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武跟楚休的关系还算不错,但也仅限于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一帮楚休,就好像是现在这样。

  楚休的份量和他们之间的交情还没有好到项武可以倾力相助的份上。

  “这次就麻烦侯爷了,这件事情我自己来解决。”楚休沉声道。

  项武忽然探过头来,低声道:“我说,你该不会是准备真去招惹方金吾这一脉的人吧?我劝你还是冷静一些为好。

  先不提方金吾的实力,正所谓无欲则刚,他一个快要入土的糟老头子,哪边都不站,所以哪边也都不愿意去得罪。

  哪怕就算是陛下都不愿意去得罪这种没有任何势力在身,还不与朝廷为敌的江湖散修,生怕将他给逼反了。

  我倒是可以给你出一个主意,那就是熬,把方金吾给硬生生的熬死!

  那糟老头子可没几天活头了,这辈子也不可能再进一步,所以以你的寿元,熬死他肯定是轻而易举的。

  等到方金吾死了,任千里想必也不是你的对手,至于那陈金庭嘛,此人志大才疏,天赋只能算是不错,跟龙虎榜上的那几位比差的太多。

  到了那个时候,大悲赋简直就是你想什么姿势抢,那就什么姿势抢,也不用急于这一时。”

  凭心而论,项隆说的的确是个好办法,楚休的优势在哪里?就是年轻。

  所以楚休若是想熬,理论上来说他能把仇家都熬死。

  只不过一万年太久,楚休宁愿只争朝夕。

  靠时间的力量来杀死一个对手,这不是他的风格。

  站起身来,楚休笑了笑道:“在江湖上出头,不是抢就要争,这种风格,不适合我。”

  说完之后,楚休直接转身离去,项武耸了耸肩,反正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接下来看好戏就是了。

  看了一眼自己桌子上还剩下的菜,项武大喊道:“掌柜的,再来一盘炸香蕉!”

  ……………………

  回到镇武堂内,楚休立刻让手下的人暗中去联络白无忌。

  楚休手下这些人中,有些之前隐魔一脉出身的人,他们有些人不光擅长武功,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会一些,让他们去把消息传递白无忌,避开白寒天和白寒风的眼目,他们应该很轻易就能做到。

  数日后,依旧是燕京城的飞凤楼内,白无忌在一个包间内等着楚休。

  他当然不是那么愿意来的,只不过有着把柄握在楚休的手中,不来的下场他可不敢想象。

  推门而入,楚休诧异道:“呦,你居然不掩饰一下相貌行踪,就这么过来了?”

  白无忌苦笑着摇摇头道:“没什么可掩饰的,眼下极北飘雪城内已经自顾不暇了,前来找麻烦的人数不胜数,我们这些小辈武者已经没人管了,外出就当是夺劫难去了。”

  楚休坐在白无忌身前淡淡道:“行了,废话我也就不多说了,我来只是想要交代你一件事情而已。”

  “什么事情?”

  白无忌此时已经是彻底放弃挣扎了。

  既然已经决定从了楚休,那就别在暗中有什么抵抗的情绪了,否则那可是会死的更惨的。

  楚休没有直接说,他只是先问道:“你上次不是说你跟陈金庭关系不错嘛,现在你来评价一下,这陈金庭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白无忌想了想道:“先说武功天赋的话,此人并不算太好,但却也不算太坏,起码能在散修武者中找到他这样的不容易,要不然方金吾也不会收他为弟子。”

  世家依靠血脉传承,长辈都是强者,诞生的子女很大一部分天赋并不会太差。

  宗门则是依靠名声来传承,你的名声越大,掌控的地盘越大,所能够影响的人和主动前来拜师的人也就越多,所以能给他们筛选的余地也就越多。

  而像是方金吾这种散修出身的武者,别看他实力强大,但想要收弟子却是并没有一个小宗门来的便利,所以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方金吾能够收到陈金庭这种天赋的弟子已经算是不错了。

  白无忌继续道:“刨除掉天赋这个不算太亮眼的优点,此人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

  其人有些心机,但实际上却是行事无脑,简单粗暴。

  看似隐忍,但实际上却很容易被自己的情绪所左右。

  表面谦逊,但实际上却是狂妄自大,认为自己能被方金吾收为弟子有多么不凡等等。

  这家伙并不算讨人喜欢,平日里我们跟在他在一丝厮混,也只是看在他师父的面子上,不想跟他交恶而已,结果他却是自己非要往上凑。”

  楚休点了点头,如果是这样,那这就好办多了。

  所以楚休一招手,低声对白无忌吩咐了几句后,便直接离去。

  又是数日之后,燕京城内,白无忌还有陈金庭,以及北燕之地一些相熟的年轻武者,都聚集在飞凤楼内饮宴喝酒。

  这次是白无忌请客,眼下他在这一众年轻人当中,实力属于最强的那个,背景也是最大的,他此时开口邀请,倒是没人拒绝。

  而且来的那些人也都对白无忌抱着些许同情的心理,有人拍了拍白无忌的肩膀道:“白兄,事情已经过去了,看开一些。”

