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七百五十章 孽徒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7 08:32:3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方金吾的面色一直都阴沉无比,一直到出了燕京城,任千里送他们离开之后,陈金庭这才敢去跟方金吾搭话。

  “师父……”

  不过他这两个字才刚刚说出口,方金吾一个巴掌就直接抽了过来,打的陈金庭口中溢血,眼中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其实无论是任千里还是陈金庭,他们跟随方金吾学武的时候都没少挨打。

  方金吾属于那种老派的武者,不仅性格生硬,就连教授弟子也是如此,动辄非打即骂,虽然用心,但却也是严厉苛刻至极,所以任千里和陈金庭都有些怕他。

  不过以往打归打,但方金吾可从来都没下过这么很的手。

  看着陈金庭,方金吾冷声道:“这一巴掌就是教训,以前为师忘了教你,什么叫祸从口出!这就叫祸从口出!”

  一部大悲赋方金吾不在乎,他在乎的是自己在楚休这个小辈的面前丢了面子,更是在众多北燕武林中人面前丢了面子。

  到了方金吾这个年纪,要么就是看透了名利是非,要么就是还想趁着自己临死之前做成点什么事情。

  方金吾没那么大的野心,但名利这两个字,利益他已经不在乎了,他只是在乎自己的名声。

  所以这一次,他才会如此的愤怒,愤怒自己丢了面子。

  “是师父,弟子知错了。”

  陈金庭捂着脸,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净远也是劝慰道:“方兄,算了吧,金庭他也只是年轻而已,昔日你我年少之时,也是气盛的很,坐事情不考虑后果,若不是有着师长提醒,也是会犯下这样或者那样的错误。”

  皇甫维明也是劝道:“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方前辈你再愤怒也是用,相信金庭这一次受到了教训,今后定能悔改的。”

  两个人轮番劝阻,方金吾这才收敛了一些怒意,不过他还是指着陈金庭怒喝道:“等回到空山谷后,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闭关,不修练到天人合一境,不允许出空山谷一步!”

  陈金庭连忙点着头,脸上也是露出了敬畏的表情,不过谁都没发现,他那敬畏的眼神中却是隐含着一丝异色。

  教训完弟子之后,方金吾等三人便顺路一起回去。

  沿途一些武者在看到方金吾等三人后,好奇之下,目光还带着一些异色,这让方金吾更是心中怒火上涌,以为这些人是在心中腹诽自己。

  实际上方金吾还真是想多了,这帮人纯粹就是好奇真火炼神境的武者,以及好奇楚休跟这位的冲突而已。

  眼下楚休他们看不到,就只能围观一下方金吾了。

  在方金吾看来,他主动换人就已经是丢了面子,这是典型的不占便宜就是吃亏的心理。

  但实际上在大部分看来,方金吾却并没有丢面子。

  陈金庭骂楚休骂的这么狠,以楚休的性格当场杀了他都不为过,结果现在却只是勒索来了一部功法,这已经算是很给方金吾面子了,只是他自己觉得自己丢了面子而已。

  一行人连续走了数日,净远大师在此地转换方向,准备回大光明寺。

  所以皇甫维明主动建议请净远大师吃一顿斋饭道别。

  皇甫维明此人虽然不是皇甫氏的家主,不过他为人却也是老道油滑的很。

  他跟净远之前并不认识,不过眼下一行之后,双方也算是认识了,临别时吃顿饭,结交一下人脉,加深一下感情也是不错的。

  虽然说净远大师一看寿元便没有多少了,不过跟一位武道宗师保持亲密的关系,这种事情总不会亏本就对了。

  沿途并没有什么大城,所以皇甫维明只得找了一间小镇中最大的酒楼宴请净远大师,甚至直接包下了一层酒楼,引得其他武者侧目和不满。

  不过在看到竟然是燕西皇甫氏的人在宴请大光明寺的高僧,还有北燕武林名宿方金吾作陪,其他人顿时小心翼翼的,坐在楼下甚至连话都不敢多说。

  这几位可都是只能让他们仰望的存在,特别是方金吾,这么长时间没踏入江湖当中,许多人都很好奇方金吾这次为什么出山,多番打探之下,他们这才知道燕京城内所发生的的事情,不由得对方金吾等人投去好奇的目光。

