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冶子已经退隐多年,一般情况下,他已经很少会出手给人炼器了。

  不过这次楚休倒还真的吸引到了他的兴趣。

  这么多年来经过他手炼制的宝兵能够成就神兵的有,被他亲手炼制成神兵的也有,但却唯独没有后期被他塞入器灵成就神兵的。

  不是莫冶子不会,而是能够作为器灵的材料太过少见了,而且也基本上没人会干这么奢侈的事情。

  当然楚休是个奇葩,不在讨论范围之内。

  唤出人傀儡来,楚休将恨刀和人傀儡都给了莫冶子。

  “对了莫大师,天魔舞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够修复好?”

  莫冶子想了想道:“若是正常修复的话,数日的功夫便可以了。

  但现在却是要将这饿鬼道化身注入其中,让其晋升为神兵,那需要的时间可就有些长了。

  这种方式我还是第一次试验,也有些说不准,可能一、两个月,也可能三、四个月。

  放心,等到完成之后,我会派人去通知你的。”

  楚休点点头道:“那就多谢大师了。”

  楚休身上的武功可不少,没了天魔舞虽然不能施展出一些刀法来,不过其他武功却是不耽误的。

  就在楚休准备告辞离开时,一个人却是忽然闯入屋内。

  镜湖山庄莫家规矩也算是森严,起码莫冶子那些子嗣可没有一个敢在莫冶子会客的时候忽然闯进来。

  所以在镜湖山庄内敢如此放肆的便只有洛飞鸿一人了,莫冶子可是把她当亲女儿一般对待的,宠溺的很,起码比对他自己的亲儿子要好得多。

  一身月白色的紧身武士服显露出曼妙的身形,洛飞鸿的脸上没有丝毫涂脂抹粉的痕迹,甚至她的头上还带着一顶白玉冠,将头发束起,这身打扮完全就跟男的没什么两样,若是忽略了胸前的高耸,她还真能跟吕凤仙去比一比谁更英俊。

  楚休挑了挑眉毛,一段时间不见,洛飞鸿的实力倒是进步很大。

  她已经到了天人合一境,而且气息还不弱,就是打扮越来越像男人了,估计是脱离了洛家,彻底放飞了自我。

  进入屋内,洛飞鸿看到楚休还愣了一下:“咦,你怎么也在这里?听说你刚刚宰了一个真火炼神境的高手,现在不应该在镇武堂内躺尸吗?”

  楚休的面色微黑道:“什么叫躺尸?只是养伤而已。”

  洛飞鸿毫不见外的坐在楚休身旁,将他桌子上的茶拿过来一饮而尽道:“都差不多啦,不要在乎那些细节。”

  “对了,我还没问,你又为什么来这里。”

  洛飞鸿道:“当然是来找义父帮忙打造一批兵刃喽。”

  当初在洛家,自从莫冶子出手救下洛飞鸿后,他便已经认下洛飞鸿成为自己的义女了,洛飞鸿也没有抗拒。

  对于她来说,莫冶子大师自然是要比她那个所谓的父亲和老祖更近亲的。

  莫冶子点了点她道:“我不是说了嘛,缺什么兵刃直接去兵器库里随便拿就好了,你我之间还分那么多?”

  洛飞鸿摇摇头道:“不一样的,关系是关系,规矩是规矩,镜湖山庄也不是您一个人的镜湖山庄。

  材料我都已经带着了,交给了几位兄长,只要您吩咐一声便行了。”

  一旁的楚休点了点头,这也是洛飞鸿的优点之一,她看事情一项很明白。

  小事不在乎,大事却不逾越。

  莫冶子摇摇头道:“你啊你啊,行,我这就吩咐他们去做,你们两个许久不见,正好在这里叙叙旧,我去让人准备晚宴。”

  等到莫冶子出去之后,洛飞鸿直接靠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用极其不淑女的姿态伸了一个懒腰道:“我说楚休,你有些过分了啊。”

  楚休摸了摸鼻子道:“我怎么了?”

  他都很久没见到洛飞鸿了,貌似也并没有招惹过她啊。

  “九分堂可是还有你一部分呢,结果这么这么长时间,你却是不管不问,全都扔给我,你倒是将你自己手下的关中刑堂和镇武堂弄的有声有色的,这亲生和领养的待遇可就是不一样啊。”

  楚休苦笑道:“九分堂虽然是当初我提议创建的,不过一直都是由你在打理,跟你自己的势力没什么两样。

  不过这倒也是我疏忽了,这份手令你拿着,若是有危急情况,关中刑堂和镇武堂的力量你都可以借用,甚至就连隐魔一脉都可以。

  当然你想要借用隐魔一脉的力量要先找对人,只有魏书涯前辈那一脉的人会帮我,其他人嘛,我可不敢保证。”

