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江湖上山雨欲来,正道魔道,庙堂江湖之间几乎是纷乱不休,经常有大事传来。

  不过楚休斩杀方金吾一事仍旧如同一个炸弹一般,将所有人都惊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那可是真火炼神境的强者,货真价实站在江湖巅峰的存在,结果竟然就这么死在了楚休这么一个小辈的手中。

  要知道正魔两脉如今摩擦加剧,双方混战不休,武道宗师都陨落不止一个,但却也没打到真火炼神境都出现损伤的地步。

  结果现在倒好,楚休竟然赶在拜月教之前便宰了一个真火炼神境的强者。

  而且方金吾可不是无名之辈,他是北燕江湖名宿,昔日也曾经纵横江湖,就算是在西楚和东齐之地也是有着一定名气的,起码这两地的老人都记得他,结果现在却是死在了楚休这么一个小辈的手中,也是让人不禁有些唏嘘。

  当然也有许多人大骂楚休卑鄙无耻,竟然靠着下蛊的手段来消弱方金吾的实力,这才能够将其斩杀,不然死的肯定是他自己。

  只不过江湖上历来都是成王败寇,楚休活着,方金吾死了,就这么简单,下蛊跟不下蛊,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了。

  换句话说,把楚休换成其他人,让他们面对中了断肠蛊的方金吾,估计他们连一招都挡不住。

  而在楚休斩杀方金吾的第二天,风满楼的风云榜便已经更新,楚休直接跨越十多个位置,从风云榜第三十五位,晋升到第二十四位,排在风云剑冢的燕支后面。

  想当初小天师张承祯比楚休最先踏入风云榜,结果到了现在,楚休却是已经比张承祯走的更远了。

  而且众人可以预见,这个差距肯定会逐渐拉大的。

  倒也不能说楚休就一定要比张承祯更强,而是如今龙虎山正在封山,张承祯只能在山上苦修,而楚休却是可以在江湖上纵横。

  此时的楚休正在镇武堂内养伤,跟真火炼神境的强者一战,楚休不光是得到了大量的经验和感悟,更是得到了一身的伤势。

  在跟方金吾的不灭金身对拼的时候,楚休全身的骨骼便已经有多处碎裂,内腑也是受创。

  最后施展灭三连城箭,他更是消耗了自身所有的力量,然后又付出了一口精血的代价,自身被反噬,凄惨的很,没有一个月的时间基本上是养不好的。

  不过他倒也不担心,因为杀方金吾虽然造成的动静大,但所造成的影响却是最小的,因为没人会为他出头。

  这也是散修武者的无奈了,虽然方金吾能够做到哪边都不想得罪,但同样哪边都不想为他出头。

  陈金庭已经被任千里给废掉了,人死没死楚休也不知道,他也没特意去找,不过背上了弑师的罪名,陈金庭就算是不死,这辈子也要隐姓埋名了。

  而任千里为人说是老练,其实就是油滑。

  楚休杀了他师父,他倒是想报仇,但他能报吗?

  以前在北燕朝廷,他的靠山可不是北燕朝廷内的大人物,而是他师父。

  现在方金吾一死,就连他在北燕朝廷内说话都不如以前硬气了,换句话来说,他现在的地位,可没有楚休重要。

  所以说任千里怂也好,还是识时务也罢,反正他在没有绝对的把握时,别说是来找楚休的麻烦,他甚至都会尽量躲着楚休,别被他看到。

  至于江湖上,也没人会为方金吾报仇的。

  方金吾跟皇甫氏老祖的关系是不错,但也仅仅只是不错,皇甫氏的老祖不可能为了他就去找楚休的麻烦。

  大光明寺那边也是如此,楚休跟虚渡有过约定,他不主动惹事。

  准确点来说,是陈金庭先在燕京城乱说话,这才造成这一系列的血案。

  而现在人都已经死了,大光明寺眼下的注意力都不在北燕这里,就更加不会去管了。

  所以楚休这边则是可以安心养伤,倒也不用担心其他麻烦的事情。

  在养伤半个月之后,楚休感觉自己的元气恢复了一些,他这才拿出那天绝地灭大搜魂手仔细观看了起来。

  当初在拿到这门功法之后,楚休根本就来不及仔细观看,便开始动身布局杀方金吾。

  此时将大搜魂手拿在手中,就算是以楚休的定力都忍不住有些激动。

  单独一门大搜魂手自然是不会让楚休如此,但七部大悲赋合一,从上古之后便再也没有人做到过,楚休也想要看看集齐了七部大悲赋之后,到底会有什么变化。

  天绝地灭大搜魂手在大悲赋中属于实力较强的那种,但却也不算是最强,只能说是最邪异。

  大搜魂手介乎于元神秘法跟正常的武技之间,出手之时抽魂夺魄,直接拉扯对方的精神元神,实力弱一些的武者,直接就会被大搜魂手拉扯出元神来,当场身死,简直堪称无解。

  当然这只是针对实力弱一些的武者,针对实力强一些的武者,也只能起到一个骚扰的作用,无法伤及根本,对于现在的楚休来说,略有一些鸡肋,或者是说是群战比较有用,一对一的话,楚休还是感觉自己的灭魂箭比较顺手。