  皇甫维明给净远和方金吾同时倒了一杯酒道:“方前辈,净远大师,老祖来之前便说过了,这次不是他不想出手,而是眼下时局太过敏感了一些。

  正道魔道乱战不休,项隆虽然已经老迈,但却雄心不减,在战败东齐后,还想要打压我北燕武林,为他儿子留下一个安宁的北燕。

  可以说这整个天下都陷入了风雨飘摇之中,稍微一个不留神,那可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净远也是叹息了一声:“多事之秋啊,我大光明寺三大禅堂的首座去了两个,六大武院的首座去了五个,已经很多年没有动用这么大的力量了,所以眼下在北燕之地,有些事情不是我大光明寺不想管,而是不能管。”

  皇甫维明点点头道:“所以最开始老祖的意思其实是双方各退一步,方前辈你将功法拿出来交给我皇甫氏或者是净远大师,当个中间人把陈金庭换回来。

  但老祖知道方前辈您的性格,所以便没说,他知道,您肯定会亲自前来的。”

  方金吾冷哼一声道:“老夫当然要亲自前来,不亲自前来,我怎么知道是哪个大胆的家伙敢动我的弟子?这楚休我记下了,我倒是要看看,北燕朝廷和隐魔一脉能否护住他一辈子!”

  净远和皇甫维明对视一眼,纷纷无奈的摇摇头。

  方金吾的性格脾气太过死硬,到了他这种年龄,自己是不在乎了,爱谁谁,估计就算是大光明寺方丈站在他面前,也别想让他低头,更别说是楚休这么一个小辈了。

  但问题是,你是无所谓了,但怎么也要为你自己的弟子考虑一下。

  将来你死了,这份仇怨可无法消散,全都要由你的弟子来承担的。

  这时候陈金庭战战兢兢的走上来,手里端着一个盘子,里面却是北燕少见的松鹰肉。

  松鹰产自西楚,不到筋疲力尽绝不落地,肉质鲜美无比,方金吾便最喜欢这道菜。

  在燕京城这些大城找到松鹰肉不奇怪,但在这么一个小镇可就不容易了。

  “师父,您老人家别生气,这次是我孟浪了,我发誓,回到空山谷后,我定然努力修行,不到天人合一境,绝不踏出空山谷一步!”

  看到陈金庭这幅模样,方金吾的气也是消了大半。

  他拿起筷子正准备吃,动作却是忽然一顿,一股下意识的反应让他别去碰这盘肉。

  直觉这种东西不光是女人很准,更准却是那些实力强大的武者。

  这些武者沟通天地之力,本身便跟这方天地有着一丝契合的力量,虽然他们不通卜算之术,但在一些关键时刻,却是总有那么一瞬间的心血来潮能够救他们的性命。

  当然这种直觉也不是每次都准的,若是在平时,方金吾可能就放下筷子了,但这松鹰肉是陈金庭送上来的,此时他还眼巴巴的看着方金吾,好像只有师父吃了他的肉,才会原谅他一般。

  方金吾也是感觉自己方才教训的有些狠了,看到陈金庭这幅模样,他也是有些不忍心,便吃下去一块肉,不过他总感觉这肉的味道有些不对。

  但方金吾也没有多想,他还以为是这小地方的厨子手艺不精的原因。

  净远乃是和尚,他自然是不吃肉的,而皇甫维明在看到方金吾先下筷子后,他也是想要夹一筷子那松鹰肉,不过就在这时,方金吾却是忽然扔下了筷子,面色顿时一变。

  “方前辈你怎么了?”皇甫维明奇怪的问道。

  方金吾猛然间抬起头,看向陈金庭,脸上带着不解跟愤怒的神色:“你在菜里下了毒!?为什么?为什么!”

  净远和皇甫维明同时一愣,陈金庭竟然在菜里下毒,这怎么可能?

  别说方才方金吾只是打了他一巴掌,就算是打断他一条腿,陈金庭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方金吾可是他的靠山,他的未来,他给方金吾下毒,这简直就是跟给自己下毒一样。

  况且能够毒杀真火炼神境强者的毒简直是屈指可数,陈金庭是怎么拿到的?

  陈金庭的面色苍白,口中喃喃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方才那一瞬间,陈金庭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好像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自己要这么做一样,而他也失魂落魄一般的按照那个声音去执行,自身根本就没有丝毫思考的能力。

  “孽徒!到底是为什么!?”

  方金吾怒吼一声,一巴掌将陈金庭给扇飞,这一掌直接让他口吐鲜血,浑身骨骼断裂。

  方金吾是真的动了杀机,他没想到,自己一直疼爱无比,倾囊相授的弟子竟然想要害自己!

  “当然是因为你这个师父不称职喽,父子相杀,师徒相残。啧啧,简直人间惨剧,不忍直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