长平直接一挥手道:“你们不用再说了,我心意已决!

  这件事情我若是不管,不光对不起方兄,更是对不起我的良心!”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几声沈家弟子的怒喝,但随后大门直接被轰开,几名沈家弟子吐血而飞,一众身穿黑衣的武者径直闯入大厅内,正是唐牙等人。

  唐牙脸上带着笑容,拍着手道:“沈庄主说的好!这觉悟就是高!

  不过我也有一个问题很想问问沈庄主,到底是命重要,还是良心重要?”

  沈长平站起来厉喝道:“你们是谁!?”

  他心中隐隐有一个猜测,但却不敢说出来。

  自己刚刚收留了方云,他们是怎么来的这么快的。

  唐牙淡淡道:“镇武堂麾下,奉楚大人之命,搜捕叛党余孽,沈庄主,还请交人吧。”

  沈长平浑身一震,怒声道:“胡说八道!巨灵帮什么时候成叛党了?”

  唐牙一脸认真道:“刚刚成的。”

  沈长平指着唐牙,气的浑身直哆嗦,见过嚣张的,但他却没见过这么嚣张的,这简直就是颠倒黑白。

  唐牙沉声道:“楚大人那边还在等消息,我们可没有时间浪费,沈庄主,我就问你一句话,这人,你到底是交,还是不交。

  我知道沈庄主你是一个好人,所以我给你十息的时间考虑,到底是良心重要还是命重要。”

  说着,唐牙开始伸出手指查着:“一、二……”

  对面的沈长平满头冷汗,眼中闪动着纠结之色,不复之前的坚定。

  现在来的都只是那楚休麾下的走狗而已,自身实力还不算是那么的强。

  但若是等到那楚休亲自前来,他恐怕是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

  据说在巨灵帮内,那楚休可是两招就将方大通给斩杀,一位在北燕之地也算是有些名望的武道宗师在那楚休的手中简直就好似婴儿一般的无力。

  就在沈长平还在纠结的时候,唐牙却是忽然提高了语速道:“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好啦,看来沈庄主你已经做出决定来了,那好,动手吧!”

  沈长平一脸的愕然,还没等他说出什么话来,唐牙身边一个身影便直接冲了出来,手持重剑,一剑斩下,气势滔天,狂暴无比,那巨剑竟然让他用出了重锤一般的感觉。

  这人正是雁不归!

  赵承平等人站在唐牙的身边,不过他们却没有出手。

  他们这些隐魔一脉出身的武者其实实力是要比唐牙等人强上一截的。

  只不过唐牙等人乃是楚休的心腹,是从最开始便跟着楚休的老人,所以哪怕唐牙等人的实力不如他们,但他们却也不想去得罪唐牙等人。

  起码他们在楚休麾下的地位还没有稳固之前,他们是不会去得罪唐牙等人的。

  雁不归现在还只有五气朝元境巅峰,比沈长平还要弱一些。

  但在面对沈长平之时,雁不归的气势却是要比他更强,甚至让沈长平都隐隐感觉到了一股压力。

  沈长平怒吼着一剑斩出,剑气当中罡风席卷缭绕,但在雁不归那一剑之下,却是统统都被砸碎!

  再一剑落下,沈长平直接被轰退三步,已经落入下风。

  第三剑落下,沈长平手中的长剑已经彻底碎裂。

  第四剑落下,雁不归已经逼得沈长平燃烧气血开始搏命抵挡。

  第五剑轰然砸落,那股强大的力量灌注到沈长平的体内,竟然让他的身躯直接炸裂,瞬间便成了一堆碎肉!

  以五气朝元斩杀天人合一,雁不归只用了五剑,甚至在其他人看来,他这五剑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差别。

  赵承平等人算是服气了,他们也终于知道楚大人为何这么看重这二人了。

  唐牙的实力他们没见过,但这雁不归可当真是潜力惊人,起码他们在五气朝元境时可做不到像雁不归这么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