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到楚休的一瞬间,方金吾已经明白了一切。

  他这边还在说着,等有机会定然要找楚休的麻烦,结果谁承想楚休却是比他更狠,压根就没打算给他活着回到空山谷的机会!

  方金吾面色潮红,他强挺着站起来怒声道:“你对金庭做什么?那毒是你操控他下的?”

  楚休淡淡道:“你那宝贝徒弟都已经被你给废掉了,我对他做过什么,重要吗?

  而且我可没对你下毒,下毒这种卑鄙无耻的事情是我会做的吗?只是几只小小的蛊虫而已,拜月教的,断肠蛊!”

  此言一出,方金吾和净远以及皇甫维明面色都是一变,拜月教断肠蛊的大名他们还是知道的。

  其实以断肠蛊的威力想要杀方金吾是不可能的,断肠蛊虽然说能够杀武道宗师,但方金吾可是真火炼神境的强者。

  哪怕他没有楚休的琉璃金丝蛊,可以压制蛊虫,只要给他时间,他也可以动用自身气血罡气,硬生生将那蛊虫排出体外。

  只不过眼下楚休在这里,会给他这个机会?

  数只断肠蛊已经入体,迅速的吞噬着他体内的气血之力来壮大自身,说话间的功夫便已经成熟,开始不断啃噬着方金吾体内的气血经脉,那股剧痛甚至让他都无法承受,不愧断肠之名。

  皇甫维明连忙道:“楚休!你这是什么意思?事情明明都已经解决了,你却是还在暗中进行这种下作的手段,你还讲不讲规矩了?”

  楚休眯着眼睛道:“什么意思?斩草除根喽。

  方前辈这么爱面子,我今天折了他的面子,将来定然会麻烦不断。

  与其等到将来,不如现在便找个机会,将这个麻烦解决!”

  在场的众人看向楚休的目光简直就跟看疯子一样。

  你确定斩草除根这个词是这么用的吗?

  一个真丹境的武者,对一个真火炼神境的强者说要斩草除根,这怎么听怎么像是天方夜谭一般。

  但问题是,现在楚休这幅模样,他是真准备来真格的了!

  “阿弥陀佛!”

  净远大师一步踏出,叹息了一声,双手合十道:“楚大人,真的没有缓和的余地了?”

  楚休这般做,是净远大师都不曾想到的。

  够狠,够毒,够果决!

  一旦跟对方结怨,那就是不死不休,在方金吾还在想着找楚休麻烦时,楚休却是已经布局好了要杀他。

  不得不说,方金吾是真的老了,他一个江湖老人,却是被一个后辈给算计逼到了这个份上,甚至从一开始双方都未曾见面时,楚休就已经谋算着要杀他了!

  净远大师出身大光明寺,他这些年跟随着大光明寺的高僧也是见识过不少江湖魔道强者或者是一些恶人狂徒的崛起与陨落。

  楚休虽然年轻,但他的身上却是已经有着这些人的潜质了,甚至做的要比对方更狠更绝。

  只不过方金吾是他的好友,以净远大师的性格,他却是干不出那种临阵脱逃,作壁上观的事情。

  “缓和的余地?净远大师,你不是在开玩笑吧?都到了这种时候,你让我收手?”

  楚休看着净远大师,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这老和尚是闭关的时间太长了,所以导致已经天真成了这幅模样了吗?

  控魂下蛊布局,楚休废了这么大的力气,早就已经把方金吾给得罪死了。

  甚至这一次他若是不杀了方金吾,来日里必将面对方金吾的疯狂报复。

  结果现在净远大师竟然让他缓和一下,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净远大师又叹息了一声,忽然爆喝道:“方兄!别逞强,快逃!”

  若是全盛时期,别说方金吾不再年轻,就算他已经衰败到寿元无几,净远也不会担心他的。

  但眼下断肠蛊已经发作,在那股痛彻心扉的剧痛之下,还有断肠蛊啃食内腑罡气的威能,拖的时间越长,方金吾便越是危险。

  所以眼下方金吾若是还顾忌着面子不肯逃,那后果将无法预料。

  净远不愧是方金吾多年的好友,他可是很了解这位老朋友的。

  方金吾之前的确是打算在这里跟楚休硬刚到底的,就算他身中断肠蛊,也要先斩杀了楚休再说。

  不过看到眼下净远都到了这个时候仍旧站出来护着他,方金吾也是咬咬牙,一步踏出窗外,身形已经消失在了酒楼当中。

  楚休眯着眼睛道:“二位,这两个就留给你们了。”

  话音落下,楚休的身形一动,速度爆发到了极致,转瞬间也是追了出去。

  庞虎嘿嘿一笑道:“你来那个老的,好对付,我来这个年轻的。”

  话音落下,庞虎手中赤色长刀直接便向着皇甫维明斩来。

  说实话,此时感觉最糟心的还是皇甫维明。

  自己怎么嘴这么贱,非要吃什么饭,结果吃出问题来了吧。

  虽然皇甫维明知道,既然陈金庭已经被楚休给控制,那他早晚要找个机会把蛊虫下给方金吾的。

  但问题是那个时候他都已经离去了,何苦掺合到这件事情当中?

