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感谢书友一曲斜阳画离殇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楚休胆子很大,并且行事疯狂无所顾忌,这点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

  但眼下亲眼看着楚休竟然跟方金吾这位老牌的真火炼神境强者在这里硬刚,众人也都是心中惊骇的很,暗道这楚休的胆子果然是大的很。

  方金吾此时更是被楚休刺激的怒意勃发,他指着楚休怒喝道:“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楚休也是针锋相对,寸步不让。

  就在这时,那老僧净远站出来,一步踏出,气机却是精准的踏在了楚休跟方金吾的中间,一股平和的佛光散发而出,竟然让两个人之间那股剑拔弩张一般的气势消散了不少。

  就凭净远现在的力量,他别说是跟方金吾比,就连楚休他都敌不过,但他却是能够精准的只用一步和轻微的力量便打断了两人之间那针锋相对的气机,这老和尚在武道之上的造诣可是不弱的。

  “二位不必这般,凡事都好商量不是吗?”

  净远双手合十,口诵的一声佛号道。

  方金吾还算是给这位老朋友的面子,他没说什么,只是停下了身上四散的狂暴罡气。

  楚休眯着眼睛问道:“大光明寺的和尚?之前我跟你们妄念禅堂的虚渡首座有过约定,我不会随便出手,但前提是最好别有人来惹我。

  这件事情的始末相信大师你也都看到了,谁对谁错,大师的心中难道没数吗?都说出家人不打诳语,今天大师在这里倒是说说,这事情的是非对错到底应该如何?”

  听到楚休这么问,净远也是一时语塞。

  说实话,按照道理规矩来,这件事情的确是陈金庭做到不对。

  甚至以楚休的性格,他没有直接将陈金庭给斩杀,这都已经很让人惊讶了。

  净远只得叹息了一声道:“楚大人误会了,老僧来这里并非是代表大光明寺威逼楚大人你来了,老僧只是一个朋友的身份前来劝阻,不想事情闹大而已。

  眼下事情都到了这种地步,对错是非已经不重要了,难不成非要为了口舌之争而闹出不死不休的血案来吗?”

  一旁皇甫维明也是道:“净远大师说的没错,楚大人,得饶人处且饶人,小辈不懂事的口舌之争而已,楚大人你已经教训过他了,再让方前辈带回去再教训一次也就差不多了。”

  有着皇甫氏和大光明寺的人站出来说情,场中的气氛虽然看似缓和了一些,但却比之前更加凝重了。

  从这点便能看出来,方金吾活这么大的年纪可不是白活的,起码这积攒的人脉可是强的吓人,随便就能喊来大光明寺跟皇甫氏的人。

  楚休负手而立,淡淡道:“我也不想事情闹大,所以我也并没有第一时间便杀了这陈金庭泄愤,人,今天你们是可以带走的。”

  净远和皇甫维明都是松了一口气,就连方金吾那紧皱的眉头都松开了一些。

  看来这楚休还是识一些时务的,并非是那种死硬到底之人。

  不过这时任千里却是一低头,他知道,楚休是不会这么轻易就答应下来的。

  果然,楚休随后便道:“人,我可以放,不过却要拿东西来换,就当是的陈金庭损害我名誉的补偿了。

  听说大悲赋之一的天绝地灭大搜魂手便在方老前辈你的手中,反正你也看不上魔功,那便正好拿给我修炼好了。”

  方金吾闻言面色顿时就是一黑,他冷声道:“我若是不想给呢?”

  说实话,大悲赋对于方金吾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

  他修炼的功法是偏向于佛门一脉的,所以对于魔道功法天生便有一种排斥性,自己不修炼,还严禁弟子去修炼。

  正常情况下他把这部功法拿出来也没什么。

  但现在他若是把这部功法拿出来跟楚休交易,却是怎么都有一种自己弱势低头的感觉,这是好面子的方金吾绝对不允许的。

  “不给,那便将你徒弟的性命留在这里!”

  楚休一步踏出,周身的气机冲霄而起,魔气与杀意一体,竟然搅得半空中那阴沉的天色阴云魔气翻滚,异常的恐怖。

  论及自身气势以及对天地之力的掌控,其实楚休是不如方金吾的,毕竟对方乃是真火炼神境的强者。

  不过楚休有着天子望气术在身,那股魔气却是在天子望气术的加持之下,找到了方金吾气机上的漏洞,最终将其搅乱。

  下方的净远脸上露出了一丝骇然之色,这楚休不愧是能够跟虚渡首座交手的人物,如此年纪便已经在武道领悟之上有着如此高的造诣,当真是恐怖的很。

  净远不知道楚休有着天子望气术在身,他还以为楚休纯粹是凭借自己在武道之上的深刻造诣这才做到这一点的,就好像他之前破去楚休跟方金吾对峙的气机一样,不依靠实力,完全是靠着自身的武道领悟力和经验。

  不过随后净远便反应了过来,他连忙道:“方兄,冷静一些!这里可是燕京城!”

