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感谢书友沉默是最好的语言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楚休一上来便抛出了关中刑堂数位武道宗师所留下来的手记,这的确是很吸引人。

  直到这一刻,他们貌似才知道正道和魔道之间的区别。

  所谓的正道武林,大部分都是光说不做,总是用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来忽悠你。

  以前聂仁龙就擅长这一点,诛魔联盟之前,聂仁龙说的可是冠冕堂皇,大义凛然的,但实际上的好处嘛,却是看不见多少。

  既然都是正道武林了,那自然是以正气道义为先的,开口闭口便是利益好处,那像什么话?

  而楚休所代表的魔道却是简单许多,你为我做事,我给你好处,就是这么简单,这倒是让他们感觉很不错。

  不过就在这时,楚休却是淡淡道:“沈帮主用心帮我做事,我自然是不会亏待他的,不过这个待遇嘛,你们暂时是不会有的。”

  有一名小家族的家主忍不住道:“那敢问楚大人,我等究竟要如何做,才能有这种待遇?”

  楚休一挥手道:“很简单,帮镇武堂做事便可以了。

  我跟大光明寺的和尚有协议,这段时间暂时不会出手,但你们却不一样,可以随意行事。

  这段时间内,谁若是能够让一个势力臣服镇武堂,不管你用什么手段,都可以来我这里领取奖赏。

  无论是功法秘典,还是凝丹手记,甚至你们想要我亲自指点武道,都是可以的。”

  一听这话,在场的众人呼吸顿时便急促了起来。

  楚休说的这些可以说是正中他们的下怀,都是他们所需要的。

  这些小势力小世家差的便是底蕴,便是传承,眼下楚休能够给他们这一切,貌似加入镇武堂,也不是什么太过为难的事情。

  挥挥手,楚休让这些人暂且离去,梅轻怜走进来,诧异道:“你倒是挺大方的,关中刑堂珍藏了这么多年的秘典,你就这么往外送?”

  楚休淡淡道:“这些东西在他们看来是秘典,但在你我看来,也只不过是寻常之物而已,不用那般在意。

  北燕这边的事情早一些解决,给项隆一个交代,我准备去魏郡一趟。”

  梅轻怜诧异道:“去魏郡干什么?”

  魏郡昔日只是一个小国,就算是现在,虽然要比北燕的一些郡大一些,不过实力也并不算怎么强。

  特别是在柳公元和沈白都死了以后,沧澜剑宗都被剔出掉江湖歌诀当中了。

  现在便有着不少的宗门在想着顶替沧澜剑宗的位置,不过风满楼却一直都没有做决定。

  能够成为江湖歌诀上的宗门,不光是实力要足够,更重要的却是底蕴。

  所以风满楼必须要慎重才行,否则的话,随便把一个宗门列入到江湖歌诀当中,结果没几年就被人给灭了,这也是在打风满楼的脸。

  楚休沉声道:“沧澜剑宗的实力其实江湖上都很了解了,但沈白用出的剑法你见过吗?当然你也可以理解成那是沈白自己得到机缘,跟沧澜剑宗无关,但据我所知,自从当初我将沈白废掉之后,沈白便一直都在沧澜剑宗闭生死关,从来都没有离开,所以我推断,沧澜剑宗内定然还隐藏着什么外人不知道的秘密。

  而且当初天门的罗神君向我索要沈白,他看中的也不是沈白的实力天赋,而是沈白身上的一样东西。

  除了他那惊人的剑法,我实在是想不到沈白身上还有什么东西能够引起罗神君的注意。

  所以等到北燕这边稳定之后,我也准备去魏郡看看,反正按理来说,魏郡也是属于北燕的一部分,我身为镇武堂大都督,带着人前往魏郡,很合理,不是吗?”

  梅轻怜诧异的看了楚休一眼,她没想到,楚休想的竟然这么多。

  其实那一战发生的大事实在是太多了,导致大部分人都忽略了很多东西。

  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楚休身上,之后又放在了罗神君的身上,到了后来,夜韶南拜月教的事情传出去,更是震动整个江湖,谁又会注意到沈白这么一个死人?