  极北飘雪城的事情传出去之后,谁都知道了真相,那前几代极北飘雪城的弟子到底是怎么回事,那自然也是瞒不过众人的。

  若是最后没有楚休插手捣乱,把真相揭露,那现在白无忌就已经成了一个废人了。

  其他弟子也都是大派出身,对于为了家族宗门利益便要牺牲自己的事情,都有些兔死狐悲一般的心理,所以他们可没有幸灾乐祸,反倒是在劝慰着。

  白无忌苦笑着摇摇头道:“多谢诸位的好意,不过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不必再提了。”

  说着,白无忌便开始转移着话题。

  不过这话题说着说着,便说到了楚休和朝廷的身上,这让陈金庭的面色顿时涨得通红,一半是喝酒喝多了,还有一半则是被气的。

  “眼下江湖上若是说年轻一代的俊杰,那定然要数龙虎山的张承祯跟隐魔一脉的楚休,眼下江湖上甚至都有人将他们两个人并列,称之为是正天师,魔楚休。正魔两脉,无出其右。

  啧啧,也幸亏我正道一脉有着小天师在,要不然可是要被魔道给比下去了。”

  听着有人赞扬楚休,陈金庭的面色却是越来越红,隐含怒意。

  上次在极北飘雪城时他被楚休那般羞辱,简直让他羞愤欲绝。

  回到空山谷后,他倒是想要让自家师父出手帮他报仇,不过他却是被他师父又教训了一顿。

  方金吾可不是小孩子,会为了这么一丁点的小事便大打出手。

  所以从那之后,这口气便一直都憋在陈金庭的心中。

  此时闻言,陈金庭再也忍不住了,他冷哼道:“就凭他楚休也配跟小天师并列?啊呸!他算是个什么东西?背主之徒,无耻小人而已!

  他楚休这些年干的那点破事儿,谁不知道?

  昔日他楚休出身青龙会,结果半路背叛加入关中刑堂。

  关中刑堂的铁面判官关老爷对其青眼有加,结果他却又暗中加入隐魔一脉,对关中刑堂图谋不轨。

  眼下他又联手朝廷,成立镇武堂,甘为朝廷鹰犬,搅得整个北燕武林都没有宁日。

  如此做派,简直就是四姓家奴,没有丝毫礼义廉耻可言,就这等人,也配跟小天师比肩?”

  在场的众人顿时一阵目瞪口呆,这位还真敢说啊。

  以楚休在北燕武林中的凶名,虽然想骂他的人不少,暗地里骂他的人更多,但大庭广众之下这么骂他的,却真没有几个。

  白无忌也是愣了愣,虽然是他故意引导陈金庭的,但他也没想到陈金庭竟然这么狠,这简直就是在把楚休往死里得罪。

  不过白无忌也是立刻反应了过来,连忙道:“陈兄,你喝多了,这里是燕京城,是楚休和朝廷的地盘,别说胡话!”

  陈金庭冷笑道:“朝廷的地盘?楚休的地盘?笑话!天下本是天下人的天下,什么时候成了朝廷和楚休的了?”

  陈金庭这句话若是放在其他地方听,倒还有那么几分逼格在,有股大气壮烈的感觉。

  但此时他这么说,却是让人感觉到他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

  就在这时,大门忽然被轰开,一名年轻武者带着人走进来,怒声道:“大胆!陈金庭,你竟然敢如此侮辱楚大人!”

  这年轻武者有着内罡境的实力,身边还跟着一些实力不强的武者。

  看到这年轻人,陈金庭冷笑了一声道:“我道是谁,原来是沈明阳你这甘愿给人做狗的家伙!

  你父亲背叛兄弟,为求前程权势给楚休做狗,如今你也恬不知耻的来当狗,简直就是丢人现眼!”

  这沈明阳正是巨灵帮沈飞鹰的儿子,以前跟陈金庭等人也是认识的。

  此时他也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真没把沈明阳放在眼中,骂的那叫一个狠。

  沈明阳冷笑道:“我为楚大人当狗,起码活的有底气,不像你这般,上次被楚大人在极北飘雪城内指着鼻子教训,你可敢说半个不字?现在却只敢在这里暗中诋毁楚大人,岂不是连狗都不如?”

  陈金庭被刺激的怒火上涌,直接大骂一声,手捏拳印,直接便向着沈长明轰去。

  在他出手的一瞬间,距离他最近的白无忌可以阻拦,但他却没有动,反而嘴角露出了一抹微不可查的笑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