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休也没想到,这五殃道人的实力竟然还不弱,虽然没有达到褚无忌那种级别,但在武道宗师当中也绝对算得上是高手了。

  阴山派的功法虽然被道门一脉认为是邪魔外道,但实际上人家修炼的还真正统的生死之道,阴阳秘法。

  换日大法之下,楚休步步碾压而来,在那股力量之下,任何魑魅魍魉妖魔尽皆被消融摧毁,就连五殃道人手中那柄鬼气森森的长剑都是出现了一丝裂纹来。

  五殃道人的面色微变,他左手的拂尘一甩,雾蒙蒙的生机绽放将楚休包裹在其中。

  楚休刚想有动作,地面却是瞬间龟裂,参天巨木猛然间从地面处涌现,好似瞬间成长的一般,充满了浓郁的生机。

  楚休身形一动,天子望气术施展而出,只要是地面上有异动的地方他都能提前闪躲过。

  “有意思!”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异色,这阴山派的法门还当真是有意思的很,竟然能够将生机和死意融为一体。

  眼下五殃道人这一招明显就是将生机之力钻研到了极致的表现。

  楚休曾经听梅轻怜详细的说过这阴山派,据说昔日阴山派还曾经是道门一脉的时候,他就曾经当众表演过这一招,随手一挥,小树苗便成了参天巨木,一颗种子落地,顷刻之间便能够成长为硕果累累的果树,任凭路人采摘,甚至被人当成过是陆地神仙一般的膜拜。

  只不过眼下五殃道人这一招可不是表演,而是货真价实的至强杀招!

  以自身之力强行催生出这么多的巨木来,五殃道人原本就不怎么好看的面色此时已经变得更加苍白了一些。

  最重要的是那些密密麻麻的巨木甚至连楚休的边都没有碰到。

  就在众人都以为这五殃道人的实力有些水时,五殃道人却是忽然手捏印决,吐出了一个字来:“镇!”

  刹那之间,无数参天巨木之上绽放出了一股股阵道光辉来,连接成一片,而楚休所在的位置,却正好是那阵法的最中心!

  甚至就连楚休自己都没有想到,他竟然中了五殃道人的算计。

  对方知道自己可以闪躲过他的巨木,但却仍旧一直这么做,最后将他给逼到阵法的最中心,也是承受压力最大的一处地方。

  刹那之间,阵法轰然爆裂,一株株的参天巨木开始枯萎,最后轰然炸裂,生机的极致,便是死亡!

  阵法爆裂的一瞬间,整个神武门都在颤抖着,这股威势已经强悍到了足可以秒杀大部分武道宗师的地步。

  五殃道人也是长出了一口气,说实话,他没想杀楚休,毕竟他现在跟楚休同为镇武堂的执掌者,为了神武门一个外人便去自相残杀,在陛下那里也不好解释。

  所以哪怕楚休只要给他一丁点的面子,这件事情都好解决。

  但奈何这楚休却是油盐不进,上来便跟他撕破脸皮,那也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了!

  虽然五殃道人这边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不过在场隶属于楚休这边的人,无论是梅轻怜还是唐牙,他们却都没有担心。

  他们跟着楚休这么长时间来,已经鉴证过了无数次楚休的危机。

  哪怕是面对那位天门的罗神君,真火炼神境的至强者楚休都没有死,一个五殃道人便想要杀楚休,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

  果然,下一刻那爆裂的阵法当中便出现了些许的变化。

  一股震动人心的力量浮现,阵法爆裂的威能开始向着两边分散着,一抹刀光绽放而出,那股极致的锋芒甚至让在场的众多武者都睁不开眼睛!

  骇人的一刀落下,刀意汹涌奔腾,刀势激荡湍急,刀劲浩瀚澎湃,仿佛海啸撕天裂地,淹没吞噬万物。

  吞天灭地七大限·破海!

  这一式武技楚休很少动用,甚至在天人合一境时,除非是到了危急关头,否则楚休是绝对不会动用这一招的。

  这式刀法引动的乃是天地之力,像是七魔刀如此强大的存在,都是模仿这式刀法被创造出来的。

  在天人合一境时楚休动用这式刀法的反噬太大,甚至大到了用过一招之后便再也没有一战之力的地步。

  虽然现在动用其反噬也不小,但起码楚休已经有了初步掌控它的力量,不用再像天人合一境时那般狼狈了。

  在楚休斩出那一刀的瞬间,五殃道人的面色骤然一变。

  他是能感觉出来这一刀的强大,那是一种无法抵挡的极致力量。

  他手中的拂尘疯狂的舞动着,生死阴阳之力在他身前绽放。

  雾蒙蒙的生机之力跟鬼气森森的死气缠绕在一起,化作黑白无常的模样,就好似他道袍之上的图案一般,首尾相连,挡在他身前,同时五殃道人也是身形急退,速度爆发到了极致,简直就是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但接下来的发展却是有些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楚休那一刀落下,斩向的并不是惊慌失措的五殃道人,而是还在一旁跟梅轻怜缠斗的燕淮南!

