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七百六十章 条件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9-06-16 08:34:33 源网站:顶点小说
  隐魔一脉跟明魔一脉斗了这么长时间,双方见面就几乎没有一次是安安稳WwΔW.『kge『ge.La

  上次楚休可是清楚的记着,拜月教九大神巫祭中的山鬼可是被魏书涯给当场打脸,相当凄惨了。

  只不过现在拜月教来的人换成了东皇太一,这可就没那么好打脸了。

  楚休记得东皇太一在昔日浮玉山正魔大战时的表现,那叫一个恐怖。

  焚天宝鉴力压群雄,堪称威势无量。

  甚至说句丧气点的话,以楚休的眼光看来,就连魏书涯都不是东皇太一的对手。

  也不知道隐魔一脉其他那几位大佬究竟能不能敌得过东皇太一。

  “东皇太一,你这种态度,也是来求人的?”

  其中一名隐魔一脉的大佬冷声道。

  东皇太一淡淡道:“求人?我拜月教何时求过人?本座之前便说了,我来是跟你们隐魔一脉联手的。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隐魔明魔都是魔,眼下正道一脉摆明了要绝我拜月教,我拜月教若是出了问题,诸位还能这么悠闲的躲藏在暗中积蓄力量吗?”

  阴魔宗的宗主冷声道:“说的倒是好听!

  隐魔明魔都是魔,那为何昔日我圣教被正道宗门所灭时,你拜月教却是躲在西楚明哲保身?”

  阴魔宗对于昆仑魔教忠心耿耿,在场这么多人中,就属他们对昆仑魔教最为忠心,自然也就对当初拜月教最为厌恶。

  而且那时候的拜月教可不光是明哲保身,甚至连落井下石的事情都曾经做过,有不少逃到西楚昆仑魔教弟子就是被拜月教所害的。

  东皇太一淡淡道:“诸位凭良心说,就以当初昆仑魔教的态势,我拜月教就算是帮忙了,又能怎样?无非就让大厦将倾晚几日而已。

  昆仑魔教是独孤唯我一个人撑起来的,他不在了,那便无人可以挽救昆仑魔教!”

  东皇太一瞥了一眼无相魔宗的宗主,沉声道:“不用说你们看不起那一代的拜月教,就连本座都一样看不起!

  夜韶南教主若是能够早生几百年,本座若是能够早生几百年,我拜月教又岂能袖手旁观?昆仑魔教不在,我拜月教自当为魔道魁首,趁势搅动江湖风云,登顶天下!”

  东皇太一这话说的是嚣张狂妄无比,甚至就连他们拜月教先祖都骂进去了。

  实际上他也的确是这么想的。

  正魔大战,这么好的机会,无数英雄豪杰粉墨登场,而那一代的拜月教竟然好似一个看客一般,龟缩在西楚之地苟存,就算他们乃是东皇太一等人的祖师,东皇太一如今也要吐一口唾沫,骂一声废物。

  而他也的确是有这个资格,这一代的拜月教怕是历代拜月教最强的巅峰状态,甚至能够堪比创派祖师。

  夜韶南惊才绝艳,独孤唯我不在,他就是当之无愧的魔道第一人,补天心经一出,谁与争锋?

  还有他东皇太一也是历代东皇太一中最强的一个,甚至嚣张一点说,东皇太一都已经脱离了九大神巫祭的行列了。

  以前有人提到拜月教的东皇太一,那前面都会再加上一个称谓,对方乃是拜月教九大神巫祭之一的东皇太一。

  而现在他却是不用,他便是东皇太一,名声已经超越了九大神巫祭,甚至九大神巫祭中其余八人加在一起都没有跟他相比的资格。

  魏书涯无声的叹息了一声。

  拜月教能够有如今这种规模,如今这般声势,并非只是靠运气的。

  看看拜月教这一代,夜韶南,东皇太一,那个不是惊艳天下之辈?

  再反观他们隐魔一脉呢?除了自己跟阴魔宗宗主这等糟老头子,便是一些只顾自己利益的明哲保身之辈。

  下一代倒是有许多不错的,褚无忌,陆先生,梅轻怜,当然还少不了楚休。

  可惜除了一个褚无忌,其他的都太年轻了,隐魔一脉又能否撑到他们都成长起来?

  而此时其他隐魔一脉的大佬也都没有开口,不是无言,而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原本他们都以为拜月教是来求人的,所以他们都事先打好了草稿,自己应该管拜月教要什么,已经做好了狮子大开口的准备。

  结果谁承想东皇太一的底气竟然这般足,一番话嚣张至极,简直就是理直气壮一般,根本不像是求人的模样。

  这时候,一直都没有说话的魏书涯却是忽然道:“东皇太一,你来这里找我隐魔一脉寻求联盟,是不是夜韶南并不知道?”

