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云观内,十余个小势力的家主掌门之类的人正在那里焦急等待着。

  就是他们集体来到浮云观内,鼓动浮云道人出手,要不然以浮云道人的性格,除非是楚休打上门来,他才会出手的。

  有人道:“诸位,你们说浮云道长能够拦得住那楚休吗?毕竟昔日诛魔联盟时,就连聂仁龙都死在了他的手中,而现在那楚休可都已经是武道宗师境界的高手了,我感觉浮云道长有些凶多吉少。”

  在场的众人瞥了他一眼,都是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之前他们决定鼓动浮云道长出手可是大家一起的决定,现在你却来装好人,担心起来浮云道长的安危了,装什么装?

  其实众人心中也是有些没底,不过他们也没奢望浮云道长能够胜的过楚休,只要浮云道长能够让楚休暂且止步,这就可以了。

  就在这时,道观的大门被推开,面色苍白的浮云道长踉跄的走进来,谁都能看出来浮云道长身上的气息之虚弱。

  在场的众人连忙道:“道长你怎么了?可是出了什么问题?”

  浮云道长虚弱的摆摆手道:“诸位,那楚休魔威强盛,贫道我白活百年,却仍旧不是他的对手。

  方大通的独子方云跟巨灵帮长老陈虎已经自尽,诸位,这件事情老道士我是管不了了,再管,怕是要把自己的性命都搭上了!”

  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一听这话,他们还能说什么?强逼着浮云道长出手吗?众人也值得无奈离去。

  离开之后,众人互相看了几眼,有人道:“诸位,现在应该怎么办?我等难不成真的要臣服镇武堂?”

  在场的这些小势力其实实力都不算太强,但同时他们在当地也都是一霸的存在,类似于沈家庄那样的。

  平日里只要他们不主动挑衅,那些大派并不会去对他们出手。

  现在他们当然无法忍受有一个势力骑在他们的头上,对他们发号施令,所以他们还想要挣扎一下。

  有人咬牙道:“去大光明寺!我就不信大光明寺的高僧也会坐视那楚休在北燕武林继续嚣张下去!”

  其实在场的这些势力,他们并不太愿意去跟大光明寺打交道。

  原因很简单,那帮和尚太过偏执了。

  在场这些势力可不算是正道宗门,虽然太大的恶事他们没有干过,但谁又真敢说自己是全白的?

  所以只要他们干出一丁点不符合大光明寺弟子三观的事情,对方定然要出来管闲事的。

  而且以那帮和尚的实力,就算是他们想要管闲事,在场的众人也是无可奈何,只能承受。

  但显然跟镇武堂相比,大光明寺那帮和尚都算是很‘可爱’的。

  所以众人商量之后,直奔大光明寺而去。

  大光明寺远在极北蛮荒之地,去一次并不是那么的方便。

  所幸前往大光明寺的这些家主掌门实力都不弱,几乎都有着天人合一境或者是五气朝元境的实力,不顾忌真气全力赶路的情况下,用了半个月便到了大光明寺。

  大光明寺的山门前,众人被一名迎客的弟子所接待。

  当在场的众人七嘴八舌的把事情都给说一遍,想要见方丈时,那名弟子无奈道:“几位施主,方丈正在闭关,不能有人打扰的。”

  “那我们想要见妄念禅堂首座虚云大师。”

  这些人也都听说过,在大光明寺内,方丈不在之时,便是这位妄念禅堂的首座虚云权力最大。

  那名弟子摇摇头道:“诸位最近怕是没有关注过江湖上的一些消息吧?虚云首座如今正在西楚,前些日子还跟拜月教九大神巫祭之首的东皇太一一战,此时并不在寺内。”

  在场的众人顿时面面相觑,有人不甘心的问道:“那空执禅堂首座虚渡大师跟因果禅堂首座虚静大师呢?”

  那名弟子道:“拜月教崛起滋事重大,所以虚静首座已经跟虚云首座一起前往西楚了,同时前往西楚还有金刚院首座虚言,罗汉院首座虚洪等几位师伯。”

  说到这里,那名弟子用奇怪的语气道:“至于虚渡首座,他倒是在寺内,不过却是因为某些事情,被虚云首座罚了禁闭,你们确定要让虚渡首座帮你们吗?”

  在场的众人一愣,不过随后他们便忽然想起来,貌似江湖上有些传闻,大光明寺那位空执禅堂的首座虚渡,好像有些很不靠谱?”

