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休淡然的看着浮云道人,他倒是要看看,这位道长究竟会怎么选。

  其实这种问题对于真小人和伪君子来说都很好选。

  对于真小人来说,他们会选择对于自己利益最大的一方,如果他们只想要借用方云的身份来搞事情,那对方完全可以不顾整个北燕武林的性命和利益。

  而这个问题若是换成一个伪君子来的话,那对方肯定会做出一副为难的神色,选择牺牲方云跟陈虎,挽救大多数人,获得名声。

  但可惜浮云道长不是真小人,也不是伪君子,他的的确确是个好人,所以这种人命握在他手里的感觉,并不好受,让他很纠结。

  半晌之后,浮云道长吐出了一口气道:“两个人的性命是性命,一群人的性命也是性命,楚大人这道题,倒是难住贫道了,所以贫道,只能都不选!

  既然这闲事贫道已经管了,那也只能管到底!”

  楚休笑了笑道:“浮云道长果真有担当,那好,我便成全道长你!”

  话音落下,楚休手中的天魔舞不知道何时已经握在了他的手中,一刀斩下,恨意与魔气刹那间直冲天际,魔威盖顶!

  踏入武道宗师境界以来,这其实还是楚休第一次全力出手。

  上次对方大通出手的那一次,楚休甚至连一半的力量都没用出来,如今楚休才是全力出手的模样。

  这浮云道人的实力楚休暂且不知道,不过他却听说过此人。

  浮云道人虽然是散修出身,但他一身传承却都是道门正统,不容小窥,并且他自身也是踏入了武道宗师境界十多年,积累异常的深厚。

  在楚休身后,唐牙等人也是带着震惊之色的看着楚休。

  他们知道楚大人踏入武道宗师境界之后,实力定然会迎来一个质的飞跃,但他们没想到楚休的威势竟然能够强到这种程度。

  浮云道人手中长剑挥舞,刹那之间,罡气宛若流云一般席卷而来,迎着楚休的那一刀急转直下,那股罡气细看好似没什么属性,但其中却是蕴含着阴阳两仪之力,不断的消磨着楚休那一刀的力量。

  轰然一声巨响传来,魔气罡气四散。

  浮云道人后退一步,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他修炼武道一百多年,结果却是还没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力量底蕴强,这对于浮云道人来说是可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这楚休能够以隐魔一脉的身份在江湖上扬名,并且还扛过了正道武林的联手合击,果真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所以对拼一招之后,浮云道人手中的拂尘直接一卷,柔和的罡气向着陈虎和方云席卷而来。

  他不是来找楚休分胜负的,而是来救人的,只要人没死,那就一切都好说。

  楚休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说句实话,这次就算是没有浮云道人出现管闲事,楚休也要找一个有分量的目标。

  他对于整个北燕武林的计划就是由下至上的,现在像是沈家庄这种实力弱一些的小宗门都已经臣服了,那怎么也要找一个有份量的人立威才行。

  浮云道人正好撞到了他的枪口上来,自己怎能让他就这么离去?

  所以到了现在,陈虎不重要,方云也不重要,浮云道人才是最重要的。

  楚休收刀结印,无色定大手印施展而出,芥子须弥,乾坤倒转!

  手印之下,一切的力量都被消融,强大的佛光寂灭一切,让浮云道人恨的是咬牙切齿。

  道佛不两立,楚休施展魔功时他都没这么愤怒,但眼下楚休却是动用佛门功法将他击退,这可是让浮云道人很不爽的。

  就在浮云道人还准备动手时,楚休周身元神金芒绽放,灭魂箭施展而出,魔气融入灭魂箭内,带着无声的呼啸向着浮云道人疾射而来。

  而且这还没完,楚休竟然连续射出了三根灭魂箭,三只元神之箭紧紧的锁定住了浮云道人,顿时让他心头警铃大作。

  像是灭魂箭这种极其消耗精神力的武技,之前楚休可不能这么奢侈的动用。

  但现在接连三箭爆射而出,对于楚休却是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浮云道人不以精神力见长,他手中的拂尘席卷,刹那之间,阴阳二气流转上百丈,清浊之力轰然爆发,将他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

  灭魂箭射入那阴阳之力内,明明是无形的精神力,但却是被有形的阴阳之力所绞杀!

  阴阳两仪之力乃是这天地之间最为原始的力量,道门正宗所修炼的就是这阴阳之力。

  浮云道人能够以散修出身修炼到这种地步,跟他道门正统出身有着很大的关系。

  但这时楚休却是踏前一步,眼中日月星辰轮转,一刹间,浮云道人感觉自己周围的一切都好像是被静止了一般,力量规则在楚休的眼中不断的被分解着,天子望气,那阴阳二气的流转在楚休的眼中已经无所遁形!