  净远大师是为了朋友出手,而皇甫维明跟方金吾的交情,应该说是他们整个皇甫氏跟方金吾的交情可没那么亲密。

  真正动起手来,其实皇甫维明是想要撤的,谁承想楚休却是直接将他当作了目标,庞虎一刀便斩了过来。

  梅轻怜轻哼了一声道:“老的可也不好对付。”

  姹女大法虽然首重精神上的攻击,但面对净远这种已经寿元将近,看透了太多事情的老僧来说,效果无疑是要大打折扣的。

  不过倒也无所谓了,这次他们的目标只是方金吾,她只是负责在这里阻拦的,真正动手杀人的,是楚休。

  小镇当中的一众武者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神色。

  追杀这种事情在江湖上很常见,但武道真丹境去追杀真火炼神境,这可不常见,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方金吾身为真火炼神境的强者,他的速度自然是不慢的。

  但楚休却也有着快慢九字诀当中的内缚印在身,纵横行走,速度也是爆发到了极致,跟在方金吾身后紧追不舍。

  精神力凝弓化箭,灭魂箭凝聚在楚休的手中,强大的精神力轰然爆射而出,在天子望气术的加持之下,锁定方金吾,直奔其脑海中而来。

  方金吾连续躲闪了数次却都没有闪躲开,只能用自身的气血之力来硬抗灭魂箭。

  但此时断肠蛊在他的体内却是不断的噬咬着,那股剧痛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他罡气的凝聚,甚至是精神的集中。

  楚休神色冷冽,今日他既然出手,那就势要斩杀方金吾。

  不出手则以,出手便是绝杀,今日方金吾若是不死,将来可是会麻烦不断的。

  连续被数次灭魂箭射中,就连方金吾都有些吃不消了,脑海中的镇通跟体内的剧痛相比,简直让他发狂。

  然而更让他发狂的是他现在的状态。

  自己竟然让一个小辈追杀的如此狼狈,甚至让他感觉到了一股在生死线上挣扎的惨烈之感,这种感觉已经多少年没有出现过了?

  甚至在他踏入真火炼神境之后,方金吾便很少以身犯险了,他出手几乎都是必胜的局面,因为敌人通常也都是碾压。

  其他大派出身的真火炼神境武者输得起,而他,却是输不起!

  这一次方金吾同样是输不起,输了,先不说他的性命,自己这一脉的名声也是彻底扫地了。

  纠结之下,方金吾猛的转过头来,周身淡金色的罡气迸发而出,牵动周围天地形成了一个域场,直接将楚休也给笼罩在其中。

  刹那间楚休便发现自己周围的空气都好像凝滞起来了一般,犹如胶水一般的难受,这方天地当中的力量几乎全被方金吾给吸入了腹中。

  楚休冷笑道:“吸吧,你吸取的力量越多越好。

  你难道就不知道,你吸取的那些力量不光可以壮大你自己,也可以壮大你体内的蛊虫吗?”

  方金吾没有回答楚休,而是直接手捏印决,刹那间,以楚休为中心,周围的天地瞬间乾坤倒转,澎湃汹涌的罡气凝聚成了一个硕大的卍字佛印将楚休禁锢在其中,轰然一声巨响传来,卍字佛印好似被点燃了一般,绽放出了无边炙热的光辉开始爆裂!

  深处在那卍字佛印的中央,感受到周围传来了那股力量,楚休的面色也是有些微微色变。

  其实这还是算楚休第一次跟真火炼神境的强者交手,罗神君的那次不算,因为楚休本身都打的迷迷糊糊的,罗神君更是直接被他吓跑。

  直到现在楚休才真正感受领悟到了真火炼神境的力量,那是一股属于天地般的强大伟力,哪怕对手只是一个已经衰老的方金吾,还中了断肠蛊,严重影响到了他的实力发挥,但威能依旧骇人。

  在那无尽的佛光当中,楚休也是手捏佛印,刹那间身后大日如来虚影,佛音梵唱当中,抵抗着那股力量,但却仍旧被轰的步步后撤。

  以佛对佛,在那无边的罡气爆裂声中,以楚休为中心,他脚下百丈的地面甚至都被磨平了数丈深,宛若大坑一般!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