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七百二十章 袁吉大师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8 08:34: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PS:感谢书友終是梦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楚休漠然的注视着那汉子,声音平淡道:“知道什么,都说出来吧,我不想浪费时间。”

  那汉子哆嗦着看着楚休:“我要是说了,楚大人能否饶我一命?”

  楚休淡淡道:“第一,现在的你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第二,你这种角色我连骗懒得骗,你认为我会给你什么承诺吗?第三,你只需要知道,你要是不说,那就会死的很难看,这就足够了。”

  那汉子浑身一冷,再也不敢多说废话,他哆哆嗦嗦道:“当初楚大人您在杀了聂东流之后,庄主……啊不!是聂仁龙便想要搜查您的踪迹,于是乎强行请来了北燕之地的卜算大师袁吉来卜算您的行踪。

  不过在卜算的过程中貌似出了什么问题,那袁吉当场吐血,还说您是什么不存在的人,反正奇怪的很。

  剩下的我可就真的不知道了,大人您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

  那汉子哭丧着脸,简直吓的要死。

  他若是真干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被杀也就算了,这辈子也算是值了。

  但若纯粹是因为嘴贱而死的,那他就算是下地狱都不甘心。

  楚休皱了皱眉头,什么叫不该存在的人?

  “那袁吉现在在哪里?”

  那汉子连忙道:“在西楚!

  那袁吉在推算出大人你的行踪之后便立刻逃往了西楚,聂仁龙后来还想要找他呢,结果也是没有找到。”

  楚休沉思了片刻,在那汉子变得越来越惊恐的目光中,楚休摆了摆手道:“行了,你走吧。”

  那汉子顿时如释重负一般,忙不迭跑了出去。

  勉励嘉奖了沈长明一番,楚休思虑了一阵,准备去西楚一趟,见一见这袁吉。

  关于自己身上的秘密楚休早就想要研究研究了,可惜他却一直都没有什么头绪。

  现在好不容易得到一些线索,楚休也准备去探查一番。

  跟梅轻怜等人交代了一声之后,楚休便独自一人前往西楚。

  不是他不想带着其他人去,而是西楚并非他的地盘,带那么多人前往没什么意义。

  而且现在西楚之地有些乱,太过危险,带的人多了,反而是累赘。

  眼下江湖上,最乱的地方便是西楚了。

  随着拜月教崛起,夜韶南高调出手,连败龙虎山老天师和须菩提禅院的神僧罗摩,在天门门主君无神不轻易踏足江湖和自在天主钟神秀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前提下,夜韶南便是当今江湖之上最强的存在。

  为了防止魔道一脉再度崛起,像是大光明寺等势力都纷纷西行,遏制拜月教的发展。

  所以现在江湖上最乱的便是西楚了,高手云集,而且局势十分紧张,一触即燃。

  ………………

  西楚江州府,此地只是一个小州府,应该说整个西楚都没有什么大城,最多都是这种小州府。

  江州府之所以出名还是因为其紧邻龙虎山,所以名气比较大。

  一般前来龙虎山上香的游客或者是前来天师府的武者,大多数都是住在江州府当中的。

  不过随着龙虎山封山,无论是上香的游客还是前来拜访的武者一概不见后,江州府也不复之前的繁华了。

  此时在江州府的街边小巷当中的酒肆内,一群江湖散修正在此处避雨休息。

  西楚潮湿多雨,这种天气很常见,这帮混江湖的散修武者自然是不如那些宗门出身的武者一样有着师长督促着修行,所以此时也是懒得躲在家里苦修,反而在这里聊着一些江湖八卦。

  “哥几个听没听说,最近拜月教好像又跟那些正道宗门战起来了,听说还蛮惨烈的。”

  “当然听说了,据说拜月教那位大祭师出手,一个照面便咒杀了纯阳道门的一位武道宗师,啧啧,那个一个惨烈,人还没反应过来呢,便已经成了一具干尸了。”

  “不过那帮正道宗门也不是吃素的,听说风云剑冢内有位以身葬剑的老祖本来都已经决定再也不出江湖,就这么随剑而去了,但此时也是拎着一柄断剑决定出山跟夜韶南过几招。”

  “还有真武教也是如此,据说真武教内还有一位曾经得到‘仙人’过宁玄机指点过的老祖也都准备出关了。”

  “真的假的?得到过宁玄机的指点?那这人岂不是要超过五百岁了?除了老天师,江湖上还能找出这么大辈份的人?”

  “谁知道呢?不过那些正道大派底蕴肯定是不凡就对了,咱们这西楚武林,怕是不安生喽。”

  “管他呢,最近时运不济,老子准备去找袁吉大师算一算,是不是惹到了什么脏东西。”

  “袁吉大师开价那么高,你算得起?”

