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寻常人眼中,卜算大师应该都是一副高冷的模样,当你献上供奉之后,才掐指一算,一脸严肃的伸手一指,你丫头顶凶罩,最近定有血光之灾。

  在以前给人算命之时,袁吉大师当然也是这番模样,只不过现在他成了楚休的手下,却是恢复了本来的面目,猥琐狗腿的很。

  梅轻怜看到袁吉大师后的第一印象就是如此,所以她还是很诧异的看了楚休一眼,意思是你去了一趟西楚,搅的腥风血雨,结果就带回来了这么一个玩意?

  楚休耸了耸肩道:“莫要以貌取人,这位袁吉大师还是有真本事的。”

  楚休这还真不是捧袁吉,这老道士虽然有些猥琐,不过他在去了西楚之后,竟然能够让天师府接见,可不光是看张全宗的面子,而且他在卜算之道上的确是有着不弱的造诣。

  打了几声招呼之后,楚休便带着袁吉大师进入密室当中,将舍神玉交给袁吉大师,让他利用舍神玉来施展三生照影秘法。

  在西楚的时候楚休便想这么做了,只不过那时候毕竟不是在自己的地盘上,楚休也怕遇到什么意外,所以便忍着,等回到北燕之后再让袁吉大师动手卜算。

  拿着舍神玉,袁吉大师还啧啧感叹了两声。

  这东西他这一脉的人很久之前便想要了,只不过他这一脉只产相士,可不出强者,当然不敢去董家来谋夺这东西了。

  不过袁吉大师也不敢耽搁太长的时间,他将舍神玉放在手心,捏着道印,瞬间一股极其玄奥的气息从舍神玉当中绽放而出。

  袁吉大师沉声道:“楚大人,当三生照影之法生效时,如果你当真是夺舍或者是转世之躯,灵魂跟身体不是初始,那你便会看两个人同时存在。”

  楚休点了点头,随着袁吉大师的动作,精神力渗入他的体内,在楚休没有反抗的情况下,楚休的精神力逐渐渗入一片灰白的世界当中。

  在这片灰白的世界中,楚休并没有看到两个人的存在,而是看到了自己前世林烨的模样,这让楚休顿时皱了皱眉头。

  按照袁吉大师所说,如果确定自己乃是夺舍或者是转世之类的事情,那现在应该出现两个身影才对。

  一个是前世楚休的模样,还有一个是现在楚休的模样。

  但眼下只有一个,却为什么是以前呢?

  还没等楚休多想,那身影却是忽然变幻,从前世林烨的模样变成了现在楚休的模样。

  两张面孔接连变幻闪烁,但到了最后,原本雾蒙蒙的场景却是忽然开始变化,周围竟然变成了一片血色模样,这方天地,赫然变成了幽冥血海!

  楚休的精神飘荡在这血海当中,他那具还在不断变幻模样的身体站在血海当中,忽然猛的一抬头,好似有着思想一般,看向楚休,脸上带着一丝莫测的笑容来,而与此同时,两张脸都开始模糊,那身体上却是浮现出了第三张脸来!

  那是一张楚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脸,看不清年龄,好像很年轻,但眼中却也带着无尽的沧桑。

  他的五官相貌明明都一清二楚,但楚休却是无法描述出他究竟长什么模样,甚至他都无法在心中记起他的容貌,哪怕这张脸,就在眼前!

  这是一种十分邪门的感觉,十分别扭的感觉,让楚休简直别扭到疯狂。

  他身影在无边的血海当中踏出一步,瞬间血海翻腾,无尽的骷髅厉鬼在其中不断哀嚎着,撕扯着,一瞬间,楚休仿佛堕入了地狱黄泉一般!

  那张脸看向楚休,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语气感慨道:“你终于来了,我等你了好久!”

  这好似情人对话般的话语却是让楚休毛骨悚然,因为那声音,竟然跟他一模一样!

  轰然一声巨响,眼前的一切都已经碎裂,一个‘咔嚓’声也是随之传来,袁吉大师手中的舍神玉竟然直接碎裂。

  看着自己手中碎裂的舍神玉,再看着面色苍白,满脸冷汗,好似从水缸里面捞出来一样的楚休,袁吉大师一脸的愕然,这是什么情况?

  虽然他是第一次动用三生照影之术,但祖上传下来的典籍里面都有记载使用这式秘法的情况,这是一式很平和的秘法,应该不会有什么反噬才对。

  而且三生照影之术虽然消耗很大,但舍神玉完全能够撑得住这种消耗,怎么现在竟然连舍神玉都碎了?

  楚休大口的喘息了一声,擦去头顶的冷汗,闭着眼睛仔细的回想,但他却怎么都想不起来那人的面容来。

  袁吉大师小心翼翼道:“楚大人,你没事吧?”