  东皇太一此时全身都笼罩在黑袍当中,面容前面也有魔气的遮掩,但众人仍旧能够感觉到魏书涯此话一出,东皇太一的心神震动。

  半晌之后,东皇太一没有否决,他只是问道:“你怎么知道?”

  魏书涯淡淡道:“因为以夜韶南的性格,他是绝对不会跟人求援的。

  老夫很早之前便见过夜韶南了,那是一个极其骄傲的人,骄傲到了极致。

  有些事情他宁肯一个人来扛,也不会开口求人,哪怕是利益交换。”

  魏书涯也不得不承认,夜韶南在这点之上就已经把隐魔一脉的所有人都给比下去了。

  强者就要有强者的心态。

  当你没有实力时,这般强硬那叫不知变通。

  但当你了有了实力时,这就叫信心,或者说是自负也可以。

  孤战天下的胆气不是每个人都有的,但有了这种胆气的,却无一例外都是强者,当然也有疯子。

  东皇太一沉默了半晌道:“教主有他的想法,我们劝谏不动,那就只能自己想办法为教主分忧了。

  这件事情教主的确不知道,不过以我在拜月教的地位,也一样能够促成这件事情。”

  魏书涯对视一眼,暗中传音跟其他几位隐魔一脉的大佬商量着,东皇太一就这么负手而立,姿态淡定无比,好似这一次能够促成联盟也可以,不成也行。

  以魏书涯等人的修为,他们故意遮掩声音用内力传音,别说是楚休,就连东皇太一也是听不到的。

  不过楚休却是从这些人身上流露出的气息看出了一样东西,那就是贪婪!

  在场这些人中,他们第一时间考虑的不是答不答应联盟,而是在这次联盟中,他们能够得到多少的好处,能够敲诈来拜月教多少东西。

  有些人甚至还在谋算着,拜月教到底有没有这些东西,自己要不要跟其他人去抢?

  听到这一番乱糟糟的话,魏书涯的面色已经是阴沉道了极致。

  他低喝传音道:“都闭嘴!诸位,外人可就在这里看着呢,你们当真是准备要把脸面丢到拜月教去吗?”

  魏书涯的辈份摆在这里,或许他的实力并不是整个隐魔一脉中最强的,但辈份资历却是最高的。

  此时他一开口,众人倒也都安静了下来。

  扫视了众人一眼,魏书涯沉声道:“诸位,别忘了你们眼前站着的是谁,是拜月教!

  你们提出的这些条件如此苛刻,哪怕是东皇太一答应了,等回到拜月教内,你们认为夜韶南会答应吗?

  眼下的局势不用我说你们也都看到了,形势已经是十分危急,我隐魔一脉也做不到独善其身,所以我的意见是答应。

  但既然是答应,那这次我等便踏踏实实的再来一次正魔大战,别让我魔道一脉输的太惨,你们提出的这些要求,根本就是在逼着拜月教对我等翻脸!

  你们仔细想一想,若是放在五百年前,我圣教危难之时,拜月教如此上门勒索敲诈,你们又会是什么反应?”

  在场这些人都是隐魔一脉的大佬,都是达到了真火炼神境的强者,纵然资历不如魏书涯,但年龄却也是不小了,经验还是很多的。

  听到魏书涯的话,他们也是暂时放下了心中的贪欲,把那些狮子大开口的条件收起来。

  其实若只是一个人狮子大开口的话,拜月教多半会答应的。

  但眼下这么多人一起狮子大开口,那纯粹就是把拜月教当猴耍,恐怕到时候第一个发飙的就是东皇太一和夜韶南。

  不过有人还是道:“魏老,你说的有道理,不过问题是,我隐魔一脉既然出人了,那怎么也不能一点条件都不提吧?否则那岂不是太亏本了一些。”

  魏书涯淡淡道:“条件我会提的,不过是替整个‘隐魔一脉’提条件,而不是替你们某一个人提条件。”

  在场的众人都没有吭声。

  不患寡而患不均,这种心理历来便有之。

  我得不到的,其他人也一样别想得到,魏书涯的条件,他们也能够接受。

  看着东皇太一,魏书涯沉声道:“想要让我隐魔一脉出手也可以,三个条件。

  第一个便是,将造化天魔旗交给我隐魔一脉。

  第二个则是,我们隐魔一脉可以出手,但却不会帮你们去硬撼那些正道宗门,为你们做挡箭牌,我们只负责拦截那些依附于各大派的力量,避免你们拜月教去陷入围攻当中。

  至于第三个,我要你们交出昔日地魔堂那些背叛我圣教的叛徒!

  只要这三条你们拜月教能够答应,那我等今日便可以立誓,在关键时刻出手帮你拜月教。”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