  这一刀落下,甚至就连燕淮南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楚休的目标竟然是他。

  梅轻怜的身形一动,黑雾飘散,她的身形瞬息之间便已经出现在了几十丈以外。

  而燕淮南突兀面对楚休那一刀的力量,生死之间,燕淮南怒吼一声,周身无尽的气血爆发,想要拼死抵挡。

  只不过仓促之下,一切却都是徒劳的。

  破海一刀的名字不是吹嘘,而是实实在在,有着斩破沧海的力量,那是人身无法够触及的伟力。

  在那一刀之下,一切都烟消云散,燕淮南的身躯直接被斩成了两半,轰然倒地。

  在他尸体的脚下,一道裂痕开始绵延,长达数百丈,在那裂痕的尽头,一座座的宫殿都轰然坍塌,爆发出一声声巨响来。

  在场的众人顿时目瞪口呆,他们怎么都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楚休和五殃道人打的火热,结果最后却是把燕淮南给打死了,这又算是什么情况?

  五殃道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怒容来,身前黑白无常之力消散。

  楚休这种行为让他有一种被人耍了的感觉。

  不过就在此时,还没等其他人有动作,面色只是略微苍白的楚休却是忽然出现在了还在处于迷茫状态的燕婷婷面前。

  看着楚休,燕婷婷的眼中爆发出了浓重的恨意来,不过还没等她说出一个字来,楚休却是如同闪电般的伸出手,直接捏住她的脖子,将其掐死之后扔在一旁。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众人都是打了一个哆嗦。

  之前他们总是听说这楚休心狠手辣啊,做事太绝之类的事情,但他们却始终对于楚休的狠辣程度没有一个直观的了解。

  直到现在他们总算是见到了,狠,真的狠,狠到了都不给人家临死之前放一句狠话的机会。

  五殃道人看着楚休,咬牙切齿道:“楚休!你很好!陛下面前,咱们再见分晓!”

  说完之后,五殃道人直接一挥手,带着阴山派的人离去。

  燕淮南都已经死了,他还跟楚休拼死拼活的有什么意义?

  况且楚休的实力他也看到了,能不能胜楚休先不说,起码杀楚休是不可能的。

  只不过他布局了这么长时间,眼看就能让燕淮南带着整个神武门都加入镇武堂,加入他的麾下了,结果现在却是被楚休给搅黄了,这件事情,绝对不算完!

  楚休的扫视了周围一眼,之前在围攻唐牙等人的神武门弟子此时已经是四散奔逃,在场那些武林势力的人在看到楚休的目光后,都是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

  楚休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挥手,带着唐牙等人离去。

  他不是不想顺道灭了神武门,只不过这次出手纯属意外,他带的人太少了。

  神武门怎么说内门外门加起来也足有上万名弟子,他就带着十几个人来便想要灭神武门,基本上不太可能,就算是上万头猪都不会站在那里让你抓的。

  况且在用出了破海一刀之后,楚休的消耗有些太大,暂时不宜再出手,为了以防意外,还是暂且回去修养一段时间为好。

  而此时不到半天的功夫,楚休在神武门内斩杀燕淮南的消息便已经传遍了整个北燕武林,使得众人纷纷惊叹惊骇。

  燕淮南不比方大通,那可是位列风云榜前五十的存在,神武门更是因为他而位列七宗八派之一,结果现在竟然也死在了楚休的手中,这就有些骇人了。

  而且知道这件事情前因后果的人偏偏还对楚休说不出什么来。

  毕竟一开始是你神武门对楚休下毒蛊的,结果下作的手段没玩成,被人反杀也是活该,这点就连大光明寺都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虽然说下毒的并不是燕淮南,但在你女儿下毒跟你下毒又有什么区别?

  不过话虽如此,但众人仍旧是震惊于楚休的实力强大跟狠辣,这厮简直就是煞星一般,走到哪,杀到哪,还特别喜欢在一些大喜的日子给人家送终。

  原本一些武林势力还准备着办什么寿辰啊,庆典之类的,结果此事一出,全都取消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