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七百六十一章 清理叛徒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9-06-16 08:34:33 源网站:顶点小说
  <>魏书涯提出的三个条件都是深思熟虑的,乃是为了整个隐魔一脉考虑,受惠的并非个人。

  第一个条件是代表着魔道正统的造化天魔旗,在当初浮玉山正魔大战中被拜月教抢去。

  这东西的象征意味要大于实际作用,不过它毕竟是昔日昆仑魔教正统的代表,现在又回到隐魔一脉中,也算是物归原主。

  第二点则是他们隐魔一脉不想因为拜月教而损伤到自己的力量。

  在外围帮忙分担一些力量倒是可以,关键的地方,还是要靠拜月教自己来扛。

  至于第三点,则是涉及到了昔日昆仑魔教的一些旧日恩怨。

  昔日昆仑魔教麾下无数堂口势力,在面对正道联盟时,这些人要么选择死战不休,要么像隐魔一脉这般,隐入地下,时不时的给正道宗门找一些麻烦。

  但总有一些人的意志并不是那么坚定,选择挡了逃兵。

  对于这些人的行为,隐魔一脉的人并没有追究什么,人各有志,并不是每个人都想要死的。

  但是还有一些人的行为却是隐魔一脉无法饶恕的,就比如魏书涯说的地魔堂。

  地魔堂也是昔日昆仑魔教麾下的一个大堂口,其堂主在正道宗门打来时,不仅没有选择硬抗,竟然暗中偷袭同门,自己抢得了大量的宝物资源逃离。

  这种堪称是背叛的行为简直要比敌人更可恶,这些年来,隐魔一脉倒是想要报仇,但却被拜月教给拦住了。

  原因很简单,昔日地魔堂的那些人逃离之后,选择把大部分的宝物都交给拜月教,以换取拜月教的庇护。

  当时正魔大战,也就只有拜月教抽身室外,能够挡得住已经耗尽了力气的正道宗门和昆仑魔教余孽。

  东皇太一沉思了一番,半晌后吐出了一个字来:“可!”

  隐魔一脉的条件刚好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

  造化天魔旗虽然珍贵,不过以他们拜月教如此的威势,哪怕是没有造化天魔旗,他们也一样是魔道第一宗门,牌面上的东西,隐魔一脉想要,给他们就是。

  至于隐魔一脉不会全力出手,这点东皇太一早就料到了,相反隐魔一脉若是说全力出手帮他们拜月教,东皇太一这才会疑神疑鬼呢。

  最后一点嘛,其实是东皇太一最不在意的。雅文言情

  当初承诺庇护那帮叛徒的,是拜月教昔日的先祖,可不是他们。

  这些年那帮家伙还算是懂事,所以拜月教也就一直都没管他们,但现在拜月教的危机就在眼前,几百年前的承诺,算个屁?

  魏书涯指着自己身后的魔主塑像沉声道:“独孤大人的塑像在上,今日我隐魔一脉起誓,在拜月教危机时刻,会出手一次,如违此誓,必将受心魔反噬,永堕阿鼻!”

  魔道一脉的人其实大多数都不怎么讲信用。

  只不过到了东皇太一和魏书涯这种级别,他们已经不屑于去撒谎了。

  所以这誓言,其实也就是给对方一个定心丸而已。

  隐魔一脉,不拜神佛,只敬魔主。

  他们违背了这一点不说真的会心魔反噬,但起码会被明魔一脉的人给嘲讽一辈子。

  东皇太一沉声道:“造化天魔旗等下便会有人送来,不过地魔堂那帮家伙,我们拜月教虽然不会再庇护,但却要由你们自己去处理,拜月教现在可没有时间帮你们处理叛徒。

  而且就算没有我拜月教的庇护,那帮家伙也已经在西楚之地落地生根了,靠上了西楚皇族,消息就这么多,你们自己解决吧。”

  说完之后,东皇太一直接离去,干脆利落的很。

  拜月教是真的到了一个十分危机的时刻,东皇太一甚至连一刻钟都不想去耽误了。

  场中沉默半晌,这时候有人开口道:“这次解决那帮叛徒,由谁出手?”