  说着,楚休扔给了洛飞鸿一个带着自己标记的手令。

  其实他倒不是真不去管洛飞鸿,而是他相信洛飞鸿的能力。

  原版剧情中,洛飞鸿的起点比现在要低得多,但她也能够把不二宫弄的有声有色。

  而现在让洛飞鸿掌管九分堂,相信她会做的更好,楚休随意插手,反而容易坏事。

  洛飞鸿毫不犹豫的收下来,也没有客气。

  九分堂其中也有楚休一部分呢,她还跟楚休客气什么。

  “对了,问你件事情,你知道吕凤仙跟颜非烟是怎么一回事?他们两个怎么走到一起去的?”楚休忽然问道。

  之前吕凤仙一直都在九分堂义务帮着洛飞鸿来处理一些宵小麻烦,楚休猜测,洛飞鸿应该是知道一点情况的。

  洛飞鸿诧异道:“上次你不是跟吕兄都见到了吗?你没问?”

  “上次颜非烟也在,不方便。”

  洛飞鸿点了点头,拿起了一个果子,一边啃一边道:“其实也没什么,你也知道,吕凤仙跟颜非烟很久之前认识了。

  哦,对了,你们好像是一起认识的,结果吕兄都抱得美人归了,你还是孤家寡人呢。”

  楚休皱了皱眉头,敲敲桌子道:“说正题。”

  洛飞鸿轻哼了一声道:“也没什么正题,就是越女宫的弟子出了一些麻烦,吕兄上去英雄救美,又帮着颜非烟处理了一些事情,双方在一起呆了一段时间,最后互生爱意,卿卿我我,很自然啊。

  话说那可是被好事者奉为武林四大美人之一的颜非烟,云剑仙子啊,别说是吕兄,我要是男的,美人在怀,我都心动了。”

  楚休沉声道:“但你就没感觉这其中有什么不对吗?你不了解颜非烟,在她心中,宗门的利益绝对高于一切,就连昔日赢白鹿如此痴心的追求她都一直拒绝,现在又怎么会跟吕兄在一起?”

  洛飞鸿忽然挑了挑秀眉,脸上露出了一丝促狭的表情道:“我说,你该不会是嫉妒吕兄了吧?吕兄怎么了?人家可不比赢白鹿差的,怎么就不能抱得美人归了?

  听说你身边不就有一个魔教的圣女吗?还是关思羽以前的夫人,啧啧,自己老大的女人,想想就刺激,我要是男人,我可挺不到现在。”

  楚休瞪了她一眼,洛飞鸿这女人不正经起来,就连男人有时候都招架不住。

  就在这时,镜湖山庄外忽然传来了一阵吵闹之声,听到其中的一个人的声音,洛飞鸿的面色却是立刻便阴沉了下来。

  楚休站起来道:“怎么了?是你认识的人?”

  “艹!又是那个苍蝇!”

  洛飞鸿面色难看,难得的吐出了一句脏话来。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你有麻烦了?”

  洛飞鸿面色有些难看的点了点头道:“一个苍蝇般的恶心家伙总是纠缠不休,我这次来义父这里,不光是要为了九分堂打造兵刃,同时也是为了躲着他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

  洛飞鸿神色难看的把一切都跟楚休说了一遍,其实很简单,有人看上她洛飞鸿了。

  那个人是九大世家当中江东孙氏的弟子孙长明,乃是最近崛起的年轻俊杰,短短一年的时间就已经步入了龙虎榜第十三位。

  楚休这一代的武者都已经陆续开始脱离龙虎榜了,起码现在龙虎榜前五的几位,几乎随时可以踏入武道宗师境界,所以一些江湖新秀便也开始上榜了,这孙长明便是其中比较耀眼的一个。

  江东孙氏在九大世家当中属于中上流,虽然比不过商水赢氏,但却也要比商阳莫家和高陵董家强多了,族内也有着真火炼神境的老祖坐镇。

  只不过跟其他世家相比,江东孙氏算是比较低调的,只是守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很少会有族人在外闯荡,除非是家族中当真出了有实力的弟子,就比如孙长明这样的,才会如此。

  江东孙氏这种行为被人嗤笑为是守家之犬,不成大气,但不可否认的是,江东孙氏如此保守的行为虽然显得有些没出息,但却是稳健至极,甚至稳到能跟商水赢氏比肩的地步。

  这么多年来,江东孙氏一直都没有太大的衰败,哪怕最弱时,没了真火炼神境的强者,但族内也是能够找到几位武道宗师的。

  放任族人在江湖上闯荡厮杀虽然可以快速造就出实力惊艳的弟子来,但这些弟子陨落的几率可不比他们最终成才的几率小。

  这种事情没有对错,只看哪个更合适而已。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