  将大搜魂手彻底烙印在自己心底之后,楚休又将其余六部大悲赋在自己的脑海中不断演变着。

  七部大悲赋在楚休的脑海中彻底融合,刹那之间,一股奇异的韵律在楚休的脑海中回荡着。

  仿若咒语一般,都好似上古魔神的低语呢喃,楚休的眼前已经陷入了一片漆黑,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的身体却是在不由自主的呢喃着那仿若咒语一般的话。

  下一刻,黑暗中降下了无边的血雨,无尽的鬼神哭嚎之声从天际传来,一声声哭嚎让人心中悸动,简直要爆裂一般!

  “噗!”

  楚休一口鲜血直接喷出,血雨停止,鬼哭消散,光明重临。

  这种感觉楚休很熟悉,因为他经历过,这是功法反噬!

  闭关密室的大门被推开,梅轻怜探进来一个脑袋,看到楚休这幅模样,她好奇道:“你在这里搞什么呢?闭关把自己闭的吐血,你也算是奇葩了。”

  方才楚休自己都不知道,当他不由自主呢喃出那段咒语时,整个镇武堂内所有人都是心中一紧,宛若什么邪异恐怖的存在降临了一般,那股感觉十分的惊悚。

  梅轻怜也是察觉到了这股悸动,这才过来查看的。

  楚休摆了摆手道:“没关系,功法反噬而已,多养两天就好了。”

  好奇的瞥了楚休一眼,听到他这么说,梅轻怜这才转身离去。

  楚休这边则是长出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虽然不变,但心底却是满意的很。

  功法反噬代表着什么?代表着这门功法的力量太强,强到以自己现在这种状态,都无法掌控的地步。

  七部大悲赋合一,威能远超楚休的想象,这部功法的确是可以比肩那些传说中的绝世神功跟至尊功法了。

  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集齐,所得出的武功名为天地交征魔恸天哭大悲咒。

  七部大悲赋当中,没有一部上面提到过这个名字,但不知道为何,当楚休补全这七部大悲赋之后,这个名字便自动出现在了楚休的脑海当中,仿佛它就叫这个名字一般。

  只不过这式功法的威能实在是太强了一些,强到以现在楚休的状态都无法完全施展。

  方才经过了功法反噬后,楚休自身的伤势又很悲催的重了一些,所以原本用一个月多月才能好利索的伤势,楚休又要多花数日的时间才行。

  一个多月后,楚休这才走出闭关密室。

  跟真火炼神境的强者交手虽然危险,不过收获却也是蛮大的。

  到了楚休这种境界,光靠苦修提升实力倒是可以,不过却远远没有靠着跟人死战提升力量来得快。

  而且于生死搏杀中所得到的力量也是最为稳固的,根本就不存在力量虚浮的情况。

  只不过到了武道宗师这种境界,足以开宗立派,镇守一方了。

  都是大人物,谁不想好好享受一下,非要的跟人打生打死的?

  楚休喊来梅轻怜问道:“这段时间,那任千里可有什么动静?”

  梅轻怜道:“这家伙老实的很,直接躲到北尉军的军营当中不出来,我说,你该不会是还准备把他也给宰了吧?”

  楚休摇摇头道:“随便问问而已,当然不可能。”

  任千里毕竟还有一个镇国五军大将军的身份在,楚休若是杀了他,那项隆可不会坐视不理的。

  当然前提是任千里老老实实,别来找麻烦,否则的话,宁肯跟北燕朝廷翻脸,楚休也要想办法弄死他。

  “对了,之前五殃道人来了一趟,送上了一些丹药等东西便离去了。”梅轻怜忽然道。

  楚休冷笑了两声道:“这老东西是怕了。”

  五殃道人之前可是对楚休不服不忿的,还想着要争夺镇武堂的权柄。

  不过随着楚休斩杀方金吾的事情一出,五殃道人的确是有些怕了,虽然没有直接认怂,但却也间接的表明了态度。

  他也没想到楚休竟然如此生猛,就连真火炼神境的强者都死在了他的手中。

  当然让五殃道人更忌惮的是楚休那无所顾忌的狠辣手段。

  他可不管保证自己在惹怒楚休之后,楚休会不会疯狂到把这些手段用在他的身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