  “嘿嘿,最近天师府封山,来往的香客武者都少了,袁吉大师的价格可是比之前便宜多了。”

  就在闲聊胡侃之时,一个声音忽然传来:“你们说的袁吉,在什么地方?”

  随着那声音传来,在场的众人顿时吓了一大跳。

  不知道何时,一名身穿黑袍的年轻人,腰胯漆黑色的长刀,正驻足在酒肆外看着他们。

  外边还在下着大雨,但那雨滴落在他的身上,却是自动分割开了方向,好像那雨滴都有着灵性,在故意躲避着他一般。

  最为惊骇的是,他周身压根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气息传来,如此才让人感觉到震惊。

  这些江湖散修虽然实力弱,但却不是白痴,这位一看就是高手中的高手,他们连忙站起来,恭声道:“袁吉大师就在龙虎山脚下的道观内,这位大人用不用我等为您带路?”

  “多谢,不用了。”

  话音落下,那黑袍年轻人一步踏出,却好似缩地成寸一般,瞬间便已经出现在了十余丈开外,几步就已经消失在了雨中。

  在场的众人同时都松了一口气。

  这么一位强者给他们的压力实在太大了一些。

  不过随后众人便有些疑惑,如此年轻便有着如此修为,这位应该不是无名之辈才是。

  有人忽然大声道:“我想起来了!他是楚休,隐魔一脉的那位楚休!

  不过听说他现在跟北燕朝廷合作,成立镇武堂镇压北燕武林,并且才刚刚在魏郡击退几大剑派的人,他出现在西楚干什么?”

  从龙虎榜第一到位列风云榜,现在的楚休已经不是无名之辈了,在没有刻意隐瞒容貌的情况下,他被人认出来倒也很正常。

  酒肆中的几人对视一眼,纷纷摇了摇头。

  他们这些人比较关心江湖八卦,大约也知道楚休的隐魔一脉跟拜月教是什么关系。

  所以说,虽然都是魔道中人,但楚休的魔跟拜月教的魔可不一样。

  眼下楚休出现在这里,却是给他们一种西楚江湖更乱一些的感觉。

  当然再乱跟他们这些最底层的江湖散修也没什么关系,顶天就只是给他们一些谈资而已。

  此时楚休在得到了袁吉的确切消息后,也是向着龙虎山的方向行去。

  其实方才在那酒肆当中,楚休是听了他们谈论了好久的江湖八卦之后才出现的。

  虽然来之前楚休便已经打听了一番西楚的事情,但眼下西楚的局势千变万化,楚休所打听出来的那些东西,自然是没有西楚当地这些地头蛇知道的清楚。

  他也没想到,西楚之地的武林局势竟然已经变得激烈到了这般程度,各大门派几乎都已经把底牌给拿出来了,好像第二次正魔大战即将爆发一般。

  不过这些跟他却没什么关系,其实他倒还希望拜月教继续强盛下去。

  没有拜月教在明面上吸引火力,他们这些隐魔一脉出身的武者可没那么轻松。

  龙虎山的脚下有很多道观,这些道观不属于龙虎山天师府一脉,但却也都是亲近天师府的道门中人,在这里开设道观,一个是代表着亲近,甚至臣服天师府的意思,还有一个就是可以得到天师府的庇护,顺便可以蹭一蹭天师府的香火。

  袁吉的道观便在这些道观当中,而且名气还很大。

  虽然他的实力并不怎么样,但袁吉的卜算之术绝对算是一绝,在北燕那种道门武者很少的情况下他便是第一卜算大师,就算在天师府周围道门武者无数的地方,他也一样是如此。

  甚至在来到西楚之后,袁吉还曾经得到过天师府的邀请,到天师府内部去切磋交流一下这天机卜算之术的心得。

  袁吉的道观没有名字,只是在道观的牌匾上写了八个大字:三日之事,算无遗策。

  这句话可是嚣张无比,不过挂了这么长时间还没被人摘了去,这也算是他的本事。

  此时在道观内,袁吉正紧皱着眉头喝着茶。

  外边下着大雨,天师府又开始封山,他这生意可算不得好。

  正常时候,袁吉都会关了道观,去找自己的那些小妾胡天胡地,看看能不能造出个小人来,破了他这一脉五弊三缺的宿命。

  但今天不知道为何,总有一股心绪不宁的情绪萦绕在心头。

  他烦闷的放下茶杯,想要算一算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从道观外传来。

  “袁吉大师是准备给自己算一算,今天自己有没有血光之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