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山的道士其实大部分脾气都很好,这也跟老天师的脾气有关。

  老天师虽然实力强大,但却为人低调,所以龙虎山的弟子也是如此,并不怎么张扬。

  只不过现在的张全宗却是很愤怒,愤怒的差不多要失去了理智,只不过这其中不光有楚休的原因,还有拜月教的原因。

  自从真武教宁玄机失踪以后,天师府便隐隐成为了三大道门之首。

  特别是越往后来,跟老天师同一个时代的至强者也差不多都要死光了,老天师也是位列至尊榜前五,成为这天下间的最强者之一。

  这种实力的天师府已经有着成为武林至尊的实力,只不过天师府自愿低调,但其弟子却也都是有着一丝傲气在身。

  结果夜韶南一事却是狠狠的打了天师府的脸。

  当众击败老天师,逼得天师府封山一年,这对于天师府来说绝对是一个耻辱,一个大耻辱!

  天师府有些像宗门,也有些像世家,不过在老天师的带领下,整个天师府荣辱与共,天师府的耻辱,便是自己的耻辱。

  夜韶南仗着自己的实力打上门来也就罢了,你楚休一个江湖后辈,虽然在江湖上有了一些名气,但竟然也敢在天师府门下放肆,凭什么?

  张全宗眼看楚休的手已经握在刀柄之上,他却是连丝毫退步都没有,一柄雷纹长剑也是被他握在手中,周身雷光弥漫,一剑斩落,剑势犹如奔雷一般,带起一阵霹雳炸响,甚至就连道观外大雨中的雷霆之力都被他吸引过来,化作雷蛇剑舞,斩向楚休!

  袁吉看到张全宗竟然这么冲动就出手,他想要阻止,但却已经晚了。

  西楚的武者毕竟还不怎么了解楚休,一个是楚休在西楚呆的时间的确很少,应该说只是来过两次而已。

  第二个就是当初楚休的扬名之战,基本上也没有西楚的势力来参与。

  但在东齐跟北燕这两地,楚休可以说是凶威赫赫,虽然年轻,但绝对可以跟老一辈的武道宗师比肩。

  张全宗虽然也是武道宗师,但袁吉却知道,他这位好友在天师府内其实并不算出色,比不过执掌天师府的张道灵,也比不过金光阁抄书的张曦灵,更是比不过那虽然性格疯狂,但天赋却是惊艳至极的‘雷神君’玄龙子。

  换成上面那几位来倒还有可能制得住楚休,但张全宗嘛,他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在张全宗出剑的那一瞬间,楚休也出手了。

  他握刀的手刹那间已经变得漆黑一片,精纯的魔气牵动死气煞气,凝聚成了十余丈的刀芒依附在天魔舞之上,随着楚休那一刀斩出,整间道观内所有的光都被吞噬一空,那是极致的黑暗,极致的负面情绪凝聚为一体的邪异一刀!

  楚休的天魔舞本就是魔刀,以往在出手之时,楚休将血炼神罡融入其中,带着浓郁的煞气。

  后来楚休掌握了七魔刀,又将恨刀的恨意融入了其中。

  在魏郡时,楚休又得到了关于死意杀戮一类的剑意传承,他虽然不会剑法,但却将其融入了自己的刀法当中。

  所以楚休这一刀斩出,看似简简单单的一刀,但其中融合变化的力量却是堪称惊人。

  一刀落下,张全宗那剑光雷蛇尽皆被吞噬,他更是感觉到一股阴暗至极的力量袭来,让他手中的长剑都出现了一丝裂纹来。

  张全宗身形向后急退,果断的放弃了手中的长剑,手捏雷印,瞬间无尽的雷光挡在他的身前,这才将楚休那一刀的威能彻底挡住,同时张全宗的眼中却是流露出了一抹惊骇之色。

  这楚休的实力,当真这么强?

  张全宗在天师府内的确是排不上名号的,不过再排不上名号,他也是武道宗师,身为天师府出身的武道宗师,他自身的实力和地位本来就要比寻常的武道宗师高出一截,结果面对楚休,只用了一招,楚休就让他感觉到了一股无力感。

  这年轻人的实力,怕是已经能够跟张承祯比肩了!

  但这个想法只是在张全宗的脑中一过,便立刻让他抹去。

  张承祯是他们天师府的未来,是他们天师府的骄傲,是独一无二,无人可以跟其比肩的存在,楚休也一样不行!

  咬着牙,张全宗怒喝一声,他双手当中雷纹闪动,引动半空的青色雷霆入体,整个人都仿佛是雷神降临一般,攻向楚休。

  其实他是可以逃的,这里是龙虎山,是天师府,只要他逃上山,便有着无数援兵在,别说是楚休来,就算是魏书涯都杀不了他。

  但身为天师府弟子的尊严让他不能逃,面对楚休这种小辈,选择逃离更是代表着他让天师府蒙羞!