  楚休摇摇头道:“没事。”

  忽然间,楚休猛的看向袁吉大师,声音冷冽道:“今天的事情,不许说出去!”

  被楚休一眼看来,袁吉大师的心中却是猛的一颤。

  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方才楚休那一眼望过来,他竟然感觉楚休的双目是血红色的,其中好似蕴含着无尽的血海一般,简直凶厉恐怖到了极致。

  正常情况下楚休虽然也很凶,不过那种凶只是性格上的,但方才那一眼,袁吉大师简直感觉自己身处幽冥地狱一般,魂魄都要被抽空了。

  但再次看去,楚休的眼神却又恢复了正常,只是变成了那种正常威胁的目光。

  袁吉大师的心又颤了颤,连忙点头道:“楚大人请放心,今天老道我便是瞎子聋子,什么都没看到也没有听到。”

  楚休点了点头,挥挥手让袁吉大师出去。

  在舍神玉幻境中看到的一切让楚休对于自身的谜团又多了一个认知,虽然是更加的扑朔迷离,不过他起码有了一个隐隐的猜测。

  但那个人说你终于来了是什么意思?他在等自己?再哪等着自己?在那一片冥河血海当中?等自己又想干什么?

  一连串的疑问让楚休的脑子简直要爆炸一样,甩了甩头,楚休索性暂时不去想这些。

  稳定了一下心情,楚休走出密室。

  外面梅轻怜看到楚休满头大汗的走出来,她一副诡异的神色道:“你跟那家伙在里面干什么了?怎么还弄的一身大汗的?”

  楚休摆了摆手道:“别闹,问你个事情,你有没有独孤唯我的画像?”

  梅轻怜愣了愣道:“独孤教主的画像?没有。”

  楚休皱眉道:“昔日你阴魔宗怎么说也是魔道正统,依附于昆仑魔教之下的几大魔宗之一,怎么连独孤唯我的一个画像都找不到?”

  梅轻怜翻了一个白眼道:“你问我我问谁?我又不是那个时代的人,不过这种东西你就算是去找陆晋那小子也没用,所有昆仑魔教一脉,应该说是整个江湖上,都找不到独孤教主的画像。”

  “为何?”

  梅轻怜道:“谁知道呢,反正就是没有,对了,你找独孤教主的画像想要干什么?”

  楚休摆了摆手道:“瞻仰一下独孤教主昔日的风度而已,没有就算了。”

  说完之后,楚休便挥了挥离去,只留下梅轻怜皱着眉头,看向楚休的目光带着一丝疑惑之色。

  她能看出来,楚休的心中有事,不过楚休既然不打算说,她也就没有去追问。

  “对了,这段时间镇武堂还积累下来了一些事情,需要你来处理。”

  说着,梅轻怜直接扔给楚休数份消息。

  镇武堂才刚刚开张,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大事,一般下面的人自己就会处理了,甚至都不会报到梅轻怜这里来。

  不过一旦报上来的,基本上都是他们做不了主的事情。

  楚休翻看了几个消息,忽然轻咦了一声道:“极北飘雪城的老祖要过四百岁寿辰?啧啧,这老祖还没死呢?真够不容易的,极北飘雪城发请帖让我们过去?”

  极北飘雪城内有着一位真火炼神境老祖坐镇的消息整个江湖都知道,并且每隔十年,人家都是要过一次寿辰的。

  虽然理论上来说,真火炼神境的强者可以活到四百岁,不过这只是理论,真能活到四百岁的,也算很不容易了。

  不过极北飘雪城那位老祖已经能有近百年没有出手了,甚至听闻他在极北飘雪城内也从来都不露面,唯有在寿辰之时,才会在这个大喜的日子挑选一位年轻弟子亲自教导,而且还是将其叫进密室中单独指导,其他人想见一面都难。

  像是这种靠闭关,减少动手的次数,甚至直接封闭自己大部分的力量来延缓衰老的事情在江湖上并不少见,对于这种行为,楚休是很嗤之以鼻的。

  武者老死于床榻之间是一种耻辱,别管他是武道宗师还是真火炼神,怎么说其巅峰之时也是纵横江湖的风云人物,结果现在却是像乌龟一般的苟活,哪怕比旁人多活个几十年上百年,又有什么意义?

  梅轻怜在一旁嗤笑了一声道:“想什么呢?就以你现在的名声,你认为极北飘雪城会邀请你去参加寿辰?那才叫真正的不吉利。

  是北燕那位陛下让人送来的消息,希望你去一趟,跟极北飘雪城达成协议,让北燕在极北之地驻军。”

  听到这话楚休顿时眉头一皱,项隆在搞什么鬼?好好的在极北那蛮荒之地驻军干什么?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