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感谢书友步登青庭三万起点币的打赏。

  其实以楚休的性格,他是很不喜欢管闲事的人。

  若是放在其他门派那里,他就当个乐子看好了。

  但这一次偏偏是极北飘雪城,而白无忌又说他知道一部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的下落,这楚休可就不能无视了。

  虽然他也不知道,白无忌知道的那部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是不是他想要的那一部。

  毕竟大悲赋已经散落到了整个江湖当中,谁的手里面都说不定有一部分。

  就好似天绝地灭忘我杀拳一般,应该是七部大悲赋里面传播的最广的一部,东齐军方修炼这门功法的便不少。

  但看眼下白无忌的模样,显然他是没办法把具体是什么功法说出来了,还是要靠楚休自己去问的。

  所以就在这时,楚休忽然站出来道:“白城主,在下仰慕白老前辈已久,想要前去拜见一番,正好就跟白兄一起过去。”

  看到楚休站出来,白无忌的眼中顿时浮现了一抹轻松的神色,而白寒天的面色却是有些微微变化。

  咳嗽了一声,白寒天道:“自从几十年前老祖闭关以来,就从来都不见客了,哪怕是在寿辰当中,也只是说几句而已,所以还请楚大人海涵。”

  楚休摇头道:“白城主,这可话可说不通,若是平常时候不见客也就罢了,但眼下既然白兄要进入其中被白前辈指点,肯定也是要说话见面的。

  怎么,白兄见得,我便见不得,堂堂真火炼神境的强者,白家老祖,还见不得人了吗?”

  白寒天的面色顿时一沉,冷声道:“楚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在我极北飘雪城内,辱我长辈,你这是想要找死吗?”

  楚休摇摇头道:“白城主,别那么大的火气,我都说了,我只是想要求见一下白家老祖,想要拜见一番,难道就这般难吗?”

  白寒天一挥手道:“我家老祖,不见客!”

  楚休向前一步,眯着眼睛道:“那我若是非要见呢?”

  在场的众人都是一副懵逼的神色,怎么好好的,忽然就吵起来了?这楚休这么执着的要见白家老祖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在气氛剑拔弩张之时,之前跟楚休有过冲突的陈金庭却是忽然站起来道:“楚大人这话说的可是有些不讲道理了。

  见与不见都是人家的事情,我听说过强买强卖的,但可还真没听说过强行要见人一面的,这癖好倒是有趣。”

  在场的众人顿时都将目光转向陈金庭,想要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还敢去撸楚休的虎须。

  当他们看到这人是陈金庭后,众人都是一副了然的神色。

  陈金庭在北燕江湖上没什么名气,年龄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了,自身也没有什么拿出手的战绩,所以连龙虎榜都没上过。

  但他师父方金吾在北燕武林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散修出身的武道宗师是少数,散修出身的真火炼神境强者更是少之又少。

  哪怕就算是大光明寺的一院首座在路过空山谷时,都要特意前去拜访,态度十分客气。

  陈金庭作为方金吾的弟子,而且以方金吾的年龄,他怕是也再收不了别的弟子了,所以陈金庭几乎就是关门弟子一样,其身份可算是十分不一般的,不说能够堪比楚休,但起码他不会害怕楚休。

  一旁的任千里想要拉陈金庭,但一时之间却是没拉住,他也只得站在陈金庭的身旁,防备楚休突然出手。

  其他人不了解楚休,任千里可是详细的了解过楚休的资料,此人行事有些疯狂无度,在其他人以为他不会出手时,他偏偏就会出手,简直不能用常理来琢磨。

  楚休看着陈金庭,眯着眼睛道:“人要有自知之明,你可知道你出身明明不差,为何到现在还登不上龙虎榜?”

  虽然陈金庭知道从楚休的嘴里肯定吐不出来什么好话,不过他还是忍不住问道:“为何?”

  同为年轻一代的武者,张承祯跟楚休两个人都已经站在同龄人的巅峰,但楚休所收到的羡慕嫉妒恨却是要比张承祯更多。

  原因很简单,张承祯成名太久了,甚至从他出生开始,他的身上便已经笼罩着一层光环。

  所以早在张承祯年少时,那些羡慕嫉妒恨他就已经承受完了,到了现在,众人甚至都已经习惯了,无论是张承祯做出了任何意想不到的突破,大家都感觉很正常,只因为他是张承祯。

  而楚休却是不同,他虽然是隐魔一脉出身的武者,但实际上江湖人都知道,他其实也算是半个草莽出身,龙虎榜前十当中,比他出身更低的可是一个都找不出来。

  而且楚休更是以黑马的姿态一路超越了众多龙虎榜之上的俊杰,甚至还超越了之前一直被认为能跟张承祯分庭抗礼的宗玄踏入武道宗师境界,这可是让人大跌眼镜。

  名声实力蹿升太快的结果就是楚休必然要迎来许多人的质疑和下意识的敌视,这陈金庭就是如此。

  楚休眯着眼睛看着陈金庭,冷笑道:“很简单,只因为你是一个废物!”