  方金吾深吸一口气,收回了自身的气势。

  说实话,这里若不是燕京城,他是真准备动手的。

  在方才他放出气势的一瞬间,他便已经感觉到燕京城周围有着数股气势在盯着他,防备着他,这些都是北燕朝廷的高手。

  正因为以前方金吾没跟北燕朝廷有冲突,北燕朝廷这些强者才会允许他在燕京城内如此放肆,否则的话,他甚至连进门的机会都没有。

  皇甫维明也是在一旁小声的传音劝慰道:“方前辈,那楚休现在的身份特殊,这里毕竟是燕京城,你在这里动手,始终不妥。

  况且此子为人行事极端疯狂,你若是把他逼急了,估计您的弟子可就真要不回来了。

  庞虎和梅轻怜可都没在这里,一旦动手,他们第一时间就会要了陈金庭的性命!”

  方金吾默然不语,半晌他才冷冷道:“我的弟子在哪里?”

  他的脾气虽然不好,但却还没有到疯狂的程度。

  在燕京城内大打出手,难保北燕朝廷的高手不会出手拦截。

  而且皇甫维明说的很对,他就算是再愤怒,他也是要顾忌着陈金庭的性命。

  其实方金吾是真的很在乎他这个关门弟子。

  在楚休等人看来,方金吾似乎有些识人不明,竟然收了陈金庭这么个家伙当弟子。

  但实际上方金吾昔日收陈金庭为弟子时,他不是这样的。

  陈金庭的出身跟方金吾很像,都是散修出身,但却心怀大志,拼搏不休,纵然被人欺辱和嘲笑也是奋力向前。

  方金吾看到那时候的陈金庭就好像是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一般,所以才会收他为关门弟子,甚至在平常时候,他对于陈金庭的重视都比任千里更多。

  只不过可惜,陈金庭一夜之间成为方金吾的弟子,就这么一个身份便超越了他梦想中自己所能够达到的地步,在这巨大的惊喜之下彻底迷失了自己,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在众多散修武者中奋力打拼的陈金庭了。

  但这些东西方金吾却是不知道的,他还以为自己这个弟子一直都没有变化呢。

  “先交东西后看人,我镇武堂就在这里,众目睽睽之下,你们难不成害怕我骗人吗?”楚休淡淡道。

  方金吾冷哼了一声,直接将天绝地灭大搜魂手扔给了楚休。

  拿了他的功法,这仇怨便算是彻底结下了,方金吾可从来都没有如此恨过一个人。

  除非他楚休这辈子都不出燕京城了,否则,有他好受的!

  楚休一伸手,直接把大悲赋拿在了手中,还没有翻看他便知道,这绝对是正版的大悲赋。

  原因很简单,其他的东西能够仿造,但大悲赋那股仿若人皮一般的奇特触感和其中那如同用鲜血书写下来的文字都能告诉楚休,他所得到的是一件真货。

  看着大悲赋,楚休的心中已经被狂喜所填满。

  大悲赋这门绝世魔功兜兜转转,最终还是被楚休个集齐了,若不是在这个时候,他都想要先去翻看修炼一下了。

  不过他若是再耽搁下去,看方金吾的目光,他怕是都要吃人了。

  所以楚休直接一挥手,让庞虎和梅轻怜把陈金庭给带出来,直接放走。

  楚休淡淡道:“方老前辈好好检查一下,这家伙虽然胆敢骂我,但在我那里,他可没有到什么损伤。”

  “师父……”

  “闭嘴!”

  陈金庭哀嚎一声便准备诉苦,但却被方金吾给打断。

  他的手放在陈金庭的脑海中,探查了一番,他无论是体内还是体外,的确是没受什么损伤。

  只不过在看向楚休时,陈金庭的眼中却是露出了一抹畏惧之色,但方金吾也没有在意。

  他还以为那是楚休说了什么狠话,所以陈金庭被吓到了而已。

  冷冷瞥了楚休一眼,方金吾冷声道:“莫要以为自己有了一些实力,有了点靠山便可以如此的狂妄嚣张!

  楚休,这次让你占了便宜,老夫我暂且放你一次,下次,你可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说完之后,方金吾便直接带着陈金庭离去,他却是没看到楚休在他身后动了动嘴。

  那句话说的是:没有下一次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