  解决地魔堂的那帮叛徒,不光是要报昔日昆仑魔教的仇怨,这其中也是有着一些好处在的。

  昔日地魔堂做出暗中偷袭同门的事情来,他们手中可是握着不少昔日昆仑魔教的至宝。

  这些至宝被当初的地魔堂献给了拜月教一部分当作是投名状,换得拜月教的庇护,但还有一部分可是落到了他们手中。

  眼下既然要去解决地魔堂的这帮人,那昔日昆仑魔教的那些宝物自然也是要收回来的,这东西应该怎么分配,倒也是一个难题。

  隐魔一脉现在的状态就这点很操蛋,没有一个总揽全局之人,但却还偏偏都想要捞好处。

  魏书涯靠着自己的资历和名声倒是可以多发表一些意见,镇住众人。

  但问题是,在其他的问题上,众人倒是会给魏书涯一个面子,但关乎利益,他这个老前辈的名声可就不好用了。

  看了一眼四周,魏书涯隐蔽的摇摇头道:“对付地魔堂的那帮杂碎,用不到我们一起动手,派出去一些小辈,让他们各自商量着来吧。

  我们这帮老头子执掌隐魔一脉也这么长时间了,也该给这些小辈门出头的机会了,等将来我们翘辫子了,坐在这里商量大事的,还是他们,事先结识磨合一下也很好。”

  在场几名隐魔一脉的大佬都是点了点头,这个方式还算是公平,起码没人吃亏。

  约定好了明日把自己的人派去后,众人便直接散去。

  回到自己的宫殿中,魏书涯叹息了一声道:“你们也都看到了,现在隐魔一脉就是这么个情况,各怀心思啊。

  我这一代还能撑得起来,下一代却还不知道该如何去办呢。”

  褚无忌懒洋洋的瘫在椅子上道:“魏老,你就是操心太多了。

  这天下有正便有魔,隐魔一脉自己不争气,你也不可能为整个隐魔一脉续命。

  昔日昆仑魔教的传承不会丢的,只不过是换一个名字而已。”

  褚无忌倒是看的很开,当然这也因为他本就不算是隐魔一脉的人。

  他乃是半路加入魔道的,人家以前可是货真价实的皇亲国戚,正道俊杰。

  所以褚无忌感激的其实只有魏书涯一人,其他隐魔一脉的人嘛,管他们死活?

  魏书涯又是叹息了一声:“行了,这次的事情就以后再说吧,这次前往西楚,解决地魔堂那帮杂碎,我准备让梅丫头和楚休去一趟,你就别去了,省得他们又说老夫欺负人。”

  褚无忌点了点头,他也知道,自己去了怕是会有点麻烦。

  梅轻怜是阴魔宗唯一的传人,她自然是能去的。

  代表魏书涯这一脉前往西楚,楚休和褚无忌其实都是可以的。

  但褚无忌成名已久,他虽然是武道宗师,但却是武道宗师里面最强的那一波,跟北燕的项武、大光明寺的虚渡一样,有着跟真火炼神境强者过招的资格。

  所以褚无忌若是前去,多半会招至其他人的不满。

  楚休虽然更有着斩杀真火炼神境的战绩,不过他的辈份年龄都在这里呢。

  褚无忌不行,换成楚休来还是不行,那他们可就做的有些过分了。

  第二日清晨,几位魔道大佬所派出的人便都已经集中到中央的大殿当中。

  作为那些魔道大佬的嫡系,这帮人几乎都有着武道宗师级别的实力。

  当然还有其他隐魔一脉的武者,就比如梅轻怜这样的,她的阴魔宗自称一派,只不过整个阴魔宗就剩下她一个人,而且她跟魏书涯也走的比较近,所以也算是魏书涯这一脉的人。

  当然这些其他隐魔一脉的分支可能实力并不算太强,好一点的有武道宗师,差一点的,甚至连武道宗师都找不出来,只能随便派出一个来,跟在后面打打酱油,说不定还能捞到一些好处。

  所以此时大殿内,足足云集了近百人,其中武道宗师级别的,便有整整十人。

  看到楚休来此,在场的众人面色都有些微妙的变化,特别是其余那几位武道宗师。

  跟楚休一比,他们可都是上一辈的武者,结果楚休这个小辈却是跟他们站在同一个位置,这让他们怎么都感觉有些别扭。

  这时,一名身材瘦长,瞳孔泛红,穿着一身黑袍的中年武者站出来,咳嗽了一声道:“诸位,人都已经到齐了,那也应该商量一下该如何动手了。

  老祖们交代下来的事情要痛快的办利索,若是因为地魔堂的那帮杂碎而耽搁了正魔大战,岂不是可惜?

  不过那帮杂碎在西楚繁衍数百年,势力都已经根深蒂固了,而且还投靠了西楚朝廷,想要一鼓作气解决他们,倒是还有些难度。

  所以我等在出手之前,便应当准备好一切。

  我已经拜托我的好友,西楚魔道散修,‘影刀上人’司狂去打探那帮杂碎的情报。

  我等先制定好大概计划,等到了地方,拿到情报之后,再进行修改,立刻动手!”

  听到这中年武者的话,楚休顿时皱了皱眉头。

  这丫哪冒出来的?上来就是一副我已经准备妥当,你们都要听我指挥的模样,简直不知所谓。

  只不过随着他这一番话说出来,在场那些武者竟然有一小半都是在点头,好似对其颇为赞同一般。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