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长明的确是对洛飞鸿很不舍,孙启礼也是愤怒于楚休的态度。

  但他们二人都是功利之辈,利益在前,面子什么的都可以暂时丢掉。

  这场仇怨他们记下了,来日再报也不迟,但现在,他们却是没有撩拨楚休的胆量。

  此时楚休刚刚斩杀真火炼神境的方金吾,名声正如日中天。

  并且他的基业都在北燕跟关中刑堂,孙氏的力量可够不到那里,只得暂时忍下这口气。

  此时镜湖山庄内,顺路帮洛飞鸿解决了这个麻烦之后,楚休便准备先行离去了。

  天魔舞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彻底晋升为神兵,楚休当然不会在这里一直守候着。

  所以楚休那边也是直接离去,准备回北燕。

  不过还没等他走出去多远,他却是迎面撞上了行色匆匆的陆先生跟梅轻怜。

  看到楚休,陆先生顿时松了一口气道:“总算是找到人了,再扑空一次我可真要疯了。”

  楚休皱眉道:“关中刑堂或者是镇武堂那边出事情了?”

  如果是陆先生来找他,可能是隐魔一脉的事情,但现在连梅轻怜都来了,难不成是他出来的这段时间,自己的老巢让人给动了?

  陆先生摇摇头道:“放心,不是你的事情,而是隐魔一脉要召集所有人议事,我来通知你一下,圣女跟你都要来的。

  结果没想到你却没在燕京城,我们便一起来东齐找你了,刚刚好遇到。”

  楚休点了点头道:“出什么大事了吗?”

  陆先生嘿嘿笑了两声道:“拜月教怕是顶不住了,所以拜月教九大神巫祭之首的东皇太一来我隐魔一脉,准备商议一下联手的事情。”

  明魔一脉跟隐魔一脉互相敌视看不对眼已经很多年了,现在两脉竟然要联手,这绝对是震动江湖的大事情。

  不过楚休却是一脸的平静之色,他早就料到了。

  拜月教的确是强,很强,甚至强到了被许多江湖人认为是第二个昆仑魔教的程度。

  但很可惜,拜月教并不是昆仑魔教。

  昔日昆仑魔教在时,那可是真正的当世无敌。

  铁皇堡想要反抗昆仑魔教,结果却是被独孤唯我一箭射爆。

  昆仑魔教所封的那些魔使来那些正道宗门办事,那帮正道宗门九成九都会卑躬屈膝的喊一声大人,什么英雄豪杰,尽皆雌伏。

  现在的拜月教可没有这种声势,拜月教的人若是也这么出去得瑟,照样会被人吐一脸口水,骂一声邪魔外道。

  眼下拜月教可是以一派之力硬抗整个江湖上八成的势力,拜月教能够抗到这种份上,抗了这么长时间,已经算是很不容易了,现在才开始想办法求援,这已经有些超乎楚休的预料了。

  “那隐魔一脉是什么意思?答应还是不答应?”

  陆先生摇摇头道:“隐魔一脉的情况你也知道,没有一个管事的人,谁敢答应下来?

  所以这次的议事才将隐魔一脉中,所有有资格传承的人都找来,最后才能下决定。”

  时间紧急,陆先生也没有时间跟楚休说太多,几人先行上路,边走边说。

  隐魔一脉这边的态度其实都不用先说什么同意不同意,大家先把自己的意见统一了才行。

  所以楚休也没去管其他人,他直接问道:“那魏老前辈的意思是什么?”

  陆先生沉声道:“魏老前辈的意思很简单,两个字:诚意。

  拜月教有多大的诚意,隐魔一脉就出多大的力气。

  昔日那些恩恩怨怨先不说,正魔不两立,我们也不能就这么真看着拜月教被正道宗门联手所灭。

  当然拜月教若只是想要打秋风,让我等作为挡箭牌,那我们就不用管那么多了。

  反正到了最后,我魔道一脉也不会覆灭。”

  一路上说着,陆先生直接带着楚休来到了隐魔一脉位于东齐的一处秘密据点内。

  这地方跟楚休接受独孤唯我传承的地方可不一样,那里是隐魔一脉真正的密地,怎么可能让东皇太一也进入其中?

  这处秘密据点在一座荒山的地下,直接开凿出了大片的空间,形成一个个小型的宫殿。

  来往有着不少魔道中人,大多数都是遮掩着相貌,各种奇形怪状。

  隐魔隐魔,还是不能见光的魔道武者多。

  当然楚休等人是无所谓了,陆先生是无相魔宗的人,背靠大派,而楚休和梅轻怜则是已经暴露,并且扛过了一次正道联盟的进攻,算是有了可以光明正大行走在江湖上的资格。

  此时看到楚休前来,周围那些隐魔一脉的武者也是对着楚休投去各种各样的目光。

  有羡慕,有嫉妒,也有不屑甚至是恶意的。

  楚休在江湖上的名气太大了,甚至大到简直不像是隐魔一脉的人,简直光芒耀目。

  虽然这些都是楚休九死一生拼杀出来的,不过人的心理就是这般的阴暗,凭什么你能在江湖上享受众人的威名敬仰,而我们却只能躲藏在无尽的阴暗当中来当这地老鼠?