  一瞬间,浮云道人的眼中顿时便露出了一丝惊骇之色来。

  其他人感觉不出来,但浮云道人这个正统道门出身的武者却是能够感觉得出来,楚休所用的,竟然也是正统的道家法门!

  楚休乃是佛魔双修,这点很多人都知道。

  但他竟然还擅长道门功法,这点知道的人可是少了许多。

  阴阳两仪之力被浮云道人给催动到了极致,太极河图之间好似能够容纳天地一般,竟然跟楚休那无色定大手印的芥子须弥之力有些相像。

  但这时楚休只是伸出了一根手指来,刹那之间,死气爆发!

  天诛地灭弑仙神指!

  这一指的力量本来就很强,而且在楚休的天子望气术之下,他这一指的力量却是正好点在了那阴阳之力所结合中点,异常脆弱的一点。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那漆黑色的死气开始蔓延,阴阳两仪之力瞬间崩塌,最后轰然碎裂!

  浮云道人后退数步,手中的拂尘已经彻底被撕裂,他面色苍白,眼中露出了骇然之色。

  他已经预估到楚休这年轻人会很强,但现在看来,对方强的,简直超乎他的想象!

  天魔舞被楚休拿在手中,他周身魔气的冲霄几十丈,在九霄炼魔金身跟大金刚神力这种炼体功法的加持下,楚休的肉身修为已经强悍到了一个境界,随便一刀斩落,所携带的都是惊天威能。

  一刀落下,浮云道人再次后退。

  二刀斩落,浮云道人面色苍白,持剑的手都在颤抖着。

  三刀斩落,浮云道人手中的长剑直接碎裂,他整个都喷出一口鲜血,神色萎顿。

  一连串的攻势下来,浮云道人已经是落入了败局当中!

  而在反观楚休,击败浮云道人对于他来说,貌似并不是什么难事。

  实际上也的确是如此,楚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去凝聚不灭魔丹,最后积累了这么强的力量底蕴踏入武道宗师境,若是还不如一个浮云道人的话,那他废这么大的力气又是为何?

  就在楚休准备再次出手时,一旁的方云忽然站出来,手中拿着一柄匕首,看着楚休跟沈飞鹰,怒吼道:“因我而死之人已经足够了,我也不想再继续苟活下去了,但你们两个,会遭报应的!”

  话音落下,方云竟然直接用匕首刺入自己的胸口当中,当场自尽。

  说实话,方云的选择无论是浮云道人还是楚休,都没有想到。

  用沈飞鹰的话来说,这方云其实是有些性格懦弱天真的,并没有什么主见。

  没想到这老实人被逼急了,竟然选择用这种暴烈的方法来对抗楚休。

  他也看出来了,浮云道人救不了他,既然如此的话,他还连累浮云道人干什么?索性自行解决,也省得让楚休折辱!

  陈虎叹息了一声,他也是一咬牙,自碎心脉,跟着方云而去。

  浮云道人看到这一幕愣了愣,他看着楚休,脸上带着怒容道:“楚休!你行事如此极端狠辣,造了这么多无辜杀孽,将来必遭因果报应!”

  楚休淡淡道:“哦?因果报应?这句话可不止一个人对我说过了,但我现在不仍旧活得好好的?我楚休,不信命!”

  浮云道人没有再跟楚休废话,他冷哼一声,周身阴阳二气席卷,速度爆发到了极致,直接转身离去。

  他是为了救人而来的,现在人都死了,他还救什么?

  而楚休也并没有去追,他立威的目的达到了,浮云道人走不走无所谓了。

  当然根本原因是,楚休想要拦下浮云道人怕是还要废一些力气。

  别看浮云道人方才都被楚休轰的吐血了,但实际上他还是有一些余力的,搏命之下,倒也还是有机会逃离的。

  唐牙走到楚休身后问道:“大人,现在怎么办?”

  楚休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道:“把尸体收走,巨灵帮从此以后,便再也没有方大通这一脉的人了。

  所有签了镇武堂协议的势力,必须要按照镇武堂的规矩来,至于其他势力嘛,暂时不用招惹,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便会有人找上门来了。”

  其他宗门鼓动浮云道人来管闲事,现在浮云道人败退,他们估计是不会坐以待毙的。

  若是再有人出现,那人的分量定然是要比浮云道人更重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