  把所有人的任务都分配好之后,楚休直接进入闭关当中。

  原本被镇武堂所强迫加入的那些势力在看到的好处之后,下手却是比谁都狠辣,开始狂攻自己昔日的一些对手,或者是不和睦的家族等等。

  反正之前他们便跟这些家族势力有过矛盾,只不过平时都只是互相有摩擦而已,把冲突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

  而现在他们却是把冲突给升级了,楚休所拿出的东西也正好给了他们一场大战的理由。

  其实楚休的手段很简单,无非就是威逼利诱而已。

  面对有骨气的势力,人家不在乎你的威逼,也不在乎你拿出的利诱手段,那自然就是无用的。

  但是,这个江湖上,还是贪生怕死跟利欲熏心者居多,所以楚休这招就变得无比的好用。

  一个月后,沈家庄内。

  沈家庄新任庄主沈长明正志得意满的翻看着从楚休手中换来的一些功法秘典。

  虽然上代沈家家主沈长平是死在了楚休的手下手中,但沈长明却是对楚休没什么恨意。

  上任家主若是不死,哪里有他成为家主的机会?

  况且昔日沈长平担任家主时,行事总是有些迂腐,虽然沈家庄的名声不错,但实际上整个沈家庄却是并没有捞到什么太多的好处。

  而现在沈家庄加入了镇武堂之后,行事便无所顾忌了许多,直接出手强行压服另外一个小家族,逼迫其加入镇武堂,他自己也是顺利的拿到了楚休的赏赐。

  当然这其中不光有他的功劳,也是少少的借用了一下镇武堂的名声。

  就在这时,一名弟子略微带着一些慌张的跑进来,沈长明皱眉道:“慌张什么?我不是让你去说服李家也加入镇武堂吗?怎么,对方拒绝了?”

  李家跟沈家乃是姻亲,双方距离的有些远,所以并不存在利益冲突,关系倒是一直都不错。

  沈长明此时便在打着小算盘,若是他能够说服李家也加入镇武堂,那岂不是兵不血刃便又能得到一分奖赏?

  所以这段时间他接连派了好几个自己心腹去李家进行游说。

  那名弟子脸上带着委屈之色道:“本来我们都已经快要成功了,有着您的亲笔信在,李家都已经快要同意了,没想到最后却被人给搅黄了。”

  沈长明皱眉道:“是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敢来搅合我沈家的好事?”

  那名弟子道:“对方穿着道袍,说自己是镇武堂的人。”

  沈长明闻言顿时一愣,镇武堂的人?这算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误会了?

  “这件事情先暂时搁置,以后再说。”

  吩咐完之后,沈长明便立刻前往燕京城,把事情汇报给楚休。

  此时燕京城镇武堂总部内,楚休、梅轻怜和唐牙等人都在。

  眼前的沈长明说完后便有些忐忑的看着楚休,半晌后,楚休这才挥了挥手,淡淡道:“行,这件事情暂时不用你管了,不过你做的不错,再去找赵承平另一份奖赏。”

  等到沈长明欣喜若狂的离开之后,梅轻怜才轻哼了一声道:“穿着道袍?那应该就是阴山派那帮家伙了,是他们越界了。”

  楚休淡淡道:“倒也不算是越界,五殃道人对内我对外,他们若是想要把李家彻底吸收进镇武堂当中,使其彻底成为镇武堂的人,那就不算是坏了规矩,我们强行出手也是无理。”

  梅轻怜诧异的看着楚休:“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楚休的性格梅轻怜可是清楚的很,不说是睚眦必报也差不多了。

  结果现在楚休竟然说说五殃道人等人没有越界,这可是稀奇了。

  楚休冷笑了一声:“谁说我打算就这么算了?五殃道人知道他这种行为是在试探我等的底线,不管这件事情是他做的,还是他弟子做的,反正跟他是逃不开干系。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正好我这功劳簿上还差一笔呢,就用五殃道人选定的目标来添好了。”

  “你知道五殃道人等人的动向?”

  楚休拿出一封信交给梅轻怜道:“我不知道,但是有人知道。

  这是项武给我的情报,五殃道人倒是真敢下手,他竟然想要把神武门给拉入到镇武堂当中,准确点来说应该是他那一边。

  巨灵帮的商路我交给了项武,项武也算是投桃报李了,他是北燕的人,五殃道人等人就算是行事再隐秘,也是逃不过他的眼线。”

  梅轻怜看了一眼那情报上的内容皱眉道:“燕淮南会加入镇武堂?除非像你对付方大通那样,直接将对方斩杀,然后掌控神武门,否则燕淮南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一位在江湖上颇有声望,而且还位列风云榜的高手,怎么可能愿意带领整个神武门成为朝廷鹰犬?”

  楚休敲了敲桌子道:“每个人都有自己想求,但却求之不得的东西,说不定五殃道人就是找到了这样东西呢?

  半个月之后便是神武门成立的千年庆典,到时候我们也去凑凑热闹。

  损人利己的事情做不了,难不成损人不利己的事情还干不成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