  所以整个隐魔一脉当中,对楚休抱有好感的始终是少数,还有一部分是恶意,当然更多但却是无所谓。

  对于这些人的想法,楚休也懒得去想那么多,陆先生直接带着楚休来到一间宫殿中,去见魏书涯。

  此时那间宫殿中,除了魏书涯,褚无忌也在。

  看到楚休来此,魏书涯还没有开口,褚无忌便带着一脸奇异的神色道:“方金吾竟然死在了你的手中,啧啧,没想到啊,那老东西一向狡诈油滑的很,结果到了最后也是没能得善终。”

  楚休疑问道:“褚前辈跟方金吾认识?”

  褚无忌冷笑道:“交过手,昔日方金吾也曾经来我魏国打过秋风,事后算账怎么能少了他一个?不过这老东西的实力保存的很好,绝对不是那种老迈到没有战斗力的那种,我没在他身上占得什么便宜。”

  听到褚无忌这话,楚休也是默然无语,这位才是真正的狠人。

  在武道真丹境当中,比他更生猛的人多了去了,眼前这褚无忌便是如此。

  虽然说楚休的确是斩杀了方金武,不过楚休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用计的功劳占据四成,正面对敌,他仍旧还不是真火炼神境的强者。

  而这褚无忌倒好,他竟然以真丹境正面去挑战方金吾,最重要的是竟然还全身而退了,虽然战绩不如楚休耀眼,但难度却也不比楚休斩杀方金吾要小,毕竟那时候他面对的,可是全盛时期的方金吾。

  魏书涯在一旁道:“楚休小子做的不错,趁着大光明寺的力量不在北燕这段时间,北燕之地大可让你纵横,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这次正魔之战也要落下一个帷幕了。”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哦?隐魔一脉这边已经做出决定来了?”

  魏书涯摇摇头道:“没有,不过隐魔一脉的决定如何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些正道宗门的容忍已经到了一个极限,该是时候结束了。”

  最近这几年来,能称得上是正魔大战的便只有两个,其中一个是楚休曾经参与过的浮玉山正魔大战。

  那一次正魔大战是正道武林掀起来的,不过只是属于小型的,参战的武者最强也只有真火炼神境,并且主力只是五大剑派的武者,其余人都是陪衬而已。

  而这一次正魔大战说是拜月教掀起来的也不为过,而且范围更广,差点牵扯到大半个武林。

  夜韶南、老天师和神僧罗摩等达到了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尊榜强者都已经出手了,可想而知最后会发展成什么模样。

  反正无论胜负,事情都已经可以结束了。

  楚休这里还在闲聊着,这时有一名武者敲门进来,低声道:“魏老,拜月教的东皇太一已经来了,其他前辈请您过去呢。”

  魏书涯点了点头,一挥手,直接带着楚休等人来到中央的大殿中。

  这处秘密据点中央的大殿没有神像,只供奉着一个全身都笼罩在无边黑暗中的身影,看不清容貌。

  据说这便是昔日独孤唯我的形象。

  隐魔一脉不拜神佛,只敬魔主。

  此时在魔主塑像之下,数个身影笼罩在黑暗当中,其中散发出的气息却都是强大无比,每个都是真火炼神境的强者。

  隐魔一脉现在虽然找不出来一位能够位列江湖至尊行列的至强者,但每一脉却都有着各自的底牌,实力都不算弱。

  不过那几位真火炼神境的强者楚休都有些陌生,他几乎一个都没见过。

  褚无忌在暗中给楚休科普着,其中大部分的人都是跟魏书涯差不多的身份,乃是隐魔一脉的老人,没有开宗立派,只有一些传人弟子之类的。

  其中真正有势力的,在场的就只有无相魔宗和赤练魔宗的宗主。

  其中无相魔宗人多势众,在隐魔一脉中名气比较大。

  赤练魔宗人数虽然少,但赤练魔宗出身的可都是狠人,被正道宗门所忌惮的程度甚至还要在无相魔宗之上。

  这些隐魔一脉的大佬身后或多或少的也站着一些人,这些人就好像是楚休等人一样,不是他们的弟子,便是站在他们这边的人。

  此时宫殿的大门被推开,一股磅礴的威压降临,东皇太一笼着袖子,一步步踏出宫殿内。

  在场顿时便有几人冷哼了一声,同样绽放出了强大的气势来跟东皇太一对撞,半空当中竟然能够清楚的听到气势对撞所发出的爆响。

  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