  他可以死,但天师府的尊严却不容丢失。

  楚休有些诧异的看着张全宗,这人还当真是不怕死,还是有什么底牌在?

  这时袁吉在楚休身后焦急的喊道:“楚大人!还请放他一次,老道我愿意配合楚大人你推演一切东西!”

  袁吉此人其实是一个很油滑胆小的人,而且为人还有些自私自利。

  只不过当初他来西楚的时候,张全宗二话不说,直接便接待了他,还为他在西楚立足费心费力,这份人情让袁吉也是有些感动。

  此时张全宗出手也是为了帮他,他自然不能看着张全宗就这么死在楚休手里。

  楚休也不知道听没听到袁吉的话,不过他再次出手时,已经收起了手中的天魔舞,同样是手捏印决,不过他捏的却是佛印,无色定大手印!

  芥子须弥,乾坤倒转,天地间的一切在无色定大手印面前尽皆被搅碎,雷光陨落,张全宗一口鲜血喷出,倒退数步。

  楚休神色冷然,元神之力凝弓化箭,灭魂箭爆射而出,无声的呼啸直奔张全宗而去,这一箭就算是不杀张全宗,也会让他元神受到重创。

  灭魂箭这式武技本来是属于摄魂九大式之一的元神秘法,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这式功法楚休并不常用,消耗有些太大了。

  不过等到后期楚休精神力大涨,再配上天子望气术使用,这式元神秘法威能倍增,几乎是箭出必中。

  张全宗惊骇的看着眼前的灭魂箭,那股锁定着他的力量让张全宗明白,无论自己如何闪躲,他都躲不开这一箭。

  天师府内功法秘典无数,抵抗元神秘法的秘典天师府有,但张全宗却没有修行。

  就在张全宗都准备燃烧精血来抵挡楚休这一箭的时候,一个身影却是忽然出现在了张全宗的面前,伸出一根手指来,瞬间雷光绽放,那炙热无比的雷光当中带着镇魔诛邪之力,直接将那灭魂箭粉碎。

  这人身穿一身白色道袍,容貌英俊,双目当中隐约有着雷光绽放。

  出现在张全宗身前的,正是张承祯!

  张全宗愣愣的看着张承祯,神色有些羞愧道:“承祯……”

  他是张承祯的长辈,理应为他遮风挡雨的,结果现在却是被张承祯给救了,这让张全宗感觉有些丢脸。

  张承祯摇摇头道:“师叔不必多言,师伯他们还等着你带着粮食回山呢,要不然晚饭可就要迟了,这里交给我就好了。”

  张全宗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他也什么都没说出来,只是摇头退后,但却并没有离去。

  本来他被张承祯所救这就已经足够丢人了,他怎么可能就这么看着张承祯在这里孤军奋战?

  看着楚休,张承祯淡淡道:“楚兄,又见面了,还没恭喜你踏入武道宗师境界呢。”

  楚休摇摇头道:“其他人说恭喜,我会接受,但你张承祯说出这句话来,可就有些嘲讽的意思了。

  就算我踏入了武道宗师境,但也要比你慢一步,没什么可恭喜的。

  这里是你天师府的地盘,你出现在这里,也是来阻我的?”

  张承祯的摇摇头道:“老天师说过,天师府不会欺负任何人,但却不能被人欺负。

  你想带走袁吉,只要他同意那便可以,但你却不应该伤了全宗师叔。”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但你那位师叔若是不阻我,我又怎么会伤他。”

  张承祯也是摇摇头道:“所以老天师还说过,江湖上通常是没那么多道理可讲的,或许谁都是对的,谁也都是错的。

  到了这个时候,能动手就尽量不要废话,打赢的就是对了,打输的,便是错的。”

  楚休了然的点了点头道:“老天师是一个明白人。”

  话音落下,楚休手中的天魔舞已经带着滔天的魔气一刀斩出,死意煞气化为锋刃,那一刀的威能令人颤栗,甚至隐约都有着恶鬼哭嚎般的异象传来,这一刀已经有着牵动天地,引动这天地之间负面力量的极致威能!

  张承祯手中也是有着一柄长剑浮现。

  那是一柄漆黑色的长剑,散发着一股极恶的邪异气息来,但上面却是遍布雷纹,将那股邪异的气息彻底压下。

  这是龙虎山的神兵胜邪,从张承祯出生那天开始便为了他而准备的神兵。

  传说中胜邪本是凶兵,但却被天师府先祖以大威能降服镇压,转化成了只有天师府武者才能以雷法驱使的神兵。

  胜邪刺出,刀剑相撞之下,雷光跟魔气撕裂汹涌,轰然一声巨响传来,袁吉所在的道观,彻底粉碎!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