  在场的众人对视一眼,都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原本他们以为大光明寺肯定能够降得住那楚休,结果现在他们才发现,整个大光明寺内,真正靠谱的高手要么不在,要么在闭关,就只剩下不靠谱的。

  此时他们才明白,那楚休的行事为何如此张狂,原来对方竟然早就算准了,北燕武林真正有实力对付他的大光明寺此时早已经不将目光放在他的身上了。

  哪怕楚休在北燕之地做的如此过分,但在大光明寺看来,仍旧是敌不过拜月教的威胁。

  楚休是魔,但现在充其量只是一个小魔头而已。

  而拜月教若是再不管,怕是会发展成第二个昆仑魔教的!

  就在那些势力的人一脸沮丧之色的想要离开之时,有人却是忽然推开门,沉声道:“大光明寺不是无人了,他们不在,还有我在!

  那楚休如此祸乱北燕武林,其他人不管,我大光明寺又岂能不管?”

  推门而入的这人,正是达摩院首座虚行,跟楚休也有着不小的才仇怨。

  那名弟子看着虚行,有些迟疑道:“虚行师伯,可是之前虚云师伯曾经吩咐过……”

  那名弟子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虚行所打断:“虚云师兄如今在西楚,事情变幻无常,怎么可能全都按照虚云师兄说的办?行了,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我来负责!”

  看到虚行这么说,那名弟子只能无奈的退下。

  眼下方丈闭关,三大禅堂的首座两个都在西楚,唯有一个虚渡在寺内。

  不过貌似虚渡更加的不靠谱,大光明寺内,现在还真没人能够命令虚行。

  在场那些人都是用期翼的目光看着虚行,他们可不知道昔日大光明寺内发生的事情。

  他们只知道虚行乃是达摩院的首座,老牌的武道宗师,此时有着大光明寺的武院首座帮他们出头,难道还压不下那楚休吗?

  看着在场的众人,虚行沉声道:“把事情都给我说一遍。”

  在场的众人立刻点点头,把巨灵帮的事情还有楚休用卑劣手段强行逼迫北燕武林势力加入镇武堂一事都给说了一遍。

  当然在他们的口中,楚休所做的事情直接恶劣了十倍,被他们的描述的好像是十恶不赦的大魔头一般。

  听完之后,虚行冷声道:“嚣张!狂妄!简直无法无天!立刻带人,前往巨灵帮!”

  在大光明寺内,虚行现在虽然无法号令其他人,不过他毕竟是达摩院的首座,达摩院的弟子还是会听他号令的。

  而此时在巨灵帮内,楚休则是在一条条的翻看着沈飞鹰等人递上来的情报。

  这些情报资料都是关于那些被强行逼迫加入镇武堂势力的资料。

  上次楚休用手段逼迫这些人加入镇武堂,但很显然,这帮人都是口服心不服,只要给他们机会,他们立刻就会反叛。

  至于楚休强行逼迫他们签下的那协议,其实也就跟废纸没什么区别。

  所以楚休才要想一个稳妥的办法,将他们从口服变成心服,哪怕是强迫的心服。

  就在这时,沈飞鹰慌慌张张的跑进来道:“大人不好了!大……大光明寺达摩院首座虚行带着大量大光明寺的弟子,打上门来了!”

  沈飞鹰此时是真的有些慌了。

  不是北燕之人,不会知道大光明寺的份量的。

  在北燕之地,大光明寺便是名副其实的第一宗门,积威已久。

  此时沈飞鹰听到大光明寺竟然打上门来,就算明知道有楚休顶着,他还是有一种天塌了的感觉。

  特别对方竟然还是一院首座。

  要知道以前方大通在时,面对大光明寺的一院首座可都是要客客气气的。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大光明寺而已,慌什么慌?况且虚行可是我的老熟人了,昔日我在龙虎榜之上连续上升,靠的可就是这位虚行大师,这一位,可是我的福星啊。”

  说着,楚休便直接走出门去,他身后的沈飞鹰仍旧是一脸的惊慌之色,长久以来对于大光明寺的积威,可没那么容易消退。

  巨灵帮门外,虚行身后还有数百名达摩院的弟子,这些人实力最弱都达到了外罡境,其中天人合一境便有十多人。

  而且这些弟子还不是整个达摩院的弟子,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这便大派的底蕴了,真正的大派底蕴不在于虚行这种武道宗师,这样的首座,而在于这些寻常的弟子。

  只要这些弟子还在,那未来他们便可以成长为无数个虚行,大光明寺的传承永不断绝。

  此时的虚行看着从巨灵帮内走出来的楚休,眼中闪烁着磅礴的怒意。

  虚云说他嗔念太盛,若是无法消除,会影响到修行。

  但对于虚行来说,只要杀了楚休,执念自然便会消退,哪里还用得着去镇压嗔念?

  杀楚休,便是修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