  陈金庭的脸上顿时便涌现出了一抹怒容。

  他算是半路出家,十多岁才开始修炼武道的,只用了十多年便踏入了三花聚顶境,这已经算是很不容易了。

  况且能被方金吾这么一位真火炼神境强者看中并且收为关门弟子的,又怎么可能是废物?

  楚休继续冷笑道:“武之一道,孤身向前,锐气无双,凡是成名的武者,哪个不是历经无数磨练?哪个不是刀山血海中拼杀出来的?

  你方才有胆子面对庞寨主说这话,凭的是什么?是你自己那一丁点可怜的力量吗?还不是凭你师父的名声和实力。

  现在你有胆子在我眼前大放厥词凭什么?是不是感觉我惹不起你师父?

  一个只会靠着自己师父余荫才敢大放厥词的家伙,不是废物是什么?”

  陈金庭被楚休这一番话说的是面色通红,简直红的要滴出血来一般。

  楚休的话可谓是句句扎心,虽然他心里还真就是如此想的,但他却怎么都不愿意承认。

  向着陈金庭一步踏出,楚休周身的气势凝练到了极致,磅礴的魔气夹杂着无边的血气向着陈金庭那边袭来,只是单纯的气势,却是给人一种窒息一般的恐怖感觉。

  跟方才白家老祖的那真火炼神境的气势相比,楚休虽然没有真火炼神境强者的气势威压大,但那股气息却是更真实恐怖,甚至这么一对比,有人甚至感觉方才白家老祖那股气势有些空中楼阁一般的虚假之感。

  任千里的面色微微一变,他身形一动,直接站在了陈金庭的身前,双手结印,周身一股浩荡浑然的罡气爆发,不动如山,渊渟岳峙一般,坚定的挡住了楚休那股强大的气势。

  虽然他看似平静,但实际上任千里的眼中却是露出了一丝骇然之色。

  在挡下楚休身上那股气势的一瞬间,他竟然好似看到了无边的血海一般,其中有无数恶鬼生魂在其中哀嚎嘶吼着。

  这让任千里惊骇至极,这楚休到底是杀了多少人,才能够凝练出如此恐怖的气势来?

  而在楚休的后方,梅轻怜却是微微皱了皱眉头。

  她也算是看着楚休从微末之时崛起的,所以对于楚休的熟悉程度,梅轻怜比其他人都高。

  她可是清楚的记得,之前楚休的气势虽然凶厉,但却跟现在有所不同。

  现在楚休身上的气势很强,甚至让她都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心悸之感。

  但她却感觉那股力量很陌生,好像不是属于楚休的力量一般。

  这些东西楚休自己倒是没有发觉,他只是对任千里淡淡道:“任将军,这里没你的事情,你既然是来祝寿的,那就好好祝寿,管好你的师弟就行了,莫要多管闲事!”

  任千里没有说话,他的眼中只是闪过了深深的忌惮之色。

  拉过陈金庭,任千里暗中传音,呵斥道:“师弟!我之前是怎么跟你说的?就算是有师父在,你也莫要在江湖上惹事。

  师父毕竟是散修出身,只有孤身一人,而没有大派底蕴,现在师父在时,你还能轻松一些,但万一哪天师父不在了,你怎么办?我倒是想护着你,但江湖这么大,我惹不起的存在可不止一个!

  就好像是这楚休一样,在朝廷上,他是陛下亲封的镇武堂大都督,还跟西陵军大将军项武交好。

  在江湖上,他更是隐魔一脉的继承人,整个隐魔一脉隐藏在暗中的力量有多少你可知道?就算是师父可都不愿意去轻易招惹!”

  陈金庭低着头,眼中露出了一抹不服之色,只是辩解道:“我只是看不惯那楚休如此嚣张霸道而已,而且就是他抢了师兄你的位置!

  陛下成立镇武堂,要找一个跟江湖有很深联系的人来当大都督,这个人怎么看都应该是师兄你,结果却是被这楚休抢了位置,凭什么?”

  任千里冷哼了一声道:“我的事情,用不着你来帮我出头,管好你自己就行了!记住,等下别再多说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